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梦境」“吃人”的亲情

「胡说梦境」“吃人”的亲情

天是灰蒙蒙的,太阳被遮蔽得严严实实。明明没有下雨,可大地是阴冷暗沉的。而我躲在桥洞里,窝着身体不敢抬头看有光的地方。

嗯,真不错的天气,路上的我眯起了眼睛。我约上了我的好朋友郑二小一起上学,他带了包辣条,他知道我家里人不让我买零食吃,所以总是偏爱我,给我带小灶。我随手抽了一根尝尝,啧,这味道是真的香啊。嗯,吃东西我都是听家里的,他们说少吃零食身体好,我觉得没问题,所以乖乖的,主要是吃家里煮的饭。

好的心情总是不长久的,我竟然碰见了我们班的小霸王刘小哼和他的狐朋狗友们,这小子没什么大能耐,身材干干巴巴,分叉的刘海很长,看不见眼白的小眼睛透着一股子狡猾,唯一的优点就是很容易就能找到臭味,聚众欺凌同学。我知道,他是找我们麻烦的,我和郑二小关系好,郑二小很耿直,且朋友大多是老实本分的主,他挨欺负了从不服软,所以没事就被找茬,想挫挫他的锐气,他们三天两头就得打一架。我侧眼一看,嗨?郑二小已经变成狮子了,黑脸微微泛红,估计稍一触怒,就又是一场大战。当然,我们两个是一定会被胖揍一顿的,我们就两个人,他们六七个。我还是个战五渣。得,我拉起他就开溜,今天先回家,不他娘上学了,回去叫上家长再去学校告他一状,有他好果子吃。

我到家了,“妈!人呢?”

嘀咕道:“去哪里了,去仓库了?”

我家有个仓库,在一片已经没什么人了的老房区附近。那是我家老院子里的,里面旧的房子都扒掉了,就剩一个大仓库当储物室,灰色的大门且没有窗户,想想里面就是阴暗潮湿的,仓库里面存的都是破东烂西,所以换了新房以后,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去过了。

可能年纪小就是好动活泼,我骑上老爸给我买的永久牌自行车直奔仓库而去。约莫过了10分钟左右,别说,还真让我猜准了,远远就看见了那一高一低身高和谐且熟悉的背影。

我不想追上,心想:“嘿嘿,要不吓唬一下他们吧。”

我随便找了个空地把自行车停好,就悄悄跟了上去。

我距离他们也就6米左右,东躲西藏间隐约听到他们说:“老公,今天早上做的包子感觉味道怎么样。”

“挺好吃啊,主要是老婆手艺好。”

“今天晚上做点啥吃的,得合孩子的口味。”

“那就一会......"

我心想:“还是我爸妈奥,真好。那也不能放弃这次吓人大作战,我就等他们开锁之后吓唬他们一下。”

转眼间他们已经走到门边,由我爸爸开门。吱呀呀~随着让人牙酸的锈迹斑斑的门缓缓打开,我已经随时准备好像猎豹一样扑过去大喊一声,“干啥呢?”坏笑在嘴角升起。

门,打开了。小跑中我向门内望去,里面并没有什么杂物,昏暗的仓库阴影中,横七竖八地卧着好几个年轻女性,一动不动。深处有个坑槽,里面还有半固态的红色凝固在那里,坑槽周边不知是谁的手掌,纤细的无名指上还带着一枚戒指,或者她不是刚结婚,就是处在热恋中的人吧。

我的步伐凌乱了,他们听见了我的脚步转过了脸,视角移动,对上了两双带着警觉凶厉的眼,同时不知怎地,我的嘴里升起了早上吃的包子馅味,时间停住了,同时我的前脚开始讨厌我的后脚,给我拌了个狗吃屎!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进入了白色的世界,白色又呈旋涡状抽离出来,从我的尾骨冲上了我的天灵盖,使我猛地一个寒颤。

我晕了过去。

眯眼,这里是厨房,我如蒸笼的蒸汽似的站了起来。他们说吃的不够了。不等说话,我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妹妹回来了。人紧张的时候,思维是电光火石的,一抬头看见他们的双眼就知道是要做什么。

我大喊:“妹妹,快跑啊!”

我向门外跑同时,拉了一下她,没拉住。回头看一眼,妹妹一脸茫然,不知道我发了什么疯,所以没什么反应。

我不敢停下,我跑了......

去那个桥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