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国王:17岁登位,娶同胞4姐妹生10个孩子,51岁时退位享福

不丹国王:17岁登位,娶同胞4姐妹生10个孩子,51岁时退位享福

三面与中国接壤的喜马拉雅年轻小国不丹,至今为止只有五位国王,其中四世国王辛格.旺楚克的私人生活与政治成就都让人啧啧称奇。

不丹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面,面积仅有4.6万平方公里,人口不到200万,被小说家詹姆士.希尔顿称为“失去地平线的国家”。

作为一个农业小国,不丹的发展还较为落后,2000年初,根据官方资料,不丹人的识字率仅为56%,直到20世纪50年代,不丹才有了公共医院和学校。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05年不丹的人均收入仅为712美元,经济相当落后,在全球处于最低水平,其境内却很少出现严重的饥饿与剥削现象,大部分居民还维持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常生活。

也正是因为不丹国内的经济水平与居民生活满意度不匹配,所以不丹政府提出,不能单纯以经济水平衡量国家力量,而幸福指数强调物质财富和精神产品均衡发展,同时资源环境的保护和传统文化的促进应该优于经济发展。

因此,不丹不以GDP衡量国家的强弱,而是引入了国民快乐指数(GNH)作为国家发展的标准,并且进一步将GNH具体化为经济增长、文化发展、环境保护和善治良政四个方面。

2006年发布的全国快乐国度排行榜中,不丹位于全球第八,亚洲第一。

虽然不丹的幸福指数理论全球出名,但不丹从立国之初就与印度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952年10月27日,吉格梅.多尔吉.旺楚克继任不丹第三任国王。

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不丹王国正式建立起皇家陆军、皇家警察、皇家卫队,这些武装力量都是经过印军培训出来的。

其中皇家陆军更是按照印度边防部队编制的,部队所有装备及后勤保障等一切费用都是由印度提供。

虽然不丹的外交、军事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印度控制,但是多尔吉.旺楚克还是不断地为国家独立与自主奋斗。

他主动提出访问印度,与印度达成默契协议后双方互建大使馆,并互派大使提交国书,由此表明不丹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不是印度的一个土邦。

1971年,不丹正式成为联合国的一名成员国,同年,不丹取消了易货贸易制度,发行了自己的货币-努尔特鲁姆,成立了不丹的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

由于多尔吉.旺楚克曾经访问过英国,所以他继任后不仅积极在不丹国内学习英国的制度,同时在自己儿子辛格梅.辛格.旺楚克年满十二岁后,就将其送往英国读书。

眼见不丹终于逐渐登上国际舞台,开始在世界展露拳脚时,1972年7月21日多尔吉.旺楚克突然病逝,这让不丹全国人民都为国家的未来担忧起来。

紧急之下,年仅17岁的辛格梅.辛格.旺楚克临危受命,成为不丹第四任国王。

1974年6月2日,辛格.旺楚克正式加冕,这日他正式邀请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临时代办马牧鸣出席加冕典礼,希望同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中国政府也特发贺电以表祝贺。

不仅是中国,第四世国王的加冕典礼吸引了全世界对不丹的关注,也第一次将世界媒体带到不丹。

国际报刊上发表的照片和文章将不丹描绘成一个童话般的王国,同时也将辛格.旺楚克渲染成一个年轻而帅气的继承人,但是没有人对辛格将来的政绩报以希望。

然而说是天生奇才也好,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怕虎也罢,辛格.旺楚克雷厉风行的执政风格让全世界都惊讶不已。

1974年辛格借着加冕的机会,立即开拓国家旅游业,将自己盛大的加冕仪式当做最好的宣传名片。

可以说他的这一步旗走得十分成功,第二年不丹就接待了3456名旅游者。

辛格.旺楚克乘胜追击,1976年建立了不丹第一个与外部世界联系的电报通讯网,1983年成立不丹航空公司,1989年又建立了不丹第一条自动拨号用户干线。

与此同时,辛格.旺楚克也继承了父亲的国内外政策,对内主张自力更生发展国民经济,对外强调国家独立自主,坚持不结盟政策,谋求“多边化”外交。

所以他加冕后便开始要求印度减少在不丹各个领域的顾问和工作人员,这一要求帮助不丹逐渐减少了对印度的依赖,也减轻了印度的约束作用。

这个匆匆上任的年轻国王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许正如中国老话所说:虎父无犬子,正是第三世国王开放与追求独立的眼界帮助了辛格.旺楚克出色执政能力的养成。

辛格.旺楚克上任后的一系列举措让不丹全国人民对这一帅气优秀的国王好感度直线上升,也让他的私生活吸引无数人的好奇。

毕竟他的父母第三世国王与王后的婚姻并不算幸福,甚至可以说不丹的群众人人皆知。

三世王后是来自锡金的公主,而三世国王又是不丹王室,身后的显赫家族与身上背负的使命使得国王王后并不能轻易向对方妥协,所以夫妻二人都颇为强势,这也是三世国王与王后政治婚姻成为悲剧的一大原因。

不过三世王后颇具见识,对不丹国家的现代化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据说,正是这位王后将她美国的同学引荐给国王认识,才让不丹的邮票业风生水起,从此建立不丹邮票王国的地位。

直到今天,邮票仍然是不丹的重要产业和收入来源。

不得不说,这位王后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当丈夫突然去世、刚成年的儿子仓促继位后她帮助儿子稳定政局,是维持朝政的重要支柱。

相比之下,四世国王的婚姻则充满了神秘色彩,在皇室身份的面纱下显得更为迷离。

不丹原来是一夫多妻与一妻多夫制并行的国家,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样自由而古老的婚姻制度才开始迎来现代化改革。

1953年,三世国王吉格梅.多尔吉.旺楚克宣布废除一妻多夫制,并且规定一个男人最多只能娶三个妻子。

也许是为了给留存下来的一夫多妻制增添些现代风格,三世国王同时还规定男人必须要经过第一个妻子的同意才能迎娶后面的妻子。

1980年,四世国王颁布了《婚姻法》,宣布实行一夫一妻制。

话是这样说,但自古以来皇室与贵族似乎就不在法律的规定范围内。

四世国王不仅没有遵循他自己定下的规则,就连三世国王的规定他都没有做到,一口气就同时娶了四个妻子,这四个妻子还是同胞姐妹,这在国内外历史上都是少有的情形。

1979年,这位“世界上最英俊国王”同时迎娶了不丹贵族伍金.多吉的四个女儿。

当时伍金.多吉家共有9个子女,其中六个是女儿,最大的女儿28岁,最小的女儿10岁,辛格.旺楚克娶的是中间的四个女儿。

关于这段一夫四妻的婚姻,当地民间流行着许多说法:

有人说四世国王为了巩固他的地位与权利,所以向德高望重的贵族伍金.多吉求亲,然而伍金.多吉要求,不能只娶一个,要娶就都要一口气娶走,然而大女儿和小女儿因为年龄所以没有嫁入皇室。

也有人说,印度方对于辛格.旺楚克的婚姻多加干涉,希望他娶一位印度女郎作为王后,然而不丹人民希望拥有自己本国的王后,于是国王顺应民意在不丹国内物色合适的人选。

虽然流言各不相同,但四世国王这段婚姻将皇室与贵族联合,多少也有些政治联姻的意味在其中,也许强势的三世王后也是促成这段婚姻的幕后推手之一。

更奇怪的是,四世国王迎娶四位新娘时并没有举行婚礼,这更让这段皇室婚姻成为不丹人民茶余饭后乐此不疲的话题,就连去不丹旅游的游客都多多少少听到过这个五人皇室家庭的传言。

直到1988年10月31日,结婚已经9年的国王才举办了王室婚礼,由王室的一位王爷担当证婚人。

这时,四世国王已经和伍金家的四姐妹有了四位公主和四位王子,其中就包括1980年出生的吉格梅.基沙尔.旺楚克,后来的五世国王。

婚后,四世国王又新添了一儿一女,共有五位王子和五位公主家族可谓十分庞大。

也许是不想过多受到流言蜚语影响,四世国王很少让家庭成员出现在公开场合,但仍抵不住群众们的好奇心。

关于王室成员的小道消息层出不穷,其中流传最广的则是:国王的四位王妃各有各的居所,且分隔比较远,除了必要场合,这四个同胞姐妹不会轻易往来,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是非。

同时除了基沙尔和巴荣王子外,有两个公主在美国读书,剩余的王子公主们都在不丹本国学习。

虽然三世国王与四世国王的婚姻都受政治影响,但五世国王的婚姻可以算是真正的自由了,他的妻子不仅比他小十岁,同时还是平民身份,这场王子与灰姑娘的盛大婚礼毫无疑问地又为不丹做了一次有效的宣传。

四世国王除了一夫四妻婚姻外,他有关于国民幸福的治国理念也十分有名。

国王在加冕后不久,就宣布了他关于国家未来发展的理念。

他宣称,不丹成长进步的指导方针不是国内生产总值,而是国民幸福总值。

这一革命性的新概念在问世之初遭到了来自全世界专家的质疑,然而随着辛格.旺楚克一系列的举措以及世界各国的实践,他的国民幸福总值理论成功获得了广泛的承认,成为世界各地经济学家和规划专家认可的一个模式。

首先,四世国王通过全民医疗保健和全民教育实现农村发展,同时积极修建道路,实施畜牧业和农业发展计划,促进手工业。

其次,他吸取周边国家的经验教训制定不丹的环境保护措施,立法保证不丹的森林覆盖率在60%以上,禁止威胁生态环境的工业及商业活动。

辛格.旺楚克也深深清楚不丹地理位置偏僻,旅游业是促进其经济发展的一大干将,所以为了保证不丹鲜明的文化特性与吸引力,他立法规定所有不丹人在公共场合都要穿民族服饰,不丹的建筑也要遵循不丹的传统样式。

由于不丹是典型的宗教国家,四世国王便充分利用僧侣的舆论导向能力,由僧侣在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以及艾滋病防控等领域做宣传,让他们作为高度有效的社会变革代理人。

通过一系列的措施,不丹国民幸福总值的成就有了具体的证据。

从1985年到2017年,不丹的人均寿命从47岁提高到了69.8岁;识字率从23%提高到了65%,小学入学率达到了90%。

在环境方面,不丹因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对自然资源的模范管理,被命名为世界十大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

这些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国王亲自密切监督这些政策的落实。

据不丹当地民众所说,国王把大把的时间用于在全国各地巡视,而且经常是徒步行走,亲自评估项目的进展,听取百姓的意见。

几乎每个不丹人都有机会见到国王,并且当面向他提出意见。

建立了良好群众基础的辛格.旺楚克原本可以在王位上高枕无忧安度晚年,但是他的改革之路并没有停止。

从1981年,这位四世国王就开始了分权和民主化的进程,并在1998年不顾国民议会的强烈反对,自行放弃了他的行政权力,移交给部长会议。

他还促进通过了一步法律,赋予国民议会召集对国王投信任票的权利。

2001年他发动起草宪法,让不丹实行两党选举制,成立立宪君主政体,并对君主实行65岁强制性退休。

2005年12月17日,不丹电视台播出重大新闻:2006年,五十一岁的国王正式宣布退位,由长子继承王位,并且2008年正式走向民主。

届时,不丹将结束历经百年的旺楚克王朝的中央集权统治,通过举行首届民主选举,产生第一个民选政府。

2008年3月24日,不丹举行了国民议会选举,人民民主党、不丹联合党参与激烈的权力竞逐,结束了不丹长达百余年的王权统治,实行民主宪政。

四世国王作为一个拥有至高无上特权的领导者,为了国民的幸福和国家的安定发展,主动还政于民,杜绝将家族和集团的利益置于国民利益之上。

他说:“君主制度可能已经不再适合这个国家,现在可能是最佳的立宪时机,让本国拥有一个最能确保未来繁荣安宁的民主政府,”

“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世世代代都有好国王,未来不丹人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

因为在位期间的卓越政绩,四世国王退位后还在积极参加各类政治活动。

2012年,这位昔日国王在不丹王宫会见了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傅营,双方就“国民幸福总值”理念进行了深刻交流。

2013年8月22日,辛格.旺楚克在不丹首都廷布会见了时任中国外交副部长刘振民,二人就不中关系及各领域合作发展交流了诸多看法。

之后,四世国王便逐渐淡出大众视野,他的孩子们也相继结婚生子,或许与孙子朝夕相处、闲暇时和妻子游山玩水就是他退休后的日常了。

与此同时不丹也在逐步地发展壮大:

2020年9月1日,由不丹王国政府主办的联合国粮农组织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第三十五届会议线上召开,与来自46个国家的代表深入探讨亚太地区的粮食安全现状。

2021年6月30日,四世国王专门祝贺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

2021年10月15日,中国与不丹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进一步加强中不得友好往来。

2022年8月18日,不丹参加了在香港举办的国际旅游展,吸引了众多游客。

能够看见不丹稳步向前,相信这位传奇的四世国王也在为不丹光明的未来感到欣慰。

《政治学精选案例评析》;广西人民出版社;2013.04

《不丹》;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2018.11

《世界女性知识博览》;广东人民出版社;2000.10

《不丹第四世国王会见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 》;中国新闻网;2012.08.12

《不丹国王会见中国副外长刘振民》;新华网;2013.08.23

《联合国粮农组织亚太区域会议开幕 聚焦疫情及饥饿问题的应对与恢复工作》;中国新闻网;2020.09.01

《国际社会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新华社;2021.06.30

《中国与不丹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中国新闻网;2021.10.15

《2022香港国际旅游展开幕》;中国新闻网;2022.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