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6集赵露思《胡同》,发现演技真不能比较,因为优与劣一目了然

看6集赵露思《胡同》,发现演技真不能比较,因为优与劣一目了然

告别了暑期档,又即将迎来国庆档,各大平台纷纷拿出“狠招”,其中芒果台沉寂大半年,9月下旬凭借《底线》在卫视圈“杀出重围”,大尺度且极具现实意义的案件让人看到了法治行业剧更多的可能性。

而央视作为“老大哥”,自然也不甘示弱,继《大山的女儿》、《麓山之歌》等正剧拿捏口碑后,又有新剧来袭,《胡同》在央八仅播出3集收视率直接破1,稳占黄金档收视冠军的宝座。

该剧不同以往的严肃类型正剧,聚焦一家三代女性居委会代表的故事,将透过老北京胡同中的人情冷暖,将时代变迁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一篇章里女主田枣为了抓特务,联合胡同众人去找线索,简直就是早期的“朝阳群众”,剧情幽默、节奏紧凑,观感在线的同时,还充满了正能量。

当然,一部好剧能够获得观众认可,也离不开演员的加持,剧中不少观众熟悉的中年实力派贡献了精湛的演技,连小配角都被塑造得木入三分。

还记得《幸福到万家》里王庆来因为“窝里横”的人设气得观众牙根痒痒,演员唐曾无疑是把人物给演活了,从神态到土里土气的穿搭都让人印象深刻。

而没想到的是,新剧中唐曾从窝囊的王庆来变成冷静负责的解放军林征,刚出场一身军装造型就刷新了观众的认知,没有了王庆来的颓废感,反而整个人正气凛然,气质截然不同。

当审问韩庆奎的师爷时,林征双手抱胸,站在那里不怒自威,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谎言,锐利且深沉,直接把对面的人吓得不敢敷衍,能演出人物的这份气度和稳健,唐曾真是妥妥的“剧抛脸”。

另一位演员迟帅也是观众的老熟人了,《金粉世家》里的柳春江、《回家的诱惑》中的高文彦,塑造了太多经典角色让人难忘。

而新剧中迟帅饰演僮筱亭,前京剧名角,平时一身大褂自带风骨,挑眉抬眼,各种细节之处的动作都能看出他的身份,这种一举一动都进入角色的状态,让人能够分分钟入戏。

除此之外,周显欣的加盟也给了观众一个惊喜,《觉醒年代》里她饰演陈独秀的妻子,温婉大气的形象深入人心。

而这次周显欣成为胡同李婶,多了些旧社会女性的朴实,当她听到铁蛋要留下来照顾受伤的田枣,顿时心中有数了,斜着小眼神,还憋笑着当起“助攻”来,不光形象接地气,演技也充满了生活气息。

还有房子斌也是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剧中饰演小贩贵叔,别看他不苟言笑,为人却踏实肯干,在别人都想着看热闹的时候,他心里只有生意,挑扁担的肩膀都似乎高了几分,迈着大步子离开。

还有在面对女主吐槽爆肚太硬时,贵叔十分为难,直言大环境不容易做生意,能感受到演员精准抓住了这类小人物的特点,戏份不多,却能演绎得惟妙惟肖,正是这些出彩的配角成就了该剧的市井众生相。

一部剧里有好演技,对比之下,自然也有差演技,除了一众中年戏骨,剧中年轻演员也不少,在演技表现方面明显不尽如人意,甚至遭到观众的差评。

先说女主赵露思,这次出演正剧可谓是备受瞩目,剧中饰演田枣一角,扎着两个大麻花辫,穿着棉袄棉裤,连行动都莫名的笨拙,确实是那个时代女性的造型。

唯一违和的一点就是演员本人,赵露思素颜出镜,白皙细腻的脸颊一看就是经常做保养,完全不像是吃过苦、受过累,成天风吹日晒的模样。

而且对于这类性格直率大胆人物的诠释,赵露思依旧比较模板化,动不动就挤眉弄眼,刻意用丑化自己来凹人设,就比如在与男主打架跌倒后,田枣呲起牙,眼睛眯缝在一起,表情太过夸张了些。

还有当着许多商贩群众的面,大声求众人帮忙照顾自己的弟弟们,语气和神态不像是北京大妞,更像是学校门口装样的太妹,尤其是仰着脖子的动作,看得人尴尬无比。

男主侯明昊即便拍摄许多出圈作品,比如《人不彪悍枉少年》,人气始终不温不火,这回居然资源逆天,接到了《胡同》这部正剧,饰演铁蛋一角。

人物名字将年代感拉满,可形象让人出戏,确定那个时期有这么时尚的发型吗?看着跟其他演员仿佛不再一个频道,偶像气息浓郁。

而且台词功底一般,对于表情的把控不够自然,看着女主就仿佛看着朋友,眼神没有戏。不得不说,流量演员能够挑战正剧,勇气固然可嘉,但要是没有真正的实力来加持,效果恐怕就会适得其反了。

不光男女主,还有杨志雯也是年轻小花,《花间提壶方大厨》、《追着彩虹的我们》里表演中规中矩,新剧中她也担任重要角色,饰演的李秀兰性格内敛文静,是比较讨喜的人设。

可杨志雯的演绎总给人不自然的感觉,说话咬字太用力,表示惊讶的方式就是瞪眼、噘嘴,这种演绎观众实在接受无能,而且还有一个通病,脸蛋白白净净,缺少了些年代感,只希望后续剧情里再实力派的带领下能有所改变吧。

总而言之,看完6集《胡同》,发现演技真不能比较,因为优与劣一目了然,该剧能够邀请一众中年实力派加盟,显然是一大积分项,尤其是唐曾,凭借演技惊艳四座。

只可惜男女主扛不起剧来,在表演方面,还有很大进步空间,不过,眼下该剧该在更新之中,没准演技也能随着剧情而渐入佳境,不知道你觉得这部剧里谁的表现最戳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