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字普惠金融你了解多少?

关于数字普惠金融你了解多少?


导读

近年来,非接触、不间断、高效率的数字普惠金融在抗疫情、助小微、稳经济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活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同时也带来如“数字鸿沟”等一系列的新挑战。


普惠金融与数字普惠金融

1.普惠金融。普惠金融概念最早由联合国在2003年提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倡导各国通过实施普惠金融来改善全世界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此后各国开始推动普惠金融实践。2015年,国务院颁布《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普惠金融即“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随后我国普惠金融进入高速发展期。

2.数字普惠金融。2016年,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通过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提出:“数字普惠金融泛指一切通过使用数字金融服务以促进普惠金融的行动。”可见,数字普惠金融是金融科技与普惠金融的深度融合,它仍然立足于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旨在通过数字技术的运用,扩大普惠金融服务覆盖面,降低服务提供方和使用者双方的成本,实现普惠金融长效可持续发展。


当前加快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有利于抓住数字技术革命机遇健全普惠性现代金融体系。

当前,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3D打印等数字技术主导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内深入发展。数字化转型是本轮新技术革命下生产方式变革和生产体系调整的主要方向。这个趋势对金融业发展影响巨大。2019年9月6日,人民银行发布《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指出,金融科技已经成为普惠金融发展的新机遇。与传统普惠金融服务主要依赖金融机构和物理网点开展业务不同,数字普惠金融依靠移动终端和大数据分析等核心数字技术,有助于突破行业界限,打破“二八定律”盈利模式,开辟金融业务长尾市场,让更多受到金融排斥群体能够享有金融服务,大幅提高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和覆盖面,促进健全更具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


有利于为破解传统普惠金融业务核心难题提供新的方案。

从小额信贷、微型金融到传统普惠金融,金融机构始终面临一些依靠传统技术难以解决的核心难题,如道德风险与违约风险、逆向选择和商业持续性等。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在金融领域广泛应用,金融业务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加速推进,为破解普惠金融发展核心难题、突破传统普惠金融瓶颈提供了新的思路,并取得了明显成效。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指出,数字普惠金融具有巨大潜力。2019年10月,人民银行等六部委正式批复在重庆市等十省市开展金融科技应用试点,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在金融领域广泛应用。2020年4月27日,人民银行支持在上海市等6市(区)扩大试点,探索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赋能金融“惠民利企”,纾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等痛点难点,着力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当前我国加快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条件更趋成熟。

2016年,针对全球新技术革命发展背景,国务院印发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要提升金融机构科技运用水平,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信息技术发展普惠金融。在2016年杭州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人民银行积极推动出台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该文件成为推进全球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2017年,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发布了《G20数字普惠金融新兴政策与方法》,2018年出台了《G20数字普惠金融政策指引:数字化与非正规经济》,积极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金融科技蓝皮书: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报告(2019)》研究表明,我国已有接近50%的金融机构开始运用云计算技术,人工智能已经成为金融转型升级的重要生产力,商业银行数字技术开发和运用能力不断成熟、产品创新和客户服务水平不断提高、风险防控数字化程度不断增强、数字普惠金融生态不断完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取得了积极成效。当前我国加快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条件更趋成熟。


数字化转型助力普惠金融发展


首先,数字化转型有利于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

国家实施大数据战略以来,数字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加速推进,部分政府部门和机构之间公共数据资源逐步实现了互联互通,数据孤岛被打破。大型银行能够利用互联网技术与政府部门各类公共数据平台进行对接,自动、实时、低成本地获取工商注册、税收、海关报关、质检、司法、用水用电等重要数据,并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对获取的大量外部数据进行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分析,为普惠金融风险评价和信贷决策提供有力支撑,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长期以来严重困扰大型银行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其次,数字化转型有利于解决普惠金融服务成本高的问题。

互联网技术使大型银行能够通过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小程序和公众号等各类线上渠道提供金融服务,在有效扩大金融服务覆盖面的同时,也可降低在网点、机具、人员等方面的投入。金融科学技术则能够显著提高大型银行普惠金融服务的智能化、自动化程度。例如,标准化的线上小额贷款能够实现客户自助申请、系统自动审批、贷款随借随还,在有效提高服务效率的同时大幅降低了服务成本和管理成本,使得大型银行向处于“长尾”的普惠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具有了商业可持续性。


最后,数字化转型有利于解决普惠贷款风险高的问题。

数字化转型后,大型银行可以建立起具备信息比对校验、业务反欺诈、风险实时监控预警等功能的自动化、流程化、智能化的风险评价与防控系统,显著提高风险管理的准确性,降低普惠贷款的信用风险。自动化的信贷审批、风险防控系统还能够大幅降低人工的介入与干预,进而有效减少道德风险,降低操作风险。另外,数字化转型能够使大型银行有效扩大客户基数,通过大数定律分散普惠信贷业务的非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