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国军少将救下8.6万红军,建国后毛泽东叮嘱:一定要找到他

1934年国军少将救下8.6万红军,建国后毛泽东叮嘱:一定要找到他

1934年秋,我军未能突破国民党的第五次围剿,形势十分危急。

蒋介石调集了100多万军队,数百架飞机,誓要将红军“消灭殆尽”,此时中央红军的总兵力还不到十万人。

半年来的连续作战让中央红军减员严重,整个苏区根据地粮食、弹药供给十分匮乏,仅1934年四月的广昌保卫战红军就伤亡了5500多人。

1934年9月下旬,蒋介石调集兵力,在德国军事专家的指导下,制定了“剿灭”红军的铁桶计划。

为了确保计划能够完美实施,蒋介石调集了270架飞机、200门大炮,以“铁壁合围”之势向“赤都”瑞金袭来。

就在这关键时刻,党中央却收到了国民党少将送来的“绝密情报”,正是在这份绝密情报的帮助下,党中央才迅速做出了“战略大转移”的关键决策。

才得以保存革命火种,使中央红军摆脱险境,那么,这份绝密情报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国民党少将是谁,为什么要帮助中央红军逃脱险境?

事情还得从1933年说起,当时蒋介石集结了100多万兵力,对江西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作战计划。

此前中央红军由于连续的征战,减员十分严重,蒋介石看准了时机,指挥部队一点点蚕食我苏区根据地。

虽然我军战士英勇顽强,作战勇敢,但在1:10的悬殊差距下,我军迫不得已向外围撤离。

此时,中央苏区根据地到处是连天的炮火和弥漫的硝烟,敌军每攻占一个城池,就在该地修建许多堡垒,形势不容乐观。

1934年9月下旬,蒋介石为了实现“剿匪”大计,在江西九边区的庐山召开了军事会议,给本就激烈的国共糜战又添了一把火。

在德国军事顾问汉斯的指导下,蒋介石准备以“分进合击”的新战术给我军以沉痛打击。

这份方案的大体计划就是以“瑞金”为最终目标,国民党150万大军由外向内,层层蚕食,在距瑞金150公里的地方形成一个包围圈。

并在包围圈的边缘处,修建了30道铁丝网和无数碉堡、狙击点,试图将红军彻底“剿灭清除”。

为了这次计划,蒋介石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从各部队集结来了1000辆卡车,专门负责官兵的运输和调动,试图以近乎完美的机动性部队,拦截红军突围。

据了解,这份“铁桶计划”耗费了蒋介石和德国军事专家的心血,仅阐述文件就有好几斤重。

蒋介石为了保证计划的机密性,还将每份文件上标注上了编号,军官们只能领到自己编号下的文件。

该计划里有各部队的战斗序号、兵力部署以及作战路线等等机要信息,十分详尽,蒋介石在会上还得意洋洋地表示:“剿共大业,毕其功于此役。”

可让蒋介石没想到的是,他刚刚任命不久的国民党少将,时任保安司令的将领莫雄,竟会在“会议”会议结束的当天晚上,将相关材料转交到了共产党的手上。

其实莫雄本不在“庐山”会议的参会者名单中,不论是资历还是战功,莫雄并没有达到参加“庐山会议”的级别。

整件事还得从莫雄任江西地区的“剿共”保安司令时开始说起,当时莫雄奉蒋介石的命令去江西“剿共”。

蒋介石给他下的命令是:“彻底清除共党”,但是莫雄却不打算执行该命令,早在1930年之时,莫雄就在上海结识了中国共产党党员项与年。

在中间人的介绍下,莫雄与项与年交谈了许久,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产生了向往。

他多次向党组织提出请求,希望加入共产党,为穷苦百姓服务,周恩来和李克农考虑到他的身份,决定让其留在党外工作。

就这样,莫雄就成为了国民党军队中的红色联络员,所以当蒋介石下令让其“剿共”时,莫雄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和红军队伍上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好戏。

蒋介石还沉浸在“剿共成功”的喜悦中时,其实红军队伍早在莫雄地配合下撤离到了安全区域。

“剿共”结束后,蒋介石还通令全军,额外嘉奖莫雄的功绩。因为这个背景,莫雄才有资格作为特邀军官,出席庐山会议。

这才有了后面的故事,那么,莫雄究竟是何人?这份情报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交到中央领导手中的?

莫雄祖籍在广东,1911年11月9日,广东军政府组建广东北伐军时,有着一腔热血的莫雄果断参军报名,投身报国。

因为作战勇猛,莫雄的职位也从大头兵一步步升为了排长、连长,成为了北伐军中的青年骨干。

1922年,陈炯明炮打总统府时,因为莫雄讨陈有功,孙中山决定将其升为粤军第二师第三独立旅少将旅长。

作为孙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莫雄对孙中山先生实行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非常拥护。

但是“反共言论”第一人,戴季陶却多次挑拨,甚至公开反对孙中山先生的国共合作思想,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因病去世。

蒋介石以廖仲恺被行刺一事为由,将老上司许崇智逼走,独揽大权。本在许崇智部当中将师长的莫雄,不久后也被蒋介石以“反革命军队”的理由,被迫卸职,前往澳门。

独揽大权后,蒋介石就伙同戴季陶等人展开了可怖的“清党行动”,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当时整个中国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

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里,莫雄认识了中共地下党员项与年等人,并和党组织建立起了联系。

被选派参加庐山会议时,蒋介石的阴谋让莫雄打了个寒颤,会议结束的当天晚上,莫雄就带着情报下山了。

他将计划交予了中共联络员,项与年等人查看,莫雄焦急地说道:“你们赶快将此计划交予上级,时间紧迫,不可错过最佳时机。”

莫雄

项与年等人也意识到了文件的可怕之处,眼含热泪地拉着莫雄的手说道:“你帮了共产党的大忙,谢谢你,红军永远不会忘记你。”

此前,蒋介石为了防止文件泄密,还按照参会人数,一比一地在文件上印制了编号及相关信息,也就是说,莫雄此举冒了极大的风险,一旦让蒋介石发现,就必定会受到疯狂报复。

甚至还会被蒋介石逮捕起来枪毙,但即便如此,莫雄也没有丝毫退缩,义无反顾地将计划交给了党组织,拯救了危难中的红军。

不过,计划虽然拿到手了,但是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将其送到中央手中呢?

项与年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考虑到中央苏区一带的老百姓以客家人居多,组织上决定由会说客家话的项与年担任此次任务。

由三个写字最快的同志将计划书中的地方火力部署、进攻计划等关键信息,用密写药水抄写在四本学生字典中。

抄写完毕后,再由装扮成教书先生的项与年带着情报,从南昌乘车到吉安,再进入泰和、途径兴国、于都等到达瑞金。

但是项与年到达泰和后,才发现敌情要比想象中严重得多,蒋介石为了铁桶计划的完美实施,命令部队将进入苏区的路,都封得严严实实。

尤其是泰和县的把守军官,还下达了死命令:发现一切可疑人员,立即逮捕,宁错杀不漏抓。

见此情况,项与年只好背着情报,在山林中穿行露宿,渴了,就找山泉水喝,饿了,就吃干粮或者野果,风餐露宿,异常艰难。

在树林中穿梭了几天后,项与年终于到达了兴国,此时他,满脸胡须,骨瘦如柴,除了身上背的背篓,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是个教书先生,倒像个逃难者。

但是到达兴国后,项与年才发现,形势远比他想象中的要严峻得多,兴国的所有村子里都修建了碉堡,安排了哨卡。

一旦发现青壮年劳力,就会立刻将其逮捕,项与年见状,只好回到了山里,另想办法。

眼下,走山路肯定是行不通了,一是容易迷失方向,二是耽误时间太长。如果想把情报准时地送到中央手上,就必须从县城经过。

可是要怎样做才能瞒过守军的眼线?情急之下,项与年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拿出一块大石头,狠狠地敲掉了自己的四颗门牙,而后用荆棘将衣服划得破破烂烂的,伪装乞丐。

等到了第二天时,此时的项与年因为门牙被打落,脸颊肿胀得吓人,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头发乱得像杂草一样,再加上破烂不堪的衣服,俨然变成了一副叫花子的模样。

原本背在背上的背篓,也被项与年换成了满是油腻污秽的脏口袋,那四本字典就放在袋子里,一股馊味的馒头下。

守卡的哨兵远远地看见他,就捏着鼻子将其赶走,项与年忍受着双腮的剧痛,跋涉了几天之后,在10月7号抵达了瑞金。

筋疲力尽的项与年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挥着手,向红军战士招呼道:“我要见周恩来”,红军战士见他衣不蔽体的模样,有些吃惊。

疑惑地问道:“你要见周副主席?你是谁?”这也不怪红军战士们,因为此时的项与年早已没了出发时的模样,从外边上来看完全是个蓬头垢面的老叫花子。

项与年苦笑道:“我是共产党员,有要事找周恩来”,战士们听他这么说,都吃了一惊,赶紧让一个小战士快步跑到值班室里报告。

而后又经过一层层地转接,才与中央军委作战值班室联系上了,值班室的参谋得知老乞丐就是项与年之后,连忙让人将其带到了中央军委驻地。

周恩来看着蓬头垢面的项与年,吃了一惊:“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得知项与年这十几天的经历之后,周恩来感慨道:“你辛苦了。”

此时,红军情报部门也将那几本加密的字典破译了出来,中央终于收到了时任国民党少将军官莫雄的情报。

中央负责人分析了情报之后,冷汗直流,情报中关于兵力部署、进攻路线等等信息无一不详尽,如果这份情报没有被传送出来,那后果可想而知。

也正是这份情报的帮助,蒋介石的铁桶计划才落了空。

1935年3月,莫雄被调到贵州毕节“剿共”,为了帮助红军摆脱蒋介石的追兵,莫雄到达毕节之后,先是设计稳住国民党中央军陈光中。

而后利用假消息搪塞蒋介石,让中央红军进驻毕节,并一连在毕节休养了半个多月,恢复了精力。

红军通过毕节之后,蒋介石以“守城不力”为由,将莫雄关押在了南京军事法庭,坐了好几个月的大牢,幸得张发奎等人的担保,莫雄才得以重见天日。

1949年,蒋介石黔驴技穷,大肆杀害和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莫雄为了躲避蒋介石的追捕,连夜逃到了香港,销声匿迹了。

虽然暂时没有莫雄的消息,但是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们都非常关心他,叶剑英南下广东时,毛主席还特意叮嘱叶剑英,一定要找到莫雄。

叶剑英

1949年10月,叶剑英的亲笔信送到了莫雄的手中,请他回到广州工作,莫雄欣然同意,并兢兢业业地奉献了一生。

1980年2月12日,莫雄因病去世。历史是有记忆的,党组织永远不会忘记那些,为国家人民做出过贡献的功臣们。

而将情报送到中央手中的地下党员项与年,抗战胜利后,也被派到了山东省担任要职,一直到1978年10月,项与年因病去世。

向老一辈革命家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