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日本投降后,400名女护士手持手术刀,向我军伤员痛下杀手

1946年日本投降后,400名女护士手持手术刀,向我军伤员痛下杀手

1946年的春节,400名投降的日本女护士在夜深后,手持手术刀,疯狂地刺向我军伤员。

受伤又处于麻醉中的战士们毫无还手之力,仅仅过了40分钟,就有153名伤员惨死在她们手下。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已经投降的她们变得如此残忍?

惨案发生后,这些女护士又会遭到怎样的报应呢?


1946年2月2日这天,正好是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国迎来的第一个春节。

正当吉林通化市所有人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时,400名身穿白衣的恶魔却悄然举起了手中的手术刀。她们就像是早就彩排过一样,400人迅速分成8组,有的拿着手术刀,有的则随手拿起平时常用的剪刀,随后便快步走向病房。

病房中一共躺着153名东北民主联军的伤员,他们都是八路军最勇敢的战士,在战场上拿着刺刀与敌人拼命时,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只是此时战士们个个身受重伤,而且手无寸铁,有不少人还被注射了麻醉剂,根本无力做出抵抗。

原本应该救死扶伤的“医疗圣所”,眨眼之间便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痛苦的惨叫声。而原本是“白衣天使”的女护士们丝毫没有怜悯或犹豫,仅仅过去了40分钟,153名我军伤员便惨死在了这些女护士手下。

曾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没有牺牲在战场上,最终却在迎来胜利后,在医院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一群本该以救死扶伤作为使命的女护士,不可能突然就对伤员痛下杀手。她们如今反常的举动说明,背后很可能有人挑唆或者指使。这些人正是当时选择了投降的日军战俘。

他们几乎全都出身日本关东军,原本共有将近60万人变成了战俘,那时苏联的军队还驻扎在这里,他们带走了其中的50万人,准备他们到西伯利亚平原上充当苦劳力,而剩下的10多万战俘,苏军就交给了我们。

其中,在吉林通化城内,加上东北抗联四处搜查抓到的,日寇俘虏一共有1万7千多人,此外还有大量被滞留东北的日本国籍居民将近10万。相比于那些被押送到西伯利亚后冻死、饿死、病死的人,留在东北的日寇战俘就仿佛身在天堂。

而且我军向来坚持“优待俘虏”的原则,即便是有着深仇大恨,抗联的战士们也没有对这些日本俘虏痛下杀手,更别提那些滞留下来的日本人了。只要他们能安分守己地待上几年,就能顺利地返回日本。

然而我军出于人道主义而展现的善意,并没有让这些内心阴暗之人受到感化,他们竟然贼心不死,暗中勾结起来,想要制造一起暴动,一举恢复日本在东北的统治。


当时正好是日本投降后,通化市迎来的第一个春节,当地百姓苦尽甘来,本以为过往惨无人道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美好的生活正在向他们招手,却不清楚,巨大的危机正在悄悄靠近。

凌晨4点左右,街上路灯忽然全部熄灭,整个通化市都陷入了黑暗之中。紧接着,市中心亮起了火光,枪声和爆炸声顿时打破了凌晨的宁静,混乱和暴力充斥着整座城市。

与此同时,通化市某医院内,400名日本女护士聚集起来,三四个人一起行动,先将病床上的伤员围住,然后再用手术刀残忍地杀害了他们。

伤员们知道女护士们大多都是日本人,但平时她们一直在救死扶伤,在伤员们看来,她们与鬼子兵是不一样的,面对她们时也没有太防备她们,没想到转眼间她们就化身成了恶魔,开始收割伤员们的性命。

很多战士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平时温柔体贴的女护士会变得这么残忍。有些伤员伤势较轻,反应更迅速,立刻跳下病床进行反抗。他们很快意识到,既然这些女护士敢这么大胆,说明整个医院都可能被日寇控制了。

女护士们其实早就收到了命令,如今只是在按照计划展开行动。而制定整个计划的人,就是已经投降却依然贼心不死的日本关东军。

他们的领头人名叫藤田实彦,是个曾经率部攻进南京城的刽子手,如今率领着一支3000多人的关东军残部,藏在城外老爷岭的山林中,准备寻找机会卷土重来。

正好,国军部队中的反动势力孙耕尧,过去在关东军中做过大官,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汉奸。他与藤田实彦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准备合伙在通化城内制造事端,引发暴动。

为此,这伙顽敌就开始网罗、拉拢和胁迫通化城内的日本居民,暗杀进步人士,大力发展反动武装,还试图策反东北抗联的战士。

而当他们拉拢一位名叫沈殿凯的战士时,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假装答应了汉奸的请求,然后通过套话等方式,慢慢摸清了他们的计划。这让沈殿凯大吃一惊,让他心痛的是,他的姑父刘靖宇竟然已经倒向了他们。

沈殿凯意识到事态严峻,来不及多想,先假装要去拿配枪,顺利脱身后,立刻将消息汇报给了上级。


此时,那400名日本女护士,有的拿手术刀割,有的用剪刀刺,还有的用手掐,已经极其残忍地杀害了我军伤病员153人。

正当她们以为大功告成,可以撤退时,驻防在通化市内西关一带的朝鲜义勇军5连战士,在收到消息后,已经火速赶到了医院。

看到这残忍的一幕,5连战士们怒火中烧,随即与敌人展开肉搏。企图带着女护士离开的日寇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眨眼间就被击毙了30多人,他们最后落荒而逃,那些女护士就被无情地抛弃了。

原本应该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们,如今满身鲜血,惊恐地看着战士们。而他们在目睹了医院内的惨状后,完全没有心软,将这些身穿白衣的恶魔全部击毙,一个不留。

而另一边,藤田实彦率领的关东军,将首要目标对准了关押日本战犯的通化支队司令部。而在沈殿凯战士的通报下,我军早就集结起来,虽然现场敌强我弱,但战士们依然没有退缩。他们迅速用沙袋筑起了防御阵地,熟练地运用战场经验,多次打退了企图冲上来的关东军。

枪炮的声音早就惊醒了通化的老百姓,他们纷纷走出家门,手里拿着锄头和铁锹,看准日本人就打。虽然他们打得毫无章法,却也有力地支援了城中的我军战士们。

在军民共同反击下,经过两个小时的血战,在黎明时分,多路援军及时赶到。尤其是朝鲜义勇军,直接从背后给了日寇狠狠一击,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这场爆发于凌晨的暴乱,很快就平息了。

令人遗憾的是,医院中的150多人全都被杀害了。

这起暴乱虽然被平定了,但那个丧心病狂的指使者藤田实彦还没被抓住。随后,整个通化市进行了长达2天的大搜捕。

起先那些日寇残部还想躲到日本居民家中,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正值春节,中国人家家户户都贴着春联,唯有日本人的家门上没有。搜城的战士们只要瞄准了这些人家进行搜查,很快就将日寇残部全部抓捕归案。

图:藤田实彦

3000多名日寇被朝鲜义勇军带去了河边,当场击毙后就被丢进河里喂鱼。藤田实彦被抓后,还被义勇军绑到树上示众,吓得他一个劲地鞠躬道歉。

不过,不等受到惩罚,藤田实彦就病死在了医院里,也算是罪有应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