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爽爽,如饮一壶山涧月光

清清爽爽,如饮一壶山涧月光

变色龙阿冻〈十四〉

作者 安之

那天一头栽进大山深沟里,海牛身体差点散架,却没有去报警。一者,找不到确凿证据让警察信服有人陷害自己;再者,那段“索魂路”自从他记事以来,虽说之前没有人跌下去,但农业社生产队的牛倒是失蹄掉入不少头,谁让他的姓名带“牛”字呢!三者,自己平时干的坏事太多,也许有冤魂来索赔。如此这般,海牛掉进深渊,造成轻微脑震荡,右手骨折,肋骨断了两根,他也只能打了牙往肚里咽,自作自受自认倒霉。
至于自行车被偷走,还挑衅般地卸下一个前轮车轱辘,搁在边防派出所西墙角下,那明摆着是示威,在自己的伤口上再撒把盐,这口恶气实在咽不下去。海牛在病床上指使他老婆报警,并让女人天天去边防派出所催促、闹腾。的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自行车可算是家庭的“大件”财物,比现在哪家拥有一辆宝马轿车还体面。难怪海牛把自行车看得比自己身体都重,住院那段时间时常心疼着自行车,似乎忘了两根肋骨骨折的疼痛。
警方是立案了,但想要侦破却理不出个头绪,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海牛出院两个多月了,警方连个自行车的铃铛都没找到。

“你们公安就这种办案能力?盗走我舢舨船的窃贼,每天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小渔村,你们不抓;自行车明明锁好放在你们派出所墙边,竟然被偷走,你们连根贼子的毛都没找着,哪怕给我找个气门芯也行吧!都几个月过去啦?”海牛这天亲自前往边防派出所,向值班民警兴师问罪。
恰好又是郭激扬警官值班,这位军人出身的公安员,耐着性子听完海牛啰嗦怪话一大通的不满与数落,本想发飙,严令来访者到一旁凉快凉快去!但想到刚分配到所里时,老民警送给他的几个座右铭———“警民鱼水情,协力保太平”,“警民心连心,携手建平安”,“警无民失根,民无警不宁”。于是,郭警官满脸堆笑地对海牛说:
“同志,先到接待室坐坐歇会儿,喝口水再反映情况,别累着了。”
这一招果然灵验,原本是火冒三丈的海牛反倒没了脾气,悻悻地扔下一句:“过两天我会再来的!”掉头就走了。
那天刚好是国庆节放假后上班的第一天,海牛携老婆,夫妻双双再次光顾边防派出所。由于来的次数连他俩都记不清多少回了,夫妇就那么静坐在接待室一角,看着公安人员和来办事的百姓进进出出,忙忙碌碌。所里的干警们都知道,两人是为了仍然没有踪影的自行车。因此,没人去理会他俩,不想去捅那个马蜂窝。
午饭时间快到了,终于有一位身穿便装的男子,自称是派出所教导员,来者文质彬彬、瘦瘦弱弱。到了海牛跟前,并递给他一支香烟,开导称:
“老乡,你这么勤跑派出所,自行车也不会感动得自己跑出来嘛。另外,你那艘舢舨船,警方也调查清楚了,可以跟你们村里那个小孩叫什么名字来着?与小孩的父亲,也就是孩子的监护人协商赔偿一事。”
海牛认为面前这个从哪里冒出来的教导员,也仅仅是一个教员———教书匠。真是自以为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竟然跑到派出所来教训自己,岂有此理!一段时期来被怠慢的怒火,瞬间引爆了。

​ “塞忍嗱(骂人的土话)!你不在学堂里好好教娃娃念书,却如同一只发情的公狗,在忍呗(老子)跟前乱吠!忍呗的自行车、舢舨船丢了关你屁事!”海牛把“教员”递来的香烟使劲地掼在地上,并冲上前猛推了一下“教员”!
“我是警察!你这是袭警!是违法行为!”瘦弱男子被推搡得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立定后,指着海牛喊道。
“你是警察?忍呗(老子)才是警察呢!”海牛吼叫道,疯子般扑过去,一下子把对手压在胯下,左手卡住“教员”的后脑勺,右拳紧跟着重重地砸在那单薄纤细的后腰间。一旁的女人拦都拦不住,赶过来的警察和协警们,看到领导同志趴在方砖地板上,痛苦地扭曲成一团,满脸青筋暴露,嘴张得老大,似乎想喊什么,但却出不了声!
在边防派出所里发生的这次袭警案件,出现得太突然,像闪电一样稍纵即逝,前后不超过三分钟!而海牛却因袭警,构成妨碍公务罪,以及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案发现场第一个扑向海牛的是部队转业干部郭激扬警官!说时迟那时快,一招擒拿术便把海牛双手反剪,铮亮的手铐眨眼间戴在海牛双手手腕上。郭激扬因表现突出,英勇制敌,避免了教导员同志再受伤害,荣立“三等功”一次。
从派出所押走时,海牛回头望了一眼泪水汪汪的女人,以及西墙角下的自行车前轮车轱辘,两者很和谐地组成“10”字。这个数字以后一直浮现在牢笼中海牛的眼前,整整伴随着他三年囚徒生涯。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海牛那天被捕的消息很快传到小渔村,他的冤家死对头洋猴,又燃放了几串鞭炮,来尽情挥洒心中无比兴奋的情愫。阿冻得知消息后,也莫名其妙的浑身感觉到清清爽爽,如饮一壶山涧月光。

———“走市井村闾间,嗅草根烟火味”系列小说(之五)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图片作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