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万块“老头乐”,造就13个亿万富翁

7万块“老头乐”,造就13个亿万富翁

零跑汽车上岸,成为紧随蔚小理后的第四家上市的新势力。

刚刚通过港交所聆讯,IPO全球发售股份数目为1.308亿股,拟募资10亿元。

按照计划每股最高发售价62港元(约55元人民币)计算,零跑汽车市值约为628.5亿。

离创始人“千亿市值”的梦还有一些差距。

不过零跑上市,新造就一批身家亿万的财富自由阶层。

“老头乐”托起第四家上市新势力

零跑港股上市,每股发售价在48~62港元区间。

与之对比,蔚小理在港股上市之初,发售价分别为160港元、165港元,和118港元。

对应港股市值,也比零跑的600多亿高一倍多。

这与零跑本身的定位、经营现状相关。

根据IPO最新的披露,零跑在最近几年汽车交付量呈飞快增长趋势:

不过在零跑所有交付的车辆中,售价在7-9万的微型小车T03占据绝大部分,T03也属于用户调侃的“老头乐”车型。

新推出的主攻20万主流市场区间的C11车型,正处于爬坡阶段,目前月交付5-6千台,占比在50%左右。

从历史和全局来看,C11销量占比仍然很低。

所以T03仍然是零跑截止上市时销量最大的车型,也是托起零跑680亿市值的最大功臣。

不过这也造成零跑业绩表中单车利润不高的现状:

不高的单车利润,以及小车市场激烈竞争,让这个品类的发展后劲不足。

总营收不够多,融资方面也不像蔚小理那么顺利,零跑在研发投入上一直垫底。

零跑2019-2021年,研发支出累计为13.87亿元,其中2021年支出7.4亿元人民币,占到会计期内营收规模的23.62%。

卖小车、利润低、研发投入不高,这是为何零跑在销量猛增的势头下登陆港股,市值和股价比其他新势力低很多的原因。

不过招股书中也能看到,零跑的品牌突破成效显著。

在最新披露的2022年第一季数据中,零跑毛利率因为C11交付扩大,回升至-26.6%。

而从7、8两月C11交付占比连续过半的趋势来看,这款售价18-23万区间的中型SUV很快就会取代T03成为交付主力。

C11成零跑业务支柱且快速增长,以及同级别的轿车C01开启交付,这样的趋势使得零跑今年业绩的潜力很大。

年内,除了零跑总交付量几乎毫无悬念迈过10万关口,最重要的是零跑很有可能把毛利率扭转为正,摆脱“卖一辆亏一辆”的局面。

680亿市值的当下,你愿意上零跑这趟车吗?

零跑上市,谁财富自由了?

零跑递交招股书之初,我们曾经详细介绍挖掘过零跑股权结构。

前十名股东分别是:

其中,零跑汽车关键的两个核心灵魂人物傅利泉和朱江明,及他们的家人,直接或间接持股达31.01%,是第一大股东集团,拥有对零跑汽车的实际控制权和权重最大的表决权。

零跑汽车创始人、CEO朱江明为第一大个人股东,持股比例11.89%(包括关联公司间接持股),算上其家人的股份,一共持股16.33%。

同样的算法下,联创傅利泉和其家人,持股比例为14.68%。

另外,零跑汽车其他两个公开职务和持股的高管,包括负责市场销售的吴保军,以及负责技术研发的曹力,分别持有零跑汽车0.17%、1.12%的股份。

有了这些信息,大概就能算出零跑上市,造了多少“富”。

按每股最高发行价的市值,以及合并家人持股、间接持股的方法计算:

创始人朱江明,因零跑上市,身价陡增111.45亿。而朱江明之前因在安防巨头大华的股份,已经有50亿身价。

联合创始人傅利泉,身价增加100.2亿。傅利泉因是大华创始人,之前身价已经达到271亿。

高管曹力,解锁8.19亿身价。

另一位高管吴保军,则获得1.16亿身价。

招股书列出的其他独立自然人股东,还有9位,持股比例最高0.9%,最低0.21%。对应的港股上市理论收益最高6.16亿,最低1.44亿。

也就是说,不算机构、公司股东背后的实际受益者,零跑港股上市,亿万富豪直接造了13个,最少的理论上也能获利1亿左右。

当然,严格地讲,朱江明、傅利泉两个核心人物,其实不是这次上市造的“富”。

两人一同创办的安防巨头大华,早已让他们实现了财富自由。

这段渊源,也牵出了零跑汽车的前世今生。

“投资者最后一张门票”,零跑是一家什么样的新势力

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脱胎于全球仅次于海康威视的AI安防企业大华技术。

两个关键核心人物,都是大华创始元老。

傅利泉,大华创始人,浙江电子工业学校毕业,白手起家创办大华,做成全球AI安防行业第二。自称有一个千亿市值的梦,但全球安防市场也不过千亿,所以把目光转向汽车。

朱江明是大华联合创始人,早年拿着全部身家5000块跟傅利泉一起创业,是共患难过的亲密战友。

朱江明技术出身,杭州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现已并入浙江大学),零跑之前是大华CTO,大华成长、突破、高速发展期的关键产品,都是朱江明带队研发,其中就包括汽车安防产品。

零跑汽车创办后,朱江明逐渐辞去跟大华相关的职务,全面负责零跑的管理、运营。他也是零跑汽车董事长,并冠以创始人头衔。

傅利泉则退到幕后,位列执行董事。

朱、傅两人连同他们的家人是零跑最大股东集团,而他们之间达成采取一致行动的协议,如有争议则以朱江明决断。

所以零跑汽车的目前实际控制人、最高决策者就是朱江明。

零跑管理层中,重要的名字还有吴保军、曹力,他们都是执行董事。

吴保军,1970年出生,吉林工业大学汽车农机工程学院汽车与拖拉机专业毕业。

吴保军现任零跑汽车总裁,职业生涯主要集中在汽车销售、市场服务、汽车保险相关,长期在广汽任职,历任广汽旗下多个品牌市场负责人。

曹力,浙江理工大学毕业。零跑汽车副总裁,整车研发部总经理,是零跑目前的技术、产品负责人。出身大华集团,长期从事设计工作。

2021年开始,零跑销量开始逆袭,挤掉了威马汽车,冲进第一梯队。全年交付43121辆新车,紧随蔚小理哪之后排第五。

但零跑过的一直是资金不充裕的紧日子。

成立以来,一共融资共8轮,总计118.6亿,对于造车来说,一点都不多。

这其中除了朱傅二人和大华输血,零跑几乎是靠浙江本地富商“朋友圈”接济过来的。

比如自然人股东陈金霞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涌金系”的掌门人,而涌金系旗下其他机构很多参与投资零跑。

各轮投资中,最常见到的是杭州汉智、杭州泛链、湖州和凝海、舟山灏海、杭州春生等等这些名字,它们都是都是来浙江本地的投资机构、民营企业。

不过对于零跑来说,造车这门买卖,也称得上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艰苦6年,销量起飞,名声也逐渐打响,投资方开始重视。

去年开始,零跑渡过襁褓期,进入快速成长。

零跑的战略、技术路线、优势以及挑战也逐渐清晰。

产品布局上,未来3年是“下饺子”的阶段。

2025年年底,零跑汽车将会推出8款全新车型,其中包括三款轿车(轿跑车/微型车)、四款SUV车型以及一款MPV车型。

如果结合零跑汽车2.0产品布局图来看,上述的三款全新轿车,除了已知的零跑C01外,零跑汽车还将推出两款分别定位于10万元~15万元间和25万元至30万元之间的轿车,内部代号分别为A01和D01。

可以看出,零跑汽车的车型布局大型化、高端化,并且覆盖10w到30w的全部区间。

在招股书中,零跑认为自己的优势根源在于自研、成本。

按照零跑自己的说法,他们是一家全栈自研的智能汽车公司。这个全栈自研,是和特斯拉、小鹏一样的硬核实力。

硬件包括整车研发、设计、线控底盘、电池包(除了电芯)、驱动电机、高压充电技术…

软件包括自动驾驶算法、智能座舱OS等等汽车软件。

甚至还有芯片。零跑去年和大华一起成立芯片子公司,研发车载AI芯片,最新旗舰车型C11,自动驾驶依赖的计算平台,就是零跑自研芯片凌芯01,算力8.4TOPS。

零跑尽管目前全年研发投入仅相当于其他新势力一个季度的水平,团队规模也不大,但这并不妨碍零跑以特斯拉的技术标准来布局。

零跑认为,全栈自研的优势再延伸,就形成了业内最优秀的垂直整合能力。

意思就是零跑自研的技术,配合大华生态内投资或控制的供应链公司,可以把零跑造车的成本降到最低,效率提到最高。

一个例子,就是零跑汽车上的安防系统。

那零跑汽车的挑战在哪?

很明显,技术研发投入还不够,“三年超过特斯拉”,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去年刚刚传出零跑上市的风声时,朱江明说了这样的话:

“零跑很可能是他们(投资者)最后的一张门票。”

现在,零跑的技术、产品、战略、前景等等已经是明牌。

“最后一张门票”,你会上车吗?

来源:智能车参考 编辑:郑楚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