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秋风

散文:秋风

文/张福献 图片/来自网络

清晨,我拉开办公室的后窗,一股强劲的风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寒噤。空气好清新!我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吞吐着空气,凉爽的风令人惬意不已,一股沁人心脾的清爽直冲脑门,困意全消了!我沉醉在清爽的秋风里。

远处,金海岸小区热闹起来,居民们纷纷推开窗户,拉开窗帘,让习习的秋风涤荡去室内一夜的浊气。人们站在阳台上,望着街道的车水马龙,还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心情舒畅快意着。秋风徐徐地吹,涤荡去街市的污淖与浊气,人们的心情愉快开心着。

校园后面的小河,淙淙地向东流淌着,一路欢歌笑语,欢快无比。秋风吹皱了河水,河面上荡起了一圈圈波痕,在晨晖中熠熠生辉,似一匹铺在地上的绿绸缎,在风中瑟瑟发抖。

水波在秋风中摇曳着,碎了一河楼阁亭台的倒影。倒影悬挂在水中,模糊不清,如同一幅烟雨朦胧的画卷,浸泡在碧色的河水中。

弯弯的河水里,游过了一队野鸭子,它们“呷呷”地叫着,任秋风吹乱灰灰的羽毛。它们叼起了几滴水,梳理着凌乱的身体。教室里的孩子们发现了它们,惊讶声和欢呼声惊吓了鸭子,它们飞快地凫起水来,水面上凌乱一团。秋风肆无忌惮地吹乱了孩子们乌黑的秀发,夹裹着泥沙落叶,“砰砰啪啪”地敲击着窗玻璃,玻璃窗上便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如同山间的泉水,或如溪涧中清脆的鸟鸣,在风中脆响。

教学楼和办公楼之间是一片空地,因为空旷,就成了学校的停车场。放学了!我去停车场中推车子。秋风劲吹着,衣袂飘飘的我在风中幸福地颤栗着,仿佛赴了蟠桃宴,醉了酒的嫦娥仙子一般。这地方的地形,如同处于山谷之中,这里的风属于典型的“峡谷风”。秋风“呜呜”地鸣叫着,毫不客气地亲吻着我的脸颊,疏理着我满头的乱发,虽烈日当头,身上竟也有了些凉凉的感觉。是啊!过了秋天,就要迎来腊梅傲雪,松柏常青的冬季了。

骑行在校园中,秋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身体,丝丝凉意拭去了我课后疲惫的汗水。天气乍寒还暖,如同处在春暖花开的阳春三月一般,暖洋洋的,却又没有炎热高温的感觉,令人感觉舒畅惬意。真爽!快快捞回夏日的炎热,还有冬日里酷寒的本钱吧!

操场边的垂柳,脱下了碧绿的霓裳,秋风给它们穿上了金黄的衣装,柳叶在风中快活地摇曳着,柳丝在空中欢快地舞蹈。西风卷起树下的片片柳叶,在地面上打起了旋儿,如同调皮的孩子们在操场上追逐嬉戏,跳跃奔跑。

菊花黄了,片片花瓣随风飘落,在风中翩翩起舞。它们旋转着身体,不甘心地跌入尘埃之中。于是,金色的土地上,就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金子”,只待一场秋雨或是一次冬雪,就化作一地春泥,成了护花的使者。这使我想起了一句古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感慨着花儿们最后的奉献,我唏嘘不已。

远处的田野上,青纱帐在秋风中“簌簌”地乱响,一夜秋风起,它们披上了金黄的秋装。秋风中,苞谷咧开了嘴,红薯笑开了怀;秋风中,豆荚黄了脸膛,芝麻节节猛长……秋姑娘委托风婆婆,送来了丰收的气象。

我站在凉爽的秋风中,迎着秋阳,灿烂地笑。秋风中,竟有如此多的绮丽美妙的景象,我痴迷在金秋的清风中了。

作者简介:张福献,原名张慧峰,山东省成武伯乐一中教师。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南方文学编辑,中语参专栏作家,著有中篇小说《吉祥和他的伙伴们》,文集《童年撷趣》。有诗歌、散文和小说数百万字,散见于各网络平台。

壹点号 张慧峰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