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埋葬的棺材,晚上尸体在池塘里,开棺后是另外一个尸体

白天埋葬的棺材,晚上尸体在池塘里,开棺后是另外一个尸体

警察局长的儿子方孝天自焚烧死,闹得太平县也不太平了。都认为方孝天是为了给父亲做六十大寿,砸了中元节的鬼戏演出,冲撞了鬼神,被鬼索命而死。弄得人心惶惶,惊恐不安,怪事连连。方孝天的母亲,为了能让儿子入祖坟,找到奉天白事铺的许老板,出重金请许白事来承办儿子的丧事。在重金面前和行侠仗义的心理趋势下,许白事开始为方孝天举办丧礼。然而,就在出殡前的头一天晚上,灵堂里的纸人着火了,差点把整个院子点着,吓得人们毛骨悚然。到了第二天出殡的路上,抬棺材的人听到棺材里有响声,惊恐不安,把棺材放在地上。许白事没有在意,焚香祈祷,将亡人入土为安。办完方孝天的丧事后,许白事高兴地赞美哑巴女办得好。棺材里一有动静,把方局长吓得脸色都变了,哑巴却说她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干吓人的事。这下许白事可傻脸了,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晚上睡觉时心里不安,梦见了白孝天。从梦中惊醒后,心里害怕,这时警察来找他,说白孝天从棺材里跑了出来,掉在水塘里。警察把白孝天的尸体捞出来,进行法医鉴定,法医说是自然死亡。身上没有发现伤痕,值得可疑的是,死者在被烧死时,肌肉没有收缩和痛苦的反应。局长问许白事,儿子的尸体明明入殓钉在棺材里,怎么会跑到池塘里?许白事也是一脸懵逼。他们觉得可疑,就把棺材挖出来,开棺后竟然发现,棺材里躺的尸体不是方孝天,而是卖肉的。

而且戏班的人说,前几天就看到卖肉的神神叨叨,说他见鬼了,见到死去的女儿来报仇了。可他的尸体怎么会躺在方孝天的棺材里呢?一向气势凌人,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方局长,也感到此事蹊跷,就问许白事,许白事说:“他们看到了咱们看不到的东西。”方局长想彻底弄个明白,许白事就带他找到,白事界最有名望的灰老爷。灰老爷演出了鬼上身的画面:“原来,方孝天沾污了蓉莲,蓉莲的父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强暴,却害怕方家的势力,不敢阻止。跑到警察局那告诉方局长,方局长拿钱把他打发了。蓉莲是个刚烈女子,要讨回公道,被方局长装在猪笼里沉入湖底。”方局长看到了蓉莲的鬼魂向他索命,吓得魂不附体。回到家中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太平县,他正在收拿东西时,蓉莲的鬼魂又来索命,他开了数枪,都无济于事。许白事听警察说,在捞方孝天尸体的池塘里,发现了死鱼。许白事突然感到,其中定有原因,就去找方局长。看到方局长恐怖的样子,把他送进了医院。等他清醒后,许白事说:“少爷是中毒死的,所以池塘里的鱼才被毒死。如果是鬼要你死,谁也帮不了你,如果是人要你死,就按我说的做。”方局长按照许白事说的,把病床被子用东西垫起盖好,离开病房带手下藏在暗处。到了半夜,来害他的人掀开被子见没人,走出病房时被方局长手下打死。方局长揭开凶手口罩一看,原来是灰老爷。就在方局长气愤之际,灰老爷挣扎着把藏在手中的毒针,刺进了方局长的体内,方局长中毒身亡。

许白事授方夫人之托,负责把方局长安葬后。回到他的白事铺,坐下来喝茶休息,感到外面有动静,拿着棍子就出来。原来是傻子,戴着灰老爷的头盔,说戴老爷死了,没有人跟他说话,给他弄吃的,不想让戴老爷死。许白事才知道灰老爷姓戴。这时,戴法医来找许白事,说父亲的死,是因为许白事。告诉许白事,方局长和他儿子还有卖肉的,都是他干的。就是为了给卖肉的女儿报仇,因为卖肉的女儿是他的女朋友,方家父子把她害了,她的父亲不但不管女儿的死活,还拿了方家的黑钱。许白事这时才感到,刚才喝的水里有毒,昏了过去。戴法医把许白事装进棺材里,往棺材上钉钉子封棺,就在许白事生命一线之际。哑巴女来了,和戴法医打了起来,傻子为了救哑巴,用锤子把戴法医打翻在地,哑巴救出了许白事,一切真相大白。自古红颜祸水,一个女人引起了三个家庭的灭亡。如果不是方孝天作孽,就不会引起三家人的仇恨,愿世人多一点亲情,少一点仇恨,戒掉贪欲,不再冤冤相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