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故事:泥瓦匠姐姐要杀鸡,母鸡发出哭声,道士:它是你妻子

民俗故事:泥瓦匠姐姐要杀鸡,母鸡发出哭声,道士:它是你妻子

话说明清年间,在彭德县里有个叫王四喜的泥瓦匠,家里只剩下一个老父亲王家德,已经年过七旬了,王家德以前是做木活的,就算现在已经不做了,但村里的人让他帮忙看看家具或者给小孩子做个玩意儿,他都会愿意。

村里一个叫夏宝的男子,夏宝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他们娘俩,好在夏宝懂事做事也努力,就在半月前夏宝就与人定下婚约了。虽然是一门喜事,但对于收入微薄的夏宝也是一件难事。

从那以后,夏宝比以前更努力了,夏宝整日整夜去湖里打鱼,但村里不止夏宝一个打鱼卖的,后来湖里的鱼也越来越少了,夏宝就到离村远的地方去打鱼。忽然有一天遇到下工回来的王四喜,王四喜便问他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这一问可把夏宝问出事了。

夏宝把家里的情况说给了王四喜听,王四喜听闻之后便拍着夏宝的肩膀说:“你忘了,我爹以前可是木匠的,既然你家里还没有像样的家具,不如去找我爹,至于工钱好说,他这人不计较这些。”

夏宝便去找了王四喜的爹,王家德听闻便道:“你这孩子,怎么没有想到老头子我呢,我以前就是吃这’碗饭‘长大的,没有人比我会了。你放心吧,只要管我吃饭,工钱可以不要,但是你要答应大伯一件事,就是帮你哥四喜物色一个好娘子。”
王家德又说:“你也知道你大哥的妻子已经死了有两三年了,可是你大哥还是不肯娶妻,这个可是你大伯的心病啊。”

夏宝听闻后便答应王家德不仅帮自己的大哥四喜寻一个好娘子,同时也劝劝大哥放下以前。夏宝知道大伯是真心帮自己,于是就想着今天打的鱼不拿到镇上卖了,带回去给王大哥和王大伯吃。

王四喜得知夏宝房屋需要补,于是他跟夏宝说自己不要工钱愿意帮忙,正当夏宝和自己母亲商量着自己的决定时,但他的母亲却阻止他。

他的母亲跟他说:“儿啊,王家父子那么帮咱,那几条鱼哪够啊,不如把咱家里的母鸡给杀了吧,反正已经有小鸡崽了。”

于是夏宝就把打来的鱼拿到集镇上卖,又买了几壶酒带给王伯伯吃。

到了晚上夏宝便提着母鸡和刚买来的酒敲了王家德的门,此时王家两父子刚洗完澡,正好还没吃饭,于是王四喜就让自己的姐姐王氏把鸡杀了,正当她准备把到驾到鸡的脖子时,突然听到一阵哭声。

她环顾四周发现先并没有人,正当王氏下手的时候,她又听到一阵哭喊声,这下王氏大喊:“妈耶。”

王氏赶紧跑到四喜身边并跟她说了这个奇怪的事,王四喜便跟自己父亲商量着先不吃了这鸡,先看看再说。

王家德见过之后便同意了自己的儿子的看法。于是第二天二人便带上鸡去了附近寺庙里去求大师帮忙。

等到寺庙里,寺里的和尚便把他们父子俩引到主持身边,主持停下手中的木鱼,便睁开眼看了看那只鸡说道:“这只鸡与你家渊源颇深,它是你儿子的妻子。”

王四喜听闻大惊,主持看到四喜便说:“还是你自己听听吧。”

于是主持抓了一把香灰让那只鸡咽下去,没一会主持说道:“把你未了的事、未说的话赶紧说了,说完之后便去投胎,不要再在人间游荡了。”

只见那母鸡对着四喜喊:“相公——”

这一喊把四喜吓傻了,没一会便走到母鸡的旁边跪下来说:“你真的是我妻子萍儿?”

只见那只母鸡流着泪点了点头。

原来那日四喜的媳妇萍儿本来想着在集镇上买只鸡给自己的丈夫四喜补补身子,哪曾想到半路遇到街上的恶霸胡三棍。胡三棍便缠着萍儿不放,最后萍儿便放狠话:如果再纠缠,我就去报官。

胡三棍见状便离开了,等萍儿离开镇上来到湖边时突然胡三棍带着一群人拦住了萍儿,最后萍儿一个不留神掉进了水里。

结果没一个人会游泳,最后萍儿便在湖里淹死了。

萍儿死过之后灵魂不散因为心有不甘,同时也放心不下自己的相公四喜。就在这个时候萍儿便附身到自己买回来的母鸡身上,因为身上的怨气太重,就连地府都不愿收留。那天晚上夏宝去打鱼,没想到自己被什么绊了一下,结果一看原来是一只母鸡。

夏宝看了四周并没有人,于是便趁机把那只鸡带回家里了。

没有办法萍儿只好以这样的方式留在阳间,萍儿对四喜说:“可能是老天爷都觉得我可怜,让我再次遇到相公。”

萍儿又说道:“相公,既然我们已经阴阳两隔,你就不要再执着以前了,向前看吧。不仅如此,为了这个家你就再续一个妻子吧。”

此时的四喜已经泪流满面但迟迟不肯答应,主持便说:“阿弥陀佛,王施主凡事都要往前走,还望三思。”

最后四喜不得不答应了,他请求主持帮助自己的妻子萍儿转世投胎,主持手持佛珠说:“念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这一趟法事直到半夜时分方才停止,寺庙中多了一道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子魂体,地上却多了一具母鸡的尸体。母鸡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全靠萍儿的魂魄,如今魂魄离体,它的寿命自然也就走到了尽头。
萍儿在赴黄泉之前说道:

多谢大师相助,这只母鸡被我附身许久,我们算起来也是不分彼此的。它虽寿命已尽,我却不愿它身体受损,还请大师找个地方将它埋了吧,小女子感激不尽。”

说完之后,萍儿对着主持施了一个大礼,随即飘飘荡荡的往门外而去,准备到地府报道去了。

萍儿的身影消失后,主持看着地上的母鸡说道:

“这母鸡在人类魂魄影响之下,已受到同化,明白了人世间的行事法则,既是如此便不能等闲视之。王施主您先帮它造个棺材,再将它好好埋葬,也算是帮萍儿了结了这一场因果。”

王四喜听后信以为然,他当即回去中找了一些木材,帮那只母鸡打了一个小棺材。随后在主持的指点之下,将它埋在一处山坳中。

不久之后夏宝便为四喜找了一个好的姑娘,四喜也愿意娶那个姑娘,没过几日王四喜便与那个姑娘拜堂成亲了,两人还生下一个女孩,王四喜便让主持给她取名,主持便说:“那就叫王秋萍吧。”

王四喜听到之后心里仿佛明白了什么,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逢不相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