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天黑上山,帮难产雪豹接生,她心善之举却救了自己

民间故事:女子天黑上山,帮难产雪豹接生,她心善之举却救了自己

北宋时期,甘肃被誉为“河岳根源、羲轩桑梓”,此地是古代河西走廊的重镇,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早年间西夏在西北地区建国,其鼎盛时期,国境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

在甘肃西洞镇,白雪皑皑的祁连山脚下有一个河滩村,这个村子非常特别,据说村中有1500多口泉水,当地人都是喝这些泉水生活,因此寿命都很长。

很多人以为喝了村里的泉水就能长寿,于是慕名而来的人非常多,其中也不乏一些跑来偷水喝的人,不过这个村里的乡亲们非常善良好客,即便是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也不会斤斤计较。

这一天,村里的阿莲正在河边洗衣,隔壁刘婶急匆匆地跑来喊道:“阿莲,你快回去吧,你家志才又和别人打架了,好像这次被揍得不轻呢!”

阿莲是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刘婶口中的志才就是阿莲的儿子。不过有件很奇怪的事情,阿莲从未嫁人,那么她这个儿子又是从哪来的?

村里的那帮小孩不懂事,经常背后指指点点,说阿莲是个不干净的女人,生的孩子是个野种,于是娘儿俩时常被他们嘲笑和孤立。

其实真相真如他们说的那样吗?

当然不是的,村里年纪大的人,他们看着阿莲长大,很清楚阿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阿莲的母亲以前被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后来到了年纪,用全部家当赎了身,在媒人介绍下嫁给一个外地来的商人。

本以为能过上好日子,却没想到母亲怀了身孕,那个商人却在外面拈花惹草,最后带着别的女人一走了之,从此了无音讯。

一个大了肚子的女人,被丈夫无情抛弃,又无法劳作挣钱,只能靠乞讨活下去。后来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她在一座破庙里生下了阿莲。

阿莲是母亲难产生下来的,生下不久后,母亲就去世了,临终前母亲把一块绣着莲花的襁褓盖在她的身上,因为她没有名字,所以后来大家都叫她阿莲。

阿莲是被祁连山上的尼姑捡回去养大的,据说那个尼姑出家前是个接生婆,因此阿莲跟着后面学会了一门接生的手艺。

接生婆又叫稳婆,大多是经历过生产的高龄妇女,她们的医学常识少得可怜,为妇女接生,靠的全都是经验。此外,她们不配备任何手术工具,几乎是靠着赤手空拳完成整个过程。

不过阿莲有些不一样,因为将她抚养大的尼姑曾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读书识字,跟着父亲后面学过医学药理。后来尼姑又将这些本事都传给了她,因此阿莲的接生手艺,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

阿莲听到刘婶的话,赶紧扔下手中的棒槌,跟着对方来到几个孩子打架的地方。

那几个孩子看见阿莲后,急忙躲到远处,嘴里还肆无忌惮地讥笑到:“小媳妇,穿花鞋,夜里睡觉不关窗,炕头有人不知道。羞啊羞,羞啊羞……

阿莲没有搭理这些孩子,她看着儿子被打得鼻青脸肿,走过去关心地问道:“孩子,疼不疼?”

志才随阿莲的母亲姓马,他看见母亲过来关心自己,并没有领情,而是把脑袋偏到一边去,气哼哼地说道:“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你干嘛要养我?”

阿莲听到这句话,动作突然僵住了,别人怎么骂自己,她可以当做没听见,可是自己的孩子嫌她丢人,这几句话就像刀子一样割着她的心口!

“娘不养你,你能长这么大?娘不养你,你早就被丢到山上喂了野狼!”阿莲生气地说道。

“我就是被野狼吃了,也不想有你这样的娘!羞啊羞,羞啊羞……”马志才突然爬起来,朝母亲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向祁连山上跑去。

“哎,阿莲,你这又是何苦啊,当初还不如……”刘婶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叹了一口气说道。

“刘婶,这些话不要说了,我是他的娘,没有教好,是我的错!”阿莲打断了对方的话,她不想这个秘密被年幼的孩子知道。

眼看天快黑了,阿莲担心孩子的安全,于是追了上去。可是孩子跑得实在太快,一下就没了踪影。

阿莲来到山脚下,抬头看了一眼祁连山,白皑皑的一片,雪地上还有一些脚印,她心里担心起来,“这孩子不会一个人上山了吧!”

阿莲从小在祁连山长大,她知道祁连山上有很多野兽,如果孩子碰见了,必定十分凶险。

想到这里,她赶紧循着脚印追过去,可是这脚印越走越深,已经快接近山脉深处了。

“志才,志才,我是娘亲啊……”这祁连山上到处都是积雪,周围的气温很低,可是阿莲却急得满头大汗。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光映在雪地上,泛着淡淡的蓝光,这里的景色确实美丽,不过阿莲却没有心情欣赏。

这时候,她看见地上有血迹,心里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不敢想象一个孩子遇见野兽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她循着血迹往前走着,发现最后的痕迹停留在一个大树后面,她屏住呼吸,不敢想象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

她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不过她没有看见孩子,却发现有一只雪豹躺在地上,而且屁股下面还有很多的血往外流着。

“它怎么受伤了?不管了,找孩子要紧!”阿莲心里牵挂着孩子,没有心思管这只受伤的雪豹。

她转身离开,可是没走两步,却又回头了,因为她觉得这只雪豹好像不是受伤,倒是有些像生孩子。

雪豹见有人靠近,它睁了睁眼睛,目光中却没有丝毫敌意,因为它认识眼前这个女人。

“雪娘?怎么是你?”阿莲此时也认出了躺在地上的雪豹,原来她们早就相识了。

其实这事还要从阿莲小时候说起,有一天她在祁连山上玩耍,看见一只雪豹嘴里叼着一直幼崽,然后在雪地上挖了一个坑,紧接着将幼崽放在坑中,用爪子刨雪盖上。

尼姑说:“这只幼崽应该死了,母亲把它埋在雪地里。”

“那它一个人在雪地里不会冷吗?”阿莲看着尼姑,很认真地问道。

尼姑愣住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阿莲的话,因为这些雪豹和人一样,活着和死着究竟有什么区别呢?难道死了就不会感觉到冷吗?

待雪豹离开后,阿莲走过去将雪挖开,她将幼崽捧在手心里,竟发现幼崽的身体还有温度,于是她兴奋地喊道:“师父,它还活着,它还活着……”

这只幼崽被月娘带回去救活了,并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雪娘。后来阿莲的师父去世,对方临终前希望阿莲能够下山,帮助更多因为生孩子陷入痛苦的女人。

阿莲离开前,将雪娘放回了祁连山,一转眼十多年过去,她们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这次相见,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阿莲蹲下身子检查着面前的雪豹,这才发现对方不是受伤了,而是孩子马上要出生,似乎有些难产迹象。

原来雪豹怀了身孕,刚刚走在山上,却遭遇其他野兽的攻击,它拼死才得以逃生。由于逃跑时动作太过激烈,导致动了胎气,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

“雪娘,你别急,我一定会帮你的。”阿莲连忙安慰道,说完便将对方的身子放平,双手在对方的肚子上轻轻按压着。

雪娘看着忙碌的阿莲,眼睛里闪着泪花,它想请求阿莲一定要保住孩子。不过阿莲却摇头道:“雪娘,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相信我,你再坚持一下。”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雪地已经被染成了红毯一般……

“生了,生了……”阿莲激动地喊着,她抱着两只刚出生的幼崽,准备放在雪娘的身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只见她脱下身上的棉衣铺在地上,然后才将两只幼崽放上去。

阿莲累得筋疲力尽,她瘫坐在雪地上,靠着身后的大树,看着雪娘用舌头舔自己的孩子,她笑着问道:“雪娘,你终于当母亲了,你知道当母亲有多苦吗?”

雪娘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它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如果不是阿莲,它恐怕就见不到孩子出生了。

阿莲笑着笑着突然哭了出来,“志才,你在哪啊,娘想你了……”

阿莲哭了很久,此时她冻得瑟瑟发抖,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就在她快要陷入昏迷时,突然听见儿子在喊她:“娘,娘,你快醒醒,我来了,娘,你不能死啊……”

阿莲在床上躺了两天,醒来时发现儿子紧握着自己的手睡着了。她怕孩子冻着,于是将身上的被子给对方盖上,自己则轻轻来到厨房开始做饭。

饭做到一半时,突然听见身后的儿子喊道:“娘,我来帮你吧!”

阿莲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儿子今天如此乖巧懂事,和平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去玩吧,娘烧好了叫你。”阿莲回头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说道。

“娘,我不是您亲生的,对吗?”马志才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瞎说,你不是娘亲生的,是谁生的?”阿莲笑着说道。

“娘,刘婆婆都告诉我了,如果不是娘,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我。我以前太不懂事了。娘,对不起!”马志才说完,突然朝对方跪了下去。

阿莲看到这一幕,捂着嘴哭了,往事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里……

原来十年前,县城富商柳员外的二夫人临盆在即,阿莲被请去接生。她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丫鬟给带到一个房间。

“你进去吧,大夫人在等你呢!”丫鬟将房间门打开以后,突然停下来站在外面守着。

阿莲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不是被请过来给二夫人接生的吗?怎么大夫人把她叫到房间来呢?

阿莲进了房间以后,就看见大夫人坐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尽显华贵,气质也非一般妇人能比,只是那一双眼神,看得让人有些害怕。

“你就是阿莲?听说你的接生手艺是这一带最好的?”大夫人问道。

“回大夫人,我一定会尽力的。”阿莲低着头回道。

“你知道我把你请到这里来做什么吗?”大夫人冷声问道。

“还请大夫人明说。”阿莲隐隐感觉眼前这个大夫人有些奇怪,接下来对方一番话,惊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小兰!”大夫人喊了一声,随即身边的丫鬟拿着一袋银子塞到阿莲手中。

“这些钱是给你的,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大夫人说道。

“大夫人吩咐,我一定尽力。”阿莲说道。

大夫人手一招,只见一个丫鬟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这时大夫人说道:“二夫人生下孩子后,你就抱着这个孩子给老爷看,至于她生下的那个孩子……”

阿莲见大夫人比划了一个掐脖子的手势,她吓得连连后退,没等她拒绝,大夫人便威胁道:“我知道你心善,倘若你不答应,那个孩子也是死路一条,就连二夫人也活不成,你想好再回答我吧!”

阿莲也是头一回遇见这种情况,她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答应下来,因为时间紧迫,再耽搁下去,二夫人和肚里的孩子都会危险了。

到了房间以后,阿莲熟练的让丫鬟去烧热水,然后准备干净的棉布,等所有人都支开后,她附在二夫人耳边说道:“夫人,我不会害你的,孩子生下来后,我会帮你照顾他。”

随着孩子的一声啼哭,二夫人终于生了下来,这时候产房里的一个丫鬟提醒道:“别忘了你要做的事情。”

阿莲看了一眼二夫人,随即掐着孩子,让对方停止了哭声。那丫鬟用手指在鼻尖探了一下,便说道:“你带出去找个地方埋了吧,这件事千万别传出去,否则你知道大夫人的手段。”

阿莲点了点头,随即将二夫人生的孩子装在自己带来的篮子里,紧接着又抱起丫鬟递过来的孩子,打开门对柳员外说道:“恭喜老爷,生了个少爷。”

“好,有赏!”柳员外高兴的接过孩子。

阿莲在丫鬟的眼神示意下,提着篮子匆匆离开了柳府。路过一个破庙时,阿莲走了进去,将篮子里的孩子取出来,然后在后背连拍了几下,只见那孩子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其实这是阿莲会的一种特殊手法,她不忍心伤害这个孩子,于是按住对方的穴位。让孩子出现了短暂的闭气现象,只要在一炷香时间内,帮孩子穴道解除,孩子就会安然无恙。

这个孩子被救活以后,阿莲便带在了自己的身边,除了村里那些老人们知道阿莲不是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其他人都以为马志才就是阿莲的私生子。

阿莲这些年受了很多委屈,她都忍气吞声挺过来了,从来不用与人争辩。别人的指责和谩骂,她都可以不在乎,唯独这个孩子,她已经当做自己亲生的,因此被孩子误会时,她总是一个人偷偷的流泪。

那天马志才生气离开后,并没有去祁连山上,而是在自家屋后的角落里生着闷气,最后被隔壁的刘婶发现了。

刘婶为了开导孩子,忍不住一时嘴快,便将真相告诉了马志才。

得知真相之后,马志才终于理解了自己的母亲是天下最伟大的母亲,可是他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母亲回家。

直到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刘婶,然后刘婶通知了村里的乡亲们,大家一起上到祁连山,将晕倒的阿莲救了回来。

在厨房里,阿莲看着懂事的儿子,一把将对方抱住大哭道:“你没有对不起娘,在娘的眼里,你就是娘亲生的,你永远都是娘的好儿子!”

“娘,您辛苦了,儿子现在长大了,以后可以照顾娘,保护娘!”马志才抱着母亲,语气坚定的说道。

岁月如梭,一转眼六年时间过去了,马志才也从当初的孩子,长成了一个年轻小伙。

这些年他跟着村里的李木匠后面学了一门手艺,那李木匠见他干活踏实,对母亲也非常孝顺,便有意把女儿婉君嫁给他。

马志才和李婉君也是情投意合,就在两家商量婚事的时候,村里的大壮却不乐意,他来到李家说道:“婉君不能嫁给那个野小子,我要娶婉君,她只能嫁给我。”

这个翟大壮是村里的恶霸,从小就喜欢欺负马志才,他心里也喜欢长相漂亮的李婉君,因此听到两家要结亲的消息,立马就急了。

李木匠劝道:“孩子,感情是需要两情相悦的,婉君那丫头不喜欢你,她喜欢的是志才,你就别胡闹了。”

马志才听到翟大壮跑到李家胡闹,他急忙跑过去和对方打了一架。好在马志才跟着李木匠后面学了些功夫,因此将对方打的鼻青脸肿赶了出去。

翟大壮临走时,还不忘放了一句狠话道:“马志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秘密,等着瞧吧,你死定了!”

翟大壮被马志才揍了一顿后,便在村里消失了,村里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大家也没去在意,毕竟村里少了一个无赖,大家的生活更清净些。

马志才和李婉君的婚事很快就定了下来,在成亲这一天,很多乡亲们都过来帮忙,阿莲为了招待客人,忙的片刻没歇息。

她见家里没水了,便喊道:“志才,快去村里的挑些泉水来,泉水甘甜,乡亲们都爱喝。”

马志才应了一声,便拿了两个水桶去挑泉水,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却被翟大壮带人拦住了去路。

站在翟大壮旁边的年轻男子问道:“就是这小子?”

翟大壮点头道:“刘少爷,不会错的,我亲耳听到刘婶说的,他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那位被叫做柳少爷的年轻男子,眼神眯成一条缝,他仔细打量着对面的马志才,双目突然一睁道:“给我动手!”

马志才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不过他们和翟大壮混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放下水桶,拿着扁担与这些人打在一起。

可扁担哪里是长刀的对手,没了趁手的武器,马志才双拳更是难敌四手,很快就败下阵来。

柳少爷一脚踩在马志才的脸上,冷笑道:“就你也配跟我抢?我告诉你,到了我手里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柳少爷拿过一把刀递给翟大壮,然后冷声到:“你不是恨这小子跟你抢女人吗?杀了他,今天的新郎就是你了。”

翟大壮接过长刀,双手开始哆嗦起来,他本意只想请柳少爷来教训马志才一顿,让对方结不成亲,可没想到柳少爷竟然逼着他杀人。

“怎么了,不敢?不敢的话,把欠我的钱赶紧还了。”柳少爷冷笑道。

翟大壮有些无奈,原来这些天他心情郁闷,跑到县城赌坊去了,结果输了不少银子,一下急了眼,向柳少爷借了很多高利贷,现在根本没钱还。

就在柳少爷要剁他一只手时,翟大壮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柳少爷根本不是二夫人所生,而是大夫人从娘家抱来的一个侄子。

柳少爷得知这个真相后,他担心马志才有一天回来与他争家产,于是便打算先下手为强,于是带着几个人来到了这里。

“马志才,你可怪不得我,我不想杀你的,可是现在不杀不行了。”翟大壮颤巍巍的举起长刀,然后闭上眼睛劈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雪白的身影突然闪了过来,它一下将翟大壮扑倒。柳少爷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又一个雪白的身影一跃而起,将众人扑倒外地。

“雪风,雪灵儿!”马志才看清雪白的身影后,顿时激动的喊了出来,原来这两只身影正是雪娘的两个孩子。

“吼!”雪风龇牙咧嘴,朝众人一吼,吓得几人屁滚尿流逃跑了。

待跑到远处后,几个人停下来喘着粗气,柳少爷心有余悸的说道:“翟大壮,刚刚怎么会有两只雪豹?”

翟大壮苦笑道:“都怪阿莲那个女人。是她救了雪娘,帮雪娘接生了两个孩子,从那以后,这雪豹就守着他们,连我村里的几个兄弟都拿他没办法。”

“看来这事有些棘手啊,不过我柳浩要办的事,谁也阻拦不了。”柳少爷说完,对着几个人吩咐道。

马志才这边赶走翟大壮等人后,便重新挑了一担水回到家里。

阿莲心细,发现儿子身上脏了,便关心的问道:“志才,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马志才怕母亲担心,便转过身说道:“娘,没事的,我去换衣服,马上新娘子就来了。”

阿莲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儿子衣服上有脚印,显然刚刚和人打架了,可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也不想多生事端,便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这时候,外面一个宾客突然倒在地上说肚子疼,紧接着又有一个,很快地上就倒下了一片。

阿莲和马志才看到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有人指着他们喊道:“好狠毒的母子俩,想用这些有毒的泉水害死我们。”

马志才解释道:“这泉水是我刚挑回来的,不会有毒的,我也没放过毒。”

阿莲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于是舀了一瓢水泼在地上,果然发现升起白烟,看来这泉水果然是有毒的。

“志才,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水里为何被投了毒?”阿莲问道。

“娘,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就因为我不是村里的人,所以你们都不相亲我吗?”马志才哭着说道。

村里发生这么大事情,很快就惊动了衙门,燕捕头带着几个衙役过来查办此事,发现村里的所有泉水都被放了毒,而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马志才。

就在衙门的人想要带走马志才时,阿莲跪在地上哭喊道:“不会是他的,我相信我的儿子,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你们不能有冤枉可好人。”

“娘,我不是凶手啊,他们冤枉我,我真的没有投毒!”马志才撕心裂肺的吼道。

“娘知道,娘知道,娘一定会救你的!”阿莲跪在地上求着众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们。

马志才看到这一幕,突然挣开衙役,然后舀了一瓢水对着众人苦笑道:“你们究竟如何才会相信我说的话?我真的没有投毒,没有想过害你们。娘,如果有来世,我要做您的亲生儿子!”

马志才说完,一口饮尽了一瓢水,随即双膝一软,倒在了地上。

“志才!儿子!”阿莲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将儿子抱在怀里哭道:“儿子,你好傻啊!不是你干的,娘相信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为什么要丢下娘?”

众人看到马志才以死明志,才肯相信这泉水里的毒不是他放的,那凶手到底是谁呢?

此时,翟大壮看到躺在地上的奶奶,他跑过来放声大哭。奶奶是他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在他的心里,奶奶就是他的一切。

“我知道谁是凶手!”翟大壮突然喊道。

“翟大壮,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诬陷他人是要负责的。”燕捕头提醒道。

“我没有说谎,凶手就是柳浩,他为了铲除马志才,后来又担心村里其他人也知道这个秘密,就想害死村里的所有人……”翟大壮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供认了出来。

随后,县衙的人又在阿莲和刘婶那里验实了翟大壮的这番话,于是马上派人去柳家将柳浩和大夫人都抓了起来。

可是村里一下死了这么多人,阿莲觉得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于是她想以死赎罪。

这时,雪娘突然出现在阿莲面前,只见它从口中吐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然后口吐人言道:“主人,你已经历劫成功,该回归仙位了。”

从雪娘口中吐出的那颗珠子,飘到阿莲头顶上突然消失了,只见阿莲的身子突然飘了起来,身上的布子也变成了流光溢彩的绸缎,眉心处浮出一抹莲花印记。

阿莲这一刻才知道,原来自己就是祁连山上的雪莲仙子,因为贪慕人间的喜怒哀乐,所以转世投胎成为了阿莲。

雪莲洁白无瑕,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即便是转世为人,她内心深处那份纯真的善良还在,因此成为了一个救苦救难的接生婆,希望天下伟大的母亲都可以在生孩子时少一分痛苦。

阿莲看着那些死去的乡亲们,她实在于心不忍,因为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如果就这样死了,有多少亲人会伤心难过。

想到这些,阿莲突然闭上了眼睛,然后身体散发着金光,待金光散尽后,她变成了一株雪白的莲花,然后落在了村头泉水的源头处。

当那些中毒死去的人,喝了泉水后,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这些人得知发生的这一切后,都朝雪莲跪了下去。

“娘,您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母亲,我爱您,我永远都是您的儿子。”马志文跪在地上磕了三个重重的响头。

一切真相大白后,马志才回到了柳家,也风风光光迎娶了新娘子,她始终记得阿莲母亲对自己的教导,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多为穷苦的百姓谋福,于是他发奋读书,几年后,成功进士及第,后来回到家乡甘肃,做了一个为国为民,刚正不阿的父母官!

也许这就是大家口口相传,说喝了河滩村的泉水,就能够长命百岁的原因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