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竟然结婚三年了,老公竟是当年拒绝我的高冷学霸

一觉醒来,我竟然结婚三年了,老公竟是当年拒绝我的高冷学霸

《软嘟嘟的胳膊》

------------文章来源自知乎

一睁眼,我旁边躺了一只小胖崽!我捏捏他软嘟嘟的胳膊。

啧,养不起啊!

我当机立断的给崽他爹打电话:「喂,你的崽打折卖,不要 998,只要 9 块 8,包邮送到家。」

电话另一头的沈自衍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我:???他啥意思?是要货到付款?

1

我生无可恋的看着一旁像不倒翁一样的幼崽。

两只细细嫩嫩的小手从花棉被伸出来朝着我的方向吱吱呀呀:「啊啊啊啊,呀!」

我越看越头疼。

身为刚穿越过来的上古乘黄,却挂了一个小拖油瓶。

小拖油瓶吃的不多,但是吃的种类多。

不能冷着了,又不能热到。

这让我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我用脚丫子戳了一下用圆眼睛直溜溜的看着我的崽子。

把他逗高兴了,小崽子开心的拍了拍手:「啊啊啊啊!呀!」

嘿,还挺好玩。

我再次把崽子戳倒,崽子用小手抹了抹眼睛,似乎发现我是在欺负他。

崽子瘪了瘪嘴巴,眼泪在眼眶里快要掉出来。

我见状,赶紧把崽子抱起来,我可不想被魔音灌耳。

「白咩咩,不许哭!小心我一口把你吃掉!」

崽子被吓的打了一个小哭嗝,呜呜咽咽的把小脑袋塞进我怀里。

见白咩咩不哭了,我把他放在床上,拍了拍他的小屁股:「不许再哭了,快点睡觉。」

白咩咩叽叽咕咕了一会儿,打了个小哈欠睡着了。

我拖着鞋跑去给小崽子冲奶粉。

转过头看了看睡的香喷喷的崽子。

蹲下身找了好一会,才尴尬的发现奶粉好像没了。

啧,我掏了掏口袋,只有几块钢镚儿。

我想了想,盘着腿拿出买的二手智能手机,按出电话单,找到一个号码。

电话没一会儿就接通了,对面传来冷淡的声音「喂。」

我坐在床上,抓了抓白咩咩的小脚丫。

「是沈自衍吗?」

「……」

见对方没有说话,我继续说。

「你有个崽子,你要吗,白白胖胖,吃的可多了。」

「不要 998,只要 9 块 8,还包邮送到家哦~」

话音刚落,对面传来挂断电话的嘟嘟嘟的声音。

我:???

他什么意思?

难道要我送货到家才付款吗?

害,再说吧。

我转身把小崽子拎上出门工作。

虽然很不方便,但是楼下的阿姨说崽子不能一个人在家,很危险。

危险吗?可是崽子又走不了路。

2

我坐上公交车来到酒店。

酒店清洁只是我的副业,这里的东西卖的实在是太贵了!

一个奶瓶就得卖 288??

他明明可以抢我的钱,却要送给我一个奶瓶。

「白夭夭,快来!总统套房需要清洁,今天有很重要的人过来。」

「诶来啦!」

我可喜欢去总统套房!那里一点都不脏,却还要每次都要上去搞卫生。

轻松,还有小费。

我提着很重的打扫工具,把崽子放进装清洁工具的篮子里。

悄悄的坐上 vip 的电梯。

这么重,肯定是提不上去的,坐电梯多舒服!

美滋滋。

打开套房门,我扫了一眼,哪里都不需要打扫。

原来有钱人的生活过得这么好。

饭也不需要别人做,房间也不需要自己扫。

我 360 度观赏着轻奢风的套房,还没来得及坐在沙发上感受一下。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

我转过头,这不是小崽子他爹沈自衍嘛!

沈自衍看见我在这里,沉默了好一会。

声音冒着寒意:「白夭夭?你怎么在这里?」

我转了转眼珠子,完全不怕沈自衍周身快要凝固的冷气。

「我是来找你卖崽子的!」

「崽子?」

「没错,就是你的」

沈自衍坐在沙发上,扯了扯领带,瞥了瞥我:「我的?你确定?」

我快速点点头:「确定呀」

我伸出手比划道:「有这么长,可难养了,又爱哭,智商看起来也不太高的样子。」

「……」沈总裁感觉自己被内涵了。

「你的崽子我就便宜卖给你,如果你想要多给我一点我也是不介意的嘿嘿嘿。」

沈自衍修长的大手把玩着桌上的摆件,双眸变的极冷「你来就是找我要钱?」

「那肯定的呀!」

「给你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钱你还是要给的吧。」

沈自衍:……

套房一时没了声音,静的厉害。

沈自衍冷笑一声:「白夭夭,你以为我会相信?」

???

这我还能骗你?

「你不信的话……」

我话都没有说完,一看沈自衍已经拿出了手机:「上来把人赶出去。」

我一听,连忙扑过去:「等一下!」

快速把手机抢过来,然后挂掉。

由于冲击力过大,我整个人挂在沈自衍的身上,戳了戳他的腹肌:「哇!你的腹肌好硬!」

沈自衍咬着牙,拉开我的手:「不知羞耻!」

我好奇道:「咦?你害羞啦?」

沈自衍恼羞成怒:「你出不出去?」

我直接把睡在清洁桶里的小崽子抓了起来。

「铛铛铛!新鲜出炉的崽崽~」

小崽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并没有被人打扰睡眠的起床气,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藕节似的小手向我伸过来要抱抱。

「呀!啊!」

我对着白咩咩做了个鬼脸,反手把崽子精致可爱的小脸对着沈自衍「这是你的崽崽,货到付款哦~」

3

我趁沈自衍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将崽子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向后退了一大步。

「沈总,我家没有奶粉了,嘤嘤嘤,崽子我也养不起了,就卖给你了吧!」

沈自衍怀里躺着软软的小孩,有点手足无措。

沈自衍觉得这件事的冲击力比损失了十几份重要的合同还让人感到始料未及。

小心的拖着崽子:「家里没有奶粉,怎么不去买?」

我大大咧咧的道,一只手拿起奶瓶:「没钱啊,你看这个奶瓶都要 288!简直是抢钱!」

我越说越气愤。

沈自衍深吸了一口气:「走。」

我一脸懵逼:「去哪?」

4

我坐着沈自衍的大黑车来到婴幼儿店。

沈自衍拉着我的手挑着奶粉,我在一旁指指点点。

「这个!这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沈自衍手里拿着奶粉桶,皱着眉头:「孩子才几个月,不能吃这些。」

???!

他不能吃,我可以吃呀!

最后我委委屈屈的走出婴幼儿店。

我拉了拉沈自衍的衣角:「沈自衍,我好饿呀。」

10 分钟后我来到高档饭店。

我拿着比我脸还大的菜单对着沈自衍道:「那我点啦!」

沈自衍木着张脸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我摆摆手。

「葱爆羊肉,法国诺曼底生蚝,红酒烩鸡肉……」

哇!好多好多好吃的!

点点点!

反正是沈自衍出钱!

饭菜一上来,我就埋头苦吃。

沈自衍手指敲着红木桌子,一下又一下,看着我吃东西的样子竟然有种莫名的食欲。

沈自衍也拿起筷子将食物送进口中。

「很好吃?」

我抬起头:「对呀对呀!可好吃了!」

沈自衍招过服务员要了温水给小崽子冲泡奶粉。

小崽子拿过奶瓶,哼唧了两声就开始努力的喝起了奶粉。

吃完饭后,我打了一个饱嗝,提起小崽子。

「那我先回去啦,明天再来找你商量卖崽子的费用。」

沈自衍再次黑了脸。

「上来,你住哪里,我送你。」

「不用啦,我坐公交车就回去了。」

沈自衍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再说一遍,上来。」

「来啦来啦!」

这看起来黑漆漆的车子坐上去还挺舒服。

吃饱喝足有点昏昏欲睡。

沈自衍在一旁拿着手机搜索抱孩子的正确方式。

我随手抓过崽子放到大腿上,捏了捏他身上的肉肉。

手感很好,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黑色大车弯弯绕绕的开出五环之外,终于到了家门。

我抱着小肉团子下了车,向沈自衍挥了挥手:「明天见啦。」

我一把推开车门,小跑着准备进入楼梯。

手腕却被人抓住,转头对上面无表情的沈自衍。

???

「你等我一下。」

我站在原地,疑惑的看着沈自衍调整自己的呼吸。

把小崽子的东西从左手换到右手。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仪式感?

沈自衍缓了过来之后,捏着我的手坚定的往前走去。

我推开房门,向后招招手:「快进来呀。」

沈自衍皱着眉,看着这很小的房间,他怀疑他都不能正常跨步走。

「你就住在这?」

「对呀对呀」

我见沈自衍放下了东西,走到沈自衍的旁边,一把把小崽子塞进他的怀。

小崽子喝了奶粉本就昏昏欲睡,又被我无情的弄醒。

揉了揉小眼睛,扭头一看,看见我站在旁边,高兴的咿咿呀呀:「叭,秃,啊!」

沈自衍轻轻摸了摸白咩咩粉嘟嘟的小脸颊。

崽子坐在亲爹有力的手臂上,高兴的拍着小手,小脸蛋红扑扑的。

沈自衍环顾四周皱了皱眉头,房子很小,冷冷清清,连个烤火炉都没有。

我见沈自衍垮这个 p 脸

「???」

他咋了?

「孩子……」

我连忙打断他的话。

「诶呀,我怎么带的都不重要啦!以后都是你的工作啦!」

而我,即将走上无崽巅峰!

沈自衍有些不理解:「你把孩子给了我,不会舍不得?」

「有啥好舍不得,以后再生一个就行啦!」

沈自衍一下黑了脸:「再生一个?和谁?」

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我反问道:「崽子都给你了,我不能一直单着吧。」

沈自衍无法反驳,但是内心突然很不舒服。

沈自衍手里抱着的白白嫩嫩崽子,崽子伸出小手摸呀摸的,一下子摸到了沈自衍的领带。

小崽子好奇的把领带拉过来,瞅了几眼。

准备把冷灰色的领带往嘴里送。

沈自衍见状,慢慢的把领带从崽子手里拿出来,缓声道:「不要吃领带。」

白咩咩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沈自衍,还以为在和他一起玩。

小脑袋趴在沈自衍有力的胸膛,自顾自咿咿呀呀的表达开心。

我贫穷的站在一旁:「沈自衍,现在很晚了诶,你快把小崽子带走吧。」

沈自衍轻飘飘的睨了我一眼:「现在太晚了,明天我再来。」

我恍然大悟!

我轻快的提溜着小崽子抱回自己的怀里。

啧,像一个大肉团子,沉甸甸的。

「嘻嘻嘻,沈先生不送啦!你明天一定要来啊!」

沈自衍满身冷气的被我赶出了门。

司机在楼下冷的瑟瑟发抖,看见浑身冰碴的老板走下来,觉得这天气也不过如此。

5

我见沈自衍走了,连忙把白咩咩放在沙发上。

这小肉球,咋这么重。

白咩咩不知道自己被麻麻嫌弃了,无辜的撮着自己的手手。

我盘腿坐上沙发和崽子面对面,戳戳他的小脚丫。

白咩咩用小眼神谴责自己的麻麻,用小手抓起小脚丫,仿佛在告诉我不能戳崽崽的脚丫。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

哼,我就戳!

我换了一个地方,往小崽子大腿戳去,又戳戳崽子的小脑门。

没收着劲,一整只崽子往后仰去。

崽子躺在沙发上,努力浮动着两只小胳膊想要坐起来,发现坐不起来,瘪了瘪小嘴。

小珍珠快要流了出来,我赶快把白咩咩提溜起来。

rua 了 rua 小团子似的身体:「白咩咩,不准哭!」

崽子打了一个哭嗝,小手抹了抹眼泪:「叭叭叭!」

好像是在说崽崽不哭啦!

我泄气的坐在一旁,这可怎么办,虽然说要把崽子给沈自衍。

但是看着崽子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万一沈自衍和崽子相处久了,也嫌弃崽子可怎么办。

思考了一会,我搂住小崽崽,揣进怀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人还没醒,手机穿透力极强的铃声直击我的耳朵。

我闭着眼睛精准的摸到手机,迷迷糊糊道:「喂。」

富有磁性的声音顺着手机传过来,还带着丝丝电流。

「白夭夭,下来。」

「你谁啊?」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差点背过气去。

「你说呢?」

我去?沈自衍?

「东西不用收拾,你和孩子下来。」

「哦哦哦。」

我一个鲤鱼打挺,踩着拖鞋洗漱好,把还没醒的小崽子提起来,出了门。

坐上车后,我笑嘻嘻的问:「咱们去哪啊?」

「老宅。」

「哦……」

等到了地方我才知道,我是来见沈自衍的爸爸妈妈。

这什么情况?

沈自衍朝我解释道:「昨晚我已经和爸妈说了,他们已经知道咩咩是我的孩子。」

我面露疑惑:「所以呢?」

沈自衍有些不自在的说:「爸妈说,让我们把婚事定下来。」

「哦……结婚啊,什么?结婚!」

我只是想要把崽子卖出去啊!可没有想过把我自己卖了啊!!

我一转身就想溜走,沈自衍抓住我的手腕:「白夭夭,你生了我的孩子,你还想去找其他人?」

我见沈自衍好像真的生气了,也不敢挣扎:「没,我没打算找……」

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沈自衍一手抱着崽子,一手攥着我,走进大门。

「这就是自衍说的夭夭吧,长的真好看。」

我架不住沈母的热情,盲目的点头:「谢谢阿姨,您看起来也很年轻。」

站在沈母身后的沈父面带微笑朝我点点头。

突然沈母看见挂在沈自衍肩头的白咩咩。

「哟!这不是我的乖孙吗!」

沈母快速上前接过崽子,白咩咩转了转小眼睛,咧开小嘴朝沈母甜甜一笑。

沈母顿时就被哄的心花怒放。

一边还招呼着沈父:「你快来,这孩子这么小长的太可爱了!!」

沈父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也逗起白咩咩。

我见状,把沈自衍拉到一边小声道:「我可没说要和你结婚!」

沈自衍无辜道:「没有吗?我还以为你带着孩子过来找我是想要我负责。」

我咬咬牙:「让你对孩子负责!不是我!」

沈自衍点头:「有什么不同吗?」

我去,你是故意歪曲我的话是吧?!

突然沈自衍冷下了脸:「其实我……得了很严重的病,就快要活不长了。」

我丢?这么爪马的吗?

那我岂不是真得给崽子找一个后爸?

「我就想要爸妈开心一点,你不介意的话,先结婚,后面我来想办法。」

我皱了皱眉,打量着沈自衍。

啧,也不像是假的。

算啦,送佛送到西,正好可以看沈自衍嫌不嫌弃小崽子。

要是嫌弃的话,我就带着崽子去找下家!

「那好叭!你放心,你死之后我会帮你照顾你爸妈的!」

沈自衍:我可真谢谢你。

见人答应了,沈自衍勾了勾嘴角。

在商场上,有时候进不了,就退一步。

老婆孩子不就来了?

6

傍晚,用完晚餐,我又坐上沈自衍的车。

把小崽子从左手换到右手。

沈自衍移过身来帮我弄好安全带,接过怀里沉颠颠的崽子。

「回半山别墅。」

司机恭敬的点点头,启动油门。

我看了看窗外,问到:「是回你家吗?」

沈自衍逗了逗白咩咩的小嫩手,小崽子兴奋的咿咿呀呀。

转过头强调:「现在也是你家。」

「哦……」

我还沉浸在自己准备卖崽子,没想到把自己给卖了的悲伤情绪当中。

下了车之后,我突然觉得把自己卖了也不是不行。

铁制的大门缓缓打开,先入眼的是华丽的喷水池,再往前走应该就是沈自衍的大别墅了!

「哇!你的房子可真大!」

白咩咩似乎感知到了我的情绪,抬起小脑袋看了看,小胖手指着房子,然后拍了拍。

沈自衍低下头摸了摸异常兴奋的白咩咩的小脑袋。


-本文来源自知乎 搜《软嘟嘟的胳膊》可看后续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