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行刑过程曝光,凶手已经瘫痪在床,彭真:剩一口气也要抓

李大钊行刑过程曝光,凶手已经瘫痪在床,彭真:剩一口气也要抓

1927年4月28日,影响无数先进青年,身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惨遭反动军阀杀害。

消息传出之后,北平民众失声痛哭,李大钊的牺牲,不仅让北方的革命领导机关遭受严重破坏,对革命,对人民都造成了极大损失。

以至于在1949年李大钊的受刑过程曝光,凶手浮出水面后,时任北平市市委书记的彭真大发雷霆道:“这样的罪人必须抓!哪怕剩一口气也不能放过他!”

当年为何李大钊先生被出卖导致牺牲?

又为何六年后遗骨才被下葬呢?

这个当年故意折磨了他40多分钟的行刑凶手究竟是谁?

晚年吴郁文

1927年4月,张作霖带领着奉军占领了北京,维护旧势力的他将革命视为死敌,因此很快就开始对国共两党的革命者大肆迫害。

随着一个个革命人士被杀害,城里的气氛十分紧张,到处闹得人心惶惶,作为国共两党北方负责人的李大钊,自然成了张作霖的眼中钉。

这让许多革命人士都非常担心,不断提出让李大钊离开北京,避开这阵风头。

可早已将个人生死抛到脑后的李大钊哪里会同意呢?

他坚定地说:“我不能走,我走了北京的事谁来做?”

眼看革命的形势日益高涨,越来越多的有志青年都在觉醒,李大钊只觉得热血沸腾,他一边躲避抓捕,一边继续在北京开展工作。

1926年,大沽口事件传到了北京,迅速引起了轰动,3月18日,李大钊和十万群众走上街头举行示威大会。

可没想到,毫无人性地反动军警采取了血腥镇压,无数群众倒在了枪口和刀锋之下,站在队伍前面的李大钊连忙组织群众撤退,自己却也身受重伤。

“318惨案”发生后,北京的气氛陷入了一片死寂,李大钊却在短暂的逃离后改头换面,再次回到了城内。

可此时城内的反动军警正疯了一样地抓捕他,因此在苏联同志的建议下,李大钊便秘密躲进了位于东交民巷苏联大使馆的旧俄国兵营里。

这个办法确实短时间内阻止了反动军警的行动,但不甘心的京师警察厅依然派出大量特务蹲守在附近,等待着时机。

9月的一天,一名在街上派发传单的中共地下党员被抓捕,在经过侦缉处长吴郁文的威逼利诱后,他把李大钊的藏身地点和行动轨迹全盘托出。

得到情报的吴郁文大喜过望,这可是他升官的机会,于是他立马将消息上报给了张作霖。

1927年4月5日,得到密令的吴郁文等人开始制定计划,决定于第二天带队进行秘密抓捕

此时的李大钊也得到了风声,但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着手上的工作,面对身边人的劝说,他温和地安抚道:“东交民巷不允许中国武装进入,你们不要太胆小了。

李大钊小瞧了张作霖、吴郁文等人的狠辣,他们早已私下说服了使馆区的负责人,让军警进入搜查。

1927年4月6日清晨,吴郁文带着500多名手下冲进了东交民巷使馆区,一进来就直奔李大钊的住处。

为了避免引起外交纠纷,这些军警全都换上了便衣,没有携带武器,只携带了避免文件被烧毁的灭火器。

由此就可以看出,这些人到底有多狡诈,但更让他们有恃无恐的,还是来自叛变之人的口供。

但李大钊却对这些一无所知,伏案工作了一夜的他听到了外面的骚动,却并没有惊慌,他静静地站起来,坐在了屋子里的椅子上。

“嘭”的一声,房门被踢开了,数名军警涌了进来,他们看着眼前这个从容的男人有些迟疑

李大钊面色依然如常,坦然介绍自己:“我就是李守常,你们要找的李大钊。

吴郁文露出了阴狠的笑容,他挥挥手,让手下把所有人都抓了起来,甚至连李大钊的妻女也一并带走了。

可志得意满地将李大钊带回警察厅的吴郁文,却很快就气得火冒三丈,他用了各种残忍的刑法,可对方竟然依然一点信息也不愿意吐露。

而且在李大钊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各界人士都开始纷纷为他奔走,商讨营救方法,这让张作霖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尽管一直下令抓捕李大钊,但真的成功之后,张作霖反而陷入两难的境地,军阀内部也因此分为了两派主张。

一派认为要严查严办,而另一派则提出,这样针对文人的逮捕和处决是在全世界都不被认可的。

与此同时,北京的教育界、政治界和民众们都纷纷出动了,北京国立九校派人拜访张学良,希望先释放李大钊的妻女,并不要私下处决。

4月12日,北京25所大学校长决定发表书面声明,为李大钊等人奔走,章士钊更是亲自出面游说,提出千万不能因为一时意气背上杀害国士的恶名!

在这样的群情激愤中,张作霖也犹豫了,可当初严厉抓捕的是自己,如果就此放弃,之后自己该如何反对革命呢?

他只好等着警察厅的审讯结果,希望可以得到一些“罪证”,这样自己就能有借口动手了

可连续受刑20多天的李大钊却依然没有吐露任何关于共产党的信息,在他最终留下的《狱中供词》《狱中自述》中,还在书写着救国救民的思想。

毫无办法的吴郁文等人只能上报张作霖,承认李大钊没有任何确凿的供词,张作霖只能向其他几个军阀寻求意见。

最终,阎锡山、孙传芳等6名军阀只有一人支持酌情处理,其他5名竟然都认为不可放过

至此张作霖不再犹豫,决心处决李大钊,得到消息的北方铁路工人急了,这些与李大钊最为亲密的战友们决定武装劫狱。

他们找到内应,将消息传给了李大钊,得知这个计划,一直平静的李大钊急了,他严词拒绝,表示:决不允许任何同志为我做出牺牲,也不能让党组织遭受损失。

这时的他早已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而这黑暗的一天也来得那么快。

1927年4月28日,京师警察厅突然开庭,草草审理后就宣布判处李大钊及被捕的其他负责人绞刑,而后立即秘密在京师看守所执行。

下午2点,李大钊等20人坦然走向刑场,他第一个走上绞刑架,年仅38岁的他坦然赴死,壮烈牺牲。

但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为了折磨始终英勇无畏的他,行刑时竟然故意中断了三次,将行刑过程延长到了40多分钟,而且遗体也被警察看守着。

李大钊的妻子赵纫兰也在得知噩耗后悲痛欲绝,病倒在床上无法前去收殓,还是赶来的许多好友前去领回了他的遗体。

5月1日,20多个人悄悄把李大钊的棺木放到了浙寺暂时存放,等待着时机再运回老家入土为安。

可反动军警们竟然依然没有放弃对李大钊一家的迫害,始终派人在附近监视,伺机抓捕其他同志。

还好李大钊曾经的同学伸出了援手,他派人转移视线,暗地里护送赵纫兰和几个孩子离开了北京,回到他们的老家乐亭县大黑坨村避难。

但也因为他们的离去和时局的动荡,李大钊先生的棺木就此被放置在浙寺,一放就是6年。

直到1933年,赵纫兰终于再次来到北京,她依然惦记着丈夫,于是她找到曾经的好友们,希望可以让李大钊入土为安。

在得知情况之后,周作人、胡适、蒋梦麟等人决定,发起公祭公葬,并在公墓为李大钊选取一块墓地。

1933年4月23日,李大钊公葬活动在浙寺举行,几百人汇集在此,一起护送着棺木前往万安公墓。

随着送葬队伍的前行,一路上有越来越多的群众加入了进来,浩浩荡荡的人群都用自己的行动来送李大钊最后一程。

人们为李大钊送葬时的报道(右为赵纫兰同志)

伟大的革命先驱李大钊长眠于地下,但他的牺牲留在了每个人的心里,而此后下落不明的凶手也成了所有人心上的一根刺。

1949年1月31日,北平终于和平解放,城里的白色恐怖一扫而空,叶剑英被任命为北平第一任市长,彭真则担任了市委书记。

他们和一百多名保卫干部来到了北平,正式接管了这里,但谁也没想到,一个秘密就这样被揭开了。

2月的一天,北平市公安局分局长朱文刚带着几名战士来到了功德林监狱交接工作,走进一间屋子,他被眼前巨大的绞刑架惊呆了。

这和传统的绞刑架一点也不一样,又高大又结构精巧,直接能绞杀两个人,他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起来。

身边随行的留守警察以为他有兴趣,忙讨好的介绍:“这是西欧进口的,当时李大钊就是在这上面处决的。”

这话一出,朱文刚火冒三丈,他拉着看守吼道:“你说谁?李大钊同志?”

这看守呆了,连忙解释:“长官,不是我,我只是知道情况而已,您别激动。”他连忙解释了前因后果,生怕被迁怒。

朱文刚听完压住脾气,连忙向上级汇报了这件事,彭真在得知当时处决的真实情况后也是痛心疾首。

他用力地拍着桌子喊道:“立马抓捕杀害李大钊同志的凶手!马上抓捕!”

可这件案子已经过去了20多年,经过仔细的调查,当年吴郁文等人的恶行虽然暴露了出来,可是想要找到他们的踪迹却如同大海捞针。

市公安局不断地寻找着其中首恶吴郁文的行踪,却发现这个人竟然人间蒸发了,他们怀疑对方应该是在抗战胜利后改名换姓藏了起来。

就当大家都无从下手的时候,一封信寄到了市公安局,上面赫然写着:当年的凶手吴郁文化名“吴博斋”,藏在北京市的旧鼓楼大街里。

原来是一名国民党特务被抓捕后,为了脱罪说出了许多信心,其中就有吴郁文的行踪!

这不禁让人想到,当年吴郁文通过逼供获取了李大钊同志的行踪,现在自己被发现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侦查处立马出动,来到鼓楼地区低调地打探情况,很快就排查出了一个可疑人员。

侦查员温振海看着眼前的4号院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他装作找人的样子喊道:“于永奎,于永奎在吗?”

喊了许久都没人答应,正当他打算继续往里走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里没其他人,快走!别打扰我休息!”

温振海眼神一暗,并没有多纠缠,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为了再次确认,他又坐到院子附近和住户们聊起天。

他故意把话题引到自己姓吴的亲戚上,果然不少大爷大妈就搭话了,直接说:

“4号院子里的吴老头以前也是个大官!还跟过张作霖大帅,就是现在腿都瘸了,瘫痪在床上也出不了门,真是活该。”

听完这些话,温振海基本确定这就是吴郁文了,他连忙回去找到上级汇报,在得知对方已经瘫痪在床时,大家有些迟疑了。

要知道这样一个已经瘫痪的罪人,放着也没多长时间可活,抓回来却还需要在监狱里找人照看。

于是无法做决定的侦查处把信息汇报了上去,当看到彭真看到文件后,立马果断地说:“这样的罪人,哪怕就剩一口气也要抓回来!”

得到指令的公安们迅速出动,来到了吴郁文藏身的院子,当看到公安们破门而入宣布要抓捕自己时,他的神色十分平静。

也许是知道自己罪行累累,早晚有这一天,也许是潦倒多年,早已没了生的希望,吴郁文没有任何反抗,便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随后,吴郁文被判处死刑,可还没等执行,早已病入膏肓的他就死在了监狱里,这个消息一传出,大家都拍手称快,大声叫好。

随后,其他几名杀害李大钊同志的主要凶手也相继被捕,获得了应有的下场。

这些罪人是遗臭万年,李大钊同志却是名垂千古,直到2022年,他的名字依然出现在各个角落。

2022年6月,各地进行的公务员题目中就多处用到了李大钊的名言,湖北恩施州的面试题中写着:

青年之文明,奋斗之文明,与境遇奋斗,与时代奋斗。故青年者,生之玉,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

一字一句,都是对当代青年最好的激励,也是最好的关怀,斯人已逝,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