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被斩首的瞬间,是身体感觉头掉了,还是头感觉身体不见了?

古代人被斩首的瞬间,是身体感觉头掉了,还是头感觉身体不见了?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早在原始社会时期,中国就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刑罚。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笔者内心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庆幸,庆幸自己活在这个先进而又文明的时代,因为不管任何朝代的酷刑都令人毛骨悚然。

古代的刑罚绝非字面意思这般简单,稍作延伸就是所谓的酷刑。

字面意思理解,以残酷手段施加于人身的刑罚,有的是刑讯逼供,有的是杀鸡儆猴,反正都难逃命运终点的结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封建时代下的刑罚持续发展,在明清时期达到巅峰。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斩刑,它是古代执行死刑的主要手段,一旦文书被下达,当日就要被处决,如今的影视剧时不时地还会出现类似的情节。

残酷归残酷,有些细节还颇值得人们探究。

有人曾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古代人被斩首的瞬间,是身体感觉头掉了,还是头感觉身体不见了

什么都猜到了,确实没想到会如此刁钻,有人认为是前者,有人认为是后者,归根结底还是要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

不管从哪个角度讨论,反正听起来都是那般残酷,可很多家禽都难逃一劫。

将它们的头与身体分开后,挣扎一段时间后才会离去,前提是身体的血液没有流失干净。

就在答案很快被定性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新的讨论话题,这是意识还是生命体征?好像两种答案都有可能。

意识,即死亡的那一瞬间,本能地做出反应生命体中,即还未完全死亡,身体本能地做一番挣扎

说实话,这个问题有点深奥,很快各行各业的专家开始了所谓的辩论。

医学专家认为,有氧呼吸的生物离不开氧气,头和身体分开后,无法保证供氧,进而就是休克甚至死亡;

这个答案似乎并不具有说服力,头和身体分开后的那一瞬间过程如何?是意识到缺氧还是直接死亡?说是后者恐怕自然没有人相信。

退一万步而言,头与身体分开之后,大脑内必然会有残留的氧气,这就有可能保证它的正常工作和运转,言外之意岂不是说明不会马上死亡?

有人将这种概念称之为“深度睡眠”,疼痛固然会有,只不过神经无法传递感觉。

二者在分开后,大脑仍然会“正常工作一段时间”,最终彻底没有意识,严格来说其实叫“脑死亡”。

虽然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但概念还是需要进行具体的划分。

既然不会马上死亡,那就有可能感到疼痛,可这些人为什么面部没有任何狰狞的表现?

转念一想,躯体上的反应都是要经过大脑,连接的神经已经切断,大脑根本接收不到任何的反馈,唯一的感觉都是头飞出去或者身体掉了,专业术语叫失重感”。

绕来绕去还是绕到了话题最初,如果用书面言语去分析阐述,想要得出答案几乎是不可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世界上伟大的人如此众多,敢于为科学或真理献身的并不在少数,法学家拉瓦锡恰是其中一者。

1789年7月14日,法国大革命爆发,拉瓦锡因为参加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失去人身自由。

封建时代下一旦被扣上这种罪名,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包括封建时代下的大明王朝,为一些忠臣爱将们颁发了“免死金牌”,背面也都是“谋反除外”。

拉瓦锡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故而在临终前决定对这一问题进行实践

他先是提出了会见家属的请求,并嘱咐他们带来了毕生的金钱,随后通过这些金钱打通看守者,联系到刽子手,共同商议这一伟大的实验。

后者被拉瓦锡的精神所感动,表示自己一定会帮助他完成,并将结果公布于众。

具体的判断标准为“眨眼”,如果自己来回眨眼,说明还有意识如果不眨,说明生命已经终结

这或许就是伟人和凡人的差距,临终前还在想着为科学做贡献。

行刑当天,刽子手还和拉瓦锡进行了对话:“准备好了吗?”

后者回答:“动手吧”。

刽子手一刀下去后开始读数,拉瓦锡的眼睛一共眨了11下,随后便永地合上了双眼

将其作为人还有意识地判断标准,可能并不太具有说服力。

毕竟中枢神经已经被割断,眼皮活动最多只能算是生命特征,说白了就是“本能反应”。

既然如此,“是身体感觉头掉了,还是头感觉身体不见了”也无法被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被证明:头和身体分开之后,还会有一段存活的时间”。

在笔者看来,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

亲历者的发言才有说服力,可就算有人现身,但它的结果无法被表述,这个过程还需要科学发展和实验研究去论证,或许是几十年,又或许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文章结尾之时,送给诸位一句话: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万千红尘中,我们不停地奔波着劳碌着,为了生活为了质量,可我们都忘了初心。守着满地黄花,雨打芭蕉;追寻雕栏玉砌,一江春水,生命这件极其昂贵的易碎物,请好好珍惜。

感谢您的阅读,喜欢别忘了留个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