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洞房后,女子去拜见婆婆,婆婆:我儿子已经去世很久了

民间故事:洞房后,女子去拜见婆婆,婆婆:我儿子已经去世很久了

康熙年间,柳林镇有一个柳员外,柳家良田百亩,牛马成群,店铺三间,在当地也是屈指可数的富贵之家。

柳员外的妻子李氏是一个大家闺秀,生得貌美如花,温柔娴淑,而且知书达理。李氏生下一个女儿,名叫柳依依,与她母亲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

柳依依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子,可谓是才貌双全,是很多青年才俊的梦中情人。

柳员外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也是把她视若珍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即便这样,柳员外心中还是有一大遗憾,那就是没有一个儿子。

生下女儿之后,柳员外夫妇也没少努力,希望再生下一个儿子,可事与愿违,夫妻二人寻医问药十几年也毫无结果。

柳员外的堂弟柳秋生,生育了三个儿子,家中的日子很是拮据,柳员外也经常接济他,但柳秋生两口子并不感恩,因为他们心中的疙瘩一直没有解开,十几年前,柳秋生就想把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柳员外,可柳员外夫妇没有同意。

镇上有一个叫李家宝的小男孩,父母去世时才六七岁,很是可怜。李家宝比柳依依小一岁,柳员外就想过继李家宝做儿子,可还没有等他把李家宝带回家,小家宝就莫名地失踪了。

柳员外听说后,就派人去寻找李家宝,可找了很多天也没有找到,柳员外很是伤心,也没再提过继儿子的事情,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眨眼就是十几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是端午节后的一个早晨,管家痛哭着跑回了柳家,李氏和柳依依一看吓了一跳,问管家为何哭泣?

管家说道:“老爷……老爷他暴毙身亡了……”李氏一听当场就瘫软在地上,柳依依抱住母亲痛哭不止。

乡下刚收完麦子,柳员外与管家一起下乡收租金,他们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就住在了乡下。

昨天晚上,柳员外突然说头有点晕,管家就去请郎中给他看,郎中开了一些药吃了,本想着今天会好,谁知一大早管家去他房里叫他时,人已经走了。

柳员外平时的身体很健康,连头痛脑热都很少有,突然出现这种事情就很意外,对李氏母女来说就如晴天霹雳,她们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逝者已去生者如斯,丈夫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要努力地活着,李氏强忍住心中的悲痛,站起身准备安排柳员外的丧事。

正在这时,柳秋生带着三个儿子和其他族人都来了,他们把柳家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氏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就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柳秋生说道:“柳明昌已经死了,我们是来保护柳家财产的,免得落入外人之手!”

李氏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柳秋生骂道:“相公活着的时候对你不薄,他尸骨未寒你就要来抢家产,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柳秋生冷笑一声说道:“少废话,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

“柳秋生,你也太忘恩负义了,我父亲给你钱,给你粮,免租让你种地,没想到你连个畜生都不如……”

“啪!”一个大嘴巴就狠狠地甩在柳依依的脸上,她白皙娇嫩的小脸上顿时出现五个红红的指头印。

柳秋生恶狠狠地骂道:“死丫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赶紧滚!”柳依依被柳生扇了一耳光,身体重心不稳,后退几步,李氏赶紧扶住了她。

李氏知道这些人早就对她家的财产虎视眈眈,如今丈夫去世,正合了他们的意,他们就联合起来“吃绝户”,母女二人若是不走,也会被他们逼死的。

在封建社会,女子没有地位,一家的男主人去世,家中没有儿子,同族的亲戚们就会来瓜分他家的财产,这就是所谓的“吃绝户”。

“吃绝户”现象在清朝时期已经达到了顶峰,很多女子被逼得活不下去,只能远走他乡或者被亲戚们卖掉。

李氏与柳员外夫妻恩爱,如今丈夫还没有入土,她心中不忍,就说道:“让我们走也可以,但我要亲眼看着丈夫入土为安之后再走!”

柳秋生的妻子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又对李氏说道:“我们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那你们就留下吧,办完丧事再离开!”

当日,柳秋生就买了一口薄棺,把柳员外草草的埋葬了,埋葬完柳员外天已经黑了,李氏原本要带着柳依依离开,去外地地投奔一个远房亲戚,可柳秋生的妻子王氏却说道:“天都这么晚了,你们今晚就住下了,明天再走不迟。”

李氏和柳依依就暂时留在了家里,柳依依和母亲睡在一个床上,二人想到如今的遭遇,不免抱住痛哭,她们回忆着过往的幸福生活,聊一会儿,哭一会儿,一直到三更半夜才睡去。

在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就有几个男子闯进了房间里,母女二人听到动静,都惊醒了过来,还没有等她们反应过来,就被人打晕了。

当柳依依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居然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里到处都贴着大红喜字,看起来好像是新房。

柳依依的脑子很懵,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她顾不得多想,赶紧从床上下来了,正要出门的时候,却被俩个丫鬟模样的女子拦住了。

“二夫人,你要去哪里?”

柳依依听她们这样称呼自己就更懵了,说道:“这是什么地方?谁是你们的二夫人?”

“哈哈哈……”一个五十多岁男子大笑着走了过来,这个男子就是城里的王员外,他给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两个丫鬟就下去了。

王员外走到柳依依身边,说道:“娘子,今晚是咱俩的洞房花烛夜,良辰一刻值千金,说着就把柳依依拉进了屋里。”

柳依依看着王员外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根本不认识你,赶紧放我离开!”

王员外色眯眯的小眼睛打量着柳依依,笑嘻嘻地说道:“娘子,柳秋生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他说着就要去抱柳依依,柳依依急中生智,拔下头上的簪子就朝王员外刺去。簪子一下子刺在他的脖子上,顿时鲜血就冒了出来。

他痛得捂住脖子,但还不死心,一步步向柳依依靠近,骂道:“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戳本大爷……”

王员外的脖子在不停地流血,他脸色变得苍白,还没有抓到柳依依,就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柳依依赶紧捅破窗户逃了出去。

是夜,到处漆黑一片,柳依依害怕极了,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拼命地往前跑,不知跑了多久,她实在是跑不动了,看见路边有三间茅草屋,就走过去敲门,靠在门框上喘着粗气。

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一个老婆婆提着马灯站在门口,柳依依赶紧说道:“大娘,我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老婆婆就把她领进了屋里,并给她打来洗脸水,然后又煮了一碗面给她吃,柳依依说道:“多谢大娘了。”

老婆婆说道:“不用谢,天也不早了,吃碗面赶紧睡吧!”

老婆婆就把柳依依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一尘不染,床上铺得很整洁,还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摆着很厚的一摞书。

看着好像是个男子的房间,柳依依觉得奇怪,就问道:“大娘,这个房间是您儿子的吗?”

老婆婆听她这么问,忍不住流下眼泪,说道:“天也不早了,赶紧睡吧!”柳依依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再多问,就和衣躺在床上,他想到父亲病死,母亲下落不明,就很担心,不免泪湿枕巾。

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在她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就感觉房间里有动静,她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随即就看见一个年轻男子拿着蜡烛走了进来,男子玉树临风,长的是一表人才。柳依依吃惊道,“你……你是什么人?”

男子看见柳依依也是吓了一跳,说道:“不知姑娘在此,打扰你的美梦了,我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柳依依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说道:“你怎么半夜回来了?”说着就要下床。

英俊男子赶紧说道:“小姐就睡在这里吧,我打地铺就行!”

柳依依抬眸看着男子,男子也正在看着她,四目相对,二人的眼里都蹦出了小火花,她小脸涨红,赶紧移看目光。

男子问道:“敢问小姐芳名贵姓?”

柳依依以为这个男子就是老婆婆的儿子,而且也是个读书人,长得英俊潇洒,说话文质彬彬,就放松了警惕,说自己叫柳依依。

男子一听,脸上掠过不易觉察的神情,问道:“小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柳依依说道:“我父亲病逝,家产被族人霸占了……”

男子说道:“想不到居然有如此恶毒的亲戚,霸占了财产也就算了,还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他含情脉脉地望着柳依依说道:“让小姐受苦了!”

柳依依听了他的话,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男子见她哭泣,赶紧就掏出手帕给她擦泪,然后扶她坐在床上,安慰她一阵子。

柳依依貌若天仙,楚楚动人,男子对她爱慕不已,就主动向她求爱,其实柳依依也爱慕男子的风流倜傥,谈吐不凡,二人就情不自禁做了夫妻,相拥而眠。

次日天不亮,男子就穿衣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说道:“娘子在这里等着我,不要离开!我办完事情就回来与娘子拜堂成亲!”

柳依依与男子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这辈子就是他的人了,就打算住下来等他,可黄婆婆并不知道内情,于是柳依依就把自己与她儿子私定终身的事情与黄婆婆说了。

黄婆婆一听大惊,赶紧拉住柳依依打量一番,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儿子已经去世很久了!”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柳依依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她又惊又怕,难道昨夜与她同床共枕的不是人,她不敢再往下想。

原来,黄婆婆的儿子黄家祥一年前进京赶考返回途中,不慎落水身亡,是他一个同窗把他的尸体送回来的,是她亲眼看着儿子下葬的,怎么可能还活着?

柳依依见黄婆婆伤心哭泣,就赶紧劝她说道:“大娘,你不要难过了,我可以做您的女儿,伺候您一辈子!”

柳依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按照黄婆婆的描述,她断定昨天晚上的人不是黄婆婆的儿子,那又是何人呢?他为啥要骗她说自己就是黄婆婆的儿子呢?

即便不是黄婆婆的儿子,柳依依还是决定留下来等他,一定要当面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

柳依依就在黄家住下了,她特别勤快,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打扫,打水,做饭,洗衣。

几天之后,柳依依正在灶房做饭,突然就有一群衙役闯进了院子里,不由分说就把她抓了起来,黄婆婆一看就质问哪些人为啥要抓柳依依。

哪些人根本不理她,其实柳依依心里清楚,她平静地对黄婆婆说道:“大娘,你不要难过,如果有来世,我会报答您的。

那个人要是来找我,你告诉他来世再见就行了!”

柳依依用簪子戳了王员外,王员外恼羞成怒,就派人到县衙报了官,经过几日的调查,他们就打听到了柳依依的下落,县衙的人就来抓她了。

来到大堂之后,柳依依大喊冤枉,王员外非要置她于死地,就给知县使了银子,知县就把她打入了大牢,等待秋后问斩。

黄婆婆很是伤心,就去县衙探望柳依依,二人难免又是痛哭一场。

黄婆婆从县衙回到家里,远远就看见门口有一个年轻男子,手里牵着一头骏马,正在门口张望。

黄婆婆纳闷,她家从来没有这样的亲戚,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男子赶紧恭敬地问道:“黄大娘,您还好吗?”

黄婆婆一看,此人正是沈青山,是她儿子黄家祥的同窗好友,当时是他把黄家祥的尸体送回来的,还帮助埋葬,临走时还留下一包银子给她用,黄婆婆觉得沈青山是一个大好人,对他是感激不尽。

“沈公子,快请进!”黄婆婆赶紧把他请进屋里,给他端茶倒水。

沈青山却突然跪在黄婆婆跟前,眼圈发红:“娘!我以后就是您的儿子了,我要孝敬您,为您养老送终!”

黄婆婆下了一跳,赶紧扶住他说道:“沈公子快起来,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呀……”黄婆婆想到儿子惨死,她又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沈青山说道:“家祥我俩情同手足,他不在了,我就是您的儿子,我替他来孝敬您老人家!”

黄婆婆说道:“沈公子,你是一个好人,已经帮我很多了,我老婆子感激不尽,可不敢奢望其他的!”

沈青山跪在地上不起来,说出了一年前的真相。

一年前,沈青山和黄家祥相约进京赶考,在回来的时候,二人站在船头赏月,沈青山不下心掉进了河里,黄家祥一看,就赶紧伸手拉他,因为水流喘急,沈青山就被一个大浪卷走了。

黄家祥一看,就一头扎进了河里,他竭尽全力把沈青山拖上了岸,但他体力不支再也没有上来,被找到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沈青山很内疚,很自责,蹲在黄家祥的尸体旁嚎啕大哭,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他就找人一起把黄家祥的尸体送回了家,并出钱厚葬了他。

沈青山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黄婆婆,可隐瞒了实情,他的内心更是无比煎熬,为了寻求心理安慰,他每隔几天都会在夜里来到黄婆婆家里,在黄家祥的房间里睡一夜。

在黄家祥的房间里睡觉,就好像和他在一起,他可以与他说说心里话,临走时,还会留下一包银子,也算是替黄家祥尽孝。

就在几天前,他半夜来到黄家祥的房间,碰巧就遇到了柳依依,二人相互爱慕,就私定了终身。

经过一年多的思想挣扎,沈青山终于下定决心说出实情,他跪在黄婆婆面前忏悔,恳求她原谅自己,黄婆婆流着泪说道:“这不怪你……赶紧起来吧……”说着老泪纵横。

其实,黄婆婆也觉得奇怪,这一年多来,她确实收到了不少银子,但这银子来路不明,尽管日子很艰难,她一个子都没有动过,而是放了起来,想着有一天知道是谁放的,就还给人家。

还没有等沈青山问柳依依,黄婆婆又把柳依依被抓的事情对沈青山说了,沈青山一听很担心。

一年前,沈青山高中状元,被朝廷认命为本地知府,听了黄婆婆的话他立刻就去了县衙,亲自升堂审问了柳依依,柳依依看到大堂上的人时,也是大吃一惊,就把自己的冤情都说了出来。

沈青山就命人把柳秋生一家子押到大堂上,柳秋生老奸巨猾,说自己把柳依依嫁人也是好意,他用簪子戳王员外是她个人行为,这与他没有关系。

沈青山就命人先打他们五十杀威棒,柳秋生的小儿子一听要挨打,当场就吓得屁滚尿流,说道:“我招,我招,是我父亲杀死了柳明昌,又你把李氏和柳依依卖了,他是主谋,这不关我的事啊!求大老爷明察!”

其他两个儿子一看老三招了,也不想硬扛着了,都纷纷列举出了柳秋生的罪状,以洗脱自己身上的嫌疑。

柳秋生见儿子们出卖了自己,站起来就要用脚踹他们,却被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柳依依万万没有想到,父亲竟然是柳秋生害死的。

沈青山也感到很意外,他本来是为了给柳依依脱罪,没想到竟然审问出了杀人案。

柳秋生一家为了霸占柳员外家的财产,不择手段,不但杀人,还卖人妻女,罪大恶极,一家人都被打入了死牢。知县收受贿赂,徇私舞弊,也被罢免了官职。

柳依依之所以用簪子刺王员外,完全是被迫的,其实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王员外也被关进了大牢,柳依依被放了出来。

沈青山把柳家的财产都收了回来,还给了柳依依,哪些族人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根据柳秋生一家提供的线索,沈青山和柳依依一起找到了李氏,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李氏跪在沈青山面前,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女儿,沈青山赶紧扶她起来,说道:“夫人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沈青山和柳依依已经私定终身,选了个良辰吉日就成亲了,成亲后,小夫妻如胶似漆,恩爱有加。他们把黄婆婆和李氏接到家里一起居住,对两位老人都很孝顺。

沈青山告诉李氏,他就是李家宝,当年被人卖到了沈家做书童,因为他聪明好学,沈员外非常喜欢他,就认他做了义子,供他读书识字,他才考取了功名。

李氏听了觉得不可思议,当年想过继他做儿子,结果他失踪了,如今却成了她的女婿,他们注定是一家人,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民间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