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我见义勇为后晕倒,醒来后发现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死了

一年前我见义勇为后晕倒,醒来后发现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死了

循环的睡梦

------------文章来源自知乎

一年前我在一次见义勇为后晕倒,醒来后发现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死了。

经过调查,受害者张琳被五个男人殴打致死,那五个人则因为喝醉不小心摔进河里溺死了。

案子已经结案,可我却反复陷入同一个梦境,梦境中总有一个面容不清的男人反复出现,朝我伸出手。

事情过去了很久,我一直无法解脱。

直到那天,经手那件案子的警官告诉我,溺死的男人之一酒精过敏,他根本不可能喝酒……

1

一年前,在失业与失恋双重打击下,我失魂落魄,深更半夜在河畔廊道散步。

忽然,不远处草丛中传来一阵阵辱骂声和惨叫声。

趁着夜色,我扒开草丛的帷幕,一股难闻的酒气铺天盖地席入我的鼻间,又见五个彪悍大汉正朝着地上蜷缩的人拳打脚踢。

依着淡淡的月光,隐隐约约,我看到了地上被打的人是个女人。

那女人已经不成人样了。

乌黑细长的头发不知是粘些什么黏腻的液体,如黏土般在头皮上粘成了几块,硬巴巴的。女人鼻青脸肿,身上无一处是干净的,遍布着狰狞不忍直视的伤疤。

很难想象,这个女人究竟是遭受到多么非人的迫害。

有一个男的还拽着她的头发,骂着表子这些侮辱人的话。

啪啪——

几声清脆的耳光声夹杂着喊破天的惨痛声。

看见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怒火顿时攻心,直冲我的天灵盖。

几个男的打一个女人算什么东西!

我想救那个女人,这个想法充斥大脑,我有些按耐不住怒火,但理智也渐当头。

我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对面是五个喝醉酒的大汉,先不说男女力量本就悬殊,喝醉酒的男人简直跟疯子一样。

我冲上去徒劳无功便罢,更甚者还会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硬拼实乃下下策。

报警!

对!我可以报警!

我手忙脚乱翻着口袋,摸到了手机,背过身,手指止不住发抖。

然而意外出现了,电话还未拨通,那五个男人率先发现了我。

「你在干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粗糙的嗓音,我神情一滞,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如同冻僵了一般挪不开半步。

「多管闲事?想要报警?」

我听出男人的声音是愤怒的,只听身后的酒瓶子猛地砰的一声,我虎口一颤,浑身冒着冷汗,背后冷冽的寒风将我吹凉透了。

也就是在这一秒,我的手机被其中一个男人夺走了,嘟的一声,刚通的报警电话就这么被掐断了。

随后我又听到手机被砸在地上的声音。

巨大的,震耳欲聋的,将我最后的希望一同砸碎。

「我看你是找死!」

身后的声音更近了。

我下意识撒腿就跑,呼呼的风在我耳边刮得生疼,身后的男人穷追不舍,我的身体逐渐趋于劳累。

后来,也是我机灵,我躲进了一个漆黑的巷子里,伸手不见五指,他们不易发现我。

就这般,那些被酒精麻痹的男人们带着一身难闻的酒气从我的面前飘过。

我逃过一劫。

可我没敢放松警惕,生怕那四个男人会杀个回马枪,将我逮住,我就一直在小角落中蜷缩着,抱紧自己以求松缓我紧绷的神经。

渐渐,我陷入了困意,睡着了。

再次醒来,便是看见警察,才知道昨晚那五个男人和女人竟然都死了!

2

我吓得发抖,这件事情我根本解释不清楚。

好在经过调查,得出的结果与我无关,五个男人死于溺水,那个悲惨的女人死于失血过多。

然后,案子就结案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之中透露着种种古怪。

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一年了,可从最近开始,我身边的一切都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身边的人似乎随时在窥探我。

有时候会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

甚至……

我会时常陷入同一个梦境。

那个梦境反反复复出现的是一年前的那个案子,只是,从中间开始一切都开始变得诡谲。

一个面容不清的男人在梦境中一次又一次地逼近我。

从一开始的一个影子,到擦肩而过,再到他朝我伸出手……

「啊!」

我猛地张开眼。

眼前是白苍苍的天花板。

冷汗浸湿了我的衣裳。

眼前似乎还残留着梦境里男人朝我伸出手的画面,巨大的黑暗陡然见突袭般包裹住我,我感受到心脏处窒息感的痛苦。

又是他。

我大口喘气,惊恐万分,黑夜无边际,恍若当年令人胆寒的深夜。

我看看一边的时钟,已经是午夜。

只是一个梦。

我安慰自己,闭上眼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正在这时——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

3

我打了个激灵,开了床边台灯,沿着微弱的光线一路走到客厅,瞟了一眼桌上的水果刀,顺手抓起,略微蜷缩在门前。

「谁啊?」

我壮着胆子喊了声,脑子里回放的全是惊悚故事。

什么午夜时分鬼敲门。

什么深更半夜,一独居女性给变态杀人犯开门,却死于剔骨刀下,鲜血淋漓,残肢碎肉。

没有哪一个不让我汗毛竖立,背后发凉。

「我是警察,执行公务。」

警察……

我心头一惊,不知警察为何找上门来。

胆怯爬上心,我不由攥紧了手里的刀,细细地开了一个缝,就见两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人,胸前都大大带着某某公安局的徽标。

一名警察大概是看出我的警惕,从胸前拿出一执行证,朝我微微一笑,「我们有执行证,你不用害怕,你好,周女士,我是李伟,你可以叫我李警官。」

我见到那执行证,心里才放了心,没过多久,我又警惕了起来。

警察干嘛上门找我。

「周女士,一年前溺水案件还需你配合,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果真是那个案子。

一个小时后,警车停在警局门口。

我被李伟带去了警局审讯室内,审讯员未来,我四处张望,审讯室内只有一顶灯发出光,像是企图驱逐黑暗,却是力量甚微,反倒显得更为凄惨。

不知为何,再次回到这里,我反倒有了些轻松。

「周小姐,你去年说你什么都没看到,可我们去查了查,你与死者认识。」

「现在请您如实告诉我,你与死者发生了什么?」

我抬眼对上李伟的目光,知道这件事情无法再隐瞒。

是的,其实一年前的那件事情,我在向警方叙述时,隐瞒了其中的一些细节。

我和死者张琳认识。

4

那是两年前的夏天。

当时张琳穿着厚厚的外套和长及到脚底的牛仔裤,这一身装束同周围穿着裙子短袖短裤的男男女女显得格格不入。

我起了好奇的心思,主动上前搭话。「你好,我能跟你拼个桌吗?」

张琳狐疑地看了我几眼,再看了看店里再无其他座位,便点头示意允许了。

起初,我与张琳并不说话,两人也是各吃各的。

可就在我公放男朋友让我好好照顾自己的语音的时候,我俩的关系发生了转折。

张琳一直盯着我,我发觉后,以为她是单身狗,对我秀恩爱的行为持有不满,便识趣地想戴上耳机。

可张琳却主动跟我搭话了,聊天的内容全都是什么情感问题。

我跟她说我和我男朋友是异地恋。

我男朋友是许光,是湖南邵阳人,而我是重庆人,我们两个很少见面。

许琳听后让我一定要时时查岗,说是异地恋最易劈腿。

可在我调侃她去找个又高又帅又对人好的男朋友时,张琳明亮的眸子暗了下去。

她说:我已经结婚了。

我俩留下了联系方式,但长久以来我和她都是发信息交流,从未见面。

信息的内容无疑都是今天做了什么,有没有吃饭,当然,大部分内容还是对男女情感问题的探究。

我以为我和她会做彼此的朋友,可好景不长,意外突然来袭。

某天夜里,我接到了张琳拨打的电话,她在哭,她说来救我。

我问她在哪,张琳回答在河边,我一时冲动,马不停蹄地便赶过去了。

河边,一片狼藉。

张琳浑身伤血躺在地面上,空洞的眼睛绝望地盯着我,周围都是血迹斑斑。

我第一时间就将张琳送去最近的医院,夜里医生少,只得草草处理伤口,随便安置一个病房。

我看着床上几近奄奄一息的张琳,痛心不已,想要报警,可她却阻止了我。

张琳说她的丈夫家暴,若是打电话报警她会被打得更惨。

他的丈夫乔梁山整日不务正业,白日吃喝赌博,夜里河边买醉。

张琳每次都会接到其他人的投诉电话,甚至还有管理人员罚款,她不得已只能次次夜里去河边带他回家,可她次次都要被他揍一顿。

而这一次打得更狠,大概是在赌桌上输惨了,拿她当出气筒了。

我听着张琳哭诉一切,内心早是怒火冲天,恨不得替她打抱不平。

某天晚上,我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劝她离婚,张琳并未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我约了出来,想要跟我当面谈话。

地点还是那个河边。

我赴约了。然后就看到了那天的场面。

当我看到五个人对张琳拳打脚踢的时候,我整个人像被剥了魂一样,茫然无措,大脑一片空白。

我打不过五个醉酒的男人,本想离去,可一听到张琳的惨叫声,我便狠不下心。那一刻我想到了报警。

我选择报警。

可没想到却被发现了,我太害怕了,所以我跑,拼命地跑。

看着四个壮汉呼啸而过,我内心五味杂陈。掏出手机,想要再一次报警。

「喂?是警察吗?」

「找到你了!」

一个壮汉凭空出现,我摔在地上。

「救命啊!」我企图大声呼喊,吸引来河边散步的人,可回答我的只有那一壮汉的巴掌,疼得我一边脸肿了。

我完了,要葬身于此了。

砰!

随着一阵巨响,在我身后似乎发生了什么,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就晕了过去。

只是在晕过去之前,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戴着口罩的人影,或许是错觉,我总感觉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只是那个时候我已经迷糊了,所以只觉得是错觉。

李伟环抱双臂,认真地听我讲述前因后果,可他皱起的眉头却更深。

「周小姐,你所说的这些,根本对不上我们的线索。」

「为了不必要的恐慌,我们对外宣称五人和张琳都是溺水身亡,但其实我们隐瞒了真相,私下一直在跟进这个案子。其他四个人致命的原因的确是溺水,但张琳是被一刀毙命,抛尸长江。」

李伟向前靠拢,虎一般的目光盯着我。

「至于你所说的乔梁山,他是重度的酒精过敏者,他的死因也就是因为这重度的酒精过敏。」

什么!

张琳的丈夫酒精过敏?

她还被一刀毙命?

我脑子跟断片似的,根本不敢相信。

「怎么、怎么可能……她她她丈夫本就是长期酗酒啊……」

-本文来源自知乎循环的睡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