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讨好美国,小国坚决反对中国重返联合国,如今付出代价

为讨好美国,小国坚决反对中国重返联合国,如今付出代价

虽然新中国在1949年就已经成立,但是我们都知道,蒋介石的代表长期占据着我们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直到1971年,我国才恢复了合法席位、正常在联合国行使权力。

而在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的表决过程中,除了美国、日本等国家提出了反对之外,还有一个小国为了讨好美国也投下了反对票。而这个小国在数十年后,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为了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我国做出了诸多努力,终于在1971年,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发起了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代表的提案,这个提案又被称之为“两阿提案”。

而在此之前,以美国、日本为首的,反对我国恢复合法席位的国家,还发起了一次表决,这次表决旨在要求“将台湾代表驱逐出联合国需要2/3多数票通过”,不过,这项议案最终未能通过。

但美国方面仍不死心,又提出要求将“驱逐蒋介石的代表”作为另一项议案进行表决,如果这项议案获得通过,就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将成为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恢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可同时,我国的台湾地区,还保持其联合国“普通会员国”的席位。

很显然,这就是美国方面意图分裂中国的阴谋。不过,这项议案最终被否决,于是,“两阿提案”如期进行表决。

在1971年10月25日这关键的一天,联合国大会就“两阿提案”进行表决。

最终的投票结果显示,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多数通过了“两阿提案”,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和一切权利,同时,蒋介石的代表将被立即驱逐出联合国的一切机构。

这件事情让全国人民乃至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都欢欣鼓舞,这也是我国参与全球事务的重要一步。

只是,虽然我们总是说,是非洲兄弟们将我们“抬”进了联合国,但其实也并不是全部的第三世界国家都支持我国恢复合法席位。

在反对我国恢复合法席位、立即驱逐蒋介石代表的国家中,有美国和它的盟友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但也有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同样给我们投下了反对票,例如危地马拉。

许多国人可能都不知道危地马拉在哪里,中国和危地马拉也素无恩怨,但他们仍旧给我国投下了反对票,这是为什么呢?

危地马拉位于中美洲的西北部,与墨西哥接壤,是一个全国总面积只有10.89万平方公里的小国。

虽然提及危地马拉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它在哪里,但其实这个国家也曾有着灿烂的文明——玛雅文化。

玛雅文化出现在大约5000年前,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也是美洲非常重要的古文化。

在公约前2000多年,玛雅人从采集、渔猎进入了农耕时期,玛雅文明也由此孕育。

在中美洲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玛雅人终止了玉米、棉花等农作物,后来,这些作物传播向了全世界,造福了近半个地球的人民。

有人指出,没有玉米和棉花,全世界的人口至少将比现在减少1/5。

玛雅文化除了关于“2012世界末日”的预言十分为人熟知之外,令人震撼的就是玛雅金字塔了。

在没有铁器的情况下,玛雅人依靠铜质、石质工具建造起了规模宏大的金字塔、纪念碑和豪华的宫殿,在玛雅文化的全盛时期——古典期,玛雅人所建造的金字塔,甚至比古埃及人的更加精美、豪华。

可遗憾的是,从公元9世纪开始,古典时期玛雅文化的城邦突然开始同时走向衰落,曾经繁荣的玛雅城市被遗弃。

此后,虽然在又有新的玛雅城邦兴起,但玛雅文化终究逐渐式微,也从未有一个统一、强大的帝国产生,当哥伦布在1492年到达美洲时,玛雅人实际上正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曾经强大的文明,后来不敌西班牙殖民者,迅速被枪炮征服,成为了西班牙的殖民地。

1524年,西班牙殖民者建立了“危地马拉城”,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鹰族人的土地”,也是殖民者为了彰显自己的“功勋”所取的名字。而从殖民者抵达开始,曾经的“天使之城”就只剩下了混乱与杀戮。

西班牙殖民了危地马拉近300年,直到1821年,危地马拉终于宣布独立,随后,这个国家曾经短暂地加入了中美洲联邦,不过没过多久中美洲联邦就解体了。

1847年,危地马拉正式宣布建立共和国。但这个新生的共和国和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政局常年不稳,不是你推翻我,我就是我推翻你,根本无心经济建设,人民生活自然也没有什么改善。

直到1871年,自由派政权推翻了保守派政权,危地马拉终于开始了经济建设,可发展经济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经过几十年的混战,危地马拉可以说是国库空虚,既拿不出钱来修建基础设施,也无法支援经济发展。

1898年,曼努埃尔·埃斯特拉达·卡布雷拉出任危地马拉总统,他有着类似于我国现在“想要富,先修路”的理念,上任之后就大力支持港口、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的修建与发展。

可问题在于,危地马拉确实没有钱,那么修路的钱要从哪里来呢?思来想去,卡布雷拉决定求助于“联合果品公司”。

联合果品公司是美国资本家M.C.基思等美国资本家的产业,从1871年起,美国资本就已经进入了危地马拉,基思也趁着低价大肆收购该国的咖啡和香蕉庄园以及许多果园。

为了便于管理这些果园,他创立了联合果品公司,该公司主要负责将危地马拉产出的香蕉等水果销往美国和欧洲。

实际上,基思的势力不仅在危地马拉,他的联合果品公司还垄断了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哥伦比亚、尼加拉瓜等国的水果产销产业。

在鼎盛时期,联合果品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香蕉垄断企业,其进口香蕉的数量占到了北美进口总量的59%、全世界进口总量的20%。而且,联合果品公司还曾利用自己庞大的资本和势力,操纵多国政治。

从这些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出,卡布雷拉求助于联合果品公司,并非是什么良策。

但卡布雷拉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他从联合果品公司要到了一大笔修路资金,而代价则是让出危地马拉的铁路经营权和土地所有权,并且还要对联合果品公司实施免税政策。

这样一来,联合果品公司就更能方便地大肆收购危地马拉的土地,很快,该公司就掌握了危地马拉2300平方公里的肥沃土地,危地马拉本国的种植业经济几乎濒临破产。

而联合果品公司则依靠着强大的“经济控制权”控制了危地马拉的经济命脉,将危地马拉彻底打造成了一个“香蕉共和国”,还是美国的“香蕉共和国”。

而且,联合果品公司不仅在经济上“自成体系”,还可以自订法律、自设军营,甚至还可以任意逮捕、杀害工人,可以说是危地马拉的“国中之国”。

与此同时,联合果品公司还与反动势力勾结,操纵危地马拉的政治,只要该公司“看不顺眼”的,就要想方设法推翻。

直到1944年,忍无可忍的危地马拉终于爆发了一场革命,成功推翻了独裁政府,开启了民主化的进程。

1951年,危地马拉出现了一个“强人”——哈科沃·阿本斯,他原本是危地马拉的国防部长,但在革命战争中屡建奇功,因此当选为危地马拉总统。

为了使得危地马拉真正富强起来,阿本斯进行了“土地改革”。

因为当时联合果品公司掌握了危地马拉50%以上的耕地,因此阿本斯宣布征收美国联合果品公司40%的土地,并将这些土地和国家拥有的其他荒地一起分给了本国农民。

这一举动大大改善了当地农民的生活状况,也得到了当地人民的强烈拥护。

可联合果品公司也不会坐以待毙,它立即以“通苏”为由,游说美国政府推翻阿本斯政权,维护自己的利益。

这时正值冷战期间,为了避免危地马拉投靠苏联,美国政府直接介入了危地马拉局势,帮助反对派推翻了阿本斯政府。反对派上台后,立即废除了所有的改革措施,危地马拉的局势可以说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危地马拉的内战也就此爆发。

此后36年的时间里,危地马拉的内战一直没有停止,造成14万人失去了生命、数十万人沦为难民,该国原本就不发达的经济更是一落千丈。

虽然香蕉出口仍在继续,但赚的钱通通流入了联合果品公司,危地马拉政府基本上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通过危地马拉的局势,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该国实际上受到了美国的控制,其政府也是依靠着美国的扶持才能上台的,所以,该国会反对我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毕竟,该国政府是站在美国那一边的。但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危地马拉最终还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1996年,长年内战不断的危地马拉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

打了几十年,危地马拉政府和全国革命联盟终于意识到,内战再打下去,不论谁输谁赢都已经没有意义——国家都快打没了,赢了又怎么样呢?

于是,双方签署了《永久和平协定》,宣布内战结束,准备开始恢复国内的和平建设。可问题在于,此时的危地马拉根本是一片废墟,要靠它自己建设国家是不可能了,没办法,危地马拉就求助于联合国。

对此,联合国当然不能置之不理,不过,根据程序,联合国也需要在实地考察危地马拉的情况之后,才能判断是否要对危地马拉提供援助。

因此,在1997年时,危地马拉提出了就该国和平进程问题,向其派驻军事观察员、核查双方和平协议的执行情况的议案,并进行表决。

当时,大多数联合国成员国都同意了这一提案,可就在危地马拉以为事情能够顺利进行时,中国却动用了一票否决权。

这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为什么中国会动用一票否决权呢?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危地马拉曾反对我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我国在借机“报复”。

但实际上,我国也并非这么“小气”的,我国动用一票否决权,其实与台湾问题有很大关系。

从1993年开始,连续四年,危地马拉不顾我国的再三劝告,在联合国内竭力支持分裂中国的活动。

实际上,危地马拉不仅参与联署,要求让我国台湾地区“参与”联合国,还是台湾的所谓“邦交国”,直到今天都没有与我国建交。

危地马拉还执意要求台湾当局参加该国的和平协定签署仪式,为台湾当局分裂中国的行动提供了活动场所。

既然危地马拉长期支持“台独”分子和分裂中国的活动,那也不能要求我国能够“不计前嫌”,在联合国与危地马拉合作了。

眼看着中国极力反对,危地马拉终于开始急了,该国多次与我国沟通、联系,想让我国同意帮助危地马拉。

最终,我国为了危地马拉人民的生活考虑,也没有过多为难,危地马拉政府也成功获得了援助。

但时至今日,这个国家的形势仍旧非常糟糕:危地马拉的贫困率为51%,文盲率为19%,凶杀率位居全球第五,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之一。

同时,该国1%的人口拥有着全国60%的土地和财富,大多数平民则在绝望中苦苦挣扎,暗无天日。

这与美国公司的垄断有关,也与危地马拉自身有关。

我们知道,自从“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我国与全球许多国家都达成了合作,很多发展中国家也从合作中受益,改善了本国的基础设施情况、促进了国家经济的发展。

可危地马拉却“死不悔改”,坚持与台湾的“邦交”关系,拒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就在2022年,危地马拉总统贾马特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还口出狂言,声称只要他在位一天,危地马拉就会维持和台湾的“邦交”关系。贾马特还放话说,他所认定的“一个中国”是指“中华民国”而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虽然外界都认为,贾马特此举就是为了跟台湾当局多要“援助”,可危地马拉政府似乎没有想过,假如他能够认清局势,与我国合作,所获得的好处肯定不止台湾的这一点“援助”。毕竟,我国帮助他国发展,是“授人以渔”,是让一个国家可以获得真正的独立和富强的正确道路。

但也许,一个国家确实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既然危地马拉坚持要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那也不能怪我们在联合国不支持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