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的台儿庄,广西16岁新兵孤身犯险,干掉了日军一个特工队

1938年的台儿庄,广西16岁新兵孤身犯险,干掉了日军一个特工队

不能让他们回去。今天不把这帮小鬼子收拾在这里,他们指不定能干出什么来呢

1938年的一天,一位身材稍矮却敦实、眼神稚嫩却又坚毅的中国小战士,眼睛死死地盯着附近一个水沟旁边的六个人影。这六个人影正围着一小堆火在取暖,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他们嘴里叽里呱啦的,一听就是日本话。

在六个人的旁边,是横七竖八的好几具中国军人的尸体。他们身上有的是枪伤,有的是刀伤,血迹还未全干,显然刚刚遇难不久。看起来,这六个日本人就是这起惨案的罪魁祸首。

那位中国小战士慢慢地将手伸进了随身的挎包,摸出了4枚手榴弹,在丝毫没有发出声响的情况下,他拧开了手榴弹的底盖,将拉环套在了手指上。他现在的心里,满是对侵略者的仇恨,丝毫没想到,自己马上就会成为一个传奇英雄。

这个小战士名叫韦容松。就在一年前,还是一个在校学生,是抗日的炮火,将他打造成了一个军人。

民国时期,主政广西的高官为了自保,将军事建设和训练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他们在民间搞了普遍的军事训练,让老百姓也有了一定的战斗力。加上广西人心眼实诚听命令,战斗力强横,后来便有了“广西狼兵雄于天下”的说法。

1933年,日本人侵略中国的脚步不断加快,为了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全面战争,广西推行了征兵制,在民间大搞民团。大部分的广西青年,都要接受一年左右的军事训练。一旦发现好苗子,立刻补充进部队。其他的,也都登记在此,成为后备兵力。

在这种氛围下,广西子弟的尚武精神高涨。他们随时准备赶赴战场,和侵略者决一死战。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韦容松每当听到战场上侵略者的暴行,都会不自觉地咬牙切齿。他虽然刚刚15岁,但是也明白应该为国尽忠的道理。正好此时,广西立刻发布征兵通告,准备将14个团的常备兵力扩编成40个团,韦容松立刻决定前去参军。

韦容松也知道,家里人是不会同意的。于是,他便留下一封信,然后连夜逃出家门,徒步走了100多公里,去到南宁报名参军。

但是,征兵办的长官一看,这韦容松还是个半大孩子,便不想收他。但是,韦容松大哭大闹,谎称自己是个孤儿,别无去处,只剩下投军一条活路了。而且自己能读书写字,在部队里有用处。长官看他可怜,于是便破格招收了他。不过,主力战斗部队没他的份儿,他只能当一个后勤兵。

很快,韦容松就和六万广西子弟一起出发了。他们每个人带着六双草鞋,紧赶慢赶地走了两个多月,总算是到达了淞沪战场。

广西狼兵来了!得知此事的中国军队大受鼓舞,于是便立刻发动了大规模的反攻。但是,由于日军炮火太过猛烈,而广西兵还沿用老的战术,所以很快就出现了重大伤亡。仅仅三天时间,就有三四万广西子弟血染疆场。他们的冲锋队形太密集了,往往日本人一颗炮弹,就能炸倒一大片。

这一下,就是韦容松这样的后勤兵也不得不上战场了。他拿上一杆步枪,背上3袋子弹和10个手榴弹,开始向前线冲去。

由于缺乏训练,韦容松不太会打枪。他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给战友递送弹药。目睹战友一个个和日寇拼杀而死,这个新兵不但全无惧色,反而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仇恨。他发誓,必须要让侵略者付出代价。

但是,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武器装备并不优良的广西军队,纵然再是勇武,也不得不考虑突围撤退了。此时,那些受伤的广西士兵决定就地和日寇死拼,用自己的身体当盾牌,掩护队友离开。

而那些活着的广西兵,也受到了情绪上的感染。本就悍不畏死的他们,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硬生生地将敌人的防线撕开了一道口子。

但是,在关键时刻,这些广西兵却突然不走了。他们和日军纠缠在一起,开始了惨烈的白刃战。这种混战战法,才是广西狼兵的强项。一下子,战场上枪炮声顿减,取而代之的是冷兵器时代的喊杀声。广西兵的倔强和强悍,让凶残的日本兵都不得不胆寒。

此时,经常照顾韦容松的一位老哥,抽出大刀来冲向了两名日军。三人你来我往地打了半天,最后老哥因为体力不支,被两个日本鬼子打倒在地。

此时,韦容松简直如同本能一般地动了起来,用手榴弹当锤子使,一下子就打中了一个日本兵的头部。结果这个日本兵脑浆迸裂,当时便一命呜呼了。

另一个日本兵一看这个情况,也不再管躺在地上的老哥,端着三八大盖,就像韦容松猛刺过来。韦容松身体灵活,左躲右闪,鬼子连续几次都没刺到他。突然,身后一声枪响,那个日本兵腿部中弹,怪叫着倒了下去。原来,躺在地上的老哥缓了过来,将那个被爆头的日本兵的枪拿了起来,击伤了鬼子。

这边鬼子一倒,韦容松捡起一旁的步枪,一下子刺了过去。步枪上的刺刀扎穿了眼前的鬼子,而年幼的韦容松,也从这一刻起,从一个后勤兵,正式蜕变成了一个战士。

这之后,韦容松和几个队友撤出战场。他们根本找不到大部队,只能凭着印象往回找。后来为了躲避鬼子的轰炸,他们在一个破庙里躲了一天。不久另一支部队从此经过,这才救了他们。

回到军营后,韦容松才知道,赫赫有名的广西狼兵,几乎在这一战中全军覆没。六万子弟,活下来的还不足十之一二,连番号都被打没了。不过,他们这一战整整打了8天8夜,10位旅长牺牲9个,在血流漂杵的情况下,竟没有一人投降,也没有一人逃跑!广西狼兵的魂,仍然在上海的天空中飘舞!

整个抗战期间,大约有1000万人口的广西,100万人都上了战场。广西也成为了除四川兵之外,出兵最多的省份。抗战能够胜利,和广西狼兵的贡献密不可分。

撤退到后方后,广西士兵进行了休整和补充。在此期间,韦容松加紧训练,很快就掌握了开枪和使用手榴弹的技巧,还学会了简单的包扎。他觉得自己准备好了,于是向长官申请,要调到一线去参战。长官也同意了,将他调入了第48军。

此时,日军已经发动了新一轮额进攻。1938年1月,在山东一带的日军,不断地向南推进,接连攻下肥城、泰安、兖州,曲阜、邹县、济宁等地。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从胶济路出发,沿台潍公路南下,准备先夺取临沂,再迂回到台儿庄一带,配合其他部队合围徐州。

广西士兵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意,于是48军开始在外围设置工事,准备阻击日军,让其无法会师。而第22军和第55军,则截断津浦铁路,让敌人无法增援。之后,其他的中国部队各自牵制住当面之敌,让其首尾不能相顾。

不久,战斗正式打响,在郭里集的一个日本步兵营,莫名其妙地碰到了中国军队的主力,结果没几个回合便被全歼了。这一下,敌人原本的作战计划被打乱,进攻线路也受到了阻碍。原本已经拿下台儿庄的一部分敌人,士气开始衰竭。战场形势,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面倾斜。

也就在这时,48军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一个驻守外围阵地的侦察班,突然就失联了。上级用了各种办法联系,都找不到他们。于是,长官命令已成为通讯兵的韦容松,去侦察班消失的位置看一下。

韦容松生性谨慎,他带足了弹药,朝着侦察班消失的方向就找了过去。他已经隐隐觉得,这支部队可能是糟了日军的毒手,所以自己也要格外小心。

果然,在悄悄摸上路边的一座小山时,他发现了几具尸体。这些尸体还有余温,显然刚刚遇难不久。韦容松原本准备回去汇报,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现在走了,那么到底是谁袭击了侦察班,就会成为一桩悬案。他决定就近搜索,看看有没有发现。

不久后,韦容松就看见了一处微微的火光。火光之下,仍然是几具尸体,而尸体旁边,则是六个穿着中国部队服装、脖子上挂着白毛巾的人。看他们交谈的兴高采烈,似乎不是刚刚遭受了损失的中国士兵。

韦容松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六个人附近的一个小土坡上,竖耳朵一听,果然他们说的是日语。看来,这伙人就是日本鬼子的特工队了。

日本特工队,每个人都是身怀绝技的老兵,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是破坏力极大。一旦让他们让他们渗透进来,中国军队很可能会遭受巨大的损失。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韦容松,决定趁着敌人松懈的机会,一举干掉他们。

不久,天色越来越暗。几个日本兵留了一个人放哨,剩下的人都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而此时,韦容松已经悄悄拿出手榴弹,拧开后盖,将拉环套在了手指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万籁俱寂之时。那个放哨的鬼子,也开始一下一下的“磕头”,不一会儿,他脑袋一垂,也进入了梦乡。

这个时候,韦容松悄悄走了出来。他将四个手榴弹拉着,然后扔到了鬼子们中间。只听“轰”的一声,威名赫赫的6个日本特工队成员,被炸得连渣都不剩。

此时,韦容松才从容地走了过来,捡起地上的两支步枪开始往回走。他的身形还是太瘦弱了,无法带走全部武器。

天亮后,韦容松回到驻地,汇报了此事。长官很高兴,给他记了功,并且奖励了他一套新军装。这一下,韦容松的干劲儿更高了。

最终,在所有中国军队的通力合作下,台儿庄战役取得了胜利。

日军在台儿庄吃了败仗之后,开始重新将战争的重点放在南方。此时日军的经济也不足于支撑太久的战争了,他们必须尽快拿下武汉,然后向重庆进发,彻底终结战争。

但是,事情却不会按照日本人的剧本来演绎。为了彻底挡住敌人,中国军队开始依托地形,层层设伏,层层阻击,尽量拖住敌人,进而拖垮敌人。武汉会战,就这样爆发了。

1938年6月,日军稻叶四郎的第11军第6师团开始向黄梅地区移动进攻。而驻守黄梅的,就是刚刚从徐州赶来的广西狼兵。此时,新的一批广西士兵补充到位,“狼兵”的战斗力得到了很大提升。

而此时,刚刚过完16岁生日的韦容松,也被提拔成了班长,成了彻头彻尾的“老兵”了。按照军队中“传帮带”的传统,他必须对新来的士兵进行“战场教育”,让他们尽快适应战争。这一点上,韦容松也做得不错。

但是,日军显然没有打算给他太长的时间。不久之后,日军就来到了大洋庙山口附近。韦容松带领自己的班,在一处小高地上进行防守。日军攻得猛,中国军队也守得坚决,双方进入了惨烈的拉锯战。

不但如此,广西部队的指挥官,此时也已经找到了新的战术。他们在白天派出敢死队,从侧翼包抄日军,缓解正面阵地的压力;在夜间,则出动大部队,和日军进行“乱战”和混战。广西狼兵名不虚传,耐力十足,往往一夜能发动四五次进攻。没用多长时间,日军便已经疲惫不堪了。

广西狼兵的名号,将日军的稻叶四郎吓得不轻。不久后,广西军队撤出了第一层阵地。这位日军骁将竟然连追击和进攻都不敢,第二天选择了别的路线,不再敢和广西兵作战。

不久之后,战场形势出现逆转,日军的补给越来越不济,战斗力越来越差。而中国军队则抓住机会,发动了全面反击。稻叶四郎的第6师团也匆忙撤回,变进攻为阻击,守护日军的外围阵地。为了防备广西狼兵,他们在阵地前布置了大量的铁丝网。

但是,稻叶四郎显然还是低估了广西士兵。当进攻命令传来时,韦容松班一马当先,顶着敌人的火力就向前冲去。他的身后,是和他一样骁勇的广西子弟。他们在敌人的铁丝网前,用自己的生命冲开了一条血路。当势不可挡的广西狼兵打穿第6师团阻击线的时候,稻叶四郎只能慌忙撤退,依托广济城苟延残喘。

这一战,广西士兵损失不小,他们虽然完成了任务,但是也不得不撤往后方休整。让人扼腕叹息的是,韦容松在撤退途中,遭遇了日军的轰炸,结果壮烈牺牲。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6岁上。

如韦容松一般的年轻人,在抗战时何止千万。他们有的是广西人,有的是湖北人,有的则是山西人,北京人。面对民族危亡,他们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中国人。在所有中国人的努力下,中华民族顶住了一次巨大的灾难,最终赢得了新生。这些年轻的中国人,正是我们民族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