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毛主席要求专列在邯郸停留,询问罗瑞卿:左权的墓在哪里?

1952年毛主席要求专列在邯郸停留,询问罗瑞卿:左权的墓在哪里?

1952年,在南下视察黄河的归途中,毛主席提出:让专列在邯郸停车一小时。下车后,他直奔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这里有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有永远不能忘记的历史,站在青松翠柏之中,毛主席深情说道:“他们应该有一块安息之地。”

图|毛主席

1952年,新中国成立没多久,毛主席离京前往徐州、开封、新乡等地视察黄河故道以及沿途百姓的生活。

但是在启程回京的路途中,毛主席特意提出:让专列在邯郸停留一下。

1952年11月1日,毛主席在邯郸站下车,当即前往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毛主席要去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座大型烈士陵园,亲自参谒长眠在陵园里的无数英灵。

在汪东兴、李银桥、叶子龙以及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天津市委书记黄敬、天津市主管工业的负责人李浊尘等人的陪同下,毛主席乘坐的汽车向着烈士陵园的方向驶去。

图|毛主席

很快,车队抵达烈士陵园门口,毛主席、罗瑞卿、滕代远等人徒步走进烈士陵园。迎门而立的是烈士纪念塔,毛主席径直朝着纪念塔走去,他驻足纪念塔下,摘下帽子,静默伫立良久,缅怀逝去的英烈。

随后,他缓缓戴上帽子,沿着烈士纪念塔绕了一圈,他一边慢慢走着,一边品读着每一块碑文的字,仿佛回到当年那个悲壮的时刻,毛主席的脚步最后定在烈士纪念塔的东侧,上面镌刻着他亲笔题写的字:“英勇牺牲的烈士们 千古无上光荣”,读之磅礴有力,他点了点头。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年后,国家领导人薄一波也来到位于邯郸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薄一波提出:突出毛主席题词的位置。1965烈士纪念塔碑文重修,毛主席的这句题词被放在了纪念塔的正面。

所以如果今天我们再去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所见毛主席的题词就是在纪念塔的正面,初入烈士陵园,首先看到的就是毛主席遒劲有力的几个大字,英烈的浩然正气也扑面而来。

图|晋冀鲁豫烈士纪念塔

再说回毛主席在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离开烈士纪念塔之后,毛主席、罗瑞卿、滕代远等人穿过公祭先烈的大广场,来到与塔碑相对的人民英雄纪念墓前,参谒公墓。

突然毛主席询问一旁的罗瑞卿、滕代远:“左权的墓在哪里?”

“在东面。”滕代远离开回答。

毛主席一行人随即来到左权将军的墓前,左权将军的墓以青石建造,两侧翠柏掩映,墓碑上刻有“左权将军墓”5个大字。

毛主席再次脱下帽子,严肃的神情再次爬上眉头,肃立默哀良久,沉重悲伤的情绪在偌大的陵园中铺洒开来。

图|毛主席与罗瑞卿

罗瑞卿察觉到毛主席显然深陷悲伤郁结的情绪中,他轻声提醒毛主席:“那边还有朱总的题词。”

左权将军牺牲后,朱德总司令亲自写词悼念战友: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经罗瑞卿提醒,毛主席来到朱老总亲自题词的诗碑前,吟诵着一字一句,他念完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身边人能明显地捕捉到他叹气里包含的怀念与惋惜。

左权将军,是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安葬的级别最高的烈士,也是八路军抗日战场上牺牲的共产党最高级别将领,当年他的牺牲,是无数人心中的痛。

图|朱德为左权题词

惜往日,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西北红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

左权是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主要指挥领导之一,率领八路军战士打了很多场胜仗,他是军民眼中的“战将”,也是日军欲杀之而后快的“眼中钉”。

图|左权(右二)、朱德(右三)

1942年5月,日寇不甘百团大战的失败,对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动空前规模的大扫荡,他们纠集上万兵力,从晋东南的辽县(即今天的左权县)、武乡、襄垣等地,向太行山根据地腹地进犯,妄图把八路军总部扼杀在太行山间。

大批日军对八路军总部发起铁壁合围,彭德怀下令:

“左权率领总部、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率领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

彭德怀话还没有说完,左权就提出反对意见,他强调:“您是司令,总部不能没有您,你先冲出去。”左权认为,保护彭德怀的安全十分重要,绝不能让彭德怀留下来。

在敌人猛烈的炮火袭击中,八路军总部各部门奉命转移,左权放不下群众的安危,当他看到山上还有一些群众没有脱离险境时,让警卫连长唐万成从已经十分吃紧的兵力抽出一部分来,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掩护群众尽快转移。

同时,左权不断督促彭德怀赶快转移,彭德怀不愿离开,左权向他高喊:“你的转移,事关重大,只有你安全突出重围,总部才能得救。”他命令警卫连长唐万成,赶紧掩护彭德怀离开。

彭德怀看左权如此坚持,不愿再贻误战机,挥起马鞭,在警卫战士们的掩护下疾驰而去,直到看着彭老总被安全带走,左权这才放下心来。

图|左权

日军的飞机不时地投射、扫射,唐万成拉住左权的胳膊,告诉他:“彭总已经冲过封锁线,你快跟我走吧。”左权毅然拒绝唐万成的提议,他要留下来指挥突围。

唐万成不愿让左权涉险,就紧紧拉住他胳膊不放,左权也急了,直接呵斥唐万成:“你要懂得,要是彭总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枪毙你。”

左权的坚决让唐万成没了办法,他只好松开手,朝着彭老总的方向追寻而去,奉命保护他的安全。

左权登上十字岭高家坡,用已经嘶哑的声音向身后的队伍高喊:“不要隐蔽,冲出山口就是胜利,同志们冲啊。”

在他的鼓励下,大家满怀志气一步步向前行进,左权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时刻观察着前方形势,以便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快走到敌人的最后一道封锁线时,左权示意部队停下来,他叮嘱大家先趴下,说:“我过去没有事情你们再走。”

左权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一发炮弹落在他身边,左权顾不上自己的安危,高喊着让大家赶紧卧倒。紧接着,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时,日军又接连投来几发炮弹,左权的头部、胸部、腹部全部击中,鲜血直流。

1942年5月25日,左权将军血洒疆场,壮烈牺牲。他成功掩护总部机关和部队转移,护住了战士们、群众们的生命,可他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辽县十字岭之上。

图|左权

5月27日,左权牺牲的噩耗传到延安,传到毛主席、朱德的耳中,毛主席特意发电报哀悼左权:

“感日五时电悉。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殊深哀悼……”

在左权掩护下安全逃出日军包围圈的彭德怀,面对八路军战士们慷慨激昂地说道:

“同志们,让我们擦干眼泪,咬紧牙关,为参谋长(即左权)报仇,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为惨死的同胞们报仇!”

所有的八路军战士都眼含热泪,下定决心,誓要化悲痛为力量,用奋勇杀敌的战果来为牺牲的左权将军报仇!

图|左权旧照

左权牺牲后,战友们来不及处理他的遗体,警卫连战士在匆忙之中,将他的遗体抬到十字岭的荆棘丛中,盖上一床军被,并遮盖了一些树枝。

待日军撤兵后,战士们又买来棺木,重返十字岭,为左权将军换上新军装,盖上红旗,将其就地妥善安葬。

要说日军的恶行有多罄竹难书!当他们得知抗日名将左权牺牲后,竟然又返回十字岭,在十字岭上挖掘一番,找到左权的棺木,对着左权将军的遗体惨无人道地拍照,并刊登在敌伪报纸上。

他们的这一恶劣行为更加激发抗日根据地军民的愤慨心情,大家立志要团结下来,打倒这些可恶的日军。

图|左权将军塑像

1942年6月24日,根据辽县万余民众签名请求,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决定将辽县,这片左权牺牲的土地,改名为左权县,永志纪念。9月18日在县政府驻地西黄津村,众人举行隆重的易名大会,从此左权县的名字流传了下来。

左权牺牲半年后,经毛主席批准要厚葬左权,八路军总部在河北涉县石门村太行山麓的莲花山下修墓,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也将左权将军的灵柩从十字岭移至莲花山。

左权将军陵墓背倚莲花山,面对清漳河,英魂与苍山绿水为伴,他的陵墓以青石筑成,呈长方形,墓碑上刻有“左权将军墓”几个字,底座雕有铁锤、齿轮、铁链、步枪等饰图,显得格外肃穆庄重。

图|左权将军纪念塔

10月10日这天,数千名军民聚集于莲花山下,参加公葬大会,彭德怀亲笔撰写并手书《左权同志碑铭》。

接替左权之职的八路军新任副参谋长滕代远主持仪式,并宣读“八路军祭文”,滕代远说:

“只要有八路军生活的地方,就会有他的影子。二十年来他总是生活在我们之中,直到敌人抢走了他的生命的时候,他的身影还是生活在每个同志的心头。”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为左权陵墓盖上最后一块墓石,罗瑞卿、邓小平、刘伯承等人手握铁锹为左权将军的墓地掩盖黄土。时任野战政治部主任的罗瑞卿站在左权将军墓前,斩钉截铁地说道:

“给烈士们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

众人义愤填膺,斗志燃起,在爱国情怀、烈士精神的驱使下,当场还有500多名热血青年主动报名。

图|左权

自从左权将军被安葬于此处后,一位叫杨爱公的年轻人就开始为他守墓,杨爱公是河北省邯郸市涉县石门村人,左权牺牲的那一年,他只有14岁,有了八路军的保护,他在日军杀戮中勉强生存下来。

杨爱公参加了当年的公祭大会,他知道英雄左权安眠于此,许多的八路军战士也安眠于此,杨爱公既没有见过左权,也没有见过那些牺牲的烈士们,但那段鲜血淋淋的历史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他开始做一名守墓人,替党和政府照顾、陪伴英烈。

他每天去忙农活,然后再腾出时间来到墓地打扫,打扫完又接着去种地,他一直在义务做这些事,来表达一个普通人对伟大烈士的敬意。

经过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战斗,抗日战争迎来了胜利,革命事业也迎来了春天,左权将军没有看到,新中国成立的那天,人民脸上洋溢着的是怎样灿烂的笑容,而这大概也是他心之所愿。

图|左权将军纪念馆

1950年10月,在左权将军殉国8年后,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他的灵柩从涉县迁至河北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即使如此,杨爱公也没有放弃守墓,他认为,虽然左权等烈士的遗骨不在这里,但烈士英魂一定还在这里,因为这是他们用生命守护的土地。

所以寒来暑往,杨爱公都坚持打扫墓地,他说:“每天清扫这个左权墓地,墓地特别大,每天清扫一次,不容易啊,打扫一次得用6个小时。”可他依然无悔。

如左权这样的伟大英雄,被千千万万的百姓铭记,当然也被人民领袖毛主席牵挂着。

图|毛主席为晋冀鲁豫烈士陵园题词

毛主席来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的这一年,是左权灵柩被迁过来的两年后,他看着左权将军墓,心生怀念。

毛主席站在左权碑楼前的广场上,望着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的青松翠柏,深情感慨:“他们应该有一块安息之地呀!”

事实上,在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安眠的除了左权将军,还有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

譬如抗日民族英雄范筑先,1938年11月,范筑先将军指挥所属部队与日军激战,范筑先手臂重伤,带伤作战,面对日军的大批增援部队,范筑先不甘被俘,举枪自戕,壮烈殉国。

譬如范筑先的儿子范树民,1938年8月,范筑先率领部队杀敌,抗日挺进大队为作战先锋,而他的儿子范树民正是抗日挺进大队的队长,当部队与日军相遇,范树民立即与敌人展开激战,并于战斗中壮烈牺牲,没想到在范树民牺牲三个月后,父亲范筑先也血洒疆场。

在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有很多左权、范筑先、范树民这样伟大的英烈,他们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保护我们的百姓,他们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里。

好在如今战火远去,这些英烈能安眠于祖国大地,与青松翠柏为伴,无数战友、百姓、后人来此纪念他们。

毛主席感慨万千走出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坐上汽车后,他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烈士陵园里那座高高的碑塔,他回到北京,再次扑到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可他的记忆、他的思念、他的悲伤都留在了这座肃穆的陵园里......

1956年6月,周总理邓颖超夫妇也来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临进去前,周总理摆摆手,示意让汽车停在门外,自己要一步步走进来,周总理与邓颖超参观纪念塔、人民英雄纪念墓,表达对英烈的缅怀。

今日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依然是苍松翠柏环绕,千千万万的后人走进陵园,也走近波澜壮阔的历史。斗转星移,沧海巨变,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献身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