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第十五人”的身份之谜终被解开

中共一大“第十五人”的身份之谜终被解开

曾经在半个多世纪里,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的第三展厅中,中共一大的15位出席者有14人的照片、生平介绍在墙上一字排开,然而到了第15人尼克尔斯基处,除了一个孤零零的名字外,既无史料简介,也无照片展示,仅是一块醒目而无奈的空白。尼克尔斯基也被冠以“神秘第十五人”称号。

参与中共一大的外国人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开幕,8月3日在浙江嘉兴南湖闭幕。参加这次大会的代表共15人,除了毛泽东、董必武等13名中国人,还有两名外国人——马林和尼克尔斯基。

马林是荷兰人,作为共产国际正式代表,由列宁推荐来华。与会的这两名外国人中,人们通常认为,马林对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贡献最大。比如,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后来评价马林:“他对中共建党和建党初期的工作,是起了促进作用的。如果不是他来,我们党的一大会议可能要推迟一两年,或许更多一点酝酿时间。”

但对尼克尔斯基,人们所知甚少。1920年4月,俄共党员、共产国际使者维经斯基来华。维经斯基在华期间,约见了“南陈(独秀)北李(大钊)”,帮助成立了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和广州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初,维经斯基离任回国,由俄国人尼克尔斯基接任。

长期以来,尼克尔斯基都是谜一般的人物。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不仅党史研究者对他知之甚少,而且各种书刊对他的描述也是语焉不详。他的由来、身份、去向,始终是含糊不清的。很多人认为,尼克尔斯基是赤色职工国际派来的,是马林的助手。直到1986年,在荷兰发现极为珍贵的“斯内夫利特档案”(斯内夫利特是马林的原名)后,人们才搞清楚了尼克尔斯基的身份。

根据“斯内夫利特档案”中马林的手稿,中国学者才知道了以下重要事实:“1921年6月,(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尼克尔斯基到上海工作,我也同时到达那里。”“和尼克尔斯基同在上海期间,我只局限于帮助他执行(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交给他的任务,我从来不独立工作,以避免发生组织上的混乱。”“尼克尔斯基同志从伊尔库茨克接到指令说,党的会议必须有他参加。中国同志不同意这样做,他们不愿有这种监护关系。”

《曙光——中国共产党成立(上海)》(石奇人/绘)

从马林的手稿中,我们知道马林是尼克尔斯基的助手,尼克尔斯基不仅是赤色职工国际的代表,还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直接派来的。为什么中共一大一些参与者在回忆时都认为尼克尔斯基是马林的助手呢?其原因推测有二:

首先,1921年中共一大召开时,马林已经38岁,且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故给人造成一种误解,似乎年轻的尼克尔斯基应是马林的助手。

其次,马林精通英语、德语,略通俄语,但尼克尔斯基除俄语外,只会一点英语,与中国代表交流很困难。由于语言障碍,尼克尔斯基不可避免地无法直接指导,而马林却可以与懂英语的一大代表李达、李汉俊自由交谈。在中共一大上,马林一直用英语讲话,常常滔滔不绝,尼克尔斯基却很少发言。

寻找尼克尔斯基生平信息

虽然对尼克尔斯基所知不多,但参加中共一大的中国代表们并没有忘记他。

一些代表回忆,在中共一大会议上,尼克尔斯基曾向大会宣布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成立的情况,介绍了赤色职工国际的工作和任务及俄国革命后的情况。会议最后,尼克尔斯基还建议向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拍出电报,告知大会的进程。根据尼克尔斯基的建议,大会“决定打电报给伊尔库茨克,告诉他们代表大会的进程”。

张国焘回忆说:“新近来了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一位名叫尼科罗夫斯基,是助手的地位,不大说话,像是一个老实人。”据包惠僧回忆,“他(尼克尔斯基)好像是一个工人出身,说话很慢,声音很低”。1921年,张国焘要去莫斯科出席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所有的手续都是尼克尔斯基办的。张国焘在回忆录中写道:“这位俄国人,平常不见他多说话,只像是一个安分的助手,可是从他处理这一类的事情看起来,倒是精细而有经验的。”

为了填补这个人物空白,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建馆以后,历任负责人都从未放弃寻找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和生平事迹。20世纪80年代,通过外交途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曾致信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请求苏方帮助寻找尼克尔斯基的“下落”。信息一经披露,立即引起了苏联有关方面的注意。1987年,苏共中央一位书记应中共中央的邀请访问中国。趁此机会,我国有关部门请他支持查找尼克尔斯基的生平资料及照片。回国后,该书记把这项任务交给了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

当时,在马列主义研究院工作的俄罗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卡尔图诺娃博士,接受了寻找尼克尔斯基照片和生平资料的任务。她在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党务档案馆找到了有关尼克尔斯基的档案文件和材料,于是以《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为题,在苏联《远东问题》1989年第2期上发表文章。文章指出:“尼克尔斯基,看来就是奈曼—尼克尔斯基·弗拉基米尔·阿布拉莫维奇,又叫贝格·维克托·亚历山德罗维奇(1893-1943),1921年加入俄共(布)。”然而,这个结论带有一定程度的推测性。卡尔图诺娃在文章最后说,希望尼克尔斯基健在的亲属以及相关历史学家们,能够将有关他的信息和资料提供给她。

直到2006年,卡尔图诺娃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帮助下,找到了尼克尔斯基的珍贵档案资料,他的真实身份才更加翔实和准确,形象也逐渐清晰起来。

尼克尔斯基的身世

尼克尔斯基又叫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贝格,1889年2月10日出生于后贝加尔省巴尔古津地区奇特坎村一小市民家庭,在赤塔商业学校三年级结业。1912年至1916年,尼克尔斯基到赤塔的私营商店当店员,还在西伯利亚大铁路的阿穆尔河(黑龙江)段斯别尔格车站工作过一段时间。1916年至1917年,尼克尔斯基被沙皇政府强征入伍。1917年,俄国发生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尼克尔斯基流落到赤塔、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地,在私人商贸企业当职员。1918年,他又被强征进白卫军。

1920年左右,尼克尔斯基加入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从1921年起,他成为一名俄共(布)党员,并先后在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参谋部侦察科和第5集团军参谋部侦察科工作。由此可见,尼克尔斯基在来中国前,曾从事过军事情报工作。

1921年6月,尼克尔斯基以共产国际远东局书记处工作人员、赤色职工国际代表、苏俄情报人员等多重身份,受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遣来到中国。他来华的使命,是与马林一道,召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导中共一大的选举。

中共一大结束后,尼克尔斯基仍然留在上海工作,曾与利金等人共同组织有各政党各阶层人士参加的中国代表团前往苏联,出席1922年1月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

按照伊尔库茨克的指示要求,尼克尔斯基必须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各种会议,据说他还参加了同一时期朝鲜流亡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上海召开的代表会议。同时,尼克尔斯基因掌管资金而有“财权”,负责向共产国际驻华工作人员及其他苏俄共产党人提供经费。

回国后,尼克尔斯基的命运总与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格别乌)组织相关,也一直与苏联远东情报机关与反谍报工作密切相连。遗憾的是,1938年2月23日,尼克尔斯基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机关逮捕,罪名是“积极参与了托洛茨基恐怖组织的间谍破坏活动”。判决当天,尼克尔斯基在哈巴罗夫斯克被执行枪决,年仅49岁。被捕前,他是苏联国家安全机关的一名大尉。

直到1956年11月8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的决议,“由于缺少犯罪要素”,尼克尔斯基被改判无罪,并恢复名誉。

发现尼克尔斯基的照片

尼克尔斯基的身世清楚了,但他的面貌仍然模糊。据说,卡尔图诺娃先后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及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内务部档案室等处查阅档案时,还查到一张尼克尔斯基在狱中的照片,但有关方面不同意将此照片提供给中国。为此,热心的卡尔图诺娃撰文向远东和西伯利亚档案馆工作者及研究者呼吁:“一旦发现奈曼·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请寄给我们或上海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尼克尔斯基

2006年,俄罗斯远东国立大学的历史学教授阿列克赛·布亚科夫来到中国。在上海参观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时,阿列克赛看到,尼克尔斯基的材料非常不全,而且“尼克尔斯基”名字下面的那片空白给他带来了震撼。阿列克赛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这位同胞的照片,把空白补上。

为了查找尼克尔斯基的材料和照片,他先向滨海边疆区国家档案馆写去询函,但在众多档案资料中,国家安全部门许多工作人员的党员登记卡都在,就是没有尼克尔斯基的党员登记卡。于是,他又向伯力边疆区安全局发去询函,但仍一无所获。后来,他收到俄罗斯联邦安全部的回信,建议他到俄罗斯联邦安全部鄂木斯克州联合档案馆查看。于是,他费了一番周折,办理了进入该档案馆的特殊通行证。在这个档案馆里,他终于找到尼克尔斯基的人事档案,有四五十页之多,其中履历表上有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征得管理人员许可后,他用照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2007年6月29日,再次随旅行团来到上海的阿列克赛,将尼克尔斯基的放大翻拍照片,送给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并说照片上的人就是曾经参加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尼克尔斯基。时隔86年后,尼克尔斯基的音容笑貌再次出现在兴业路76号,人们激动不已。但是,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还需要阿列克赛提供照片的佐证材料。于是,同年7月11日,阿列克赛发来了两张数码照片:一张是尼克尔斯基的人事档案封面照片,另一张是带有他本人照片的履历表照片。

在人事档案封面上,左上角有“绝密”字样,上面写有“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联合政治局”“国家联合政治局远东边疆区全权代表处”“伯力”“干部处”等。下面是姓:奈曼,名:弗拉基米尔,父称:阿勃拉莫维奇,最下面是编号:10459。履历表首页上贴有本人照片,写有“履历表”字样,下面是“国家联合政治局远东边疆区全权代表处干部处第一科编制”和编制日期“1932年12月15日”。

阿列克赛在信中说:“根据我们达成的意见,我把人事档案封面照片和带有涅伊曼(尼克尔斯基)照片那一页的照片发给你们。希望这些材料能令你们满意,并不再怀疑我转交给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的涅伊曼的照片的真实性。关于寻找涅伊曼照片经过的文章我将在晚些时候寄给你们。”后来,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收到了这篇文章。

几乎是同时,蒙古国研究共产国际历史的著名学者达西达瓦收到两张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这是他的朋友拉·博·库尔斯利用工作便利,在俄罗斯鄂木斯克州的专业档案馆里找到的。9月11日,达西达瓦教授亲自把照片送到上海。两张照片中,一张与阿列克赛提供的尼克尔斯基摄于20世纪30年代的照片完全一样,另一张则是新发现的,是20世纪20年代的尼克尔斯基。因离他参加中共一大的时间更近,后来这张照片就挂在中共一大展厅里。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墙上的尼克尔斯基照片

2007年9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记者李泓冰的文章《中共创建史重要发现——一大“第十五人”揭开面纱》,首次公开找到尼克尔斯基照片的消息。国庆节前夕,尼克尔斯基的肖像照片终于正式挂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第三展厅的墙上。

如今,走进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可以看见曾经十分显眼的那块“空白”已经有了“主人”:身着苏联红军时代制服的尼克尔斯基,高高的额头,微秃的额角,向左分的头发和向前突出的鼻子,目光炯炯有神,谨慎地向人们微笑……

转自学点党史,来源:《红岩春秋》作者:裘伟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