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财主咬人

民间故事:财主咬人

明弘治年间,远在西南边陲有一矿镇,正如其名,矿镇是以周边山区的许多矿场而闻名,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矿区都是财主曾凡生名下的财产,因为经营得当,所以曾凡生的矿场办得十分红火。

说起曾凡生他并不是矿镇本地人,而是早些年间为躲避倭寇战火,从东南沿海地区的一个渔庄逃难出来的,这曾凡生原先是一地地道道的渔民,虽说人生得矮小黝黑,但为谋生计来到矿镇之后,凭着自己灵光的头脑,很快发现矿镇的矿产资源,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后打通了关节,拿到这矿镇的开采权,就这样经过约七八年的发展后,日进斗金,很快就从一穷二白的穷光蛋变成如今的土财主,也就慢慢有了矿镇这个名称。

俗话说得好:有钱便是爹,有奶便是娘,有势便是爷,这曾凡生发财后也是财大气粗,说起话来嗓门比当官的还大,身边又有一大批巴结他的人和一众狐朋狗友,所以村里人都不敢得罪他。

一天早晨,曾凡生和往常一样来到矿场查看开矿进度,但这时他看见一矿工躺在一偏僻的大树底下打瞌睡,顿时火冒三丈,心想:老子每天都要累死累活做活计,你区区一矿工倒好,躺在这睡大觉!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曾凡生走到那矿工身边,朝着他的面门狠狠地跺了一脚,只见那矿工吃痛,捂着脸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但看清来人是曾凡生后顿时没了脾气,焉焉地说了一声:当家的……

“干什么呢你?是没活给你干是吧?赶紧滚去做工!!”曾凡生咆哮道。

那矿工正欲解释,就在开口的瞬间,又结结实实挨了曾凡生一耳光。连着挨了两次打,那矿工也恼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挥起拳头就朝着曾凡生的脸砸去,曾凡生的脸也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拳,脸颊顿时红肿了一片,他也没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矿工居然敢还手,平日里别人见到他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现在这小子竟然敢还手,这还得了!当即抡起膀子和那矿工扭打起来……

话说这矿工名叫万大强,平日里在矿场都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是场里出名的卖力,但因为最近这曾凡生缩减矿场开支,克扣工人的工钱,以至于矿场工人们只能领到比先前少一半的工钱,就连饭都是一些清汤寡水,而且还要做更多的活,导致矿工们叫苦不迭。万大强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是你曾凡生有错在先,现在反而殴打我,这是哪门子道理?我为了矿场从早干到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却被你这么欺负,这是欺人太甚!!

这万大强是做矿工出身的,有着一身力气,虽然矿场条件不好,但要是对付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曾凡生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然而两人斗殴是事关人命的事情,只得处处手下留情,这就让曾凡生钻了空子,使得万大强被动挨打。只见曾凡生像是发狂的野兽一般,连撕带咬,好几次差点抓伤万大强的眼睛,万大强心一横,抱起曾凡生就要往地上摔,这可把曾凡生吓得半死,慌乱当中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住了万大强的手,任凭万大强怎么挣脱也不松口。

这时两人的打斗声终于引来了其他人,众人纷纷劝阻,但依旧无济于事。“啊——”只听得一声惨叫,是万大强发出的,只见他的手上被曾凡生咬下一块皮肉,顿时血流如注,这痛的万大强一松手,把曾凡生扔在一旁,自己则坐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和万大强熟悉的几个工友见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急忙带着他去找郎中,而剩下的几个人见倒地的曾凡生半天没有起来,以为他装死,但不一会只见他脸色惨白,浑身颤抖并开始不停地呕吐,众人顿感不好,一边让伙计去通知他家里人,一边让人抬着他去见郎中。

医馆郎中老乔给万大强的伤口做过了包扎,过后开了几副药,并嘱咐道万大强伤口不能碰水,随后便让他回去了。但一边后来的曾凡生可没这么好的运气,在医馆里口吐白沫,浑身不停地抽搐,不久便一命呜呼,老乔经过一番观察后,最后诊断曾凡生是中了毒,并且十分肯定这毒就是砒霜。

此话一出,这可把大家伙吓得够呛,于是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但令大家伙疑惑的是:曾凡生平日里锦衣玉食,从来不会接触砒霜,更何况这曾凡生买卖一天比一天大,自然是万分小心,可仔细想想,曾凡生待人刻薄,得罪了不少人,难道是又仇家故意害他?

一想到这里众人也不敢怠慢,急忙跑去府衙报官,由于人命关天,加上这曾凡生又是地方上的大户财主,里里外外都要一个交代,所以这件事得到了衙门的全力侦查。

最后,在仵作和几个有经验的衙役检查曾凡生的尸身时,确认郎中老乔所说无误,曾凡生的确是死于砒霜中毒,而经过一番详细调查后,最终发现这砒霜居然是来自于万大强!

原来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问题就出在曾凡生经营的矿场,偌大的矿场中混有少许的砒石,但由于矿场的条件恶劣,加上万大强进出矿场频繁,不能及时清理身上的有毒物质,自然令这些毒素慢慢地侵入了体内,这时万大强的身体对普通人来说就如同砒霜一般含有剧毒,得亏他身强力壮,才没被这些砒石置之死地。但那天曾凡生一口狠狠地咬在万大强的手上,嘴里不小心沾染他的血,自然中毒,由于没有及时救治,最终导致曾凡生毒发身亡……

真相大白后,矿镇上的人家无一不咬牙切齿:怪不得自从曾凡生开办矿场后,镇上庄稼种不起来,就连人也活不久,搞了半天原来是他在搞鬼!开矿的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了,镇上大家伙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没有,还差点把命交代在这,真是罪大恶极。

镇里的众人一气之下到县里报官,将真相和盘托出,不久曾凡生的矿场就被衙门封存了,而矿镇也再次变回原本的模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