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甲级战斗英雄、铁道游击队创始人,徐广田抗战胜利后为何投敌

身为甲级战斗英雄、铁道游击队创始人,徐广田抗战胜利后为何投敌

“铁道游击队”是一支主要活动于津浦铁路鲁南段和临枣支线上的小型抗日武装,他们的故事充满了传奇,而当年,徐广田的故事更是传奇中的传奇,因为这支部队也是他一手塑造的。

身为甲级战斗英雄,并且是铁道游击队的创始人,徐广田在抗战胜利后,却走上了一条令人意想不到的道路,这中间,是为何?

1943年夏天,山东军区召开全省的战斗英雄、模范大会。

胶东、渤海、鲁中、滨海等各个军区的部队都选拔出了战斗英雄和模范,各地的战斗英雄也全部汇集在了这里。

他们在各自的战斗岗位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会议上,他们也将自己战斗生涯中的事迹向大家作了汇报。

显然,这次英模会也是山东抗日根据地所发生的一件大事,党政军民等领导都是极为重视的。

正是因为抗日根据地是在全体英勇的八路军在人民的支援下和敌伪顽军以及封建地主武装的斗争中流血牺牲,才最终建立起了极为坚强的抗日基地,使得很多人民翻身,不断从敌人的控制当中解放了出来。

英模会也一度让那些铁道游击队的英雄人物走入大家的视野,其中,就包括了徐广田。

徐广田在这次大会上被评选为甲级战斗英雄,他在大会上也向大家讲述了过去的故事,在广大与会者当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铁道游击队在当地的活动大家其实也都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这次英模会上,徐广田的故事讲得更加全面。

在众人的心目当中,徐广田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战斗英雄。

确实,早在全面抗战开始后没多久,徐广田就已经投身于抗日的队伍当中。

1938年3月,由于丢了“饭碗”,徐广田对于日本人的憎恨就越来越强,他也就近参加了国民党崔五的队伍。

可抗日的同时,他还有家庭需要去养活,可跟着国民党崔五干了几个月,徐广田也觉得这是一件没有前途的事情,干脆就自己去找点“私活”。

他瞅着周围也没有什么方便去下手的地方,于是将目光聚焦在了火车上。

于是,起初他便上了日本人运送物资的火车去偷取一些黑炭,顺便再偷一些其他的东西,那段时间,日本人也发觉了他们运送的东西总是不翼而飞,心里也自然是起了疑心的,不过苦于没有线索查找,丢失的物品也不是影响太大的,因此也就没有太过于急着去调查。

另一边,徐广田这边的脑筋越转越快,他搞了几次之后,也发现了敌人火车上有机关枪、大盖子步枪这些东西,心里面就有了其他念头。

到了1939年10月左右,徐广田扒火车的手法也渐渐熟练了起来,他叫来王志胜、洪振海等人一起上了火车,将日寇的十几支步枪缓缓拿了下来,眼见时间还比较充裕,也就顺便拿了两挺机关枪。

这些放在当时也绝对算得上是稀缺物资,而徐广田的故事也渐渐被传播开来,之后,属于八路军的铁道游击队就正式出现了。

铁道游击队能在当时发挥出重要的作用,也和当时战士们所处的环境有关。

那会,大家的生存条件非常恶劣,日本侵略者在鲁南地区大搞“强化治安”,不断进行着疯狂的“扫荡”,促使鲁南抗日根据地渠道中断,处境十分困难,部队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也只能分散在各地,没有办法真正聚集在一起,力量也没有那么强。

因此,游击战争也成为了应对局势的主要方式,每一次出动,都需要看准时机。

在这样的情况下,铁道游击队能发挥出极为积极的作用也就不奇怪了,就从早期来说,他们行动一次就能为部队缴获回在战场上都很难搞到手的武器,而且伤亡率很低,这也是一种最为适合的方式。

而随着抗日战争的焦灼,铁道游击队的不少行动规模都渐渐变大,也让敌人惶恐不安。

1940年,18个铁道游击队的队员分别在枣庄等地上了车,车厢里还有十几个日本士兵,火车刚刚驶出了枣庄之后,另外几名队员就扒上了车,日本兵听到有动静,马上就准备掏枪,此时,周围的“乘客”们全部出现,将这些日本兵当场扑倒。

在战士们的通力配合下,这些日本兵很快就被消灭了,随后,队员们拿着战利品下了车。

这种直接上车动手的情况其实相对不多,因为风险比较大。

通常情况下,他们一般都采取“智取”的方式。

比如在1941年,几名铁道游击队的成员上了临城站,他们仅仅上去了3个人便抓住了车队长,待到了其他队员们设伏的地方后,车上的队员将“封管子”打开,直接摘下了后面的三节车厢,等火车开走后,三节车厢里面的货物也全部变成了战利品。

这件事没过多久,队员们又听说了有一趟火车里面有大量的布匹,于是在深夜当中他们再度出动,可这次日本兵显然是有所戒备的,车门全都是关闭状态,队员们也没办法短时间从外部弄开车门。

因此,大家干脆蹲在钩头上,拉下了后面的一整节列车。

当时车上的日本兵还有30多人,可是他们丝毫都不知道,一节车上以吨计算的布匹都被弄走了,待到车开到了徐州,敌人才猛然发现情况。

为了交差,这些日本兵赶紧快马加鞭回去寻找,却发现铁道游击队早就连个影子都没有了,于是他们干脆在事发地胡乱开了几枪留下些“战斗痕迹”,就这样回去汇报了。

后来,铁道游击队干脆还升级了方式,甚至挖断过铁轨、炸毁过火车,总体上总是有惊无险完成了行动,对敌人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对于徐广田来说,他做了这么多轰动当地的大事,可他本人也在这些高风险的战斗中受过几次伤,而且跟他一起做事的弟弟也在战斗中牺牲了,这些也都是他极为心痛的一面。

不过,这些战士的脑子非常灵活的同时也表现出一个比较明显的缺点,那便是在思想政治层面上差点意思,同志们之间有点英雄主义的作风,也比较计较个人得失,缺乏组织观念,这些也为后来的一些事情埋下了祸患。

由于徐广田在当时渐渐被立为了一个英雄典型,外加上他做的这些事都带着些神奇色彩,因此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大,特别是老百姓当中,他的故事也万分精彩。

果断和机警是徐广田身上的一大特点,老百姓们在口口相传中更是将他的特点神化了,说他一个能打十个都没人怀疑。

而且,他的“来无影去无踪”也使得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不了解他真实形象的人,对他的想象就更加天马行空了。

偶尔在徐广田露面的时候,老百姓们也非常愿意配合。

铁道游击队遇到危险,群众们知道后就会鼎力相助,也可以说,没有当地群众的密切配合,也就没有这些英雄的诞生。

只要铁道游击队为了行动出现在周围的村庄里,那里的群众都会主动帮助他们封锁消息,哪怕伪军汉奸们叫嚣着要杀头,老百姓们也坚决不愿意说出到底哪里有八路军。

他们的战士在老乡家里养伤休息的时候,老百姓还会主动放哨。

这种放哨,一放就是几里路,一段就会站一个人,若是前面的人发现了有敌人的踪迹,就会用预定的记号传给第二个人,这么依次传下去,待到敌人进入到村庄“搜剿”的时候,铁道游击队的队员们早都完成转移了,并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还有一次,由于突发情况,上百个敌伪军突然闯入了村庄,徐广田和战士们正在村中,情况万分危急,也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可此时,村长突然站了出来,对领头的日本人说:“不要搜,我保证,只要这里有一个八路,就把我的头给砍掉。”

对方不依不饶,坚持说:“你说没有,也要搜。”

村长着急了,立即说:“那我就跟着你一起搜,你把指挥刀拔出来,只要搜出来一个,当场就把我杀死。”


看到村长如此有“诚意”,领头的日本人还以为村长想要得到赞赏,于是干脆就没搜村。

虚惊一场之后,铁道游击队的战士们也迅速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去。

这些战斗经历也贯穿着整个抗日战争,徐广田他们的英雄故事,也不断被当地百姓讲述着。

因此,一位名叫刘知侠的作家也开始撰写起长篇小说《铁道队》,希望用笔将英雄们的故事流传下去。

那段时期,刘知侠还前去采访过徐广田,一来二去,两人也就渐渐熟悉了。

刘知侠写道:徐广田中等身材,总是穿着便衣,说话时面带微笑,看上去像是个腼腆的姑娘,可是一旦瞪起眼睛来,却充满了杀气。

多次来往后,刘知侠也对铁道游击队的故事有了清晰的轮廓,那些战斗事迹也深深鼓舞了刘知侠,让他不顾一切想要将这个故事写下去。

不过,令刘知侠没有想到的是,徐广田竟然在抗战后叛变了。

在他的仔细思考下,还是弄清了思路,分析出了徐广田这些做法的背后原因。

当时,一位同志还对刘知侠说:“徐广田叛变了,不能去写《铁道队》了。”

可刘知侠的态度却是:正是因为徐广田事件出现了,才更要去写《铁道队》这部小说,因为没了原型人物,就可以摆脱真人真事的束缚,可以以一些生活中的其他真实人物的斗争经历作为基础,添以艺术的成分进行创作,特别是在人物性格上,还能大胆创造。

正是因为刘知侠在当时的坚持,全国人民在后来才知道了铁道游击队的传奇故事,更有翻拍的影视作品成为了很多人的回忆。

不过,“徐广田”的形象其实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其实,导致徐广田叛变的导火索,早在他抗日期间已经有所体现了。

首先从家境出发,他和家人本身也是有收入的,也主要依靠铁路,可面对日本人的欺凌,他们一家人的生计出现了问题,因此徐广田在满腔热血中选择抗日。

在抗日这方面,徐广田是个大英雄毋庸置疑,不过更加要考虑到他的思想教育工作,若是不能让他明白一些更深层次的道理,一旦抗日结束,他可能就会陷入一种迷茫。

那段日子里,徐广田的哥哥因为作战而残废,弟弟又牺牲了,徐广田本人也多次负伤,这就使得家中的劳动力出现问题

抗日结束后,蒋介石出于阻止共军北上的目的,将铁路直接给拆掉了,这就更加代表着徐广田家中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

而且,在当时的一些宣传下,徐广田也感觉到自己是一个英雄,他有了出人头地的感觉,周围的不少人都在仰视他,可他却对自己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地位,认为自己既然是大家心中的英雄,就应该有一个实际的职务来衬托说明。

可是,徐广田却在抗战胜利后仅仅被安排了一个连长,掌管着长枪中队,而此前跟着徐广田的人也有职务比他高的,徐广田也因此出现了心里不平衡。

后来组织很快考虑到对于徐广田的安排不够周全,鲁南军区也准备将徐广田任命为营长。

可命令下去,徐广田早已不见了,那会他已经愤然回家了。

另一边,已经有叛徒从中牵线搭桥,敌人将徐广田给找过来,并且大摆宴席招待他,给足了他面子,就这样,徐广田动摇了,最终跑去当了特务连长,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

刘知侠对于这段历史这样评价道:“由于他疏忽了对自己的思想改造,在阶级斗争的新形势下,经不起考验,滑到了投降变节的可耻道路上去,为此,我感觉到深深的惋惜。”

因为过不去心里面的那道坎,徐广田的“人生”其实已经被自己终结了。

如此一位抗日战争时期的大英雄,他的结局却万分惨淡。

解放战争期间,在鲁南地区获得了解放后,徐广田则因为叛变遭到了公安部门的逮捕。

在审理这起案件的时候,公安部门考虑到他过去的贡献,也考虑到他在敌人那里危害性也不强,没有罪大恶极的行为,因此只是判了他2年有期徒刑。

六十年代初,徐广田最终在贫困中因病逝世。

徐廣田與“鐵道游擊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刘知侠著. 铁道游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