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台风登陆日本,是巧合还是必然?一文说清日本地理位置有多差

9.18台风登陆日本,是巧合还是必然?一文说清日本地理位置有多差

9月18日,超级台风南玛都率先在日本九州鹿儿岛县登录,狂风呼啸,所到之地一片狼藉,已经造成了九州地区约19万户居民停电,之后,南玛都更是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一路南上,截止到当地时间20日,共造成了至少2人死亡,1人失踪,129人受伤的人员伤亡。

之后,日本铁路公司和航空公司不得不取消运营线路和航班,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严重经济损失。

然而,台风仅仅是日本的一种“无妄之灾”,日本在地理位置上先天性的开局不利,可以称为是世界上最倒霉的国家之一了。

这次南玛都台风可谓是来势汹汹,实属罕见,被日本气象厅定义为超级台风。这是因为南玛都台风的中心气压已经低于900帕,最大风速超过了每秒钟60米,快要打破以往台风登陆日本的最高纪录。

在佐伯市蒲江,受台风的影响,养殖的鱼大量死亡,鱼塘被席卷一空,渔业受到了极大损失。在富山县,酸甜平衡的深红色特色苹果“秋映”本来准备迎来收获的喜悦,然后台风所到之处,树枝折断,果实掉落,果园里一片狼藉,给果农们带来了严重损失。

日本几乎每年都会遭受到多次台风来袭,其中1967年更是创下了39次台风登录的记录。平均来说,每年都会有27次台风登陆日本。尽管日本已采取包括兴建水坝控制洪水在内的各种防范死伤措施,但多数时候仍会发生与降雨相关的死亡意外。

为何台风那么爱光顾日本呢?台风的本质就是亚热带低气压,当亚热带低气压逐渐聚集成型时,风速越来越快,当最大风速达到每秒17米以上时就会形成台风。

而日本国土面积狭长,从最北端到最南端跨越了近3000公里左右,因此国土从亚寒带跨到了亚热带。而日本地形多山多丘陵,四面环海,全年都受到了来自太平洋及赤道暖流的影响。尤其在日本东南沿海一带,正是亚热带低气压容易形成的区域,形成台风后,台风乘着上空的风,一路漂流到日本本土。

一般登录日本本土的台风,多发生在7月到10月之间,尤其是8月、9月是台风登录的高峰期。这是因为夏秋两季,日本本土受到太平洋高气压和偏西风影响的缘故。

北半球热带附近形成的台风,首先会受到贸易风的影响,这是一种一直吹向赤道的风。在此影响下,沿着太平洋高气压的边缘向西北前进,来到中纬度地区,在这里,台风会受到偏西风向东北前进。而到了晚夏和秋天,太平洋高气压的势力逐渐减弱,台风就更容易登陆日本。

更严重的问题是,日本约70%的国土是山脉与丘陵,因此常有民宅兴建在陡坡上或容易淹水的山间平原。日本许多民宅也是木造结构,遭遇地震时具有弹性的优点,却几乎无法抵挡汹涌洪流或大规模山崩的破坏压力。

日本砂防地滑技术中心专务理事大野宏之表示:「日本陆地地形相当多元,包含板块和火山地质层,简单来说就是相当脆弱。」许多民宅位于山崩或水患的必经区域。日本政府已提出敦促民众迁离灾害潜势区的长期计划,并禁止在最易受灾的地区进行新建工程。

不过前述计划仍在研议中,许多民众仍处于险境中。

如果说台风对于日本国民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那相比于台风,国民更担心的则是火山和地震。

日本位于地震、火山活动频繁的环太平洋活动带、因此地震频发。光是在日本本土就有多达一两百条地址活动断层。甚至连远离本土的北海道,也曾在2018年发生过6.7级的强震。相对于世界0.25%的小国土面积、地震发生次数比例却为世界18.5%,非常之高。

一般来说,要发生规模6.5到7级的地震,光是能量积攒就至少需要长达700到1000年的周期。但因为日本的地质断层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每隔几年就会在不同地区发生规模7点多级的大地震。

还有不少地区震源位于盆地内,地震一来就会引发振幅增大、时间拉长的【盆地效应】,造成地下泥沙液化,使得泥沙像流沙一样流动,从而引发上面建筑物受损倒塌。

与此同时,日本全国还有多达111座的活火山。日本气象厅时刻对这些活火山进行观测和监视。在预测会对居住地区和火山口周边造成喷发危险时,会发生预警信号,并对可能造成的威胁进行分级预警。

比如今年9月19日,雾岛山火山喷发,日本气象厅就进行了提前预告,一开始把危险等级定为2级,但火山喷发后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后下调为1级。也正是由于日本气象厅的及时监控,民众在火山喷发前都做好了及时防范措施,所以一般火山造成的人员伤亡是日本所有自然灾害中相对较小的。

除了地理环境不好,日本还是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能源自给率极低。初级能源中,日本几乎没有化石燃料的「国产资源」,大部分能源依赖国外进口,在福岛核灾后,又缺少核能的「准国产资源」,在2016年能源自给率为8%,比其他国家低许多。

而且,日本因为受多山多丘陵的地形限制,外加四面环海。很难与周边国家形成有效的天然气管线和电网。这就需要日本耗巨资建立其相关液化天然气和电力相关设施,才能确保能源安全。而日本至今没有国际天然气管线及国际电网。

好在日本煤炭开采量尚可,蕴藏的区域也较为分散,而且煤炭在室温环境下为固态,基本没有什么爆炸风险,也不想天然气那样易挥发,容易存放,在日本得到了广泛使用,在日本,有的地区甚至煤炭会存放一个月。然而煤炭带来的新问题就是环境污染,煤炭的碳排放量大,对大气环境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

为此,日本政府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就调整了发电政策,积极推动了可再生能源发电。日本多河流,所以相对于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水力供电成为了日本最行之有效的稳定发电手段。每年发电量可达455亿度以上,尤其是1000kW以下的小型水力发电也有12亿度之多。

与此同时,日本还在计划的打造智慧能源社区,实现跨领域的分散式能源结构,提供多元化且全面的应急措施,如架设微电网、启用家用型蓄电池与太阳能系统,从制度面上就分散了自然灾害可能造成的风险,回应极端事件造成的高度不确定性、从而降低灾难造成的冲击。

矿产困乏的同时,日本国土面积小,可用耕地面积本来就少,而这里面还有不少土地因为条件恶劣,肥力不足,无法种植主干作物。肥力好的土地,有的因为基础设施不良、有的因为鸟兽虫害太多,也都在逐年荒废。

日本的废耕面积,在20年内增加了约4倍,达到了16万公顷,其中平地农业地带占5.6%,都市地区超过12%,山间农业地区超过14.7%。耕地的荒废带来的是农业的大面积减产,其中水稻的减产最为明显,由原来占农业生产总值的五成,减少到如今的不足两成。

如今,日本农业生产目前正面临着核心农家不足,农业构造改革迟缓,食料消费支出减少,农产品价格低迷,进口农产品竞争等不利情势。因此今后如何根据日本国民的需要,在农业生产上,发挥生产者的特性也是值得重视的课题。

正是因为如此的环境,早就了日本人极强的危机意识。日本人表面上感觉因为多灾多难,显得唯唯诺诺、令人同情。而其面具背后却是想着如何对外侵略,掠夺他国资源和财产。正如曾经的日本,被军国主义所煽动,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乃至全亚洲、全世界人民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即使在二战之后,日本也没有对战争进行深刻的反省,反而寄身于美国的保护伞下。同时,在日本国内,经济理念上的“日本沉没论”观点及中国威胁论也应运而生。

很多学者认为,世界未来很难发生大规模战争,而随着中国大国的崛起,扩大了工业产品的供应量,中国的科技、医疗都会远远赶超日本,日本国际竞争力下降,由此会出现财政、贸易、企业收益赤字。日本右翼甚至宣称,只有把日本建立成为亚洲网络的指挥塔,才可以跟中国抗衡。日本看似对美国唯令计从,实际上在下面暗流涌动。

由此可见,日本或许并不会重走军国主义得老路,但我们还是需要警惕日本对外经济、政治扩展得野心。尤其是日本一直在惦记恢复成为正常国家,更妄想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野心着实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