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国军战犯廖耀湘被特赦,周总理拉住他:这里有个任务交给你

1961年国军战犯廖耀湘被特赦,周总理拉住他:这里有个任务交给你

1961年12月,北京功德林迎来第三次特赦。

这一次,曾经的国民党“五大王牌”新六军军长廖耀湘也在特赦名单内。

当读到他的名字时,廖耀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拿到特赦书后才释然,这一年廖耀湘已55岁。

因廖耀湘家人早已离开大陆,他被安排在北京生活。

特赦不久后,他就接到“黄埔同学会”的活动邀请,这次活动嘉宾中不仅有杜聿明等人,还包括曾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总理。

活动开始,黄埔学员纷纷站起来为周总理敬酒,以表示对这位“老师”的尊重。

当周总理走到廖耀湘面前时,却对他说:“这里有个任务交给你……”

那么,廖耀湘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会被周总理特别关注,交代给他的任务又是什么?

廖耀湘


这一切还要从廖耀湘兵败被俘讲起。

1948年10月,东野大军攻克锦州,蒋介石吓得浑身是汗,连忙下令让廖耀湘的辽西兵团支援锦州,企图将锦州夺回。

不过,廖耀湘认为此时攻打锦州无疑是送死,再多军队也会被东野包饺子,遂即提出夺取黑山、撤离营口建议,得到蒋介石批准。

同月21日,廖耀湘发动第9兵团10万大军对黑山疯狂进攻,但仍被节节高歌的东野全歼,不过打扫战场时,士兵发现廖耀湘已提前败逃,不知踪迹。

北镇县公安局得知后,立即下达缉拿廖耀湘的指令,还动员当地百姓积极检举可疑之人。

中安堡村农会武装队长赵成瑞接到领命后,日夜带领民兵督查,不放过任何死角。

这天晚饭,一位百姓前来检举,称在谢家旅店来了11位可疑人员,这些人说话语调混杂,神情比较萎靡慌张,极有可能是国民党逃犯。


其实这行人正是廖耀湘等人,他们路上花费重金从老乡那买来衣服,计划前往沈阳追赶杜聿明部队。但走到一地听闻沈阳解放,廖耀湘心灰意冷,有了自杀打算,在部下苦苦相劝后才再次沿小路逃离,最终仍被群众发现。

赵成瑞得知后,立马带着民兵前去询问,其中一个身材中等、头戴破毡帽的中年人显得十分可疑。

此人操着一口湖南口音,称名叫胡庆祥,来往天津沈阳做生意,但身上的财物被国民党败军抢走,无奈下央求好心农民送了套衣服,这才没受冻。

赵成瑞见此人表情傲慢,还有点斯文,根本不是商人,他严肃地问有证明没有?

对方连忙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明”,但赵成瑞发现证件和本人根本不符合,特别是照片和指纹对不上号,当即呵斥他说实话。

廖耀湘


此人听了后浑身颤抖,又强装淡定,继续编造谎言。赵成瑞见此人忐忑不安、前言不搭后语,认定此人心中有鬼,连忙将其带到农会仔细审理。

可路途中,这伙人纷纷站住不走,其中一个更是掏出青布包,里面是贵重的细软金银。

赵成瑞根本不吃那一套,他更是认定这些人身份可疑,让其别耍花样。

来到农会办公室后,赵成瑞刚想对其审讯,谁知风风火火的解放军后勤战士走了过来,称廖耀湘极有可能窜逃到中安堡村,让农会协助调查。

赵成瑞指着可疑的11个人,让解放军辨识他们身份。其中一个战士拿出手电筒挨个照,当照到自称胡庆祥的中年胖子时,急忙大喊道:“廖耀湘在这呢!”

就这样,廖耀湘当场束手被擒,很快就被送往当地后勤部队,可接受盘问时他始终不承认自己就是廖耀湘。没办法,解放军又将其送到警卫连。

廖耀湘


在这里,他更是鬼话连篇,称自己和熊式辉是老乡,还是一个20年的交通警察。

就在他极力狡辩时,一位从国民党投诚的卫生员指着他鼻子说:,西安阅兵时我见过你啊廖瞎子,不是你说什么‘戡乱建国’吗?

廖耀湘憋红了脸,仍在极力否认。

直到次月11日,后勤部段政委亲自审查,他这才乖乖承认身份。

然而,在战俘营的廖耀湘态度强硬,不愿和解放军交流,拒绝合作,甚至视被俘为奇耻大辱,多次想要杀身成仁,以表达对蒋介石的忠诚,但均被解放军救下。

他不配合看守人员管理,还私自串通其他战犯,企图在战俘营中搞“暴乱”。

管理人员对其再三劝导,让其能够回头是岸。

尽管廖耀湘拒绝改造,可鉴于他是大名鼎鼎的抗日功臣,对国家有功,并非奸恶之人,我军对其耐心劝导,阐述共产党优待俘虏的宽大政策。

范汉杰


当时战俘营内还有范汉杰、周福成等一批国民党高官,为了让这些国军战犯早点改造,军委指示东野参谋长刘亚楼设宴招待这些战俘。

可在这场宴会中,廖耀湘反应极大,他认为这是我党设下的“鸿门宴”,喝完这场酒就要“上路”,一直不给刘亚楼好脸色,态度极其野蛮。

刘亚楼知道廖耀湘是个人才,有点傲骨也正常,他特意为其敬酒,谁知廖不仅不和他干杯,还质问道,你们打的是什么仗,不懂战役,不讲战术,如不相信,我们把部队摆开,重新打。

说完后,他将手里的酒杯直接摔在地上,以至于整个场面尴尬不已,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刘亚楼是出了名的“雷公”,可他并没有发火,反而是心平气和地阐述我军的作战战术和战略。

刘亚楼


可廖耀湘依旧不识趣,继续说道:“像你这样的洋八路不多,土八路莫非是用了什么巫术打仗。”

刘亚楼冷笑道:“廖将军,别以为自己上过法国军校,又有美械装备就可天下无敌。蒋介石不得人心,注定要失败。不管咋说,你是俘虏,现在是优待你,你要明白。”

此时,投诚将军郑洞国走了过来,廖耀湘惊讶道:“郑长官,你不是已在长春殉国了?”但很快他就明白,这是蒋介石的虚假宣传而已。

郑洞国劝说道:“你想想,做一个人心士气久已背离的腐败政权的殉葬品,值得吗?”

廖耀湘听了后沉默不语,后缓缓起身,向刘亚楼敬了三杯,他开始丢掉对国民党的幻想,决定积极配合改造。

廖耀湘喜欢读报,看管人员每天都会为其送去报纸。当他看到沈阳的工厂陆续恢复投产,看到被炸毁的房子重建,看到城市再次变得繁荣,失业工人重新拥有工作,他开始反思,对共产党有了新的认识。

1956年,廖耀湘等战犯被关押至北京功德林战犯所,他本以为这次从东北转到北京是“凶多吉少”,已做好赴死准备。

待他们来到功德林次日,管理所姚所长召开全体会议,大会上他宣布所有战犯均可自由和家属通信、接待亲友访问,也可组织大家前往各地参观。

这让全体战犯振奋人心,廖耀湘这才意识到只要积极改造,必然会获得自由。

就此,廖耀湘再次拿出当年求学的劲头,他广泛阅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书籍,其中不少文章可以一字不落地背诵,如《哥达纲领批判》、《共产党宣言》都可背诵,因而被狱友们称之为“书呆子”。

因他学习积极,废寝忘食,被评为学习组组长,教导其他狱友积极学习。

自从学习马列主义后,廖耀湘感觉自己获得新生,浑身充满力量,并积极交代罪行,还在交流大会上谈自己对共产主义的理解。


原本不爱参加劳动的他,也开始积极接受改造。原本各种借口躲避劳改的他,脏活累活抢着干,每次冲在前面,还被评为搓麻绳高手。

因他表现好,管理人员准许他去野外劳动,那里没有岗哨和围墙,一开始管理人员怕他跑掉,可他到了农场后就认真挖土、施肥、浇水等,忙得不亦乐乎。管理人员好奇问了一嘴,他说:“做人要光明磊落,当逃兵,那是一种耻辱。”

在功德林内,廖耀湘脱胎换骨,被评为“模范”代表。

195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中央决定特赦一批积极改造、思想进步的战犯。

消息传出后,功德林国民党战犯非常激动,期待着自己能够获得特赦机会。

同年12月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在功德林大礼堂举行特赦大会,在场的战犯们无不穿戴整齐,精神抖擞,等待法官宣读特赦名单。

廖耀湘自然也十分期待,当法官念读名单时,他的心提到嗓子眼处,可直到最后也没有他的名字,这让他难免有些失落,他自认为自己劳动、学习都不差,为何偏偏没有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反省自己一定是做得不够好,只要再积极改造即可。

来到宿舍后,他再次拿起马列著作默默看了起来。

就这样,一年后功德林第二次特赦再次开始,廖耀湘依旧紧张,可直到最后仍没有自己的名字。

他很是苦恼,找到文强,倾诉苦闷。文强笑着说:“特赦总归有先有后,你就不要多想了,总会轮到我们的。”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廖耀湘继续积极改造,果然好消息很快降临。

1961年12月,功德林迎来第三批特赦,而这一次廖耀湘正在特赦名单内。

当读到他的名字时,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拿到特赦书后才释然,而这一年他已55岁。

因廖耀湘家人早已离开大陆,他被安排在北京生活。

特赦不久后,他就接到“黄埔同学会”的活动邀请,这次活动嘉宾中不仅有杜聿明等人,还包括曾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总理。

活动开始,黄埔学员纷纷站起来为周总理敬酒,以表示对这位“老师”的尊重。

当周总理走到廖耀湘身边时,旁边的宋希濂说道:“建楚啊,你也是新中国公民了,可要好好建设新中国,积极为国奉献啊。”

周总理打量了廖耀湘,说道:“耀湘!耀湘!你的名字很响亮,记得没错的话,你是湖南邵阳人,黄埔六期生!”

廖耀湘听了后连连点头,他没想周总理日理万机还能记着自己。

还没等他说话,周总理又说道:“建楚啊!你有军政经验,还熟读古文,我看你可当个政协委员,也可搞一搞文史编辑类的工作。我这里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希望你能将你和蒋介石的历史写一写,用以教育后代?”

周总理


廖耀湘听了后身体一震,自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罪人,没想周总理如此高看自己,他提高了嗓门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写的,就算写不了也会让别人代写。”

对于他的积极表现,周总理很是欣慰,嘱咐他要继续发光发热,为人民服务。

根据规定,特赦人员需要先下乡参与劳动,和人民群众一起,了解民间疾苦。

廖耀湘参加完宴会后,就来到东郊农村参与劳动,被安排果树队工作。

因有了功德林劳改的经历,他轻松胜任果树管理工作,修剪枝条、浇水施肥等样样精通。

一天,他正为果树剪枝,果农生怕他出错在一旁监督,可直到他将树枝剪完,果农也没打断。

剪完后,果农笑着说,你这技术不错,剪得非常好,像个老把式呢!

尽管被称赞,可廖耀湘仍谦虚道,比起老师傅你差远了,希望你今后多多指教。

就这样,一年的改造时间很快过去。1963年2月,廖耀湘等人被中央统战部召回,并在周总理的提议下,将廖耀湘、杜建时、康泽三人分配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文史专员。

就这样,廖耀湘身份从国民党战犯变成国家公职人员,他对此十分感动,表示要在将自己的后半生奉献给祖国,以报答党和主席恩情。

在撰写文史资料时,廖耀湘也始终坚持讲实话的原则,其撰写的回忆录被周总理大为称赞,称他写得好、对历史对人民讲了真话。

很多特赦的国民党战犯都会从事文史类工作,为何周总理会特别叮嘱廖耀湘呢?

其实,廖耀湘并不简单,他虽然是蒋介石倚重的国民党高官,却被多人高度评价。

如民国士官三杰之一、《国防论》作者、近代著名军事学者蒋百里先生就评价:廖耀湘为蔡松坡以后湘军之第一人,诚非过誉也。

蒋百里


著名女作家谢冰莹在《印缅血战记》中也曾提道:“廖将军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君子,他从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近女色、他是一个以国家民族为生命的人,置生死于度外,以国家兴亡为己任。”

能被称为“十全君子”,足以表明廖耀湘的个人素养之高。在贪腐严重的国民党军队中,他是一股清流。

而他的同乡、同学、同袍刘建章称赞其“用兵不愧中外名将;治学不让古今大贤……不失君子风范。”

韩先楚也曾称赞道:“不管我军吃了新6军多少苦头……可这支精锐之师和它的指挥官都值得我们保持敬意,更何况他还是抗战名将!”

而因其较高的军事素养,就连名震中外的“常胜将军”刘伯承元帅,担任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期间,也曾邀请廖耀湘当老师。

刘伯承


1951年初的一天,正参加小组讨论学习的廖耀湘,突然被所长姚伦叫了过去,这让他内心十分忐忑,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要被针对。

走到办公室后,姚伦笑着表示,别紧张,这次是好事!解放军军事学院想请你讲一个时期的课,怎么样?

廖耀湘听了后很是吃惊,他作为一个国民党败军,怎么能给解放军讲课?

就算自己答应,那些解放军干部们恐怕也不会同意,他连连摆手。

姚伦知道他有所顾忌,再三诚恳劝导,让他不要有思想压力。廖耀湘见状,只好选择答应。

其实,邀请廖耀湘讲课是刘伯承元帅亲自点名的。新中国后,刘帅提出应建立一所军事院校,培养现代化军事人才,这一提议得到是中央军委批准。

1951年1月,解放军军事学院在南京成立,刘伯承担任院长。

为了能办好这所军事院校,他举轻若重、事无巨细。

不过学院成立之初教员缺乏,一些军政大学学员缺少现代战争经验,难以满足现代化教学要求,刘帅决定唯才是举,从被俘的国民党军官中选出一些人当教员,廖耀湘就是其中之一。

消息传开后引来学员们的不满,此前那些起义将领来上课,大家思想上就有些抵触,上课时多有顶撞。

如今被俘战犯廖耀湘要来,学员们自然是更为抗拒。

刘帅得知后,耐心做学员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明白什么是“革命不分早晚、先后”。

正是在刘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慰下,学员们这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很快,廖耀湘来到解放军军事学院,刘伯承元帅亲自迎接,热情地向其介绍学院概况,并希望他能用自己所学认真教课。

刘帅让他务必要讲讲缅甸抗日时的战术、辽沈战役的体会、对我军现代化建设的几点建议。

廖耀湘见刘帅如此重视自己,焦虑道:“我恐怕讲不好啊!”

刘帅安慰说:“你不是败给解放军,是败给人民。你是黄埔军出身又在法国留学,现在应该把你的知识贡献出来!”

在刘伯承元帅的鼓励下,廖耀湘勇敢走上讲台,可还没讲几句,额头、手心全是汗,说话也不顺畅。

但当起讲到缅甸抗日时,他开始渐入佳境,仿佛真的置身缅北战场。

那是1942年3月,廖耀湘率领新22师远征缅甸,当时印缅战场日军投入第15军团10万余人,而中、英、印、缅军队共计11个师7万人,其兵力、装备悬殊。

入缅之初,新22师就在斯瓦战役中重创日军,解了200师和英军之困。

但联军发动的同谷、平满纳会战均失败,只能选择被迫转移,新22师临危受命负责掩护大部队转移重任。

廖耀湘采用梯次阵地、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分割歼敌等战术,从而以一个师兵力拖住日军十万大军20多天,完成掩护任务。

但此时新22师已成为孤军,且退路也被日军截断。廖耀湘果断率部队从“野人山”借道。

“野人山”是一片原始森林,此时正值雨季,瘴气、毒虫盛行,而医药资源也已耗尽,这使得战士们行军困难,许多战士落水或因毒气感染而亡。

20余日后,新22师粮草耗尽,战马被分食,吃完后只能吃皮带、树皮,战士们士气低落。

为了保持体力,廖耀湘要求战士们甩下辎重和减负,轻装上阵,还经常给战士们加油打气,让大家坚持到底。

野人山远征军


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跋涉,新22师徒步1000多公里,成功穿越野人山,抵达印度境内,全师9000多人已骤减至3000余人。

而后,廖耀湘部和远征军新38师合编为新1军,经过整训后再次投入战场。1943年10月,廖耀湘奉命进攻胡康河谷,打响对日反攻的序幕。

因缅北战场多森林、河谷,廖耀湘特意调查研究,编写《森林作战法》、《小部队战术》、《城镇村落战斗》三部书籍,而这些战术战法让刘伯承大为称赞,要求他一定要讲给学员们听。

1944年4月,廖耀湘率部参加孟拱河谷战斗,歼灭敌军一万余人,创下缅甸战场歼敌之最,一举扭转战局。

在缅北反击战中,新22师为联军主力,先后参战上百次,歼敌12000余人,且专打恶战。

如百贼河战役中,他临时改变作战计划,歼灭敌军700余人,敌大队长被击毙,新22师只伤亡60余人。史迪威以为他谎报战功,亲自到战场核查,无误后对其竖起大拇指。

索卡道战役中,廖耀湘以迂回、突破战术出奇制胜,用4个团全歼日军“常胜军”第18师团,此战也是森林战经典战役,被编入军事教材中。

因廖耀湘表现出色,1944年8月出任新六军军长。而为了表彰他的抗日功勋,英美国民党政府分别为其颁发自由勋章、十字勋章、青天白日勋章。

廖耀湘讲得出神入化,台下学员听得如饮甘露,他们一改此前轻视的态度,纷纷对廖竖起大拇指。

一节课讲完,刘伯承亲自为其鼓掌,并紧握他的手说:“廖将军,你的课讲得真生动!”

另一堂课中,廖耀湘讲述自己辽沈战役被俘经历,他说:我当时被升为国民党第9兵团司令,但并不开心,我早就知道国民党军大势已去,蒋介石部署辽西会战,我就劝说锦州攻坚凶多吉少,可蒋执意如此,我只能舍身取命。

刘伯承元帅


这次军事学院教学,让学员们受益匪浅,廖耀湘本人也重拾自信,对改造更为积极。

1964年11月,《全国政协委员证》被送到廖耀湘手中,统战部干部告诉他已被评为第4届全国政协委员,这让他激动不已,连连道:“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呐!”当天晚上,他就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加入共产党。

这之后,廖耀湘一直积极工作,并为推动两岸和平统一而努力。

1968年12月,廖耀湘想要给周总理写信,他边思考边散步,刚走出家门口就因急性心脏病发作而摔倒在地。

邻居将其搀扶到床上,并将救急含片放在其口中,这才让廖耀湘恢复些神智。

他指着笔和纸,用虚弱的声音说:“快拿纸……纸!”

众人以为他要写遗嘱,连忙将纸和笔送到其手中。廖耀湘用尽全身力气起床,握着笔书写起来。

可他只写了“敬爱的周总理”几个字便停止呼吸,永远离开人间,享年63岁。

可见,廖耀湘对周总理一直抱有感激的态度,直至其生命最后一刻也不忘周总理。

八宝山革命公墓


1980年5月,党中央为廖耀湘追办隆重追悼会,对其久经沙场、抗日报国的壮举给予肯定评价,并将其骨灰安葬于“八宝山”,让人民永远记住这位荣辱一生、弃暗投明的“合格公民”。

编辑:知了

责编: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