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荣绑架老蒋干爹,却被绑匪主动出卖,用一招嫁祸宁波防守司令

黄金荣绑架老蒋干爹,却被绑匪主动出卖,用一招嫁祸宁波防守司令

30年代的上海滩,在商界有一人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就是阿德哥——虞洽卿,此人坐拥三家轮运公司与无数资产,但最让人忌惮的,是他“蒋介石干爹”的名号。

1938年12月,“老蒋干爹”被人绑架。

查清真相后,被处死的居然是当年立下战功、用身子给蒋介石挡刀的宁波防守司令王皞南。

王皞南被枪决当晚,虞洽卿却与幕后黑手黄金荣,在上海国际饭店谈笑风生。

这桩绑架案到底牵连多少隐情?名震一时的“赤脚财神”,又是怎么被黄金荣耍得团团转?

1938年,日本侵华战争打响的第二年,举国上下四处人心惶惶开始抗日,反倒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还在忙着“窝里斗”。

这年4月,沧州书场和重华新村几块地皮出售,此处是极好的地段,价钱也是前所未有的低。

像这样的好生意,卖家王诗魁不敢随便找人卖了了事。

他第一个去找的,就是上海青帮老大——黄金荣。

黄金荣确实对这地皮动心,如今虽是战时,但这样的地段在这种时期暴涨或暴跌,随时都会发生。

王诗魁为了讨好黄金荣,把价钱降到最低一万一亩,连合同都送到了黄金荣处。

只是黄金荣并不愿给这种小人物面子,他拿了合同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想耗着王诗魁,将价钱压到5000以下,“白捡”这上好的地皮。

黄金荣有恃无恐地咬定这人不敢得罪他,也不敢将地卖给其他人,静等着王诗魁降价。

可王诗魁等不起,他急于出手地皮,从沦陷的上海回老家。

被逼无奈下,他只得另寻买家,而整个上海,只有一个人最合适。

这人是上海滩最有名的商贾——虞洽卿,也就是蒋介石的干爹。

虞洽卿的风评比黄金荣要好上许多,既然黄金荣不仁,那王诗魁也只能不义。

就在黄金荣拼命压价的关头,王诗魁转头去了虞洽卿府上。

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说,虞洽卿也就懂了他的用意。

“赤脚财神”虞洽卿很有商业头脑,他一听就知道,这地皮不出几月就会涨价,所以顺水推舟,就以一万一亩买了下来。

另一边等着白捡的黄金荣一听地皮被虞洽卿截胡,登时火冒三丈,在府内破口大骂,咒虞洽卿赔钱。

而三个月后,黄金荣的愿望落空,这块地价格飙升,虞洽卿转手以十万一亩卖了出去,净赚四千万。

合同刚签完,黄金荣就坐不住了,那四千万本该进到他口袋里的,这让他日想夜想都咽不下气,恨不得将虞洽卿杀之后快。

但即便给黄金荣十个胆,他也不敢这么做,他不是惹不起虞洽卿,而是惹不起蒋介石。

左右为难下,黄金荣的徒弟给他出了个主意:绑架虞洽卿。

杀不了人,杀杀虞洽卿的钱包也算是出气,且虞洽卿绝不会被发现是黄金荣所为。

于是,徒弟金九林为黄金荣推荐了一位合适的绑匪——沈铁掌。

沈铁掌混迹在宁波常干绑票的勾当,且有一身本领,能单指钻砖,三寸转头一根手指头就能穿过。

黄金荣将此事全权交给金九林与干儿子黄忠书去办,自己半点不干预,防止事情败露让有心人捉马脚。

此前,在宁波的沈铁掌连虞洽卿的面都未见过,只听过他响亮的名号。

当金九林派人去找他时,沈铁掌很不乐意打自己同乡的“秋风”。

他虽是个绑匪,但很讲江湖道义,所以一口回绝了这份买卖。

但来人带的是死命令,务必“请”到沈铁掌,就报出了黄金荣的名字威胁道:“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上海杀人不眨眼的青帮老大请他,沈铁掌迫于淫威,接下了这个不忠不义的活。

十二月末,沈铁掌乘船到达上海,在港口的万年青茶坊见到了金九林、黄忠书。

二人为他安排了一辆雪佛兰车,以及绑架用具,将虞洽卿晚间会到金城银行的消息告诉了他。

当晚,沈铁掌与两个兄弟就在金城银行门口蹲守虞洽卿,将他架上了雪佛兰,开向郊外。

车上,虞洽卿被沈铁掌与另一人挤在中间,脸上虽镇静,但急促地呼吸暴露了他此刻惊惧的心情。

片刻后,虞洽卿斟酌的开口:“朋友,虞某死不足惜,但请诸位讲个清楚,让虞某死个瞑目。”

黄金荣要的是虞洽卿钱包出血,所以沈铁掌看在两人是同乡的份上,也没多为难,直接就说了要求,用手比出个四。

四十万,正是黄金荣要求的价格,事成后,沈铁掌可以分去十万。

但没想到虞洽卿如此好说话,他一口答应说:“四十万太少,我给你们兄弟每人三十万,只要让我回家去取,我虞某说话算话!”

沈铁掌听到也是被吓一跳,这也就是说给了黄金荣三十万后,剩下的全是他的了。

钱可以要,但是虞洽卿想回家不行,人要是跑了,恐怕黄金荣不会放过沈铁掌。

沈铁掌又拿出绑匪气势,要虞洽卿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拿钱赎人。

虞洽卿也机敏,转而又表示可以去向朋友借现钱,沈铁掌几人全程都可以跟着。

一分钟后,雪佛兰转头,带着一车人各怀心思去了五马路中央饭店。

饭店老板陆连奎与虞洽卿认识,二话不说就拿了十万现金与九十万支票。

离开后,虞洽卿又与这三人去银行兑现了支票,拿到了剩余八十万。

拿着钱,四人来到十六铺码头,沈铁掌将从此处登船回宁波。

临走前,虞洽卿很是深明大义地说:“以后你们有困难可找我,打个电话或是送封信,不用再去抢了。”

沈铁掌几人听后颇为感动,忙说虞洽卿确实与传闻一般,是个讲道义的人。

这一趟绑票不仅请他们在中央餐馆吃了饭,还多给了五十万的赎金,还是头一遭遇到这样的“财神”。

沈铁掌也是江湖中人,为感谢虞洽卿,临行前,他留了个纸条交予虞洽卿:

“虞先生慷慨大方,佩服!今日绑架虞先生出于无奈,沈某受黄金荣所雇,望先生包含谅解。——沈铁掌”

此时还在等着赎金的黄金荣,殊不知沈铁掌已经将他暴露。

怒火中烧的虞洽卿是何等屈辱,等着黄金荣的,就是何等报复。

1939年,春节刚过,虞洽卿一反常态没有等黄金荣来登门拜年,而是先去了黄金荣处。

黄金荣此时正叼着烟杆,与小妾一起吸大烟。

一个月过后,绑架虞洽卿的事他早已忘到脑后。

正享受时,管门跑了进来通报虞洽卿登门了,黄金荣一个挺身站了起来,连忙对管门身后的虞洽卿叫了声阿德哥,又说了几句拜年的吉祥话。

虞洽卿充耳未闻,径直走到沙发前,一挥衣服坐了下来,冷冷盯着黄金荣。

见到如此事态,黄金荣有些紧张,虞洽卿一反常态,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黄金荣试探的继续开口说了几句好话,虞洽卿沉默了下终于开口:“想问你件事。”

说完,虞洽卿拿出一张纸条交到了黄金荣手中。

黄金荣打开一看,脑中警铃大响,这沈铁掌居然背叛了他。

黄金荣出了些冷汗,但面上一点破绽也没有,面对这种情况,他早已想好对策。

黄金荣演技上身,眉头一皱,大喊冤屈,称根本不认识这个什么沈铁掌。

黄金荣声泪俱下想唬注虞洽卿,可虞洽卿根本不吃这套,板着脸搬出了蒋介石的名号。

见事态不好,黄金荣大哭了出来,手边抹着眼睛边说:“我冤枉呀!这是有人要陷害我,往我头上栽赃,我要查到这沈铁掌,当面与他对峙!”

虞洽卿冷笑,黄金荣瞥到他的表情,心中一沉。

果然,他接下来的话道出了两个名字:“你想对峙,找金九林与黄忠书来不就行了。”

黄金荣没想到暴露得这么彻底,但老奸巨猾的他早就做了万全准备。

在办事前,他已经和金九林与黄忠书对好了口供,这一回虞洽卿一定上钩。

黄金荣站起身,从沙发侧面掏出了两把灌了假血的伸缩匕首,直接扎到大腿上。

虞洽卿吓一跳,他不知匕首是假,只看到黄金荣一边叫着冤枉,一边给自己腿开了两个洞,便黑着脸赶忙过来扶起黄金荣。

手下们被喊了进来,屋子里顷刻乱做一团。

家里的医生要架着他去医院,可黄金荣偏要将金九林、黄忠书叫来对峙以示清白后再去。

虞洽卿被黄金荣震慑住了,开始有了动摇的迹象。

不一会,金九林、黄忠书就到了,虞洽卿黑着脸问道:“金九林,你何时认识的沈铁掌?”

金九林头一低,忙说起了自己与沈铁掌在宁波做邻居的事,绘声绘色事无巨细。

听后,虞洽卿刀锋一转,问黄忠书:“你把那雪佛兰开到哪里去了?”

黄忠书双手抱拳回答道:“沈铁掌我不认识,他是拿着宁波防守司令王皞南的信来找我。他吹牛说,王皞南是他结拜兄弟,我不敢怠慢,接待了他后,帮他借来了雪佛兰。我没问他用来做何事,只告诉他用好后放在青茶坊后的空场地上就行。”

为了戏演得更真,黄金荣一声下令让金九林去将沈铁掌抓回来,金九林也一声应下。

但紧接着,他又赎罪说自己虽愿意去,但恐怕抓不回。

金九林好似为难一般,讲起了沈铁掌与王皞南之间的关系,又讲了王皞南有多大的势力。

一番诉说下来,王皞南这个名字印进了虞洽卿耳朵,这正是黄金荣此计的最终目的——嫁祸。

他早就知道,虞洽卿与宁波防守司令王皞南有仇怨。

1937年上海沦陷后,王皞南奉命严锁海口,规定不论货船还是客轮一律要停在镇海关外。

虞洽卿的“宁绍三北公司”有20几艘船专跑甬沪线,按照王的命令停在关外,损失不少。

更有一次,王皞南为拦着虞洽卿进关竟向水里开了三炮,硬把他逼了回去,后又到蒋介石面前给他穿小鞋。

当时虞洽卿与黄金荣痛骂王皞南许久,恨得牙痒,所以他才让金九林去宁波找帮手,就是为了编这样一出好戏,有备无患。

黄金荣精心准备的嫁祸,虞洽卿果然相信了。

接下来,他就要调转枪头,去琢磨怎么报复王皞南。

新年过后,虞洽卿急于复仇,派人去打探王皞南,得知了他将与中国银行杭州分行的行长千金金耐仙结婚的消息。

违抗命令,战时结婚,这是个可以利用的把柄!

1938年10月,王皞南乘着“平阳”轮在上海十六铺码头接走了他的新老婆金耐仙,以及数百万嫁妆和女方宾客。

虞洽卿派人时刻紧盯着客轮上的动静,10月22日,一张传单送到了虞洽卿手中,上面写着些“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一类的叛国口号。

原来,这些传单在王皞南结婚当日落了满船,他喝醉了酒,竟破了禁令让“平阳”轮进了码头。

就在锣鼓喧天的一刻,30架日本飞机从上空飞过,洒下了这些传单。

虞洽卿本以为去告他“战时结婚”的状,就够他喝一壶,结果王皞南竟一口气破了好几条军令。

得到消息后,虞洽卿二话不说,启程前往南京面见蒋介石。

蒋介石表面尊敬虞洽卿,但其实内心早就将他归到了废人一类。

草草和虞洽卿说了几句话后,就将他打发给了第三战区司令长顾祝同。

顾祝同倒是对此事很上心,因为虞洽卿要告的两个人,都是蒋介石派系里的重要人员。

虞洽卿同他讲了绑架经过,又讲了从黄金荣那里听来的消息,和王皞南在宁波娶妻的热闹场面。

送走虞洽卿后,顾祝同请示蒋介石后,启程去了上海侦查案件原委。

到上海第一日,他将金九林与黄忠书私下绑了起来,并从他们口中逼出了事情真相,第二天就回到南京禀告了蒋介石。

拿到材料的蒋介石,在虞洽卿、黄金荣、王皞南三个名字间来回审视。

显然,这三个人他都不想杀。

虞洽卿现在虽然无能无用,但当年“四·一二”他资助了四千万的财政支援。

如今,他手上还有几家银行和轮运,日后也是用的到的。

再看黄金荣,上海青帮老大,“四·一二”中,给他打头阵杀工人纠察队,也算有功。

日后他若是想在上海暗杀某人,也需要他的力量。

最后一人王皞南,他与此事没有半点联系,但虞洽卿认定了是他指使的绑架。

当年在北伐战争中,王皞南立功不少,还在火线上为他挡伤,这是救命之恩。

可王皞南与另外两个老家伙相比,没有更多的用处了。

而且他不听话不听军令,应该惩罚:“不打自退,违军令者,杀!”

蒋介石既然已经下令,那顾祝同只有遵从,他还未离开,蒋介石又一脸高深的问道:“你怎么看?”

顾祝同不知蒋介石这问题所谓何意,只咬咬牙说:“虞洽卿绑架案主谋是黄金荣,将黄忠书、金九林抓起来办罪。”

蒋介石摇摇头,冷冷看着他说:“此刻虞洽卿恨得不是黄金荣,是王皞南,不能火上浇油,要火上浇水,把那两人放了。”

顾祝同听的头皮发麻,他虽为王皞南感到遗憾,但是在是无能为力。

尘埃落定,当日一封电报就送了出去,通知王皞南到金华议事。

王皞南二话不说,就与新婚才第三天的妻子告别,前往了金华。

刚到地方,几个人就将王皞南制服,顾祝同大声念出他的罪责,王皞南怒目圆睁,还没来的及喊冤就被枪毙当场。

与此同时,宁波一处院子里想起一片枪声,屋内的男人女人无一幸存,其中一人就是沈铁掌。

次日,各地报纸都在头条刊登了一则消息:宁波城防司令王皞南被枪决……

当夜,宁波王皞南的家中,他的新婚妻子哭的两眼发晕。

而上海国际饭店内,虞洽卿与自己的仇家推杯换盏哈哈大笑,庆祝“仇人”已死。

一场闹剧,数个家庭被毁。

急于去金华商议军事的王皞南,怎么也想不到蒋介石要杀他,他更是无法知道,自己的死因是如此可笑。

参考资料:

《山海经》杂志选编,风满楼时山兩来:异人奇闻IM1.2002

汪卫兴编普,上海滩大亭 虞治卿野史MI_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