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老人去部队看儿子被哨兵拦下,他说:让你们师长跑步来见我

1970年老人去部队看儿子被哨兵拦下,他说:让你们师长跑步来见我

1970年春天,在河北113师驻地大门口,来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虽然拄着拐杖,但浑散发出的气质却不一般,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站岗的哨兵见状,连忙客气地将他拦下,并告诉他说:“老人家,这里是军事重地,进去需要有介绍信和证件。

这的确是部队中的硬性规定,并非哨兵刻意为难。

烈日当空,老人发现自己的证件忘带了,不想为难哨兵,便对他们说:“让你们师长裴正飞跑步来见我。

哨兵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能够知道部队首长的名字,这个老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于是,其中一人连忙跑到通讯室向上级报告了此事,裴正飞师长连忙朝着大门口跑去,哨兵这才得知,原来这个怪异的老汉确实大有来头。

他的名字叫做贺健

1910年,贺健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他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乖孩子,不愿早起,也不乐意干活,整日只想如何偷懒与玩耍。

在自传中,他很实诚地形容自己为:“生性懒惰”,如此不加修饰的形容,也暴露出贺健是多么真实的一个人。

除了对自己本性的形容外,贺健还在自传中写出了参军的真实原因。

与那些拥有远大志向的同志不一样,贺健参军不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百姓,只是由于在家中常常挨骂,所以一心想脱离家庭,找一个自由快乐的工作。

不愿上学,也不愿下地干活,由于他太过于顽皮,总想着偷奸耍滑,家里人对他也是恨铁不成钢。

面对父亲的打骂,贺健实在无可奈何不敢反抗,虽然他混了点,但尊敬长辈这么简单地道理他还是懂得。

但是面对两位哥哥时,贺健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哥哥们骂他一句,他能顶十句。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贺健,脾气十分急躁,行事粗暴蛮横又倔强。

1926年,刚刚16岁的贺健偶然间看到了贴在县城的征兵广告,他觉得自己在家不被重视,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还整天要干活,于是便决定进城报名参军去。

而且他还听说,当兵的都很威风,日子十分逍遥,于是在给家里人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既然都不喜欢我,那我就去当兵了,原谅儿子没法在你们二老面前尽孝了。

贺健的两位哥哥看到上面的字后大惊失色,连忙带着父亲往县城赶去。

正当贺健准备踏进县城的大门,就被紧随而来的父亲给逮回家了,他第一次参军以失败告终。

对于参军,父亲十分不理解,觉得他只是想偷懒,便又揍了他一顿。

贺健不服,但这是自己的老子,总不能跳起来跟他对着干吧?于是,就老老实实地听着父亲的教诲,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却依旧没有放弃参军闹革命的想法。

后来,黄麻起义爆发,但此时的贺健还是愣头青一个,错过了这次武装反抗国民党的起义,后来每当他回忆起这事,就感到非常后悔。

1928年,18岁的贺健终于如愿以偿地参加了村子里组织的赤卫军,积极投身于打土豪乡绅的运动中去,一改往日懒散的生活作风。

1929年,贺健又跟村子里的9人一同加入了红军,正式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士兵,一年后,由于表现优异,贺健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也逐渐变的成熟,明白了自己参军的意义。

不再只是为了“寻找一份快乐的工作”,而是真实地将“人民”二字放在了心上。

以往害怕早起害怕干活的青年,成为了一个意志坚定的红军战士,不怕苦也不怕累,甚至为了革命,还抛弃了自己以往的名字。

1937年,贺健被组织上派到了山西赵城工作,为了更好地隐藏身份,他便将用了近30年的“喻安良”,改成了“贺健”。

之后,他便一直使用这个名字工作和生活,就连儿子,也都跟着他一起姓“贺”。

贺健来到部队后,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上前线打仗,最好能一直留在手枪排,却突然被组织任命为徐向前的警卫员。

贺健知道不是很愿意,他觉得自己除了打仗也不会别的,没文化又不会说话,脾气还臭,警卫工作肯定干不好,但组织上已经下了命令,他身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

两天后,徐向前见到了贺健,笑着说:“听说你不愿意给我党警卫员,想继续当手枪队排长?先在我这干两年,学点机关上的东西,以后像打仗有的是机会。”

贺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首长放心,我一定好好工作,完成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

陈赓与徐向前同为黄埔一期的学生,两人的感情十分不错,来往也比较多,久而久之,他就认识了徐向前身边聪明机警话不多的警卫员贺健。

1932年潢光战役,红十二师在师长陈赓的指挥下所向披靡,将敌人打的四处逃窜,最后一个残部也已经被包围。

6月13日下午,徐向前带着贺健在内的几位警卫员来到红十二师的指挥部,见到了师长陈赓。

当总攻开始后,徐向前拉着陈赓说:“走啊,出去看看‘热闹’。

正当他们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时,突然一颗炮弹朝着他们飞来。

出来后,贺健就高度警惕,第一时间发现了飞来的炮弹,立即将右侧并排站立的徐向前和陈赓推下山坡。

“轰”的一声,贺健被掀翻在地,身上混着泥土和鲜血,昏死过去,好在经过抢救没有生命危险,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两位首长有没有事,得知他们都安全后终于放下心来。

陈赓特意前去看望他:“多亏了你啊,不然我和徐总指挥今天就要去见马克思了。

对于贺健,许多相熟之人对他的评价都是“善打仗”,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一个没有文化的人,竟然不是四肢发达只懂使用蛮力的莽汉,而是一个有胆识有谋略的将军。

贺健来到部队后最先担任的是红1师3团的通信员,他当时的班长是王必成。

几天后,他就参与了著名的花园战斗,并独自一人击毙1名敌人,俘虏2人,还缴获了轻机枪、步枪、手枪、子弹若干,团党委因此给他记了大功一次。

1931年,组织上为了加强基层干部储备,决定办一场基层干部培训班,贺健也成为这一期培训班的一名队长。

上课时,贺健十分认真,目不转睛地盯着教官看,但谁知有一次他竟因此挨了个批评。

当时李特正在授课,讲到防御阵地的设置时,他猛一低头看到坐在前排的贺健腰板挺得笔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上,这要在平时,肯定能得到夸奖。

但谁知,李特却用教鞭指着他说:“你们的铅笔和笔记本,都是那些地下党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搞来的,你一个字不写,一句话不记,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党的栽培吗?

贺健却站起来说:“报告教官,你说的我全都记住了。

李特不怎么相信,他才以为贺健是在找借口便生气地说:“那你把我刚才讲的东西背一遍听听,背错一条别怪我收拾你。

谁知,贺健真的一字不漏将刚刚课上的内容重复了一遍,李特点了点头表示满意,怒火也消散了,对他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你为什么不做笔记呢?

贺健回答道:“报告教官,我没上过学,不会写字。

这句话半真半假,他不会写字是真,但没上过学就纯属说瞎话了,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害怕丢人,也后悔当初没好好学习。

贺健五伯就是村里的教书先生,他的两个哥哥都读了好几年的书,但他却不愿学习,父亲为此没少揍他,后来干脆一气之下让他辍学回家种地了。

即使这样,该有的惩罚他也逃不掉,李特罚他带着队员进行一次步兵排防御战斗训练

贺健带着60个战友,将任务分配给他们,两个小时不到,防御阵地就已经设置完毕。

李特看到后脸顿时就垮了下来,这些阵地的设置与书上教的完全不同。

贺健兴高采烈地给教官解释,我排防御设置200米,对比教科书上特意减少100米。

苏联军事力量先进,有坦克有大炮还有飞机,但这些我们都没有,所以不能一味地只按照他们的经验来。

一个排大约在40人左右,基本上会有一台轻机枪,其他的作战武器就是步枪、手榴弹等,这样的配置来说能守个100多米就差不多了。

李特觉得他说的确实没错,又指着其他的几个射击掩体说:“一挺轻机枪,你怎么挖了4个掩体?

便于机枪转移阵地”。贺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李特又看到贺健还设置了重机枪掩体,说明他已经具有了“超越射击”的意识,看了一圈后,夸奖他一番便笑着离开了。

除了纸上谈兵外,真正打起仗来,贺健也是有勇有谋,1930年东香火岭战都中,他一个人带着一个班绕后炸了敌人一门山炮

1931年双桥镇战役,贺健想了个歪点子,让战友们换上国民党军装,在敌人撤退时故意混入他们之间,趁机夺取有利地形,轻而易举控制了周围阵地。

红军过草地缺少粮食,贺健就提议将牛羊骨头磨成粉,做成骨粉饼,拯救了不少人的性命。

岌山反扫荡、郯城战役、马头镇大捷等等,贺健率领部下啃下了一个又一个艰难的硬仗恶仗。

而贺健作战也是衷心热爱,也曾发誓一定要将日本鬼子赶回老家,就连他结婚当天,都要打完鬼子才肯入洞房。

1942年,32岁的贺健已经是团长,却依旧孤身一人整日忙于战事,有战友担心他的人生大事,便做主给他介绍了个叫杨洪昭的姑娘。

谁知杨洪昭一听是他,连忙拒绝道:“不行,我怕他,他脾气不好总骂人。”

但谁知,二人相处一个月后,竟然真的决定举办婚礼结为夫妻。

婚礼当天,大家都为他们感到高兴,贺健一大早便起来穿上了新的军装,收拾齐整准备去接新娘子。

谁知,当时刚好碰到日伪军前来扫荡,想要抢割农民的小麦,贺健一听立即召集部下,绝对不能让敌人糟蹋了老百姓的粮食。

婚礼等回来再办!”丢下这样一句话,贺健策马奔腾率领部队出发了。

后来,成功将敌人赶跑,守护着农民将小麦收完,才风尘仆仆地回去,跟杨洪昭拜了天地入了洞房。

1970年,贺健这次来看儿子纯属一时兴起,再加上师长裴正飞对他来说也是老熟人了。

贺健来到门口后,发现证件忘带了,原本不想暴露身份的他只好对哨兵说:“让你们师长裴正飞跑步来见我。”

1955年时,贺健被授予少将军衔,如今的他也是总参军事交通部的副部长,算得上是位高权重,让裴正飞师长来见他也合情合理,更何况裴正飞曾经还是他手下的兵,是他亲自带出来的。

裴正飞一听自己老首长来了,兴高采烈地朝着门口跑去。一见面,贺健就说:“你这两个兵训练得不错,有原则。

2008年5月4日,已经昏迷数日的贺健躺在病床上,突然大喊:“敌人上来了,你骑摩托车先走,把马给我留下!

贺健将军那颗无比顽强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老将军走完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享年九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