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距离“改名”又近了一步

英国,距离“改名”又近了一步

后女王时代,英国首相特拉斯的第一道难题来了。这道题做不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国王国,就得考虑下改名了,比如去掉大不列颠后面的“及北爱尔兰”,又或者再把大不列颠也拆开,去掉苏格兰,变成英格兰及威尔士联合王国。

近日,北爱尔兰地区公布了2021年的人口普查报告,结果对英国政府很不“友好”。数据显示,北爱尔兰地区的天主教人口首次超过新教,前者由10年前的45%升到了45.7%,与之相对应的是,新教人口却较10年前跌了5%,降到了43.5%。一涨一跌之间,北爱尔兰地区的天主教人口正式成为该地区的主流人口。

别小看这一点点变化,爱尔兰与英国的千年恩怨,如果从头说起的话,跟宗教脱不了干系。爱尔兰从5世纪开始就接受了天主教信仰。英王亨利二世在1155年通过罗马教廷敕封,并配合军事手段得到了爱尔兰这块土地。

但是到了16世纪,英国和罗马教廷闹翻,英王亨利八世力挺新教。天主教与新教在英国成为“大道”之争,双方互斥对方是异端,狂热教徒们会将不同阵营的信徒送上火刑柱和断头台。英国有位著名的九日女王就是因为不肯放弃新教信仰,登基仅9天就被送上断头台。后来接替她的是更加有名的玛丽一世,英国人给她起了个别号“血腥玛丽”,原因就是信奉天主教的她上台后,疯狂屠杀新教徒。

但最终,还是新教成为了英国的国教。接替玛丽一世上位的是著名的伊丽莎白一世,从她开始,英国就通过向爱尔兰输送移民,以改变当地的人口结构,企图打压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本地人。不过一直到近代,英国也没能“洗掉”爱尔兰的天主教信仰,反倒激起了爱尔兰人的民族觉醒。

1921年,英国同意爱尔兰独立时,人为造出北爱尔兰的目的,其实就是要将它作为新教围栏使用的。当时,北爱尔兰的新教徒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当年的英国政客大概也不会预料到,百年之后,天主教人口会再次在北爱尔兰占据主流,自己的布局让英国再次陷入分裂危机。

与人口结构改变同时发生改变的是,北爱尔兰人对英国的国家认同。人口普查的另一项结果显示,北爱尔兰当地居民中,认为自己是英国人的只有31.86%,认为自己是爱尔兰人的占29.13,认为自己是北爱尔兰人的是19.78%。10年前,三项数据的比例分别是40%、25%、21%。

十年间,英国已经失去北爱尔兰人的拥护。英国媒体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此次人口普查结果的意义——分水岭时刻。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北爱尔兰背离英国转向爱尔兰和欧盟,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

这个事实其实在此次普查结果出来前就有征兆。4个月前,支持北爱脱离英国的新芬党成为了爱尔兰第一大党。新芬党北爱地区领袖米歇尔-奥尼尔在胜选后,第一时间就表态说,是时候要讨论爱尔兰北部和南部共有一个岛屿了。她还喊话都柏林,为即将到来的统一做好准备。

如果说新芬党胜选,只是意味着“脱英”势力掌控“脱英”公投按钮的话,那么天主教人口首超新教人口则意味着,北爱“脱英”有了坚实的民意基础,而且随着时间推进,这个基础会越来越坚固。

对于北爱尔兰以及已经谋划独立多时的苏格兰而言,英国“脱欧”给了他们“脱英”的最好时机。英国“脱欧”加剧了民意的撕裂,无论是苏格兰还是北爱尔兰,都是反对脱离欧盟的地区。正是因为如此,“脱英”与“入欧”很早就绑定到了一起,为他们吸引了更多的支持者。

对英国而言,更为危险的是,英国脱欧协议中还有一纸《北爱尔兰议定书》。根据该协议,欧盟不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边界设立海关,而改将海关设立在大不列颠岛与北爱尔兰之间。这等于说是用一个海关将北爱尔兰与不列颠本岛隔了开来。物理上的隔离将进一步加剧心理上的距离。长此以往,北爱尔兰只会更加快速地倒向爱尔兰和欧盟。

无论是已经下台的约翰逊,还是上台没多久的特拉斯,对于《北爱尔兰议定书》的态度,都出奇一致:必须撕毁重谈。然而问题是,无论是北爱尔兰当局还是欧盟,又或是美国,都严词警告英国政府不要一意孤行。拜登已经数次威胁说,如果英国处理不好北爱问题,那么英美自贸协定也不用谈了。

对英国来说,北爱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解的难题。北爱尔兰独立或者“脱英”的条件已经越来越成熟,如果不作为,那就是坐等国家分裂。如果果断出手撕毁《北爱尔兰议定书》,那么英国不仅将遭受当地民众的抗议反对,还要准备好承受美国和欧盟的怒火。

一旦给北爱尔兰公投的机会,那么一直被压制的苏格兰必将以更高的热情推动独立公投。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传统意义上认识的英国就真的要分崩离析了。英国改名几乎也将是必然的。英国历史上不是没有改过名字。但是几百年来,大不列颠从未从其国名上去掉。如果北爱和苏格兰最终公投脱离英国,英国的国名将变得异常尴尬。

英国“脱欧”以来,从卡梅伦到特里莎-梅,再到约翰逊、特拉斯,英国首相这活儿,是一届比一届难干了。许多人将之归结为,英国不再“出产”杰出政治家了。实际上这种说法是本末倒置了。

二战之后,英国衰落已是既定事实。曾经的大英帝国不仅领土不断缩水,其影响力也不断下滑。甚至美国如今都不怎么再提英美“特殊关系”。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国家影响力无可挽救的下降下,一两个政治家根本救不了英国,反过来,英国实际上也失去了产生杰出政治家的土壤。

不过如果不“脱欧”,英国就算国力下滑,也能维护住老牌强国最后的尊严,但是英国政客为了选举利益掀起的这场“脱欧”直接葬送了英国最后的体面。过去苏格兰或北爱尔兰人对英国,或多或少还会有些敬畏之心,但经历了疫情、通胀、俄乌冲突等事件后,英国仅有的那点权威也被政客们的表现丢得一干二净。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过世后,英国政府的影响力还将进一步下滑。北爱尔兰人口结构的历史性转变,给伦敦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