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监狱:长官沦为囚犯傀儡,送6名女狱警供其玩乐,无人敢管

以色列监狱:长官沦为囚犯傀儡,送6名女狱警供其玩乐,无人敢管

文|掘密探索家

编辑|掘密探索家

2014到2017年间,以色列吉尔博亚监狱发生的事情简直骇人听闻,一个巴勒斯坦囚犯自从入狱就成为了”地头蛇“,不仅监狱里的犯人不敢惹他,就连监狱里的领导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更过分的是,他不仅在监狱里横行霸道,更是让监狱长成为了他的傀儡,不断送貌美如花的女狱警供他玩弄。几年的时间里,他在监狱里为所欲为,6名女狱警被侵犯。

被侵犯的女狱警们向监狱的领导投诉,换来的却是威胁和更加频繁的侵犯,直到一位名叫希拉的女狱警勇敢站出来,以色列监狱的肮脏内幕才逐渐被揭开。

这个囚犯究竟有什么身份?为何连监狱长都任凭他差遣?

以色列的兵役制度规定,军官服役期为4年,士兵男性服役3年,女性服役只需要2年时间。一个名为希拉的女孩,在进入部队的时候满怀报国之志,所以她在部队当兵的时间长达五年。

2014年,希拉退役,即使从部队离开她也希望能够继续为祖国效力。她转业后选择成为一名狱警,为祖国看管罪犯,让他们洗心革面不再危害社会,以另外一种身份继续保护祖国的安全。

在服兵役的5年时间里,希拉不仅经过了严格的军事训练,还掌握了许多格斗技巧,因为这些能力,她向监狱投出的求职简历很快就在一众简历中脱颖而出。

录取希拉的监狱名为吉尔博亚监狱,被认为是以色列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这所监狱关押的都是一些重刑犯,很多人曾经都是恐怖分子,背着人命的更是不在少数。

希拉能到这所监狱就职,她感到非常兴奋,看守这些重刑犯,就意味着她在切切实实地保卫祖国的安全。希拉走进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她感觉到了肩上的重担和难以抑制的荣誉感。在经历了4个月的狱警基本课程培训之后,希拉终于正式成为一名狱警。

工作的第一天,希拉只是与同期入职的新人见了面,交谈中她了解到,一同赴任的几人都是退伍女兵,而且每一个都既年轻又漂亮。分配工作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会被安排到女子监狱,但是没想到她们都要到男子监狱任职。

通常情况下来说,男子监狱的狱警都由男人来做,而女子监狱也会由女人担任狱警,毕竟男女有别,监狱管理者在安排工作的时候都会考虑到性别因素,男子监狱的女狱警是非常少见的。

希拉虽然疑惑,但是并没有提出异议,服兵役的五年里,她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而且她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男人,她明白了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女人一样能做到,不仅能做到,而且还会做得更好。

几个新人正式开始工作后,发现女人在男子监狱的待遇不是一般的好,她们只需要做一些日常巡查的工作就可以了,其他的脏活累活都有男狱警主动去做。

女狱警们只需要在巡逻的时候维持犯人的秩序,避免发生打架斗殴就可以,她们一个个都激情四射地投入到工作中。唯一让她们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是犯人总是在她们巡逻的时候,用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她们。

监狱里的犯人长期见不到异性,突然之间来了几个貌美如花的女狱警,自然是表现得过分轻浮。好在犯人都被牢牢控制在牢房里,有些连睡觉都带着手铐和脚链,并不会对她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希拉她们知道被看在工作中是避免不了的,索性不再理会,而是将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她们没有互相抱怨,而是更加认真努力,因为他们觉得时间长了犯人们自然就会慢慢失去兴趣。

让女狱警们没有想到的是,她们满怀希望与憧憬的工作,竟然是一个让她们一辈子都难以摆脱的噩梦。她们每天都努力工作,厄运便毫无预兆地找上门来了。

希拉上任没多久之后,她的领导就将一份资料交给了她,并且让她独自一人到审讯室审讯犯人,领导还强调不论遇到什么突发状况,都要保持冷静,不能向旁人求助。

监狱里有专门负责审讯的狱警,即使是他们不在,也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老狱警们在,怎么也不应该轮到她一个新人单独去审讯犯人,而且还被强调不能求助,这让希拉感到非常不解。

希拉进审讯室之前,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毕竟是第一次单独审犯人,难免会紧张。她想到领导给她这样一个任务,或许是想重点培养她,而且监狱里戒备森严,犯人的行动都会受到限制,担心的感觉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说服自己后,希拉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看到原本应该拷着的犯人,此时正悠闲地靠在椅子上,而手上没有任何东西限制他。自从希拉进门,他就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来回审视希拉。

希拉强装镇定坐了下来,她刚想开口审讯,犯人就站了起来。希拉看到犯人魁梧的身形,立即起身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但她心里知道,一旦动起手来,自己肯定不是这个彪形大汉的对手。

希拉开始找机会靠近门口,但是她的意图直接就被犯人看穿,他一个箭步冲上来制住了希拉,一个发力将她按在了地板上。

被犯人控制住之后,希拉开始拼命反抗,即使她曾经受到过专业训练,但毕竟是个女人她的力气怎能敌过一个强壮的男人,她所有的挣扎在犯人的眼里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希拉不仅没有挣脱束缚,反而更激起了犯人对她的兴趣。

希拉意识到自己挣脱不开之后,就开始大声呼叫。平时狱警在监狱里巡逻的时候只要听到异常的声音,就会立即赶过去查看,希拉觉得只要大声喊叫让人听到就能得救。

但她呼救之后却发现,审讯室外竟然一个巡逻的人都没有,她又想起自己的腰间有呼叫器,刚想伸手去拿,就被犯人一把抓住丢到了墙角,这下希拉彻底孤立无援了。

犯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希拉,他就是故意让希拉失去所有希望后再开口告诉她,不论希拉想什么办法都没有用,在他结束之前,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经过,更不会有人来救她。

话音刚落,犯人就一把撕碎了希拉的衣服,在审讯室里粗暴地侵犯了她。希拉拼命地挣扎嚎叫都无济于事,就像犯人所说的那样,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犯人结束之后放开了希拉,重新坐回了审讯椅上,他不仅没有丝毫害怕的神情,反而一脸尽兴地告诉希拉他很满意,下次找她的时候会提前打电话通知的。

而受到侵犯的希拉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自己在监狱被一名罪犯侮辱了,她颤抖着穿上了衣服,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审讯室。

希拉不敢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以色列是一个很保守的国家,非常看重女人的名节,被侵犯对以色列女性来说是天大的耻辱,一旦被传开,她就没脸再待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的希拉不知所措,她没有办法立刻恢复状态回到监狱,继续像平常一样工作,她向领导请了长假,她需要时间来考虑清楚究竟该怎么做。

然而仅仅5天之后,希拉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如遭雷击,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这个电话是当时那个犯人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威胁希拉,如果不马上回到监狱工作,他将会把那天拍到的照片公开。

希拉没有办法,只能结束假期,回到监狱继续工作。重新开始工作的希拉表面上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但是实际上她已经不能单独做某件事,例如巡逻。每次巡逻到靠近那名犯人所在的牢房时,她的身后都有几个体型壮硕的男狱警。

当希拉与那个犯人迎面相遇时,她决定不再胆怯,有身后的几个狱警在,她相信那个犯人不敢轻举妄动。然而事实却是,那个犯人不仅毫无畏惧走到了希拉面前,还用带着手铐的双手摸了她的屁股。

整个过程几个男狱警都看在眼里,他们不仅没有出手阻止,甚至在犯人摸完希拉的时候大笑着离开,完全没有任何要帮助希拉的样子。希拉既恐惧又愤怒,她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只能无奈离开。

希拉不想再承受这种屈辱,她将自己的遭遇详细地记录下来,整理成报告之后交给了领导,希望领导在得知真相之后妥善处理,给自己一个合理的交代。

但是希拉忘了,她第一次遭到侵犯就是因为领导下命令让她单独审讯犯人。希拉的报告交上去之后就像石沉大海一样了无音讯。她以为得不到回应是因为没有证据,就去找当时目睹自己被调戏的几个男狱警帮忙作证,但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

长官知道希拉找人做证之后,就将她叫到了办公室,希拉以为领导终于要为自己主持公道了,却没想到领导拿出来一沓照片,上面俨然就是她被侵犯时的情形。

希拉愣在了原地,领导告诉她,如果继续闹下去,照片就会发送到每一个认识她的人的邮箱,但如果她能放弃维权,不仅照片会被销毁,她以后会得到更多的好处。

为了保全名声,希拉再次选择了妥协。尽管她非常想将侵犯她的罪犯碎尸万段,但现实让她选择忍气吞声,她不知道领导包庇的这个人,不仅仅是被关押的罪犯这么简单。

这个在监狱里横行霸道的犯人名叫穆罕默德·阿塔拉,是巴勒斯坦一个恐怖组织的核心成员,曾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的成员,因为一个案子被关进了吉尔博亚监狱。

阿塔拉掌握着大量重要情报,自从被关进监狱,审讯员和情报官就想尽各种办法从他口中套情报,但不论是威逼还是利诱,阿塔拉始终不为所动。

监狱里的阿塔拉生活惬意,因为他所掌握的情报事关重大,监狱里的领导不仅不敢对他动手,还要好好伺候他。其他的犯人也不敢惹他,阿塔拉完全成为了监狱里的地头蛇。

阿塔拉将监狱当成了自己家,和臭味相投的犯人拉帮结伙、称兄道弟,让不敢反抗的犯人给他当牛做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乱糟糟的监狱在阿塔拉带来之后变得尊卑分明。

阿塔拉入狱没多久就成为了犯人的头目,还时常反抗羞辱狱警。狱警刚开始的时候还上报领导,要给阿塔拉颜色看看,但是领导为了阿塔拉手里的情报,一次次对他妥协纵容监狱的态度让阿塔拉更加肆意妄为,向监狱长要求提供女狱警让他消遣。

监狱长与情报官为获取情报,对阿塔拉有求必应,仿佛阿塔拉是领导,监狱长还要听他的命令。就这样,希拉怀着报国的梦想成为了监狱领导讨好阿塔拉的工具。

不仅希拉,其他的女狱警也都遭了阿塔拉的毒手。雪梨是唯一一个把自己的遭遇分享给希拉寻求帮助的女狱警,雪梨哭诉后希拉才知道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两人敞开心扉之后,决定弄清是否还有人受害,经过旁敲侧击,她们得知当时一同入职的所有女狱警都被阿塔拉玷污,他们决定联手将此事公布,希望社会舆论能帮助她们讨回公道。

2018年,她们联合起来将监狱告上了法庭,媒体也报道了她们的遭遇,这件事引起了民众的热烈讨论,但是评论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大部分人站在她们受害的角度,希望法庭尽快查出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

但是有一些人说的话,在众多伸张正义的评论里显得格外刺眼,在人们都认为应该对始作俑者进行制裁的时候,这些人在指责希拉等人不知检点,被男人侵犯了不仅不羞愧,反而大肆宣扬,简直就是不要脸。

舆论不断发酵,此时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经过调查,这一切悲剧的背后又一个共同的推动人,监狱情报官拉尼·巴沙。

巴沙立功心切,用普通的审讯方式根本就行不通,所以他开始与阿塔拉做交易,用女狱警的牺牲来换阿塔拉手里的情报。当时的人们都盼望着阿塔拉和拉尼·巴沙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这件事却被高层用权力压了下来。

直到2021年,也许是为了掩盖吉尔博亚监狱发生的越狱事件,监狱长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了监狱曾经存在“拉皮条”现象,但是都发生在他上任前,将所有责任推给了拉尼·巴沙。

2022年7月,拉尼·巴沙被情报局解雇,但希拉和其他被伤害过的女狱警表示,巴沙的离开并不是这场荒诞剧目的结局,她们会继续维权,让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自古以来,女人常常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古时候的女性毫无权益可言,尽管时代的发展让女性的地位有了一些改变,但是在某些地方仍然有女性遭受极其不公的对待。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许多的受害者无法让伤害自己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她们有些是羞于启齿,有些是畏惧权势,,但是每一个受害者都应该知道,法律对所有人都公平,犯罪之人一定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每一个受到迫害的人都应该被好好地保护起来,而不能因为坏人犯的罪,让他们承受言语的攻击,“受害者有罪论”从本质上就是错误的。

每个人在好好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要具备与黑暗和不公对抗的勇气,遇到了迫害就要大声说出来,看到有人受害也要伸出援手,我们坚持了心中正确的价值观,就不必担心闲言碎语的攻击。

监狱原本是犯错之人悔过的地方,却因为贪心之人的一己私利,成为了伤害他人的法外之地,正义永远不会缺席,法律终有一天会还被害者一个公道,让所有不法之人,受到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