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家拆房,瓦匠偷拿了压梁钱,木匠:谁驼背谁是小偷

民间故事:男子家拆房,瓦匠偷拿了压梁钱,木匠:谁驼背谁是小偷

小镇比较古老,很多的宅子都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似乎是蒙上了一层尘埃,远远看到,便会感觉到一阵难受。

住在镇子最东头的一家,这是个三口之家,男主人李茂,今年五十岁,满脸的皱纹,他是个皮匠。

干了一辈子了,如今孩子也养大了,好不容易托媒婆,说成了一门亲事,只是人家女方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住镇上这种百年老房。

说白了,要不重新盖房,要不买房。

其实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只有那些真正的老人,才会住在这种充满了腐朽气息的房子里,但凡是有一丁点本事的,都不会住。

二十岁的儿子,在客栈之中当个伙计,收入一般,长得当然也是一般了,此刻看着父亲,有些着急,说道:爹!你说怎么办啊?

看着有些心急的儿子,当爹的李茂,叹了口气,旁边的母亲皱了皱眉说道:不就是盖房子么?咱们盖不就是了!

​李茂听了,紧皱双眉,说道:盖房是没问题,但是咱家什么条件,你们不知道?盖了房子,哪里还有钱办喜事啊?

​单是一个盖房,咱们还得借钱,以后的日子可是怎么过啊!

​儿子听了,脸色难看,却是不说话了,但是母亲却是怒道:儿子都这么大了,再不成亲,哪还有合适的!难道就为了一座房子,叫儿子打光棍不成?

​李茂听了,叹了口气,说道:那就盖!

这李茂手里不是没钱,只是他考虑太多,盖房之后,还要办喜事,但是看到儿子这副模样,当爹的,没有钱也要把事儿给办了。

​儿子听了,顿时高兴了起来。

​一家子开始商量怎么盖房,首先是搬家,这不是空地基,搬家之后,还得拆房,拆了房子之后,才是盖房,所以这工钱就要比直接盖房要多一些。

​不过这拆房倒是简单,也就是一两天便可。

盖房需要挺长时间,儿子干脆说是不回家了,就在客栈对付一下,李茂夫妻,干脆在宅子外面,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窝棚,作为临时居所。

倒不是说没有亲朋,主要是为了盯着盖房。

都商量好了之后,便是开始寻找工匠了,泥瓦匠,木匠,石匠,也就是这几种工匠。

古代来说,有活干才有饭吃,所以这么一找,还是很容易就找到了五人。

其中石匠两人,泥瓦匠一人,木匠一人,其中木匠可是纯技术活,待遇也是最好的。

石匠负责打地基,用石料便宜还结实牢固,随后的盖房,石匠一样可以做,只是辅助泥瓦匠而已。

准备了一些砖瓦,还有石料,石料不多,因为老地基之中的石料,有些还是能够用的,只有砖瓦早就残破了,这次需要整体更换新的。

至于木料,木匠没叫买,说是拆了房子之后再说。

​万事俱备,这就开始拆房子了。

​要说拆房子,也是有着讲究的,首先肯定是揭瓦,都是从上面开始拆。

泥瓦匠在上忙着,两名石匠在下面帮着,至于木匠,上午没来,要等下午才会过来,这些活计,人家木匠是不掺和的。

这泥瓦匠是个四十岁的男子,做这行也二十多年了,经验十分丰富,不过此人名声却是不太好,只是李茂也没有细打听。

​泥瓦匠上了房之后,随手开始揭瓦,朝着下面扔去,不过此人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些关键的部位。

很快,瓦都被揭了下去,露出了房梁,此人眼睛放光,顺着房梁开始寻找。

​古代盖房子,都喜欢在房梁上放置压梁钱,这是一个习俗,放的钱越多,那么主家就越好。

当然,一般的人家,也就是放上几枚铜钱,取个吉利而已,泥瓦匠的目标,便是这个。

​泥瓦匠搜寻了一番,眼神一顿,停在了某处,只见一锭金灿灿的金子,显露了出来。

​虽说不大,但是这可是金子啊!只有那些有钱人家,才会放金子,泥瓦匠看了看忙碌的李茂,心道:难道此人的先祖,曾经是个有钱人?

随手一抄,便将金子收了起来,房梁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痕。

此时到了午时,该吃饭了,泥瓦匠下来了,李茂为了犒劳三人,弄了三个菜,一荤两素,荤菜里面,可是放了不少的羊肉,还有个汤。

这种伙食,即使是富人家,也挑不出理了,三人吃得可是十分畅快。

​正吃着呢,木匠来了。

这木匠与李茂岁数相仿,看着精明中透着一股真诚。

​见到木匠,李茂赶紧说道:正巧吃饭,张师傅你也过来吃点吧!

​看到伙食,木匠笑了笑,说道:多谢了!东家这伙食是真不错,不过我吃过了才来的。

推脱了一番,此人也没吃,看了看已经露出房梁的房子,木匠说道:正好,房顶拆了,就该是房梁了,我得上去看看,别弄坏了房梁,没准还能接着用!

几人吃着,就在下面看着,只有泥瓦匠眼神闪烁,有些不安。

木匠顺着梯子上去之后,小心翼翼走了一圈,查看房梁的质量,若是好的话,李茂便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开销了。

​走到放置压梁钱的位置,木匠停了下来,看了看,随即将目光定在了泥瓦匠的身上。

​带着一抹冷意,朝着李茂问道:东家!房上可是来过旁人?

​李茂停了,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只有赵师傅上去过!

​这位赵师傅便是那泥瓦匠。

​木匠冷着脸说道:做事要讲良心,该拿的拿,不该拿的不拿,老宅之中,都有压梁钱,赵师傅,这压梁钱为何不翼而飞了?

那泥瓦匠听了,顿时站了起来,也不吃了,怒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说我拿了压梁钱?

​木匠冷笑道:这还用说么?压梁钱已经没了,不是你拿的,难道还能飞了不成?

李茂在下面听得清楚,双眼带着疑惑之色,看着泥瓦匠,他也知道压梁钱的习俗,不过不是绝对,自己这破宅子,他根本不相信会有压梁钱,所以之前也就没当回事。

​此刻听到木匠所说,才知道,自己宅子的压梁钱竟然丢了,这可是福气,最好是保存着。

但是看两人如此针锋相对,他也不好说话了,毕竟还要给他盖房子,若是以后干活时使坏,那可麻烦了。

泥瓦匠有些气急败坏,说道:你也上去了,压梁钱没了,你一样有着嫌疑,再说了,谁知道这宅子究竟有没有压梁钱啊!一百多年,谁知道有没有被人拿去花了!

听到此话,李茂竟是觉得有些道理了。

木匠听了,却是冷笑道:此处位置,痕迹明显,分明是刚刚不见的,而且看其形状,恐怕这压梁钱,弄不好会是一锭金元宝啊!

​李茂闻听,顿时抬头,盯着木匠问道:金元宝?

他可是缺钱呢,这么一锭金元宝,若是真的得了,那么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了。

​木匠点了点头,说道:十之八九吧!

​两人的目光同时盯着泥瓦匠,这泥瓦匠却是毫不在乎,说道:没有证据的事情,最好不要瞎说,我可去县衙告你诬告啊!

​李茂没辙,这种事情,根本就无从查起,即使报官,也是无头的官司。

虽说金子令他激动,但是此刻这种情况,根本也是没辙。

但是这木匠却是个正直的人,盯着泥瓦匠说道:早就知道你手脚不干净,没想到竟是如此,做人需要基本的本分,既然你不承认,那就不要怪我了!

泥瓦匠死猪不怕开水烫,冷笑道:没准这压梁钱就是你拿走的,此刻在这儿贼喊抓贼,有意思么?

木匠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说道:你可知道这压梁钱还有一重含义?压梁钱压的不只是福运,若是被偷,那么压梁钱越多,贼人的脊梁便会越弯,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不再纠结此事,开始跟李茂交流了起来,这根大梁还能用,李茂一下省了不少钱,至于其他的木料,早就到了朽烂的边缘,都得重新置备了。

​那泥瓦匠有些尴尬,但是此刻若是走了,那么就坐实了他偷拿压梁钱的事情了,所以他不能走,而且还要继续做下去。

木匠与此人虽说不睦,但是各干各的,倒是不碍事,李茂虽说心中起疑,表面上却是也没表露出什么。

第二天,几人纷纷赶来上工,泥瓦匠是最后一个来的,李茂看着此人,感觉有些怪异,却是想不起来哪里怪异。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只有木匠,带着冷笑,看了看泥瓦匠一眼。

第三天的时候,泥瓦匠仍旧是最后一个到来的,只是这一次,李茂发现了问题。

这泥瓦匠的腰,好像是弯了,昨日应该就是如此,只是他没看出来,今日特别明显了。

​只有这泥瓦匠似乎是没有察觉到,那两名石匠好像也看了出来,只是不说而已。

​木匠冷眼旁观,也不挑明。

​第五天的时候,泥瓦匠最后一个到了,不过却是没有进门,带着迟疑之色,弓着腰,见到木匠之后,抱拳道:老弟我知道错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木匠冷着脸说道:自作孽不可活,你好像还没明白自己怎么错的。

泥瓦匠听了,转过身对着李茂一躬到地,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金锭,说道:这便是你家的压梁钱,的确是被我拿走了,现在物归原主,都是在下一时贪心,还请原谅在下!

说完之后,竟是跪在了李茂的面前,这李茂见此,心生恻隐,说道:谁也不是圣人,难免有做错事的时候,认识到错误就行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啊!

​木匠点了点头说道:安心做事吧!

泥瓦匠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也没走,跟着一起忙活了起来。

​也是奇怪,再之后,几乎每天一个样,五天而已,这泥瓦匠的腰,竟是再次直了起来。

​从此以后,这人再也不敢偷拿压梁钱了,老老实实凭借自己的手艺赚钱吃饭,倒是也活得自在逍遥。

​故事完!

小编有言:不管给谁打工,都要讲究一个职业道德,东家的东西不能偷,这泥瓦匠不只是偷了压梁钱,还污蔑木匠,结果遭致整治,腰差点弯了,幸好是迷途知返,才会安然无恙。

说明:民间故事也是文学的一种传播形式,请勿与封建迷信挂钩,请多多关注作者,继续欣赏下一篇民间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