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妹夫来借钱,见其断指,男子说只有我妹妹来我才能借

民间故事:妹夫来借钱,见其断指,男子说只有我妹妹来我才能借

原本只是货郎的周通,或许是走了运,转到了几个钱,便开始不安分了,打算经营些生意。

​老父亲见了,苦口婆心劝道:儿啊!不要好高骛远了,做个货郎挺好,每年赚的钱,比当初我种地可是高了数倍,最起码吃喝不愁了,老实做吧!

周通看了看老父亲,再看了看已经十六岁的妹妹,叹了口气说道:爹!不是我想胡闹,而是不得不如此,我都二十五了,还没成亲,我倒是无所谓,晚几年没关系,但是我妹妹这么大了,必须得找婆家了,找婆家,这嫁妆就是个问题,若是少了,将来妹妹嫁过去受气,所以我这个当哥哥的必须努力,最起码给我妹妹赚些嫁妆。

​老父亲听了,叹了口气,说道:都是爹没能耐,还得叫你担起这个家啊!

​妹妹从小乖巧懂事,听到哥哥这么说,顿时眼泪流了出来,说道:哥!

周通最是心疼这个妹妹,母亲死得早,老父亲还得养活他俩,所以周通从小就照顾妹妹,宁愿自己没有,但是妹妹必须得有。

​说干就干,这周通是个行动派,积攒了多年的经验,将积攒的钱财,用于经商,其实也就是从远处买了些皮货,弄到稍远地方贩卖。

​别说,几次下来之后,这周通竟是积攒了不少的身家,比之做货郎,可是强了十倍不止。

一晃就是两年的时间,妹妹已经十八岁了,因为周通两年赚了不少钱,上门来提亲的媒婆倒是多了起来。

周通不管自己,只是操持妹妹的婚事,最终相看中了一家,这家人还算可以,家中也算是富裕,儿子是个书生,看似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样子。

父亲和周通俩人都挺满意,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只是这个嫁妆问题,也是令人头疼的一件事。

不只是附近,整个民间都是如此,嫁女必须准备丰厚的嫁妆,否则丢人是一个方面,关键是女方到了婆家,会被看不起,会被特殊对待。

风气就是如此,所以周通最终,各种礼品,布帛,钱财,最终算了一下,一年多白干了,足足数百两白银。

对于一般家庭,这就是天价了,幸好周通这两年赚到了钱,但是即使如此,也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动静了。

迎亲的当天,那个热闹,大家看到抬出的嫁妆后,纷纷露出了震惊之色,随即便是议论纷纷。

​再看那新郎,更是满脸带笑,跟花盛开了一般。

​这场仪式,令得周家获得了不少的赞誉,老爹和周通心中那个高兴。

​操持完了妹妹的婚事,周通当年也成亲了,一家人倒是其乐融融。

​周通有了自己的店铺,每日吃过早饭之后,便会去铺子里盯着。

天气有些冷了,周通起床之后,洗漱完毕,直接走出了家门,妻子倒是做了早饭,只是这几年周通的习惯,就是出来吃些东西。

这里是一个油条摊位,老汉炸着油条,烟气升腾,摆了几张方桌,有着不少人正在吃着,碗中是豆浆。

​见到是他来了,那老汉笑道:周掌柜的来了啊?

周通却是笑道:七叔!以后可不能这么称呼我,您可是看着我长大的。

​老汉笑着问道:四根油条,一碗豆浆?

周通点头,径直坐了下来,桌上的其他人,有几个算是熟人,也都打了招呼。

​刚吃了第一根油条,只见从镇外走来了一名乞丐,蓬头垢面的,只是身上的衣服,倒是还算完整。

也没个破碗,看着像乞丐,看其穿着又不像。

这人哆嗦着身体,瑟瑟发抖,眼睛朝着四处瞟着,带着一种胆小的感觉。

​许是走了许久,速度很慢,口中喘着粗气,终于坚持不住了,在离着摊位不远处的巷子口,瘫坐在了地上。

口中呼呼喘着粗气,看着对面的早点摊位,露出了渴望之色。

​周通算是看出来了,不过开始倒是没有理会,毕竟乞丐可是到处都有,同情不过来,所以还是吃着早点,但是视线一直落在了乞丐的身上。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因为这乞丐是外乡人,大家都不认识,所以带着一丝好奇。

周通算是走南闯北了,见识广,但是也看不出此人的跟脚,只见这人应该是饿了,但是却是没有过来乞讨。

​这人伸出手臂的一刻,周通的眼神顿时定住了,带着疑惑的样子,因为这人右手手掌整个被布包裹着,本是白布,此刻却是被血殷红。

周通想了想,起身走到了那人的近前,说道:朋友!看你是饿了,走!跟我去吃点早点!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一般早晨很难看到乞丐,所以周通起了好奇心,才会过来试探一下。

那人听了后,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起身,说道:这可是你请我的,不是我要的!

​周通听了,却是笑了笑,看来这乞丐倒是个有故事的人。

两人前后到了摊位这里,周通对着老汉说道:来十根!两碗豆浆!

老汉心中高兴,管他是不是乞丐,只要有人付钱就行,随着热油翻滚,油条很快熟了,乞丐用好手,抄起就吃了起来,一根接着一根,竟是吃了二十根,四碗豆浆,这才罢休。

​周通见了,呵呵笑了笑,问道:可是吃饱了?

​那人点了点头,周通将钱付了,也没多问,转身就走,那人似乎是有话要说,不过想了想,也没说。

旁边有人就议论了一番,乞丐想了想,干脆躲入了那条小巷之中,找了个避风的所在,靠着睡觉,好似是真的乞丐一般。

​每天,周通从这里过,晚上倒是看不到此人,但是每次早晨,都能见到此人,也不废话,周通每天请此人吃早点。

一晃就是半个月,这人右手上的布都被掀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右手。

待看到之后,周通顿时愣住了,问道:手指为何会少了一根?

右手的小指没了,此刻血液凝固,但是那里仍旧是鲜血淋淋的感觉。

​周通皱了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交代了一番,周通听罢,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人,乃是县城的家,只是因为他嗜赌如命,不只是将家赌输了,最终是倾家荡产,还借了不少钱。

​但是期限到了他还不上,结果赌坊的人,竟是直接砍了他一根手指,若是再不还,还会继续,直到砍掉所有手指。

​周通不解道:那你的妻儿呢?

听到这话,男子捂着脸号啕大哭起来,最终说道:孩子送人了,妻子被输掉了!

周通听了,都有些傻了,赌徒竟然会痴迷到这种地步!

​两人也算是熟悉了,周通干脆将他弄进了铺子,当了一名伙计。

​此事过后数月的时间,周通突然对着老父亲问道:爹!妹妹是不是许久都没回来了?

老父亲听了,算了算,说道:还真是,有段时间没来了,怎么,想你妹妹了?

​周通点了点头,说道:可不!昨晚我还梦到她了,也不知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老父亲笑了笑,说道:姑爷也是读书人,对她错不了。

爷俩这么说着,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也就是午时左右,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因为是白天,大门也没关,这人到了里面,周通才看到,顿时露出了诧异之色,问道:妹夫!真是巧了,你怎么过来了?

​来人正是周通的妹夫,那位书生,只是此刻的书生,两只手攥着,似乎是有些不安和紧张。

听到周通问他,书生赶紧说道:小颖最近老是想家,只是她身体受了些风寒,不宜出门,所以我才过来看看。

​周通听了,急忙问道:我妹妹怎么了?

妹夫赶紧解释说道:小颖只是受了些风寒,没什么大事。

周通这才放心,张罗了饭菜,一家人坐在一起,陪着书生吃喝。

只是书生端酒杯的一刻,周通愣了下,因为书生的左手,似乎是缺了一根手指。

看到这一幕,周通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有开口询问。

吃过之后,两人坐在了一起,书生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大舅哥!能不能借我点钱啊?

周通闻听,顿时想到了什么,不过却是装作不知,问道:你借钱干什么啊?

书生听了,说道:是这样!家中打算叫我出仕,门路都找好了,只是这上下打点,需要不少的银子,所以我过来找你借点。

周通神色不变,问道:借多少?

​书生听了,有着兴奋之色闪过,说道:最好是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啊!这可是巨款,周通听了,仍旧是丝毫不动,说道:钱不是问题,但是你借不行,只有我妹妹来借才行,若是我妹妹,别说借,给了你们也无所谓。

书生听了,一抹激动的兴奋,从眼中闪过,周通心中冷笑几声,不过更多的是期待,还有些恐惧。

书生听了,说道:好吧!我叫小颖过来。

也就是一天而已,次日,果然,书生陪着妹妹走了过来,看到妹妹的一刻,周通这才爆喝一声:好你个书生,竟然敢害我妹妹。

​书生闻听,顿时有些傻眼。

周通抓住妹妹的手,逼问事情的经过,结果妹妹是直接哭了起来。

书生不知何时,染上了赌博,将家中输了个精光,因为没有及时还钱,手指被砍掉了一根,父母也都被差点气死。

这次过来借钱,若是借到,还没事,若是借不到,那么将会卖了她。

周通感到庆幸,因为救了一个赌徒,知道了事情的隐秘,这才发现了端倪,否则妹子的下场可就变得十分凄惨了。

周通也没借给书生钱,反倒是将妹妹留了下来,书生垂头丧气走了。

故事完!

小编有言:周通好心,救助了乞丐,知道赌博输了,可以砍掉手指的事情,所以在见到妹夫也是如此,才会将计就计,救了自己的妹子!

说明:民间故事也是文学的一种传播形式,请勿与封建迷信挂钩,请多多关注作者,继续欣赏下一篇民间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