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旅,我有一个恐怖经历,是看见了一次罕见的“天象”

西藏之旅,我有一个恐怖经历,是看见了一次罕见的“天象”

我保证我的这个旅行经历,既不血腥,也不是封建迷信频道,更不是“鬼故事”;所以你可以安心,并提心吊胆地往下划拉了。

这个旅行经历,发生在我自驾青藏公路的时候。

网图:青藏线


要我说呢,西藏真做不了谁心灵上的洗衣粉或去污剂,但西藏的自然风景与人文风景,真是美得特殊,美到没朋友。

那为什么很多人会裹足不前呢?

一多半都是害怕出现高原反应——毕竟在藏区旅行,但凡出现高反,尤其是出现严重的高反,那么愉快的旅行就有可能变成恐怖经历。

而我去过9次西藏,全部都是背包客的自由行或自驾游;无论是去藏北无人区徒步,还是在珠峰大本营喝酒,我都未曾有过高反。

但是,我的西藏之旅,也有过一个恐怖经历,当时可真被吓坏了!

当然不是因为高反,而是我看见了一次罕见的“天象”!

珠峰大本营看珠峰

摄影爱好者都知道,光其实是可以被“看见”的。

比如说“丁达尔现象”——这种现象一般出现在日出日落时分,或雨后云层较多的时候。

赶上这种时候,摄影师就会激动得嗷嗷乱叫,一边感谢老天爷赏饭,一边狂按快门。

因为这玩意儿特别出大片啊!阳光从天空照射下来,被分割成一条条或一大片,再配上给力的地面景观,拍好了就能卖片挣钱。

网图:丁达尔现象


其实对老天打赏的这个“天象”,你若能做到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搞不好还能挣到更多的钱。

先普及知识——所谓“丁达尔现象”,就是当一束光线透过雾气、烟幕、灰尘等胶体物质,人们从垂直入射光的方向,就可以看到胶体里出现一条光的“通路”。

网图:丁达尔现象


再给你示范挣钱路径——霞浦县的杨家溪榕树群,你总该知道吧?它可是中国著名的摆拍圣地之一。

你去翻翻摄影师在那里出品的照片,几乎张张都有“丁达尔光”。

要说老天爷也不会天天赏饭,那这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收钱的表演者,人家不但会表演挑担和放牛,还知道“丁达尔现象”生成的“所以然”啊!人家会在选好的位置点燃柴禾垛,施放出浓浓的烟雾,人工制造出“丁达尔效应”。

这时候的柴火垛,挣到的钱可远不止一个柴火垛了。

所以说“知识就是财富”,你们好好学习一下。

网图:杨家溪榕树群


好吧,在青藏高原上不用烧柴禾垛,就特别容易出现“丁达尔现象”,人们会把它称之为“天堂光”。

如果是在境外旅行,人们也会把它称之为“耶稣光”。

这当然是一种自然现象,古人也称其为“天象”。

但很多人不知道,还有一种同样来自天空的“天象”,如果你一不小心看到的话,要么会感到超级惊喜,要么会被吓个半死!

很遗憾,我属于是“被吓个半死”的。

当然,我也是在西藏唯一经历过这一次之后,才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儿;然后再查阅资料,才知道这个现象的专业名称。

青藏线

我先说说这个特殊的经历。

那是我从格尔木出发,一个人开车去温泉兵站接朋友,然后再一起走青藏线去拉萨。

温泉兵站距离唐古拉山口60公里,它是翻越唐古拉山口前,在青海境内最后一个可以住宿的老停车区。

格尔木距离唐古拉山口600公里,正常开车需要12个小时,所以我一大早就从格尔木出发,为的是不在高原上开夜车。

好吧,其实青藏公路的路况很不错,公路两边也没有什么悬崖峭壁,自驾这条线的挑战,主要就是高海拔。

来看一张老非的原创照片——高海拔带来的路况是,你的车有可能比掠过公路的云还高。

青藏公路


如果赶上特殊天气,比如说下大雪了,那么高海拔带来的路况是,你有可能需要给自己的车轮,打上防滑链。

如果是赶上大雪放晴,我打赌你肯定会心情大好,因为车窗外的风景,会美得让你特别想哼一曲流氓小调。

再来看一张老非的原创照片——有没有感觉天与地合二为一,而你和你的车,是这个洁净空间里唯一的真实存在?

嗯,就是这个“天与地合二为一”,后来给我上了极度惊恐的一堂课。

拍摄于纳木错

一辆黑色的小吉普,在青藏公路上不快不慢地奔跑。

当然我也没有一路都哼着流氓小调——要知道在高原上放声高歌或滔滔不绝,也很容易自己作出高反。

要说青藏公路呢,它既没有新藏公路的“新潮”,各种爱玩大波浪,有很多大起大落的陡坡;也没有川藏北线的“凶恶”,两边都是要命的悬崖峭壁,一边往上悬,一边往下悬,再给你来一个九十九道拐,友情赠送个山体滑坡……

青藏线比较“友好”,至少乍一看,跟在平原上开车没多大区别;只不过它慢慢隆起,暗戳戳地给你持续加海拔。

然后就是气候变化莫测,时而艳阳高照,时而大雪纷飞,时而横风劲爆,时而一头雾水……

我是说,能让你的车一头雾水——因为车会一头扎进大雾之中,然后挡风玻璃上全是水。

原创照片:自驾川藏线


我和我的车,就在黄昏时分,一头扎进了这样的浓雾中……

然后越开能见度越低,甚至打开雾灯之后的能见度,也特别“感人”。

你知道,高原上天黑的速度是很快的——如果能看见落日,你肉眼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太阳落山的速度。

对我来说,这时候有落日是奢侈的,周围压根就没有光!我的车一头扎进了一大坨黑雾,并且这个黑雾似乎是有重量的——也许是心理作用吧,我总感觉我的车,就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兜住了一样。

此时前方的能见度不但特别低,并且车灯的轨迹射出去,就像是很快被吸收掉了一样,照不出多少距离。也就是说,如果对面冲出一辆车,等我们能彼此看到对方的车灯时,两车应该相距不会超过20米!

天已经黑透了,这个距离变得更短。没法再开了,我只能打开双闪,把车尽量靠边地停在了路边。

我下车,抽了一根烟。

原创照片:川西北自驾


扫了一眼四周,这天黑得有点邪性——不但特别黑,啥也看不见,而且感觉这个黑黏糊糊的,似乎还有点重量感。

我心想,怎么着也要等这坨黑雾飘过去之后,再开车吧。

我就下路基,啥也看不见地往前走了几步。虽然看不见,但我以前也自驾过青藏线,知道脚下踩上去软绵绵的,是公路两侧厚厚的草甸子。

我撒了一泡尿,打了一个尿颤。

然后我看见前方,不知道是100米还是200米的距离,有极其微弱的一点蓝光,忽隐忽现的。

应该是一户人家,或是一顶毡房吧?

我就朝着这点微光,深一脚浅一脚地又走了十来米,就被绊倒了。

再站起身来,微光已然不见。

算了,回车上呆着吧。

我回身一看,不由得毛骨悚然——因为我的车也彻底看不见了!

可是,我清楚地记得,我打着双闪啊!

网图:仅做示意参考

直到这个瞬间,我才开始有了恐惧感。

我这个人压根不信鬼神,自然也不怕鬼神;黑灯瞎火的时候,也不会因为鬼啊神啊之类的频道,给吓唬住。

但此时此刻,我是真的感觉恐惧。

因为我抬头看天,死黑死黑的,啥也看不见。

我低头看地,同样死黑死黑的,啥也看不见。

回头看蓝光的方向,漆黑一片。

再回头看车的方向,漆黑一片!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感觉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光,都被彻底吞噬了。

非但如此,这个时候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一丝声音!

整个世界不但死黑,而且死寂。

就像是我忽然被扔进了一个异度空间!

最可怕的问题是,我的车呢?我那台打着双闪的车呢?

网图,仅做示意参考


它根本不可能凭空消失啊,就算是遭遇了外星人,北京、东京、纽约、巴黎的马路上有那么多豪车,它也不会看上我这辆破吉普啊!

好吧,就算是我修改自己的人生观,怀疑自己遭遇了聊斋,但是会有哪一个不长眼的狐妖,会选择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浓妆艳抹地走出来跟我约会?

春梦也不会是这个做法吧!

还有,不是说好的吗,都是在烟雨迷蒙的江南,某个破旧的老宅院里,装着一个白衣胜雪的书呆子,才是挑食的狐妖最喜欢下嘴的菜吗?

网图,仅做示意参考


靠胡思乱想是救不了自己的。

冷静下来,还是老非我的户外经验,拯救了自己。

我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能原地打转,更不能胡乱走动。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伸出左手,那可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右手掏出打火机,打着,再伸出左手,发现近乎于伸手不见五指。

我明白了,不是我的车凭空消失了,而是我才走出了二十多米,居然就看不见车灯了!

我的天啦,这到底是一款多么保证质量的黑!

我咬着后槽牙,爆了一句粗口:这也太黑了吧!

仅做示意参考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下车后走的方向,判断了一下路基的方向,当然也是我的车的方向。

一咬牙,走!

我以极慢的速度走了好一会儿,忽然脚下一高,我又往上探索了一脚,心里一阵狂喜,顺口把如来佛祖、基督耶稣、太上老君、齐天大圣以及蒲松龄,全都感谢了一遍!

因为我终于找到了路基!

转念一想,别逗了,以上各位老非我全都不信,人家也不会领我的情啊!

凭着方位判断,车应该在我的左边。

我往左一看,没看见车灯。

再往右一看,终于看到了极为模糊的尾灯!

天啦,想想就后怕——我只走出去二十多米,在无比漆黑、啥也看不见的空间里,就能偏出去这么大一截!

回到车上,关上车门,我第一次亲了一口我的方向盘。

定神之后,我还是倍感诧异: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款黑?!

真是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

距离才二十米,没有固体遮挡,居然就看不见车灯了!

原创照片:拍摄于西藏

我在车上足足坐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慢慢看着自己的车灯射线,在一点一点地往前延伸。

也就是说,这坨黑雾正在慢慢散去。

可以开车了。

开出去才几分钟,再抬头看天,繁星满天!

真让人感觉恍如隔世,以及百思不得其解。

高原星空


后来我还专门上网查阅了资料,先搞清楚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有可能就是一大坨密不透风的浓雾。

也有可能是一大片云,擦着公路慢慢掠过。

还有一种可能,是“乳白天空”的同类现象。

所谓“乳白天空”,跟“丁达尔现象”一样,都是一种自然现象。

与“丁达尔现象”不同的是,“乳白天空”这种现象,一般只会发生在极地区域,比如说南极。

也就是当地面积雪,而天空又均匀地充满云层时,地面景物和天空全都是同样白茫茫的一片。它是南极洲的自然奇观之一,是由极地的低温与冷空气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网图,仅做示意参考


从景观角度而言,“乳白天空”是极美的风景,能看到的话会倍感幸运。

但是,“乳白天空”又是极地探险家、科学家和极地飞行器的一个大敌。遇到它是很危险的——正在滑雪的滑雪者会突然摔倒,正在行驶的车辆会突然翻车,正在飞行的飞机会失去控制而坠机殒命。

因为这时候天地之间浑然一片,合二为一,人和车辆、飞机仿佛融入浓稠的乳白色牛奶里,一切景物都看不见,方向难以判别。

这时候人的视线会产生错觉,分不清近景和远景,也分不清景物的大小;严重时还能使人头昏目眩,甚至失去知觉而丧命。

所以,也有一种可能,是我在黑夜中,遇见了“乳白天空”。

反正没有经历过那种毫无任何光亮的黑暗,以及超出常规认知的车辆的突然消失,真的会感觉非常恐怖。

所以,至今难忘。

“乳白天空”的类似示意图

好吧,大家读完这篇文章,应该能顺便了解到自驾青藏线的部分知识,以及青藏线与新藏线、川藏线的区别。

另外提醒一点,由于藏獒经济的泡沫破裂,青藏线上有一些藏獒,是从之前热火朝天的养殖基地放出来遗弃的,它们有点凶,可能会咬人,所以自驾青藏线时,不但要当心,而且也不要爱心泛滥。

还有,青藏公路两侧的草甸子里,一般都会有土拨鼠。

不要去逗弄它们,因为它们是鼠疫的宿主之一。

网图,不要模仿,这不是什么好榜样


至于如何预防高原反应,我以前写过这方面的图文,请自行搜索。

只补充5个关于高反的观点,供大家参考。

1,对待高反,谈之色变和混不在意这两种态度,都是不好的。

2,严格说来,从低海拔地区到西藏旅行的游客,几乎每一个人都会有高反,只不过程度不同罢了。因为你呼吸加粗,头部微疼,动作变慢等等,都是轻度高反的一种反应,是人体在慢慢适应高原。如果没有加重的迹象,倒也不必太惊慌,不必赶紧吸氧,可以给自己的身体一次自主适应的机会。

3,高反严重的话,千万不要硬扛。应该赶紧去医院,或者第一时间降海拔。

4,你在丽江、九寨沟等地方没有高反,并不等于你到西藏,就一定会没有高反,虽然概率上可能会低一些。

5,坐车经过海拔5000米,和徒步走过海拔5000米,不是一回事。

以上。


#自驾云游季##西藏旅游#

关注@老非2020,分享旅行见闻。

文字原创;未经本人允许拒绝任何转载!

部分配图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