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塔里木的绿洲文明

西域塔里木的绿洲文明


东汉对丝绸之路的控制,既保证了古代贸易的畅通无阻,也促进了佛教文化的传播和印度文学、希腊文学的传入。

当时最繁华的商道应是南道,即经过莎车和于阗的那条道。在古于阗,探险家们发现了瓦伦斯皇帝统治时期的罗马钱币。在于阗东部剌窝,他们发现了一组纯犍陀罗式风格的希腊--佛教式浅浮雕,上面刻有精致的希腊服饰。再往东的尼雅境内的一个遗址上,发现了罗马图章和印度--塞人的钱币。他还在罗布泊西南的米兰,即原鄯善国境内,发现了一些美丽的希腊--佛教式壁画,壁画内容包括佛陀、僧侣和有着罗马--亚洲外貌的带翼天使,据考证,它们全都属于3~4世纪。

在华夏中原的和平时期,大批佛教使者沿着南道来到中原。148年,帕提亚人安世高来到中原,在此生活了22年后,于170年去世。同年,印度僧人竺朔佛和月氏人支谶同时来到中原,在汉朝都城洛阳建立了宗教社团。

223~253年,月氏使者的儿子支曜把部分佛经译为汉文,反映出这个在当时地跨阿富汗、犍陀罗、旁遮普的贵霜帝国,利用丝绸之路对塔里木盆地及中原的佛教文化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

很多来自印度和帕提亚的佛教信徒,也在亚洲草原和远东地区进行改宗工作。另外还有一些来自东伊朗和西北印度的僧侣,在塔里木地区从事将梵文译为当地方言的工作,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鸠摩罗什。鸠摩罗什出生在库车一个显赫的印度家庭,其祖辈在当地很有地位。但他并未贪图荣华富贵,而是选择了随母亲去克什米尔学习印度的文学和佛教。

他学成回塔里木时,在喀什逗留了一年,因为当地的印度思想非常活跃,所以像他这样学识渊博的僧侣备受爱戴,统治者也极力挽留他。他执意回到库车后,对库车和莎车两地的佛教文化传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来,他被攻伐库车的中原将军吕光带回长安,又对汉朝的佛教文化传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这个时期的亚洲大陆文明,明显地被分为了两个长条形地带:北方从黑海地区的俄罗斯到满洲地区和鄂尔多斯,属草原艺术,主要以装饰性较强的程式化的动物艺术为主;南方则是从阿富汗到敦煌的丝绸之路,经过围绕塔里木盆地的两条绿洲链,受到沿丝绸之路传播进来的希腊、伊朗和印度艺术和佛教文化的影响,产生了绘画和雕塑艺术。

上古末期和中世纪初期的这种塔里木艺术,可能起源于阿富汗,从考古学家们对萨珊(最后一个前伊斯兰时期的波斯帝国)钱币、巴米安和卡克拉克的伟大壁画,以及喀布尔附近发现的萨珊--婆罗门雕塑和杜克塔—依—奴细尔汪的纯萨珊式壁画群的研究中,可以证实这一事实。从纯萨珊式壁画群中,还可以看出,当时的阿富汗地区应该是印度宗教、印度文学与古波斯文明的交汇之地。

产生于450~650年的克孜尔第一期风格的壁画,与巴米安壁画有一定的传承关系,其特点是造型逼真、高雅,用色慎重、偏深。其中的旃陀毗罗婆王后舞壁画,与阿旃陀石窟中的美妙的印度裸体画像相似,体现出印度文化的影响;而孔雀洞和画师洞中,画家把自己的形象画为年轻的伊朗君子,这明显是受了萨珊文化的影响。第二期风格的克孜尔壁画产生于650年至750年间,其特点是造型不固定、色彩明快。其中的萨珊服饰占主导地位。现存柏林的克孜尔和库姆吐拉佛教壁画中画有男女施主的队伍,他们身上的服饰和5至8世纪库车国的宫廷装一样。也就是说,他们在宗教和文学上受印度的影响,在服饰和物质上受伊朗的影响。

在塔里木南部的于阗、吐鲁番,这种伊朗--佛教的混合物也有发现。由此推断,在8世纪后半期突厥各部落征服塔里木盆地以前,他们的文化是来自伊朗和印度的文明而非阿尔泰文明和草原文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