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一只能听见人心声的王八后,才知道我死对头对我情根深种

我变成了一只能听见人心声的王八后,才知道我死对头对我情根深种

1


我,二十一世纪的花季少女沈昭昭,是一只王八。


啊不对,这个表述有点问题。


应该说是,我变成了一只王八。


而且是待在许愿池底下,每天爬来爬去,等着天上掉钱的那种王八。


今天是我做王八的第七天。


我已经趴在池底整一周了。


这一周,我不仅和周围的王八打成了一片,还知道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八卦。


比如昨天有一对小情侣过来许愿,女孩子许的是希望两人恋爱长长久久,男生想的却是刚刚走过去的妹子腿又长又白。


呵,男人的嘴脸。


于是我奋力地爬到他俩面前,滋了那男生一脸水。


他俩气呼呼地走了,我正打算回到池底,突然听见一声笑声。


「哈哈哈哈哈你看那只王八,刚那男的肯定许了什么不好的愿望。」


咦?


猜得还挺准。


我缓缓地回头,看见了一张极为熟悉的笑脸。


正是我的冤种竹马,许意。


许意和一群人站在许愿池边有说有笑的,那群人里有一个我非常不喜欢的人——陈姗。


我死死地盯着许意那张欠揍的笑脸。


旁边的陈姗却突然指着我叫了起来:「你们看你们看!那只王八像不像沈昭昭!?」



像谁?!


你给我等着,看我不爬过去滋你一脸水!


我努力地往他们那边爬,却奈何离得太远,爬了半天还没到。


我累得不行,于是停下来休息。


一仰头,看见许意一脸深情款款地盯着我。


嚯,早就知道这许意是个变态,果不其然!


这时许意突然开口了:「有硬币吗?我许个愿。」


陈珊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递给了许意。


许意接过,看了看硬币,又看了看我。


我顿时感觉不妙,转身就想跑。


但已经来不及了,许意抛出的那一枚硬币,精准地砸在了我的脑门上。


我被这枚硬币砸得头晕目眩,很快就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之前,我拼尽全力在心里骂了许意最后一句。


「许意,你个王八蛋,你居然砸我!」


2


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鱼缸里。


整个鱼缸就我一人,呸!一只王八。


鱼缸外的陈设十分熟悉。


我巡视了一遍,终于发现,这好像是许意的家!?


我还在思考着我怎么会在这儿。


就看见许意家的卫生间门打开,光着膀子的许意走了出来。


「靠!」


我赶紧撇过脑袋不去看。


这许意也真是,就算在自己家,也应该注意点吧!


「偷看我洗澡?」


耳边突然冷不丁地传来一声。


我一个激灵,转过脑袋,看见鱼缸外一张放大的脸。


正是许意!


吓我一跳!我心里默念。


没想到许意又开口了:「哟,王八也会被吓一跳?」


嗯?


他是在跟我说话?


许意接着道:「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


他他他居然能听到我在想什么?


我眼睁睁地看着许意点点头,「是的,沈昭昭。」


绝了。


我盯着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许意,心里一阵毛骨悚然。


他是谁?


他是许意哎!


是那个从小以欺负我为乐趣的许意!


是那个小学时抓蚯蚓放我课桌里吓我的许意!


是那个高中时逼我帮他抄作业的许意!


是……


「好了别说了!」许意皱眉打断我心里的想法,扯出一个在我看来极为阴险的笑,「沈昭昭,怎么我的事你都记得那么清楚?」


啥玩意?


苍天啊,你给了许意一张好脸,却忘了给他安装一个正常的脑子吗?


你听听,他这是什么普信男发言?


许意抬手捏了捏眉心,语气中颇有无奈。


「沈昭昭,你说别人坏话,都不避着一下的吗?」


啊这。


我突然反应过来,现在的许意,可以听见我心里在说什么。


我立马闭了嘴。


许意伸手,隔着玻璃对我做了个枪击的动作,然后回了房间。


幼稚!


我百无聊赖地在鱼缸里爬来爬去。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许意,又是怎么知道我是沈昭昭的?


最后只有一个结论:许意将我偷偷地从许愿池带了回来。


至于他为什么能听到我说话。


或许和他当时许的愿有关?


我成为许愿池里的王八后,倒是多了个没用的技能。


来我这许愿的,我都能听见他们心里的愿望。


我晕倒前,隐约听见许意的心愿里出现了我的名字。


3


许意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走到餐边柜旁边拿了一块手表。


戴上后,这货就走到鱼缸面前,炫耀似的手腕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认出来了,那是他从我这儿抢走的那块表。


「喂,什么叫抢走?是你送我的好吧。」


许意用手指敲了敲玻璃。


不要脸。


我哀怨地看了他一眼。


「我要出门,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张口就报了一串菜名。


许意打断我,「沈昭昭,怎么变成了王八还这么贪吃呢?你那小肚子吃得下这么多吗?」


呵,果然,许意的屁话,一句都不能信。


「你管我吃不吃得下,你丫买回来不就行了。」


「行。」


许意扶了扶眼镜,「要是我买回来你吃不完,我就抓你煲汤。」


嚯!威胁我?


我沈昭昭难道是被你吓大的?


好吧,还真是。


许意每次威胁我的事,但凡我没顺他意,他都会动真格的。


小王八不忍则乱大谋。


「我不吃了,你给我带点肉回来就行。」


许意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沈昭昭嘛。」


许意走后,空荡荡的屋子就剩了我一只王八。


本想着打个盹休息一下。


没想到许意前脚才出了门,后脚门又开了。


我以为是许意落东西了,趴在鱼缸底十分不屑地嘲笑他。


「嚯,许意你这脑子也不怎么好使嘛。」


结果许意并没回应我。


我爬到缸边,伸长了脑子看向门口。


发现回来的人不是许意,而是他妈妈。


她此刻正在门口换鞋子。


完了,许意妈妈最喜欢养生了。


热衷于煲各种补汤。


要是被她看到我这么一个大王八,肯定得把我扔到锅里。


我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怎么说,也得苟到许意回来再说吧。


不对,许意那王八蛋,指不定回来看到他妈妈煲好的汤,还开心地连干三碗呢!


一边想着,我就一边在缸里到处找藏身之处。


可惜这鱼缸一看就是新买的。


偌大的一个鱼缸里,除了我连块石子都没有。


眼看着许意的妈妈已经换好鞋子走了进来。


我内心十分悲痛。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我闭上了眼,隔了一会儿,才慢慢地睁开眼。


嚯!好大一张脸!


我终于知道许意像谁了,他和他妈真是一个样。


4


「咦?这王八可真大!」


许意妈妈伸手在玻璃上敲了敲,眼里透出的欣喜吓得我浑身一激灵。


接着,我看见她站起来,伸出手冲向了我。


下一秒,我被抓了起来。


我费劲地扒拉着我得四条小短腿,在空中挥动着。


「哟,还挺有劲。」


许意妈妈笑了几声。


那几声笑放在平时,我肯定觉得是又动听又温柔。


可是现在!她笑是因为她想拿我煲汤!


啊!


许意你个王八蛋,你妈妈要回来你都不知道把我藏起来一下吗?


我被许意妈妈放在了案板上。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转身拿了一个大铁盆。


啪的一声,我被盖在了底下。


接着我听见外面传来一阵丁零哐啷的动静。


完了,许意妈妈肯定是洗碗刷锅准备煲汤了。


呜呜呜呜呜阿姨,您清醒一点!


您现在准备抓来煲汤的,可是您小时候钦点的儿媳妇啊!


呜呜呜呜呜许意你个王八蛋!


我沈昭昭今天要是没了,你可就背上一条人命了!


过了不知多久,我已经在心里把许意给骂了不下千百遍了,扣着我的脸盆终于被拿开了。


许意妈妈抓起我,走向了一旁的洗水池。


完了,彻底完了。


看来我沈昭昭,今天注定是要变成桌上的一道菜了。


许意妈妈一边拿着一把软毛刷帮我刷着壳,一边嘴里念叨着。


「咦,怎么这么脏?这要生病的。」


是啊,脏不拉几的,吃下去,可不就是要生病吗?


我生无可恋地任由许意妈妈为我冲刷着。


心里已经开始默默地想遗书了。


也不知道我爸妈这会儿在干吗?


变成王八前,我还和他们说自己要出去玩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联系不上我,他们肯定急疯了。


呜呜呜呜呜爸妈,女儿不孝啊。


今日一别,下辈子我还做你们的女儿...


哎?


怎么把我放下来了?


感觉到自己被放了下来,我心里的汗毛立马竖了起来。


但一看,发现自己并不在案板上。


我好像……


回到鱼缸里了?


我环视一圈,发现自己还真是回到了鱼缸里。


而周围也不再是空荡荡的,多了些石子假山啥的。


甚至还有一个小房子。


合着刚刚那么大动静,是许意妈妈在帮我布置鱼缸呢?


5


我麻溜地就爬进了小屋里,只探出个脑袋看着外面。


许意的妈妈正在打电话,我听着应该是打给许意的。


「喂?儿子,你那小王八我帮你弄好了啊。


「嗯对对对,都弄好了。


「哎呀,你说你没事弄一只王八回来养干吗,还不如给妈妈煲汤……」


我浑身一震,猛地缩回脑袋。


接着又听见许意妈妈接着说,「你养宠物,妈妈不说什么,但你也得花点心思找女朋友啊。


「妈妈最近都好久没见昭……喂?儿子?


「嘿,这小子,居然还挂电话?」


说着,许意妈妈走到鱼缸前,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笑了,「听小意说你是个女孩子呀……」


我以为她是因为我是女孩子,就会对我多多关照。


结果她笑眯眯地来了一句:「听说母王八煲汤最补了。」


「……」


许意!


你丫把老娘送回许愿池!


许愿池我是回不去了,但是许意妈妈回去了。


走之前,她还给我喂了粮。


可我不敢吃,我怕有命吃没命活下去。


好在许意很快就回来了,他一进来就喊我。


「昭昭小王八,我回来了。」


「……」


许意你大爷!


「小心哦,骂我可没饭吃!」


许意恶狠狠地威胁我。


行吧,许意大帅哥。


「哎,这才对嘛。」


你妹!


「嗯?」


真好看……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许意哼了一声,顺带冲我翻了个白眼,「喂,你是怎么变成王八的?」


哦,差点忘了,抓紧变回去才是正事。


可我这段时间想破脑袋,也没想清楚自己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除了那天......


我连忙打住自己继续下去的想法,梗着脖子看许意。


果然这货一脸听八卦的样子正盯着我。


「哪天?怎么不说了?」


关你屁事!


许意明显也懒得再跟我纠缠下去,将带回来的吃的给我投喂到食盆里,自己就进了房。


我饿了一天,也顾不上别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酒足饭饱后,我躺在缸底休息。


别说,单论这生活,当个王八确实比当人舒服。


我美滋滋地享受着,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腹部一阵剧痛。


这种痛感不是来自我作为王八的这具身体,倒像是我自己原来的身体。


我艰难地开口:「许……许意 ……我要死了……」


6


你们见过王八去看医生的吗?


我见过。


作为当事龟,我表示很骄傲。


医生小哥一把抓住我的龟壳,将我拎了起来。


我一个应激,用力过猛,啪唧一声摔在了地上。


就那一秒,那一秒!


我感觉我的壳裂了。


啊!


许意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许意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他尖叫一声,把我捡起来。


他将我举到面前,翻来覆去地检查我哪受伤了。


我被晃得头晕目眩,勉强睁眼,看见许意一张担忧皱眉的脸。


啧,许意不讨人厌的时候,也挺讨人喜欢的。


我在心里默默给许意加了一分。


却听见许意冷不丁一句,「什么时候了还想男人,哪儿疼!?」


最后几个字被许意咬得很重。


我吓得赶紧回过神,这才感觉到自己背部疼得厉害。


「壳......壳裂了......」


许意又赶紧检查我的壳,最后发现,龟壳被摔裂了一小条缝。


许意当即脸色就黑得可怕。


一旁的医生被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说可以免费帮忙治疗。


治疗?


难不成龟壳碎了还能给我接回去?


我在心里默默吐槽。


却瞟见许意脸色更黑了。


他先是把我轻轻地放在一边的桌面上。


然后我看着他捏紧了拳头,一个箭步,将他对面的医生打倒在地。


我......


许意你不讲武德!


但是......还挺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