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木匠从墓地经过,顺手扶起倒地石碑,土地爷说你缺阴德

民间故事:木匠从墓地经过,顺手扶起倒地石碑,土地爷说你缺阴德

在黄家村有对父子俩,父亲名叫黄山,儿子名叫黄义,两人都是木匠,且还是祖传的木匠,据说是师承鲁班。

这天黄义正在干活,父亲黄山气冲冲从外面走回来问道:“黄义,你昨日给李婆做鸡笼时为何故意把鸡笼做不平,还故意凸出来一块,李婆今日因此差点摔倒。”

听到父亲的话,黄义撅着小嘴不服道:“谁让她不敬重我的,都说我们是十八匠人之首,但昨日我过去,连口茶都没得喝。”

木匠自古以来就被世人尊为十八匠人之首,因为木匠既给活人制作家具,又给死人制作棺材,也就是红白喜事两边拿。

所以在民间,木匠既被称为“白活掌线”,也被尊称为十八匠人之首。

且自古有三不惹,分别是接生婆不惹,挖坟匠不惹,木匠不惹。

因为这三种人无论哪一种,一但惹他们生气了,只要他们稍微动些手脚,那后果就是不可接受的了。

所以这三种人无论去哪干活,主人家都会恭恭敬敬的,生怕惹对方不高兴。

“你,你简直要气死我,你现在就给我去把黄家的祖训抄一百遍,今天也不许吃饭。”黄山愤怒道。

虽然心中不服气,但黄义丝毫不敢违背父亲的话,只好老老实实进屋抄写祖训。

前十多遍的时候黄义还兴致勃勃的,但到后面黄义便越写越烦闷。

为了解闷,黄义一边写一边念道:“正义于胸,不惧妖邪,以善为本,可通大道。”

一直写到太阳落山之时,黄山才端来饭菜问道:“现在知道祖训的意思了吗?”

“知道,我们做人要胸怀正义,与人为善,如此方能称之为人道”黄义解释道。

听到儿子的话,黄山脸色终于缓和下来,把饭递给黄义后说道:“以后你要记住了,做人千万要行得正、站得直,这就是为何我们一手持墨斗、一手持刨子的原因,你想要获得别人的敬重,就要拿出你的本事证明。”

黄义知道父亲这话的意思,因为在他们木匠行业流传有一句顺口溜:“墨斗弹线定曲直,刨子去凸定平面。”据说这是祖师爷流传下来告诫弟子的话。

这天黄义和父亲黄山正在家里干活,有一人突来造访道:“请问这是黄山黄师傅家吗?”

“我就是黄山,请问您有何贵干。”黄山回道。

来人对黄山行了一礼后说道:“是这样的,我是县上陈府的管家,我姓陈,我家老夫人过世了,老爷听说黄师傅的手艺精湛,于是差我来请黄师傅去为我家老夫人打副寿材。”

得知来意后,黄山沉思一下后说道:“是这样的陈管家,我近年来因年老体衰,所以已经不做活计了,这样吧,我让我儿去为老夫人打寿材可以吗?你放心,我儿早已出师了,为老夫人打寿材绝对没问题。”

在一旁的黄义听到父亲的话心里一阵感动,他知道父亲这是把机会让给自己,也证明以后的路需要自己走了。

陈管家听黄山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想了一下后便说道:“行吧,那就请小师傅明日晌午之时到,我就先走了,到时候工钱再给小师傅。”说完陈管家和黄山讨好工钱后就急忙走了。

第二天五更之时黄义便收拾好了工具准备出发,这时黄山拿出来一个墨斗递给黄义说道:“这青天白日墨斗你就拿走吧,以后你就需要自己独当一面了,记住为父和你说的话,也莫忘了黄家的祖训。”

黄义接过父亲手中的墨斗揣进怀里,严肃地对黄山说道:“我知道了父亲,我不会忘记的,那我先走了。”

“你从大路去,现在时间尚早,晌午之时肯定能到陈府,莫要贪图轻便就走小路。”黄山不放心叮嘱道。

“好的父亲,我走了,干完活我就回来。”黄义回答完父亲的话后就走了。

从黄家村通往外界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大路,也是全村人经常进出的通道,但走大路有一点不好,就是需要绕远路。

另一条路是一条小路,不需要绕道,走一会就能出去,可走小路需要经过一片乱坟岗,听说乱坟岗很邪性。

黄家村以前有好几个人不听劝非要走那条小路,不料等第二天被发现时已经气绝身亡了,所以从那之后黄家村人若非紧急之事绝不走小路。

有次白日之时黄义和父亲也走过那小路一次,除了路边有很多野草之外,黄义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

且现在已经五更,马上就要天亮了,走小路能为自己节省不少时间,不然太阳出来了赶路就很累了。

打定主意后黄义就往小路走去,走了一会见路边有一个小坟堆的石碑已经倒下,看那石碑的风化,估计已经有些年头了。

黄义想着时间还早,于是就帮墓主人把石碑给扶正,然后恭恭敬敬的对坟堆行了一礼后说道:“前辈,晚辈是黄家村的黄义,见你石碑倒下了,所以帮你扶正,没有任何打扰之意,望你不要见怪。”

说完黄义就继续走了,可走到一棵大树旁突有尿意,于是黄义便靠树如厕。

不料这时一阵阵阴风吹来,不一会黄义身旁就聚集了很多的魑魅。

黄义见此急忙提起裤子就想跑,可无论怎么跑,过一会后又重新跑回到原先的地方。

见此黄义便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鬼打墙了,可自己根本没学过道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自己如今之困,只好不断往后退。

此时黄义开始后悔了,后悔刚刚没有听父亲的话,要是走大路的话根本就不会遇到这事。可自己却偏偏贪图近路,如今令自己陷入险境,说不定还会命丧于此。

而这时那些魑魅也忍不住了,纷纷张牙舞爪地向黄义冲去,黄义害怕的双手挡在身前,低头闭眼不敢看。

可过了好一会,黄义却发现自己竟然没事,睁眼一看,只见一老者正挡在自己身前和那些魑魅打得不可开交。

黄义见此开心不已,还以为是何方高人碰巧路过来救了自己呢,不料借着月光一看,黄义却被吓到了。

因为那老者竟然没有影子,但想到老者是来救自己的,黄义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但没一会老者就慢慢败下阵来,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一个破绽露出,老者就被打飞到黄义身边。

老者看起来虚弱不已,像是随时要消散一般,还不等黄义关心,老者突然说道:“公子,我感觉你怀中有让我很害怕的东西,你可以拿出来对付它们。”

黄义听到老者的话,用手一摸,便将墨斗拿了出来。而这时黄义也想起了以前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

他们黄家是正宗的鲁班传人,且这青天白日墨斗也是以前祖师爷鲁班所用过的墨斗。

墨斗长时间和祖师爷待一起,已经沾染了祖师爷的气息和意志,对于魑魅魍魉来说这可是杀伐利器,毫不夸张地说,青天白日墨斗已经变成了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

想到这黄义把墨线用手一拉,指尖一弹,便有数百滴墨汁往前射去。碰到墨汁的魑魅连哀嚎声都没能发出来,就立即烟消云散在天地间。

黄义见这法子有用,便再次弹出墨汁向剩下的魑魅射去,接连消灭了很多魑魅之后,剩下的那些魑魅也开始怕了,纷纷向四周飘去,不一会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时黄义走到老者身边说道:“老人家,感谢你刚刚的相救之恩。”说完还单膝跪下向老者行了一礼。

老者稳住身形微笑道:“公子你不必客气,刚刚你为老朽扶正石碑,老朽还没感谢你呢,可惜老朽马上就要消散了,这往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但所幸马上也要天亮了。”

听到老者的话,黄义伤心不已,毕竟老者刚刚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这样的。

可正当黄义伤心之时,只见老者身上突然冒起金光,随后在老者身旁还出现了一个金色通道。

老者见此开心不已,连忙对黄义表示感谢,随后慢慢走进通道里,待老者走进通道后,通道就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天边也开始露出鱼肚白,黄义背起箱子后就继续赶路了,一刻也不敢停歇。

晌午之时,黄义终于来到了陈府,可门外的下人却不让他进。

这可把黄义气坏了,等了好一会,才见管家慢悠悠出来接他,不过管家却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说,对黄义淡淡说了一句:“跟我来吧。”然后就走了。

黄义见此心里也是窝了一肚子气,但想到父亲的话,以及本着逝者为大,于是黄义便把这股火气压了下去。

把黄义带到后院,陈管家指着一堆木料说道:“你就用这些木料吧。”

黄义一看管家说的木料,顿时就惊住了,因为陈管家所说的木料要是不认真看,还以为是废弃的柴火呢,直接丢乱在一起。

见此黄义一脸不解地问道:“陈管家,这些木料都已经坏了,你看都已经有木虫了,这样的木料做出来的寿材没多久就坏了,那里不全是好木料吗?用那些木料打出来的寿材会好一点。”说完就指着不远处堆积的一大堆木料。

“你管这些干嘛,让你用什么样的木料就用什么样的木料,还有哦,木料省着点用,但一定要把寿材做大一点,实在不行,你把寿板做薄一点也行,你慢慢干活吧,我走了。”

说完这些话陈管家就走了,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黄义。

黄义实在想不明白,陈家家大业大地为何这么抠门,毕竟那可是陈老爷的母亲啊!这究竟是陈老爷的意思,还是陈管家自己的意思。

但想了一下黄义就不想了,毕竟自己只是个木匠而已,主人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黄义自小就跟随父亲学艺,且这些年跟着父亲一起走南闯北见识不少,所以看了一眼堆积在一起的木料,很快就把可用的木料选了出来。

黄义的手艺很精湛,干活也很熟练,没一会就把一幅寿材打了出来,并且也已经刷好漆。

虽说陈管家已经提前叮嘱了黄义要节省木料,但黄义根本没听陈管家的话,正常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正当黄义要去找陈管家结算工钱之时不料陈管家已经自己来了,看了一眼黄义打的寿材后,陈管家也很满意,于是便当场把工钱结给了黄义。

黄义接过工钱一看,疑惑问道:“陈管家,你是不是算错工钱了,这里面只有一半工钱而已。”

“对啊,就是一半工钱啊,要是你父亲亲自前来那就是全部工钱,但你就是毛头小子一个而已,所以就是一半工钱,行了,快走吧。”陈管家不耐烦回道。

听到陈管家的话,黄义顿时就怒了,于是便说道:“这怎么可以,工钱该多少就是多少,哪有一半之理,且我虽年纪尚小,但我已经出师了,所以你该给我结全部工钱。”

听到这话陈管家也怒了,大声呵斥道:“你这小孩怎么这么不明事理,我说了一半工钱就是一半工钱,你要不要,不要就还回来,你再闹事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黄义听到陈管家的话虽心里很不服气,但还是接过银子离开了。

回到家后黄义就把工钱给了父亲,父亲见只有一半工钱很是不解,于是就问黄义原因。

黄义见此便把自己离家后所遇到的事向父亲说了出来,黄山听到后也很是生气,对黄义说道:“这件事定是陈老爷默许的,不然一个管家不敢如此,但他们竟然连死人都要糊弄,我估计他们以后会遭报应的。”

说完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你路上所遇的老者你就不用担心了,金光护体,还有金道相送,他那是得道了,估计是因为他救了你,所以福报到了,他可能会被老天爷任命为一方土地或山神,你也算歪打正着,一时心善救你一命,但这件事也算给你个教训,以后做事长点心。”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不料第三天一早陈管家就找上门来说道:“黄师傅,我家老爷想再打一副寿材,且用的是上等木料,所以想请你老出山,工钱好商量。”

黄山一听这话直接就拒绝了,毕竟上次黄义去陈家所遇到的事他还记得呢,这种道德不好之人,黄山自是不愿为他工作,于是便拒绝了。

可陈管家遭到拒绝后却不走,从一旁搬来一张凳子后就坐在黄山身旁开始不断劝说黄山,让黄山出马替陈老爷打寿材。大有一副黄山不答应他就不走的感觉。

黄山见此也觉得很奇怪,感觉陈管家此举并不那么简单,于是无论陈管家说什么,他都不答应,无奈的陈管家见此也只能先行离去。

第二天一早,黄山和黄义刚睡醒,便见一辆马车停在自家门口,然后从马车上下来一人,陈管家走在此人身后。

来人走到黄山和黄义身前,对黄山行了一礼,接着又对黄义行了一礼后说道:“实在不好意思黄师傅,我叫陈占山,前些时日小师傅和管家发生了一些不快之事,我也是昨夜才知道,在此我向你道歉,这是欠你的另一半工钱,里面还有一些银子,算是给你赔罪了。”说完就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给黄义。

黄义接过钱袋,拿出自己应得的另一半工钱后就把钱袋还给了陈老爷,并说道:“没事陈老爷,这事已经过去了,我只拿我应得的那一部分钱,剩下这钱你请收好。”

陈老爷见此还想劝说一番,但见黄义很决绝的样子,于是便把钱袋收了起来。

然后对着黄义就是一番夸奖,而黄山见自己的儿子如此行事也向黄义投去了赞赏的眼神。

随后陈老爷向管家示意一个眼神,管家便上前对黄义行了一礼,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黄师傅,前几日的事我向你道歉,是我自己想贪图那剩下的一半银子,所以才只给你结算一半工钱的,陈老爷昨夜知道后已经罚我了,我再次向你道歉黄师傅。”

听到陈管家的话,黄义原先心里的火气也已经消了,于是便原谅了陈管家。

这时陈老爷看着黄山说道:“黄师傅,上次因为管家自作主张的原因,我娘的寿材并不是很好,所以我想请你重新给我打一副寿材,用金丝楠木打,越厚越好,为人子女的心,我希望黄师傅能理解,你看是否可以?”说完陈老爷还哭了起来,显得很是难过。

黄义和黄山见陈老爷如此,都被陈老爷的孝子之心感动了。

想来自己等人可能真的是误会陈老爷了,上次之事或许陈老爷真的不知道,不然陈老爷如今不会哭得如此伤心。

想到这,黄山便答应了陈老爷的要求,并答应自己这次会和儿子一起去,一定会把老夫人的寿材给打好了。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工具后黄家父子便出发,晌午之时父子俩终于来到了陈府,此时陈老爷和陈管家也早已经站在门口恭候了。

在一番寒暄过后,陈老爷带着黄家父子俩来到了后院,指着一堆木料说道:“黄师傅,那堆木料后面有一些金丝楠木,就全部用来给我娘打寿材吧,要是不够你就跟我说,我再去购买。”

黄义走近一看才发现上次自己说的好木料后面还放着很多的金丝楠木木料,且黄义一看就知道这些金丝楠木都是上等的木料,这种木料具有很好的腐蚀性,很难坏。

送走陈老爷和管家后,黄家父子就开始工作了,念及陈老爷的孝心,黄山和黄义决定这次把寿材打的很厚。

可父子俩正干活呢,就听到有人叫道:“黄义,黄义......。”

黄义和黄山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旁的大树下有一老者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黄义开心地上前问道:“老人家,你怎么在这里,那夜你不是消失了吗?”

老者听到黄义的话后笑道:“这说起来还得托了公子你的福气了,因为救你一命,我得到了很多福报,所以我现在是掌管这片区域的土地爷。”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不过你现在找我是有何事吗?”黄义问道。

老者听到这话严肃的说道:“那陈占山现在所做之事很缺阴德,虽你父子二人只是间接帮助,但也会有损阴德,所以我特来告知你们一声。”

听到这话黄山很是疑惑,于是便问道:“土地爷,我们父子二人只是为孝子打一副寿材而已,怎么还会关乎到阴德呢?此话怎讲?”

老者听到这话,便缓缓把这件事的原委说了出来。

其他州县相继有旱灾,于是朝廷便拨下赈灾银两救灾,陈老爷知道这事后就给那些受灾地方的官员送去了大量银子,然后合伙把朝廷原本拨付用来购买粮食的钱去买了麸糠,继而从中贪污了大量的银子。

但因此受灾地区的百姓饿死一大片,民怨声哀大于天。

可不知怎么的这件事被皇上知道了,于是便派遣钦差下来彻查此案,陈老爷知道后便把银子兑换成了金条,然后把想金条藏起来。

想了许久,陈老爷便谋害了自己的母亲,想要借此把金条藏于棺材中,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但抠门的陈老爷不想浪费钱在棺材上,于是就用了最差的木料来打寿材,可最后却发现把金条放进去后,那寿材根本就撑不住,一把棺材抬起来棺材就会裂开。

没办法的陈老爷便只能先把金条拿出来,然后把老夫人先出葬。

但金条放在家里终归不安全,于是陈老爷便想到再打一副寿材,而且是用最好的金丝楠木,这样就可以把寿材的内部掏空做成夹层,然后把金条给藏起来。

黄山和黄义听到这话后顿时怒不可遏,想不到陈老爷竟是这样的一个人,可笑自己等人还以为他是个孝子呢。

这时黄义仿佛想到了什么,于是便问道:“土地爷,请问此地的县令有没有参与其中,他是个怎样的父母官?”

听到这话,老者沉思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此地的杨县令并没有参与其中,他是个两袖清风的父母官。”

黄义一听便附耳和父亲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把土地爷恭送走了。

没多会寿材就打好了,陈老爷仔细查看一番后开心道:“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我现在就给你们把工钱结了。”

可黄山却打断陈老爷说道:“陈老爷,这还没完呢,明日刷上漆后才算是完活,这点活我自己一个人干就行了,等下我儿要回去看家。”

陈老爷听到这话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同意了,并让陈管家给黄山准备房间。

晚上黄山一直没有睡,躺在床上细听门外的动静,过一会便只听陈管家在门外轻声叫道:“黄师傅你睡了吗?黄师傅。”

叫了几声见没有人回应后陈管家就走了,而这时黄山也蹑手蹑脚从床上爬起来站在门旁偷听。

过一会后就听到外面好像有凿东西的声音,黄山便把门上的门纸戳破一个窟窿向外看去。

只见陈老爷和陈管家已经把棺材翻了过来,然后把棺材底部给掏空了,正在往里塞着一根根金条。

黄山见此轻轻推开门走到陈府大门处学起了鸟叫,而这时门外也响起了两声鸟叫声。

黄山听到声音后就把陈府大门给打开,只见黄义和杨县令就站在门外,身后还站着众多衙役。

黄山也不再多言,直接在前面给众人带路,把正在塞金条的陈管家和陈老爷给抓了起来。

原来那时黄义便和父亲商量好了,等下自己借故离开陈家,然后去县衙找到杨县令,把这件事的真相告知杨县令。

然后父子俩以两声鸟叫声为暗号,到时候就可以证据俱在当场抓住陈老爷。

杨县令抓到陈老爷和陈管家后并不返回衙门,而是径直把两人送到了钦差大人那里。

不久之后,陈老爷和那些涉事官员就被判处了死刑,而陈管家则被流放三千里。

结言:日行一善必有福报,黄义因为一时的善举从而救了自己。

日行一恶必食恶果,陈员外为财行恶道,最终自食恶果。

文中的陈老爷和陈管家在生活中随处可见这样的影子,但正义可能会迟到,可却永远不会缺席。

希望可以通过这篇故事让大家记住一句话:心怀仁慈天济人,为恶除善佛难渡。

万般皆有因果,做人做事一定要行得正、站得直,如此才会有福报。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