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美军飞机怎么办?志愿军班长急中生智:跟着照明弹往前走

遇到美军飞机怎么办?志愿军班长急中生智:跟着照明弹往前走

1951年7月,朝鲜北部连降大雨,忽然间爆发了一场40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在洪水的破坏下,朝鲜北部许多公路、铁路和桥梁都被冲毁,甚至一些兵站和仓库也遭到破坏,大批物资被冲走。突如其来的洪水,使得志愿军补给线遭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前线再度面临着补给的困难。

敌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当时虽然双方已经在开城进行停战谈判,但由于美国方面的无理要求,使得谈判非常艰难。为了能够争取谈判的主动权,美国方面也急需在战场上获取胜利,因此当时的“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特意将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找来,商讨新一轮的作战计划。

经过了前面几次战役之后,李奇微已经认识到了志愿军强大的作战能力,深知想要在地面上击败志愿军是非常困难的,于是打算采取其他办法。他告诉范弗里特:“敌人的优势在地面,而我们的优势在空中,如果我们不利用空中的优势对敌人后方交通线上的目标进行轰炸,那是非常愚蠢的。我们要用空中力量这把刀,去割开地面巨人的咽喉。”

范弗里特自然明白李奇微的意思,他是想要搞一次“空中绞杀战”,利用空军的优势对志愿军后方补给线进行打击,从而使得前线的部队陷入没有粮食弹药的境地,最终只能不战而退。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进攻意大利时,就曾经使用过这一套“空中绞杀战”,对意大利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李奇微当时作为美军第82空降师的师长,曾亲自参与过意大利的战争,对此自然不陌生。由于朝鲜与意大利都是半岛地形,他便想使用“空中绞杀战”获取胜利。

美国发动“空中绞杀战”的时候,正是朝鲜洪水最高峰,敌人为了能够彻底破坏掉志愿军的补给线,出动了70%以上的飞机,不分昼夜地对朝鲜北部的铁路、公路、桥梁、物资、车辆、人员进行轰炸。在敌人的轰炸下,清川江、肃川江等江上没有被洪水冲毁的铁路桥梁全都被炸毁了。

炸毁了铁路桥梁以后,敌人又将目标放在了车辆和物资上面,不断派出飞机对公路上的运输车辆进行轰炸,甚至出动战斗机扫射志愿军囤积的物资。为了能够不让志愿军运送物资去前线,敌人在所有的重要桥梁、公路上都投放了定时炸弹和一触即发的蝴蝶弹,以阻止车辆的通行。就连晚上,敌人也会出动飞机,通过照明弹等搜索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的汽车兵们开始了反“绞杀战”,与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

为了对付敌人的飞机,志愿军后勤部想出了一套办法,那就是每天晚上安排战士们在一些交叉路口的制高点上站岗放哨。一旦有人听到敌人飞机的声音,立刻就开枪示警。附近的司机们听到枪声以后,就立刻熄灭车灯,找地方躲避或者抹黑继续前进。因为是晚上,敌人飞机看不到灯光,只好飞走了。敌机飞走以后,哨兵们就会吹哨子或者敲铁轨,解除警报,汽车打开车灯继续前进。这个办法虽然比较土,但却是冲破敌人封锁的关键。

不过虽然这种办法能够有效地对付敌机,但敌人晚上经常会投掷一些照明弹,以便能够看到目标,这就使得汽车一旦遇到照明弹,情况就会非常危险。虽然志愿军总结出了一些应对照明弹的方法,但要是遇到情况紧急时,还是必须依靠司机与敌机斗智斗勇,想办法摆脱困境,最终完成任务。

有一天晚上,志愿军驾驶班班长任国义奉命运送一车高射炮弹前往前线。由于情况非常紧急,任国义连夜驾驶着汽车出发了。一路上,汽车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但到了黄州时,任国义发现黄州大桥上空有4架敌人的飞机,一边投掷照明弹,一边低空盘旋寻找目标。如果此时汽车掉头寻找其他道路,还是能够脱困的,但附近只有这么一座大桥,要是绕远路只怕很难按时完成任务。

任国义面临着极端艰难的选择,要么继续往前开,却很可能会被敌人的飞机袭击;要么掉头绕道前进,虽然可以摆脱眼前的危险,但却无法完成任务。看着不远处的飞机,任国义忽然间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敌人飞机虽然扔下了照明弹,但很明显没有发现我们,要是我们借着照明弹的光加速往前开,很可能在敌人飞机发现之前离开这里。”想到这里,他赶紧大喊道:“赶快加速前进,跟着照明弹往前走。”

司机虽然不明白任国义的想法,但依然按照命令,拼命加速向前。就在汽车启动的同时,敌机也发现了他们,然后开始朝汽车这边飞了过来,准备进行投弹。在敌机看来,汽车已经被发现了,要么往回走,要么停在原地,肯定不会继续向前。只可惜他们完全料错了,汽车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冲上了大桥,然后快速开到了对岸。敌机这边却因为判断错误,无法停止下来,对着任国义等人之前停车的地方进行了一通轰炸。

任国义等人开出了两三里路之后,敌机才重新追了上来,并在汽车前方投下了照明弹。看着照明弹的光芒,任国义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立刻下令加速前进,汽车赶在照明弹熄灭之前驶入了黑暗之中。很快,敌人再度投掷照明弹,然后追了上来,汽车又再度加速前进。就这样,汽车一路上一边躲避着敌人的飞机,一边继续前进,敌人曾先后几次投弹,但都没有命中汽车。

最危险的一次,炸弹就扔在汽车旁边的稻田里,汽车却依然在爆炸的火光中,摇摇晃晃地冲了出去。几次之后,敌人眼看炸不中,只好一边追踪一边扫射。就这样,汽车到达了一个山谷。就在敌机飞过来的一瞬间,山谷里响起了一阵枪炮声。这里有志愿军的一支高射炮部队,他们赶走了敌机,救下了汽车。

到了这时,汽车终于可以暂时停下来了。汽车上有两个人负了伤,就连任国义的两条腿也都中弹了。汽车同样受损不小,水箱和气泵都被打坏了,不过幸好车上运送的弹药基本没事。任国义一边让人加紧修理汽车,一边让人将两名伤员送到医院,他自己则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等到汽车修好以后,任国义又继续上路,一直将弹药送到了目的地。到达目的地时,任国义因为伤势严重,已经昏迷了过去。

在志愿军许许多多优秀司机的努力下,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源源不断地将物资从后方运送到了前线,有效地保证了前线粮食弹药的充足。到了这一年10月,敌人的“空中绞杀战”被粉碎了,就连范弗里特也不得不承认,这次行动是一次完完全全的失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