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仆人艳遇

民间故事:仆人艳遇

宋代,贵州府有一位普通百姓,姓李,因为在家族中排行第十六,所以取名李十六。李十六为了生计,在观风桥下面,开了一个茶铺,生意还不错,为此他还雇佣了仆人,帮他一起打理茶铺。

仆人叫崔三,是个中年人,做事一向稳当。

淳熙(南宋宋孝宗赵昚年号,公元1174年到1189年)八年,即公元1181年,春季晚上,李十六的茶铺已经打烊了。不过,仆人崔三还没有睡着。

正准备睡觉呢,崔三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于是大声问道:“是谁在敲门?”

外面的也不客气,说:“还能有谁,是我,赶紧开门!”

此时是晚上,崔三也没认真听,只是凭着语气,觉得是主人李十六,于是他急忙披上衣服,起来开门。结果,他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的人不是主人李十六,而是一个少年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最多十七八岁,模样很美。

大半夜,陌生女子过来,这事有些诡异,说不定她是个妖精。退一步说,就算少女不是妖精,

崔三也很害怕,就算女人不是妖精,一个曼妙少女,半夜过来,说不清道不明,传出去之后也不好听。万一再被别人趁机毁谤,那也得挨打板子。

所以,崔三看到少女后,提心吊胆地问道:“小娘子,你是谁家的女子啊?姓甚名谁?为什么来这里呢?我这里是李家茶店,你没有认错地方吧?要不,你再去找别的地方?我给你指路也行啊。”

崔三因为好奇,加上担心,因此一口气问了这些问题。

那少女听到后,似乎有些伤心,眼睛下面似乎还有泪痕,她擦了擦泪痕,柔柔地说道:“奴家是你们家左边孙家的媳妇,刚嫁过来不久,因为婆婆嫌弃,所以被赶出来了。我跑了一圈,也没找到住的地方,看你们家这里还亮着灯,因此才过来,想要借宿一晚。”

崔三不肯,拒绝了少女的请求,说道:“我只是一个仆人,受雇于我们老板,这里不是我的家,我哪能擅自收留你住下呢?何况,你还是别人家的媳妇,这样到陌生人家住一晚上,传出去对你名声也不好听啊,赶紧走吧,我不能收留你。”

少女一听,顿时满眼泪水,伤心地哭了。但是,她也不肯离开,就在屋里哭着,一边哭,还一边说自己命太苦了。

少女本来就很美,这一哭更是梨花带雨,让人很难不心疼。

崔三越看越不忍心,终于,他受不了了,连忙说:“小娘子,你别哭了,别哭了,我答应你便是,哎呀,你这么漂亮的小娘子,谁要是舍得把你赶出去,那他真不是男人!走走走,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那少女一听,顿时停止哭泣,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敛衽施礼,冲着崔三万福。

崔三走在前面,少女跟在后面。崔三来到一处,然后去仓库里拿了一条席子,细细吹去上面的灰尘,又用袖子擦了又擦,铺在地上,然后让她睡在席子上。少女放下包袱,又谢过了崔三。

交代完之后,崔三告辞,回到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回到屋里,崔三想着少女,一时激动,更加睡不着了。他想起来自己三十岁了,还没钱娶媳妇,如果也能娶到十七八岁的新媳妇,怎么也不会舍得把她赶出去。

正在胡思乱想,少女又过来了,敲了敲崔三的门。

崔三开门,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嫌天气冷,没有被子,如果是这样,他可以把被子给少女,自己不用盖被子也行。

少女很聪明,看得出来崔三对自己的关心。她噗嗤一声笑了,温柔地说:“奴家一个人睡不着,也不习惯一个人睡觉,你能……你能不能跟我一起,我好空虚寂寞冷啊!”

崔三已经被少女迷得神魂颠倒,他再也不考虑什么了,马上同意,然后偶抱着少女到了床上,同床共枕,一夜欢愉。

鸡打鸣了,天快亮了,少女忽然起来,跟崔三说自己得回去了,然后也不带上包袱,直接走了,脚步很快。

崔三并没有起来,他很累,继续睡觉了。天亮以后,崔三起来,还觉得昨晚的艳遇像是一场梦,但看到少女的包袱,和春宵一刻的滋味,他又知道,那少女确实存在,不是自己的梦中女子。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李十六的店铺打烊,李十六回去后,少女就过来找崔三。崔三以为,这少女过得不如意,又或者被自己征服了,所以愿意跟自己,因此他也不深究,只要少女每天跟他在一起,他就很高兴。

一段时间过去了,晚上,少女跟崔三巫山云雨后,对崔三说道:“据我所知,你一月的工钱,不过是一千钱,除去吃喝住用,所剩无几,有时候还不够用。我家有一些钱,给你一些,留着用吧。”

说完后,少女从包袱里拿出价值十两银子的纸票,这个是官方通用的,很难得。崔三大喜,这些钱,足够他挣好几年了。惊喜之余,他忍不住又亲了亲少女,和她一番快活。

从那天开始,少女经常给崔三钱,有时候也给他一些玉器、碎金子等宝贝,或者直接给他买来上好的衣服。不过崔三很聪明,他拒绝了,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仆人,穿得如果比主人好,别人难免起疑心。

少女觉得有道理,于是不再给他买好衣服,两人一直保持低调,谁都不知道。

崔三有个哥哥,叫崔二,在城里当兵,他孔武有力,颇有些武艺,而且他喜欢骑马打猎,箭术也不错。

最近半年来,崔二发现,弟弟变化很大,以前都是苦哈哈的形象,身上也没几个钱。但是,这两个月来,崔三不仅很有钱,而且红光满面,似乎暴富了一样。他问弟弟怎么回事,崔三不肯说。

崔二有心眼子,他假装不再问这件事,然后偷偷在崔三附近的客栈里住下,每天晚上去观察弟弟。

结果,那少女似乎能感知到,她不再来了。一连半个月,少女都没有再出现。崔三像她快想得发疯了,半天心思都不在干活上面,总是出错,被李十六骂了好几次。他茶不思饭不想,睡不着也没办法,整个人都憔悴了。

又过去半个月,少女才偷偷在梦中告诉崔三,他哥哥崔二在盯着她呢!

没办法,崔三去找崔二,让他不要再管这件事了,但崔二就是一直问。崔三没办法,就把他和少女认识,少女帮助他等事,告诉了哥哥。

崔二听了后,不由得皱眉,说道:“兄弟,这里我来住了一段时间,听说一直有妖精出没,那少女只怕也是如此。你得和她断了来往,不然他会害死你的!”

“二哥啊,我和她处了半年,你看看我,瘦了吗?病了吗?没有!而且,她还给我很多钱,跟我买衣服,她对我的感情,是真的,我们跟恩爱的夫妻一样。她要是想害我,早就可以下手了,为何要等到现在,还不动手呢?我相信,她不是坏人,更不是妖精。就算她是妖精,她也是善良的妖精!”

“那你说说,为何我来这里,她能知道,而且她为什么不敢来了呢?依我看,可能是你身上火气很旺,她不敢动手,又或者别有所图。”

“二哥你想多了,也许她是觉得男女有别,于礼法不合,所以不敢见你。”

“呸!我是你哥,她要是正经人,也是我弟妹,怎么就不合礼法了?老子就问你,她每次来,从哪里进来,又从哪里出去呢?”崔二是当兵的,看到弟弟如此倔,脾气来了,忍不住说爆粗口!

崔三不得已,告诉了哥哥,少女每次来去的路线。

崔二假意点头,说知道了,不会再来打扰,然后气愤愤地去了。崔三心中觉得哥哥太多管闲事,也不赔礼道歉。

当天晚上,崔二回去准备了弓箭、捕猎的网和小型机关等,放在少女必经之路上。然后,他躲在暗处,留心观察。

三更后,一个女子来了,走在路上,结果她很聪明,连着几次避开了机关,还撕破了猎网。趁着她撕开猎王的时候,崔二拈弓搭箭,一箭射中女子的心口。那少女闷哼一声,直接死了,死后化为一个小狸子。

崔二大喜,提着狸子找到崔三,说了经过,然后说:“兄弟你看,就是狸子成精,魅惑了你啊!”

说完后,他当着崔三的面,把狸子剥皮,掏空腹部,又把骨肉剁了,然后放在锅里烹煮。煮熟以后,崔二用肉站着酱料,大口大口吃了。

崔三心痛,泪水止不住流下来。他知道哥哥不会说谎,不会骗自己,但心爱的少女竟然因此而死,他心中愧疚,。

几天后,崔三在屋里独自想念少女,忽然他问道熟悉的香味。一抬头,正是那少女来了。

崔三大喜,还没开卡,那少女就骂了起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娘对你不薄,给你那么多钱,还给你买衣服,还陪你睡觉,让你快活,你竟然如此狠心,轻信你哥哥的话,要害死我!”

崔三一听,跪下磕头,指天发誓,声泪俱下,说:“我绝对没有害娘子之心,都是我那哥哥,担心我被妖精所害,因此偷偷去杀你……对了,你怎么……没死?”

“哼,幸亏我当时没出来,让我家婢女给你传信,结果我那可怜的婢女啊,被你哥哥射死也就罢了,还被他吃了,这个挨千刀的啊,怎么就这么狠心啊!二十年前的旧账,我还没跟他算呢!”

崔三这才知道,少女果然是狸子成精。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少女不会害他。

于是,崔三又不断道歉,少女才转怒为喜,说:“我知道不是你的意思,你也不是那种狠心的人,嘿嘿,所以我不恨你,以后,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此后,那少女和崔三一如既往,恩恩爱爱,只是她一直不能白天出来,都是晚上和崔三在一起。

三年后,那少女白天也敢出来了,崔三问她为什么,少女笑而不答。后来,两人正式成婚,做了恩爱夫妻,崔三不再做仆人,靠着少女的资助,他也开了店铺。几年后,两人还育有二子一女。

后来,崔三才慢慢知道,妻子修炼到了一定级别,不再害怕太阳,所以能出来。以后,少女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但为了避免哥哥误会,崔三没有回去,和哥哥分开过了。

崔三不知道,多年前,一直修炼中的狸子被崔二射伤,崔三那会儿还小,看到后不忍心,偷偷把狸子放了。这少女,正是那狸子所变,她是来报恩的。

后来,崔三活到八十八岁,无疾而终。少女也悄然离去,子女、孙子等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