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生命》植物人顺利生子却在产房外猝死,逼死人的只有活人

《亲爱的生命》植物人顺利生子却在产房外猝死,逼死人的只有活人


压垮张秀芬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植物人,而是爱了半辈子的丈夫。

她走了,一如初来人间一样,哭着来哭着走。

张秀芬是一个植物人孕产妇,生了孩子,熬过了手术,却在产房外,见证丈夫不承认刚出生的女儿,非要还他儿子的闹剧后,悄悄地留下了眼泪,无声无息地走了,再也不愿留恋这个无情的世界了。

她的生命力是那么的顽强,即便一辈子被婆家打压,但从未放弃对美好的追求,甚至还怀着对丈夫的感恩之心,不惜在50岁的高龄,一身基础病的前提下,去拼二胎生儿子。

可惜,那满腔的热爱被熄灭了,就连刚生下的孩子,都不愿看一眼,就这么无牵无挂地走了。

《要么去爱,要么孤独》里有这样一句话:

人是一种缓慢的存在者,他只有通过想象的速率才能成就自身。

在张秀芬孕25周,重度子痫发作的时候,就面临着“保大保小”的选择。

婆婆和丈夫都想保孩子,因为之前做的性别鉴定是“男孩”,所以,他们无论如何就要保小。但大女儿杜帝却坚持打胎保大人。为此,除了她之外,家人分成了两个阵营。

其实,从一开始知道怀二胎的时候,她就想着无论男孩女孩都要,而且还要比照顾杜帝更加用心。年过50,还能再孕育孩子,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奇迹,她很珍惜,只是碍于丈夫对男孩的执着,没有表露心迹而已。

可惜,婆婆强行断了她的降压药,丈夫又拉着她离开女儿所在的医院,而她又因为慌张无措,出了车祸。这一顿非常人的操作下,张秀芬成了植物人。

唯一庆幸的是孩子好好的,她进了重症室,每天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好在,她很顽强,身体机能还在可控范围内,孩子也在慢慢成型。

虽说需要非常高昂的医药费,但她还是坚持到了32周,即便是早产,但整个剖宫产过程,都非常顺利,她的状况也很稳定。只不过,至于什么时候能醒,醒来是否能恢复正常人,都是未知数。

有时候生命真的很脆弱,但有时候却又很坚韧。

张秀芬的一生没多少快乐,至少在常人眼里,她的任何一个遭遇都能扼杀掉一个生命,但当把所有厄运都聚集在同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反而很难摧毁求生的意志。

她的女儿很健康,生下来评分是7分,比预估的要好很多,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也是一个勇敢的女人。

世界上最难解之谜就是,温柔总是别人给的,而为何家人却是无尽的损耗。

杜永福看到新生儿是女儿那刻起,就一直嚷嚷着是医院抱错了,即便医生一再解释,而且还多次强调孩子需要马上进观察室,但他就是不依不挠地阻拦,既不承认这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让医生离开。

直至张秀芬被推出来,他依旧没有消停,因为这个时候的杜永福心里眼里都是“儿子”。但这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女儿就是女儿,哪来什么儿子,鉴别胎儿性别是违法的,当初的“儿子”一说,只不过是希望他不要折腾而已。

恶人永远都是恶人,哪怕杜帝提醒他无论如何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妻子,但他也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又开始无限拉扯为什么“儿子变女儿”了。

更可恶的是杜永福竟然冲到医院领导跟前,说杜帝做了性别鉴定,却把女儿说成儿子,还把张秀芬成为植物人的责任也推在杜帝身上。导致不明所以的医院只注重“鉴定性别”的问题上,给了杜帝严重的处罚。

杜帝是杜永福的亲生女儿啊,他难道不知道一句大放厥词的话,会直接影响女儿的一生吗?

他肯定是知道的,因为他有知识有文化也懂法,但懂法的人却未必能守法。他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杜帝的善意谎言里,把所有的不堪都泼在杜帝身上。因为他要发泄,内心那苦苦等了将近10个月的期盼,一朝成了泡沫,让他失去了理智,昧着良心,推卸掉所有责任。

杜永福还是一个男人吗?早就不是了,一身基础病的妻子拼死生孩子,成了植物人剖宫产子,只因为不是想要的儿子,就抹杀了所有付出。他早就不把张秀芬当成妻子,当成女人,当成人。

或者说张秀芬只是杜永福心中的生育机器,而且还是一个不合格的,即便死了也没能完成杜家交代的任务,生时不讨喜,死时也没有价值。

在产房外的闹剧里,杜永福是没有人性的,因为他为了要儿子已经丧心病狂到直接刺痛了三个至亲的心。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张秀芬,这个对丈夫心怀感恩,为生孩子搭上性命的可怜女人。


植物人和正常人一样,有意识能听能感知,只是不能做出反应而已。

对于产房外的闹剧,张秀芬是知道的,而且也有强烈的感情表达。在当所有人被杜永福的闹剧吸引的时候,已经植物人了两个多月的她,眼睛却突然转动了一下,虽然没有睁开,但眼角却流出了滚烫的泪珠。

没有人注意到,也不会有人知道,但当闹剧结束,她被送回重症室后,紧接着就被宣布了脑死亡。

她死了,虽然还是躺在那张病床上,但心跳停了,呼吸也断了,没有痛苦表情,也没有责怪任何人,很安详,也很平静。

但这才是对活着的人最大的惩罚。她在无言地宣示着自己的不满,也在无言抗拒着命运,她爱的人,爱她的人,她都不愿再睁开眼看了,就这样吧,死了真的能一了百了。

明明顺利产下了女儿,明明熬过了一次次手术,明明还有活着的希望,但她却在推出手术台之后猝死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人若心死奈何以死拒之。想死的心都有了,就再也没有对死亡的畏惧了。

张秀芬死了,再也不用看婆婆的脸色讨生活了,再也不用拿丈夫那点好麻痹自己了,再也不用为保护不好女儿而自责了,再也不用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了。

她听不到身后的声音了,也不用去理会那些极限拉扯的人了,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

一个熬过半生坎坷,满身疾病也不妥协的人,是顽强的,也是坚韧的。只是,感冒了可以吃点药,得病了可以做手术,但心伤了呢,死却成了最好的选择。

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只要能活,没有人愿意死。

《亲爱的生命》里有换心脏折腾死自己的高颖,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还生了孩子,只是不满足换了心脏却只活十年的结果,拒绝吃排异药导致毒素侵袭致死。没有人逼她,而且生前还活在丈夫的疼惜,和实现了生孩子愿望下。只是她太不知足了,无限挑战医学底线,才落个把自己作死的下场。

还有患有宫颈癌的冯珂,她切除了卵巢,只要接受治疗也可以活,只是在保自己和保孩子两者之间,她选择了后者,最终因为癌细胞侵入了盆腔和腹腔,一尸两命不治身亡。

她们的目的都不是求死,虽然最终都死了,但死因却在医学难题上。

而张秀芬则是自己选择死,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被活人逼死的。

原本她可以活很久,至少能活到儿孙绕膝的年纪,但因为想满足丈夫要儿子的愿望,铤而走险怀了孕,却没有得到家人的照拂,成了植物人。但她依旧不放弃,因为她心中有爱,想亲眼看看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想继续和丈夫相偕到老。

可惜,丈夫早就疯魔,眼里只有“儿子”,不承认刚出生的小女儿,又状告大女儿,但这都是她的孩子啊。

身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允许任何人当面诋毁自己的孩子,哪怕是爱人也不行。但她是一个植物人,又能怎么办,只能用死表达内心的悲愤,抵制丈夫的恶行。

张秀芬被逼死了,被自己感恩了半辈子,相爱了半辈子,并计划白头偕老的丈夫逼死了,一个植物人被活人逼死了。

她没有被命运打倒,也没有被苦难绊倒,却被带着弯钩的“爱”终结了生命,很可悲。

但她的境遇更应该警醒,那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无知女人。这个世界上有谁会真正爱自己,是丈夫吗,是孩子吗?不,都不是,唯有自己,也只有自己学会了爱护自己,尊重自己,才有可能获得身边人的关爱。

好好爱自己吧,不去奢求别人的爱,但也要学会不被别人的恨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