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艳事

山村艳事

秦岭山区蜿蜒曲折的一直向南延伸到,与豫西山区接界的地区,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沟,叫岩峪峪。沟里面稀稀疏疏的居住着三,四十户人家,这里的山民善良朴实,民风淳朴。在这条沟的半山腰的地方,有一条从北到南的小土沟,沟东面的小村庄,叫鳖盖洼,沟子西面另外那个小村庄,叫金庄子,今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沟西面紧挨土沟住了一户单身汉,户主是个退伍军人,名听金卫军,今年四十二岁,不但长的高大帅气。而且还非常爱干净整洁,身上虽然没有一直穿过什么名牌服饰类,但一身朴素的衣服,却永远冼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自小‘父母亲就因病去世了,十六岁时那年,他响应国家号召,光荣参军去边疆青海服役,四年后退伍回乡,用自己的退伍费加上再从亲朋好友处借支了部分钱,凑合的盖了三间砖瓦房居住,也许是没有了父母亲的操心,间或经济生活困难吧!就一直没有成起个家,可怜的一个人过着冰锅冷灶的恓惶日子。

在李卫家对面土沟的东面鳖盖洼村,也住着一户人家,户口姓赵名叫福民,今年四十六岁的样子。长得尖嘴猴腮,高高瘦瘦,村里人给起了个外号叫“瘦猴”。但懒人有艳福。“瘦猴”从小时候起,他的家庭条件就在村子里就属于上中等人家。他父亲在县城的机械厂当工人,那个年代工人们的待遇是很牛逼的,工资足够养家了。瘦猴到了结婚年龄后,就和东边邻村孝义湾王巷村,一个胖胖的叫巧云的姑娘结了婚。一年后,巧云生了个男娃,坐完月子,生了孩子的巧云,却愈来愈胖了,但“瘦猴”福民却在人前人后,极力的夸耀着他的那婆娘巧云,有着杨贵妃那样“丰腴”的美。但同村里的庄稼人却很不以为然,却仍然你行我素的给巧云送了一个标准的绰号“胖婆娘”。

“瘦猴”福民和李卫军这两家人,从小时候记事时,两家大人们的关糸就非常好。乡俗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瘦猴”巧云结婚时,卫军那年刚好退伍回乡,于是,从炕上到炕下,从门里到门外,全是卫军在一手摇,忙前忙后,忙里忙外。而卫军盖他那三间砖瓦房时,也是“瘦猴”福民给一手计划样当。巧云更是一天两晌给匠人们作饭,顿顿都没有免过,两口子真是操碎了心。“瘦猴”刚结完婚的那几年,卫军每天晚上去他家看电视和聊天。但农村人封建,且爱捕风捉影地嚼舌头,时间一长,有些巧云卫军之间不雅的风言风语,就传到了卫军耳朵里。从此后,无论“瘦猴”两口子如果再邀请,他都都不愿意再去“瘦猴”家里去看电视和聊天了。

这几年,“瘦猴”巧云两口子的小孩大了,这孩子天性不爱学习,上学期间,逃学旷课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最后索性也不上学了。岩峪沟土地贫瘠且全是些坡坡坎坎,可种的地又不多,农活少“胖婆娘”巧云干脆把她的儿子一带,和她那众多的娘家村里人,一起去广东东莞那边打工去了。

李卫军因为年轻时在边疆当兵,生活坚苦,加之生活习惯的不规律,退伍回来后就一直是慢性肠炎,每天大清早,必须得上厕所,几十年如一日,这天他解完大手后,站在沟坎边,看着脸对面云雾缭绕的堡子梁山脉,脚下树草上那晶莹剔透的露水珠珠,头脑里一下子清醒无比,睡意全无,心里不由得想,这几年,嫂子巧云去广东打工了,福民哥不知最近在家在干什么呢?好久没有去聊天了,想到这,不由得就沿着河沟小路向“瘦猴”福民家里走去,家里的门虚掩着,他推开门,只见福民一个人睡在床上,打着呼噜在熟睡。卫军嘻嘻一笑,把手伸进被窝,摸住“瘦猴”那牛牛,就用手揉了起来,“瘦猴”哗的一下子惊醒了,惺忪着睡眼一看是卫军,欠身坐起来微笑着,他从床头上的一盒“猴王”烟盒里抽出一根纸烟,扔给了卫军,两个人吞云吞雾,在烟雾缭绕中天南海北的神聊起来了,从此后,每天早晨,李卫军上完厕所后,就跑到“瘦猴”家去摸他的牛牛,然后闲扯和神聊。这几乎成了这二位孤独的留守男人,每天早上的必修课之一。

中秋过后,北方的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了,这天早晨,卫国出了厕所,只见天地间还是黑蒙蒙一片,东方的堡子梁上的山顶上,只露出一星半点鱼肚白。卫军习惯性从土沟小路一路摸索着走向瘦猴家,和往常一样,门虚掩着,他一步垮进门,黑暗中,只见“瘦猴”在炕上睡的正香,他把冰冷的手伸进热热的被窝,奇怪,怎么往日“瘦猴”那粗糙瘦骨嶙峋的皮肤,今天成了肥腻的光滑的柔嫩的皮肤,让人摸起来不想放手。突然,咣的一声响,一个人站了起来,呀!这不是巧云是谁呢?窗户上微微透进来的晨光,衬出巧云那白皙,光滑且白嫩无比的胸脯,两只乳房高高纵起,微微的在颤动着。啊!老天,可怜的独处了半辈子单身汉卫军,前半生的处男之身,那里见过这诱人美艳的成熟女人的白哗哗的全裸体呢?不由得血脉偾张,两腿微微在在抖动着,巧云却不吱声,两眼微闭望着卫军,微微好象嘲笑着他。卫军一看,也来了勇气,继续用手摸着巧云那柔软光滑肥腻的诱人的大腿根部,嘴里喃喃自语的啜落的说:“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巧云立即接口说:“坏东西呢!你真是坏东西。”并立刻伸出胳膊,用双手紧紧的搂住卫军的脖子,卫军也应合着伸出有力的双手,搂住巧云肥腻的腰,附身向巧云的胸部亲吻了下去……突然,咣当一声,门被推开了,巧云像触电了一样,一把推开卫军,立刻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救命啊!非礼了!”门外进来的“瘦猴”一大步扑到了床前,但当兵出身,身手不凡的卫军,也立刻反应过来了,他一把推倒了扑过来“瘦猴”,拨腿夺门而出,逃之夭夭了,等“瘦猴”从厨房摸了一把菜刀出来,赶出了门外,聪明的卫军早逃向深山,藏的远远的,不知所云了。

原来,这几天,巧云的娘家父亲上树夹柿子,柿树树枝脆,树枝拆断了,把双腿摔骨折了,赶紧打电话让远在广东打工的女儿巧云,紧急赶回家,去医院照顾侍候他。等巧云一路转车风仆尘尘到达老家夜村镇上时,己是傍晚八,九点钟了,刚好在镇上碰见给别人家盖房子在本村匠人树民,树民就顺路用摩托把巧云捎回了家!可惜这一切住在屋子对面的卫军并不知哓。

久别胜新婚,“瘦猴”巧云两口子久别重逢,如干柴逢烈火,胡骚轻了整整半晚上。轻狂的连被子都没有盖,巧云胖,身子骨结实,一切倒好,奈何“瘦猴”那小身板,经不起折腾,肚子受了凉。到后半夜就肚子疼,不停的去厕所拉肚子,刚巧天明卫军来家里的时候,又去厕所拉肚子了,才嚷成了此次“桃色事件”的发生。

事情过后,“瘦猴”福民和卫军两家人彻底形同了陌路,见面连话都不说了。而卫军私下里见了巧云,很想喑地里凑过去说几句安慰的话,套几句近乎,奈何巧云总是拉长了脸,冷落冰霜,丝毫不留一点余地,让人望而生畏,他也只好作罢,就势远远的避开。倒是他们两口子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了,逢年过节,“瘦猴”骑着他那摩托车,高昂着头,双手笔直的紧握车把,目视前方,目不斜视。“胖婆娘”巧云紧紧搂住“瘦猴”的腰,全身伏在他的身上,真是幸福到了极点了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