把刚出生的婴儿聚在一起,不教说话,是否会产生新语言?

把刚出生的婴儿聚在一起,不教说话,是否会产生新语言?

你注意过婴儿之间的沟通吗,那种毫无章法的咿呀之语,却能让他们完成彼此间的交流。

这不禁让人猜想:婴儿之间或许真的存在着独特的交流模式,又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种全新的语言体系。

世人针对着这一问题,都曾提出过见解,这其中有神学色彩的“天赐论”,即人天生就有诸神赋予的语言能力,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退化了而已。

也有基于科学而来的“表达论”,就是婴儿的行为根本不是新语言,他们只是在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

不过,无论大家如何争论,一切皆是空洞的,可千年前一位埃及法老却为此做了大胆的试验---------把刚出生的婴儿放到一起,看看他们会不会说新语言。

公元六世纪时,埃及出过一代法老名叫普萨美提库斯,他的身世极其复杂,他刚出生时,埃及极其衰弱,一度被周边诸国打败,甚至是奴役。

而普萨美提库斯从小便将一切看在眼里,他在这些奴役埃及的势力中“左右逢源”,其运作之复杂,不亚于我国明清更替形势。

最终,在他的几次反复“背叛”后,埃及才得以恢复全境的解放,而那些曾经被利用的势力,则永远被他踩在了脚下。

可这样的身世经历,也在他的内心埋下了固执的种子--------埃及真的是最强大的文明吗,有没有文明比埃及更久远。

然而,当时并没有那么多的科考资料,而且各民族和国度的记载,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水分”,并不能完全取信。

在这样的境况下,这位“反叛法老”普萨美提库斯选择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他决定做一个前所未有的实验来证明一切。

在他的安排下,埃及将两位几乎是同时出生的婴儿,送到了一位偏远地带的牧羊人手上,普萨美提库斯命令这位牧羊人不得与婴儿交流,甚至不允许在婴儿面前说话。

普萨美提库斯想知道,婴儿在没有外界影响下,先说出的话语是不是古埃及语,或者他们之间又会不会存在一种新奇的语言。

这位法老认为人如果一出生就会的语言,那这种语言背后的文明,一定是最古老最原始的,甚至可以证明,这是一种来自于天神的力量。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大胆的实验,也是一个脑洞大开的尝试。

不过,这却不是最科学的求证,毕竟当时全世界的语言已是数不胜数,婴儿随便一次的“胡言乱语”,都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某种语言的发音。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据牧羊人的回报,婴儿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是:

“beccos”

用中文发音表达,就是“贝拉斯”。

我们暂且不论,牧羊人在转述时,是否添加了自己的一些设想,就光凭这句话来看,这根本构不成语言的范畴,甚至只能算是一次发音。

然而,这样的结果却让普萨美提库斯大失所望,原来贝拉斯在古埃及语中并没有释义,倒是在希伯来语中,表达的是面包的意思。

可是,普萨美提库斯却没有意识到,他之所知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自己曾求助于希腊的缘故,这才让他通晓希伯来语言。

而这样的认知,也注定了普萨美提库斯对埃及文化的否定,最终导致了被推翻的结果。

之后,罗马帝国和古印度也多次进行过相关尝试,但最后的结果都不理想,并不能得出君王们想要的结果。

由此来说,婴儿聚在一起并不能产生新语言,那如何才能产生新的语言呢,或者说语言是怎么来的?

说到语言的产生,这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目前对于语言产生的争论仍然很激烈。

首先是埃弗里特为代表的符号论,这一点在考古学界得到了许多支持,因为通过考古研究,人们发现古人常以符号来进行记事。

这使得古人极有可能在尝试表达符号时,逐渐产生出了语言的雏形。

根据埃弗里特的推断,语言就是从标引符号逐渐演变成图像符号,最后演变成象征符号,这些象征符号和其他象征符号结合起来产生语法,构建出更复杂的象征符号。

而恩格斯则在这一研究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解释了语言的雏形------行为表达。

诚如恩格斯所言:

“语言是从劳动中并和劳动一起产生出来的。”

这一点在手语表达上有了理论支撑,我们有理由相信,古人在没有语言时,肯定是要进行交流行为的,而这一种交流行为可能就是“手舞足蹈”。

这就好像今日的手语表达一样,其本质就是替代口头语言的工具,所以恩格斯的设想也是科学的。

不过,目前最主流的解释仍是语言学家乔姆斯基的观点,也就是“普遍语法”理论。

乔姆斯基认为,语音的前提一定是人类思维的复杂化,这种理论获得了进化论学家的支持,因为智人时代,人类确实有过思维的质变,这让智人可以组织一些较为复杂的行为和呼喊。

而语言也正是源于这种“复杂的呼喊”,就好比愤怒的大喊、开心的笑声、悲伤的哭喊等等,这些都与如今的语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毕竟,语言本身就是意识与情绪的表达,而智人的这种行为正好完全符合,这也就变成了语言产生的“大众理论”。

而我们基于这一理论,再来看待婴儿间的“交流”。

其实不难发现,婴儿那种咿呀之语,就仿佛是古智人的“复杂表达”,因为没有语言能力,所以只能靠着一些简单的呼喊,或者直观的哭、笑进行简单的交流。

综上所述,婴儿放在一起,并不能由此产生出新的语言,但却可以让他们建立最简单的沟通联系,为日后语言的学习打下基础。

不过,这也只是基于目前的理论而得出的结论而已,说不定日后的某一天,某位科学家可能会通过一次“惊天动地”的实验,而推翻现存的所有理论。

届时,不只是语言学界,甚至是生物学界都将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参考资料:

《人类的语言是如何诞生的?》----------《新京报》

《千古之谜:语言是如何起源又如何演化的?》----------前瞻网

《西方语言学史》----------------百度文库 姚小平

作者:雅辰 审核:小羊 校稿编辑: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