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寡妇的九任丈夫

民间故事:寡妇的九任丈夫

故事发生在北宋真宗年间,陈留县有一户姓覃的人家。覃家世代经商,积财无数,但是不知为何,覃家人丁不怎么兴旺,到了真宗二年的时候,覃老财主病逝,万贯家财便落到他女儿覃玉娘手中。

覃玉娘当时不过十八九岁,身材高挑,倘若从背面看去,能够给人无限的遐想。但是如果看覃玉娘的正脸,实在不是那么回事,覃玉娘生来皮肤黝黑,脸上还长了不少麻子,说起话来两颗大门牙显得格外显眼。

虽说覃玉娘其貌不扬,但是愿意娶她的人不在少数,因为覃家断了根苗,所以这些男子只能入赘到覃家,倘若生下儿子来,也必须是姓覃。覃玉娘的第一任丈夫名叫范进,范进是覃玉娘的一个远房表哥,家里落魄至极,之前覃财主在世的时候,经常逢年过节来串亲戚。

覃财主死后,覃玉娘便将范进招赘到家中,两人正式成了夫妻。而且婚后不久,覃玉娘便小腹隆起怀上身孕。众人原以为他们能和和美美过下去,结果就在婚后两个月的一天夜里,范进却突然死在床上,而且胯下的那根家伙事不见了踪影。

覃玉娘的表述是,当天晚上她睡得正香,到半夜的时候她听见惨叫,只见一只硕鼠咬掉了范进的三寸丁,结果范进流血不止,当场便死了。人们纷纷感慨,难不成闹妖精了?那么大的老鼠还从来没有见过。也有人说,兴许就是普通老鼠,也许是范进的那物件太小了而已。

众人众说纷纭,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大家就不得而知了,覃玉娘将范进下葬,自己因此成了寡妇。兴许是因为悲伤过度,覃玉娘腹中胎儿也没能保住,在第四个月的时候胎死腹中,覃玉娘请来稳婆将死胎引产,至此恢复了单身。

覃玉娘的第二任丈夫是覃府的厨子,但是覃玉娘引产之后,身体极度虚弱,厨子为了能够让覃玉娘身体早日康复,整日变着花样给覃玉娘做好吃的。

有一次覃玉娘想喝鱼汤,但当时正值寒冬,外面冰天雪地,集市上根本就没有卖鱼的。厨子拿着铁钎,在河面上凿了一个冰窟窿,在寒风中垂钓了一上午,终于钓出一只鲤鱼来,等厨子回到府上时,冻得双腿都木了。

覃玉娘得知之后十分感动,正所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她觉得厨子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于是便将他招赘为夫,厨子则一跃成了大财主。然而不幸再次降临,次年清明节的时候,覃玉娘想准备些供品祭祀先祖,让丈夫准备些鱼肉,结果厨子在炸鱼的时候,不慎栽入油锅,当场便死了。

覃玉娘的第三任丈夫是覃府的账房先生,账房先生姓陈,名惯稀。此人不但长得帅气,而且头脑精明,账上的问题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因此覃玉娘对他格外信任。陈惯稀原本有妻室,但是后来他妻子不幸病逝,当时正值覃玉娘的第二任丈夫离世,两个可怜之人惺惺相惜,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陈惯稀的好日子没过多久,最终也没能逃过惨死的下场。在那之后,覃玉娘就像是换衣服一般,不停地换丈夫,结果她的这些丈夫,无一例外全部死了。人们说覃玉娘岂止是扫把星转世,简直就是阎王来阳间扩招来了。就这样过了两三年,从覃玉娘的第一任丈夫范进算起,她一共死了九任丈夫。

覃玉娘克夫的名声越传越远,但是并没有阻挡她招夫的步伐,为了能够招人入赘,她甚至高价张榜求夫,倘若愿意主动上门招赘的,年龄不限,而且愿意出五百两银子的聘礼。在当时来说,五百两银子可谓是一笔巨款,差不多够在陈留县买一栋房子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不愿意为了这些银子去豁出性命,倘若人死了,要这些银子又有何用?

当时陈留县有一个名叫董安公的老汉,董老汉打了一辈子光棍,日子过得清贫至极,平日靠砍柴捡粪为生。有一年的冬天,董安公上山砍柴,结果在路旁捡到一枚弃婴,董安公担心婴儿被冻死,便报回家中抚养,并给他取名叫董永。

自从有了董永,董老汉的日子有了奔头,他期盼着能够早日将董永抚养成人。但是在董永七岁那年,突然得了一场重病,而看病需要花许多钱,董老汉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当他看到覃玉娘张贴的告示后,主动登门入赘,其实那时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只要能够用那五百两银子治好董永,自己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董老汉将银子交给族人,让他们照顾好董永,倘若自己死了,到时随便买口棺材埋了便是。

洞房当天夜里,董老汉喝得酩酊大醉,半夜他尿急准备到院中撒尿时,突然看见妻子覃玉娘在院中蓬头垢面手持宝剑,嘴里念叨着什么咒语,而在覃玉娘的面前摆着十个牌位,其中九个是她前夫的,而最后一个正是董安公的。

只见覃玉娘点燃一炷香,然后说道:“鬼王在上,如今我愿用十个负心汉的魂魄作为交易,希望鬼王能够帮我改头换面,让我拥有绝世容颜。”董老汉大吃一惊,不知覃玉娘做的是何法,但是听得出来,她那九任前夫应该都是她害的,而且恐怕自己也凶多吉少。

董老汉吓得尿意全无,连忙跳后窗逃命,当时正好遇到巡夜的官兵,董老汉将自己的遭遇讲述一番。官兵冲入覃府,将覃玉娘捕获,而且在覃玉娘的床下发现九只摄魂瓶,上面贴着她九任前夫的名字,还有一个瓶子是空的,应该是为董安公准备的。

原来,覃玉娘的前九任丈夫并非死于意外,全是死于她的手中。当初覃玉娘与表哥范进结婚时,本来想着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就行,但是谁知道范进吃着碗里地看着锅里的,每日与府中的丫鬟鬼混,后来覃玉娘发现之后,他竟然还动手打覃玉娘,覃玉娘忍无可忍,在一天夜里将范进灌醉,然后用剪刀剪掉范进的秽物,然后对外宣传是被老鼠给咬掉的。

接下来的厨子还有账房先生基本上跟范进差不多,对覃玉娘不忠,经常在外面偷食,有时动不动对覃玉娘拳打脚踢,覃玉娘则花费心思设计意外的假象,将他们相继害死。在那之后,覃玉娘开始反思,不就是因为自己长得丑?所以遭到男人的背叛。于是她不知从哪问出的邪术,说是用十个负心汉的魂魄,可以找鬼王改头换面。

于是自那以后,覃玉娘便开始疯狂招夫,然后将这些男人接连害死,直到董老汉洞房夜起夜,这才发现了覃玉娘的秘密。覃玉娘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最后被凌迟处死。因为董老汉是覃玉娘的合法丈夫,最后覃家的财产全部落到董老汉手里。

董老汉拿出钱财治好了董永的病,剩下的银子则拿出来接济了附近穷人,人们对董老汉感激不尽。后来董永长大成人,娶了邻镇女子织女为妻,织女为董永生了两个儿子,董永让两个儿子一个姓覃,一个姓董,以此延续两家香火。

【郑重声明】

本故事为民间故事,纯属文学创作,故事情节人物均为虚构,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请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