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最早看到霞光万丈的小镇,将缔造鄂皖省际魅力门户

湖北最早看到霞光万丈的小镇,将缔造鄂皖省际魅力门户

东观日出,万缕霞光。高雅 供图

日出东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红日初升,其道大光,鼓点铿锵。

这里是黄梅县独山镇,每日晨曦,荆楚大地上的第一缕曙光,从这里冉冉升起,唤醒了沉睡的远山,叫醒了勤劳的人民。

徒步东观山,登高薄暮望,近观,一望无际草甸,风吹草低见牛羊;远眺,龙感湖波光粼粼,横无际涯,气象万千。

独山镇党委书记胡剑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五年,独山镇将砥砺前行,勇立门户崛起之志,奋力打造循环经济重镇、绿色能源大镇、建筑建材强镇、富美宜居新镇。

日出东方,霞光万丈

湖北正东方,鄂东第一镇。

独山镇,东连安徽宿松县,南濒龙感湖、小源湖,西接黄梅下新镇、黄梅镇,北依杉木乡、停前镇。宋代,始设独木镇,清代后期,分设黄花镇、独山镇,为新城乡所辖。

湖泊交错,诗画江南。高雅 供图

“独山集镇是黄梅县最有历史气息的街区,镇上至今尚留一条20多米长的明清石板路,可供独轮车通车”,胡剑彪介绍,历史上,集镇还有码头,过龙感湖,通长江。

黄梅县志记载,1949年设独山区,1959年改称独山公社,此后在公社和乡之间不断调整建制。1998年改称独山镇。2001年,下新镇柯思湖村划入独山镇,建制延续至今。

独山地处鄂皖赣三省交界,是湖北省的东大门,素有“鸡鸣三省”之美誉,全境丘陵、湖泊交错,以丘陵为主。

胡剑彪介绍,独山镇版图面积81平方公里,境内辖一个居民委员会,19个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191个,乡村户数7680户,总人口32696人,耕地总面积45852亩。

著名景观,日出东观。高雅 供图

胡剑彪介绍,独山镇命名,因境内北面有独立山丘而得名。独山不高,但却是古时水路龙感湖区和东部黄梅陆地相联的战略重地,扼守北往大别山腹地、进军中原之路。

相传南宋初年,一代名将岳飞即领军乘船从独木渡登岸,深入石幢坡击败叛军李成。

境内著名景观东观山,嵌入龙感湖,地处半岛,是湖北省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东观日出”景点建设已列入县级乡村振兴发展规划,目前初步形成设计方案。

东观山半岛分属湖北安徽两地,岛上松梅岭村,顾名思义,一侧为安徽省宿松县,一侧为湖北省黄梅县,中间有3米宽街道,故有“一脚跨两省”之说。

日出东方,催人奋进

独山镇境内山岭、丘陵、湖泊犬牙交错,铁矿石、页岩石等矿产资源丰富,战略地位突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独山镇境内铁矿石、页岩石蕴藏丰富,再加上当地勤劳的人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独山镇资源消耗型企业野蛮式爆发生长,独山镇远近闻名。

机械加工,如火如荼。高雅 供图

“独山地少人多,土壤贫瘠,在此背景下,矿业开采和机械加工成为独山主导产业,其上下游各类小钢铁、小水泥、小砖厂如同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胡剑彪介绍。

据统计,1986年,高岭、大坝、金星等村年开采铁矿石19万吨,销售收入超过500万元。

2002年,黄梅县整治矿点私采滥挖现象,组建高岭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综合规划布局矿点11处,年出售矿石45万吨,销售收入近亿元,高岭村成为黄梅县经济十强村。

2005年,独山镇成立马鞍选矿场,年产值1500万元。荣新工贸公司、中亚炉料公司先后办冶炼厂,产值分别达5700万元和6800万元,创利税580万元和610万元。

转型发展,建工业园。高雅 供图

2006年,利用凉岭一带页岩资源,独山镇创建砖都工业园,生产新型保温建材页岩砖。华峰、利源、湖北墙体材料3家企业落户,建成3条生产线,日产10万多块。

2000年,湖北独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成立,先后承建武汉市狮城名店、红桃K药业集团办公区等重点工程获省“黄鹤杯”,成为黄梅第二大建筑公司。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独山镇工业企业253家,其中采矿、选矿、炼铁企业11家,规模以上企业6家,年采铁矿石50万吨,精选矿粉1.8万吨。

胡剑彪说,2017年,独山镇工业从业人员1860人,实现总产值62亿元,产业是1986年681倍。

日出东方,雾迷津渡

“野蛮生产的资源冶炼型企业,不仅给独山镇,也给黄梅县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胡剑彪说,独山镇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黄梅县的重要财源。县里没有资金,就来向镇里拆借。

据不完全统计,全镇有十多个矿点,先后有3000多亩山林被开挖,绵延的青山变得满目疮痍,到处都是被破坏的裸露山体,一大批炼钢企业,违规排放废气、废水、废渣。

“有些矿山开挖后,导致村民的祖坟都找不到”,胡剑彪坦言,矿产资源过度开发,大型过境货车轧坏了道路,尘土漫天,独山镇变身为“光灰”小镇,引起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

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加持下,在环保利剑的重重压力下,独山镇开始了漫长的探索和艰难的转型之路。

探索转型,绿色发展。高雅 供图

2014年前后,独山镇刀口向内、靶向对己,主动拆除了镇内小钢铁厂2家,关闭铁矿企业2家,碎石加工点5家,拆除矿山开采遗留建筑物2000平方米。

2017年前后,全球大宗商品暴跌,独山镇一些矿山开采和冶炼企业未能幸免,经营举步维艰,部分企业先后关停。

胡剑彪说,近两年来,独山镇矿山恢复治理成效显著,关停多家碎石厂,拆除四家小炼铁厂,两家养殖场,持续开展清流行动,建设了镇污水处理厂并投入运营。

“经历资源转型阵痛的独山镇,近两年开始走上循环经济发展的新路”,胡剑彪说,独山镇整合废弃矿山,变废为宝,建设黄梅县循环经济产业园,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绿色能源。

提档升级,产业发展。高雅 供图

循环经济产业园已成功引进汤荣铸造、格林美、利泰铸造、金蓬实业、一本实业等5家优质企业入驻投资建设。汤荣铸造2021年3月投产,当年上缴利税1380万元。

“汤荣铸造二期已于今年9月份投产。2023年,汤荣铸造满负荷生产后,年产值将达到4亿元,贡献税收可达4000万元以上,同时将吸纳周边300多人就业”,胡剑彪兴奋地说。

截至目前,独山镇规上企业14家,其中高新企业7家。2021年,全镇工业产值28亿元,税收5308万元。转型后的独山镇,依旧是黄梅县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统计部门提供的独山镇2012年至2021年财政收入显示,独山近10年财政收入分别为3127万元、3000万元、3627万元、3474万元、2990万元、4428万元、4314万元、3818万元、3805万元、5308万元。

胡剑彪认为,近10年的财政收入,很好反映了独山镇的经济发展现状,2015年,产业转型阵痛凸显,矿山关闭,独山财政收入连续两年下滑;2018年,转型升级进入深水区,不少污染企业关停,2019年、2020年,独山财政收入再次下滑。

“2021年,独山镇财政收入一口气突破4000万元、5000万元两个大关,达到5308万元。这既说明当下独山镇的转型发展是成功的,也为独山镇未来绿色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胡剑彪说。

日出东方,其道大光

成绩固然可喜,问题更须警醒。

“日出东方催人醒”,胡剑彪清醒认识到独山镇存在的问题。他说,在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引进培育上还需下更大功夫,园区基础设施尚不完善,专业配套水平低,企业入园进展缓慢。

此外,页岩集中区环境差,“小、乱、散”问题突出,转型发展迫在眉睫;镇中心街道破旧、狭窄、脏乱,杆线林立,人流、车流混杂;生态环境治理任务艰巨繁重,矿山恢复进度缓慢。

需要注意的是,民生问题依旧十分突出,积压矛盾多,历史欠账多;极少数干部能力素质、工作作风与新形势还不相适应,少数党员干部的进取精神和担当意识有待进一步提升。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雅 供图

胡剑彪说,未来五年,独山镇将积极融入“城区引领、两带驱动、多点发力”的县域发展布局,勇立门户崛起之志,奋力打造循环经济重镇、绿色能源大镇、建筑建材强镇、富美宜居新镇,为建成黄梅高质量发展重要片区努力奋斗。

产业发展方面,独山镇要以打造“循环经济重镇、绿色能源大镇、建筑建材强镇、富美宜居新镇”为引领,五年内加速循环经济产业园园区体量扩增。

计划至2025年,全镇规上企业达到15家,工业产值突破25亿,税收突破1亿大关,镇域经济实力稳居全县上游,跻身黄冈市乡镇经济发展“二十强”行列。

生态农业,采摘基地。高雅 供图

乡村振兴方面,充分发挥全国“一村一品”示范镇的引领作用,以东观藜蒿、周柴蓝莓、界子墩苗木、尤占葡萄、黄花片区稻虾连作等产业为主的特色农业在这片土地上多点开花。

民生福祉方面,2023年,独山镇全面完成辖区内矿山恢复治理,重现山青水秀;“擦亮小城镇”,完善镇村路网建设,升级改造独山中心街;推进农村供水管网、污水管网改造升级。

“树立鲜明的干事导向,以实绩论英雄”,胡剑彪说,独山镇实行挂图作战,以图定责,月初布置工作,中旬提示督办,月末总结点评。列入黄榜的干部,需在镇党委会上检讨,列入黑榜的干部,需在全镇大会上检讨。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由开采矿山到呵护绿水青山,由资源依赖性到循环发展型,独山镇在这一轮发展过程中,找到了适合自己定位的绿色高质量发展的“金钥匙”。

胡剑彪说,蓝图已经绘就,实干是最佳捷径,奋斗是唯一出路,独山镇上下将以勇立门户崛起之志,积极坚持共同缔造,为建成黄梅高质量发展重要片区努力奋斗,奋力谱写独山新时代追赶超越新篇章。

湖北日报客户端,关注湖北及天下大事,不仅为用户推送权威的政策解读、新鲜的热点资讯、实用的便民信息,还推出了掌上读报、报料、学习、在线互动等系列特色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