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天官出世

马天官出世

话说,马天官者何人也?马天官(马文升)是明朝人,家住禹州市。其祖、父两代都是佃户出身,由于他们忠诚淳朴、憨厚,取得了东家的好感。

马文升

到他祖父去世的时候,他家还是穷得叮当响,仍然是地无一垄,房无一间。东家(现在的地主)对马天官的父亲说:“我把村东坡的那一亩薄地赏给你们作墓地,把你父亲葬了吧!”

原来马天官的父亲弟兄三个,他排行第三。他们弟兄三个人千恩万谢,然后把他们的父亲下葬。

谁知,头天把人葬下,第二天早上起来,棺材被掘出,扔在了一旁!他们只得重新安

葬。到第二天起来棺材就又被掘出,扔在一边!兄弟三人无奈,经商议,弟兄三个人轮流看墓,一人一个晚上。

当夜是老大看墓,当睡至半夜时分,只听一阵风响,空中站立两人,厉声大叫,说:“这是出天官老爷的风水宝地,是谁家这么大胆,把一个平民百姓葬在此?不行,扒了!”只听“呼吞”一声响,棺材就又被人掘出,扔在一旁。

第二天起来,弟兄三人只得把其父安葬。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这一天该轮着马天官的父亲看墓,他父亲胆小,一人不敢看墓,无奈只得让他的老婆作伴,一起来看。

话说这天,他们夫妻二人早早吃罢晚饭,卷着铺盖来到墓地看墓……。

时至半夜,忽然之间只听一阵风响,云端里站着两人。一个人大呼道:“这是谁家又把他们家的坟墓葬在此处?不行,扒了!”忽然只听一个人大呼:“不好!天官老爷坐胎啦,不敢动,谁动谁犯天条,赶快封住!”话音刚落,一阵狂风过后,把墓封得严严实实!一夜无事。虽后都是这样,也就没人再看墓了。

此后,又越数年,马家得了一个胖大小子。这个小孩就是后来的马天官。

话说这马天官,小时候非常顽皮,自然学习也是超级的棒!据说他和明朝的贾勇(相当于丞相)、高巩,他们三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贾勇、高巩比马天官年龄大一些,他们二人多次都没有考中。(那时的科举,乡里考试的第一是监生;县里是秀才;省里是举人,然后是全国,一科三百六十人,考试第一名是状元;第二名是榜眼;第三名是探花;第四名是翰林。四名以后都属于进士,三年一科。)

马天官剧照

他们找人预测了一下,说:必须是贾、高、马,三个人一科中。于是,贾、高二人寻找姓马的才子许久,不得。

一日,二人寻至一条河边,见一群少年正在洗澡。他们也不确定这里边有没有马天官这个人,贾勇说:“咱们试一下吧!”于是,就自己脱了上衣,搭在一棵柳树叉上,随口作诗曰:“千年古柳驼我衣。”话音一落,只听那正在洗澡的一位少年应声答曰:,“万里长江洗我身。”二人闻听大奇,不约而同:这个人必是我们苦苦寻找的人了!……。

后来三个人同一科中榜,同殿奉君。(现在的古装戏:《搜杜府》就是这个故事的延伸。

搜杜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