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被父亲逼迫零下13度裸跑的小男孩,如今他有何成就?

10年前,被父亲逼迫零下13度裸跑的小男孩,如今他有何成就?

4岁的孩子正是天真烂漫,对世界充满着好奇的年纪。在2012年,一个4岁小男孩在寒冷的风雪之中,只穿着一条短裤裸跑的视频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个小孩甚至可怜地在乞求自己的妈妈抱抱他,但做父母的却无动于衷。

在众人纷纷谴责这做父母的虐待孩童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坚持自己的教育方式,这样的教育方式下,这个孩子又有了什么样的成就呢?

不少家庭都会追求所谓的棍棒教育,对于自己的孩子反而狠得下心动手教育。

随着素质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种教育方式会对孩子的身心造成不小的伤害。

但是不同的家长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所侧重的方面也都不一样。

这个被父亲逼着在寒冷的冬日之中裸跑的小孩子,名叫何宜德,拍摄这一视频的父亲叫做何烈胜。

让很多人意外的点在于,父亲何烈胜曾经也是一名人民教师,后来因为不赞同学校的教育理念而离职。

离职后何烈胜选择了经商,只是经商的门道需要摸索,1994年,何烈胜开了一家超市,没有迎来自己想象的风光,反而因为自己的失败经营,欠了不少的债务。

虽说陷入了还债的压力之中,何烈胜却并没有因此一直消沉下去,32岁的他克服来自诸多方位的压力,重新整理好心情投入到新一轮的创业之中。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走得也更远,在这段创业的时间中,他始终认为是因为自己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才换来了自己的成功。

所以在他的公司之中,对于员工的要求也都十分严格。

2008年,何烈胜年过四十,妻子怀孕了,他事业有成,他们也将迎来新的生命,家庭也在他的期盼之中变得更加美满。

但历练并没有就此结束,预产期在五月份的孩子,提前了两个月来到世间。产房外,何烈胜焦急万分,早产的现象很常见,但这整整提前了两个月,危险性极大。

产房外的他心里无数次祈祷母子平安,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顺利来到世间。

后来孩子顺利降生,但因为是早产儿的原因,发育并不完全。

医生告诉他,孩子左脑室出血,脑蛋白密度低,脑水肿,还有血管瘤,以后长大了,很有可能是个脑瘫。

这对于何烈胜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这对于一向严格要求自身的何烈胜而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看着自己的孩子小小的身体上附着着许多的器械,何烈胜心里怎么能不难过。

好在孩子的病情逐渐稳定,何烈胜终于能够带着自己的孩子回了家。

何烈胜给孩子取名为何宜德,又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做多多。

何烈胜从来不是认命的性格,为了自己孩子能够健康成长,何烈胜去查询了大量的书籍,怎样能够加强孩子的体质,让他不那么容易生病。

而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何烈胜逐渐地养成自己专门的一套教育方式。

雏鹰在出生之后是不会飞的,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孩子顺利展翅翱翔天际,心狠的老鹰会将自己的孩子,带到高高的悬崖之上,直接将自己的孩子推向万丈深渊。

这一段过程之中,如果它不主动展翅飞翔,那么最终就会摔倒谷底,摔成一摊肉泥。

雏鹰是这么学会飞翔的,不到绝境,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上蕴藏着多大的能量,何烈胜将这种教育方法用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他找到资料,发现游泳能够很好地锻炼孩子的身体,当天便买回了专门用在婴儿身上的游泳圈。

他将水温控制在25度,这个温度对于年幼的婴孩而言,无疑是凉的。

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温度的水,当天晚上小小的多多,便开始拉肚子。

母亲自然是心疼自己儿子的遭遇,眼看着自己儿子受苦,坚决不同意何烈胜再这么继续下去。

可何烈胜更是十分坚持,当时家里人几乎都反对,只有何烈胜据理力争,坚持下去,多多的身体素质一定能得到改善。

两方相持不下,最后家里人还是决定就给何烈胜一个周的时间,如果多多还是适应不了,就趁早放弃这种锻炼方式。

让人意外的是,等到了第五天,多多已经开始适应了这个水池,非但不哭闹不说,就连吃饭也比平时吃得多了些,身体素质明显比之前要好上一些。

这更让何烈胜坚定了自己的锻炼方式是正确的。

只有这样,何烈胜才觉得曾经医生的诊断,正在离自己的孩子会越来越远,而多多以后患上脑瘫的概率也在越来越低。

何烈胜其实也并没有说是要自己的孩子未来能够拥有一份多么漂亮的成绩,虽说多多在他的教育之下,确实比同龄人要知道更多的知识,但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何烈胜当年从教育岗位离职,就是因为他觉得在应试教育的理念之下,教导不出真正有能力的孩子。

如果自己的能力不行,那么纸面上的成绩再怎么好看,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所以何烈胜在他这个年纪送他进入了学校,也是希望能够缩短一下多接受应试教育的时间。

虽说不认同应试教育,但多多不能永远活在象牙塔里,他需要接触更多的同学,扩展自己的社交面,结识更多的朋友。

何烈胜教导多多要懂得感恩,待人接物要有礼貌,另外无论是跟谁,都应该懂得分享会带来更大的快乐。

也正是在四岁的年纪,漫天的飞雪之中,何烈胜突然跟自己的儿子提议,他们可以来玩一个游戏。

正是好玩的年纪,多多自然十分欣喜的同意,何烈胜跟他约定,一会只要他跑到了那边的石柱的位置,今天必须要去上的跆拳道课可以缩短半个小时。

课程缩短,意味着多多就能够多出时间用来玩耍,他当然十分乐意。

但是就在多多准备向着那边的石柱冲击的时候,何烈胜却将多多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四岁孩子的单薄身子上,只挂着蔽体的短裤。

这可是零下十三度的天气,漫天飘着大学,雪花落到成年人身上,不仅会带来湿意,更会带来刺骨的凉。

任谁都不敢在这样的天气里,只穿单薄的衣衫,而何烈胜心狠地将自己的孩子脱了个干净。

他鼓励多多勇敢向前跑,一开始的时候多多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没过多久,他就意识到了这寒冷的天气。

刺骨的寒意让他身子僵硬,不一会儿,他就在这雪天之中冻得瑟瑟发抖。

随即他哭着向父母的位置跑过去,渴望父母赶紧给他温暖,他哭着求妈妈快点抱抱他,心酸苦楚的母亲,向孩子伸出的那只手,却被何烈胜残忍的拦下。

何烈胜打开手机,给多多录视频,鼓励他继续向前走。

这样的场景传到网络上自然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多数人都对何烈胜这种教育方式定义为虐童。

认为他所谓的防止脑瘫都是在想办法给自己虐待孩子的行为合理化,而将这段视频上传,则是为了利用自己的孩子来博取网民的眼球。

试问天底下到底哪个真正心疼孩子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会逼迫着自己仅仅4岁的孩子在雪地里光着身子奔跑。

这样做是否能锻炼体质暂且不提,如此酷寒,比起未来不确定的脑瘫,当即很有可能直接造成孩子高烧不退。

这种极有可能带来重大后果的教育方式,显然不能够被所有人接受。就连何烈胜的妻子,也多次因为他这般苛待的教育方法,萌生了与他离婚的念头。

虽说很多人都不支持,但何烈胜坚持认为,自己的孩子的体质确实是在这种教育方式之下,变得更加的优秀。

而多多没有患上脑瘫,在何烈胜的认知之中,也是因为自己的严格要求,逼迫他锻炼体制的缘故。

面对着千万的指责,何烈胜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怎么可能不心疼孩子呢。

他说自己在每进行一项训练之前都会进行相关的调查,确定了这种方式不会对孩子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才会进行。

他也不在乎旁人的看法,毕竟自己的孩子也确实在这种教育环境之下变得更加的优秀了。

2009年,在多多才刚刚两岁的时候,何烈胜就带他去爬紫金山。

整个过程中,对于走累了,或者是摔倒了的多多不闻不问,只让他自己爬起来。孩子的母亲自然看不过去,这做父亲的怎么能如此狠心!

她想去抱抱自己的孩子,却被何烈胜阻止。

走得慢一些也不要紧,他还是坚持让多多自己走完全程。太过溺爱,对于一个将来很可能患上脑瘫的孩子而言,是在害他,这是何烈胜坚持的观点。

何烈胜对于自己儿子的锻炼,也并不仅仅体现在对身体素质的严格要求之上,对于孩子的智力发育,他一样十分看重。

在别的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何烈胜就开始教多多认字。在他的严格要求之下,多多明显要比其他的孩子认识更多的字,

2011年,在多多3岁的时候,就能认识三千多个汉字了,这一点让何烈胜十分欣慰。

2012年,多多才四岁,这个年纪,何烈胜就把他送进了小学的课堂。

2012年8月,4岁的多多参加了青岛国际OP帆船比赛。

9月,他跟随父亲去日本旅游,用了十五个小时的时间,靠着自己的努力成功登上了富士山。

他的童年确实是多姿多彩,5岁参加全国心算精英大赛,7岁跟爸爸一起穿越罗布泊。

多多确实变得更加的优秀,也摆脱了患上脑瘫的可能,但这似乎是他用自己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换来的。

他被称为天才少年,展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聪明才智,而父亲何烈胜对于孩子的要求也更加高,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变得更加的出众优秀。

早期只是要求他变得更加健康,如今则希望他变得更好。

2018年,10岁的多多参加了南京大学自考,拿到了专科的学习。

2019年,11岁的多多成功拿到了南京大学的本科学历。

2020年,12岁的多多去往西班牙武康大学攻读MBA,

2021年,13岁的多多在菲律宾圣保罗大学读博士。

他的人生开启的比很多人都要早上很多,在很多人还在念初中的年纪,多多就已经成为了年纪如此小的博士生。

很多人都认为何烈胜的教育方式不正确,拔苗助长不说,多多从小便受到了超出常人所能接受的磨难。

但拿到的光鲜的学历又确实让很多人觉得望尘莫及,也有一些期盼儿女成才的家长,会向何烈胜讨求教育方式。

多多出生在这样一个富裕的家庭,却并没有向其他孩子那样锦衣玉食的长大。

自己的父亲反而对他这般严苛,他连汉堡可乐都没有尝过,因为父亲认为这些东西对他不好。

他成长的道路上,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一直逼他前行的父亲,他几乎没有什么个人的意志。

但展现在外面的,却是实打实让人艳羡的履历。何烈胜也因此以自己的鹰式教育为准则,创办了教育机构,很多人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学习。

每个孩子的情况并不相同,何烈胜自己也同意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够在这种严苛的鹰式教育之中,越变越好的。

很多时候过于追求孩子成为人中龙凤的父母,会不经意间忽视掉孩子真正的需求。

如果真的年幼的孩子真的拥有自主选择权,他们会放弃玩闹的时光而埋头于枯燥的学习之中吗?

何烈胜说自己不会干涉多多20岁以后的生活,那么在这前20年里,获得这般光鲜成就的多多,是否真的快乐旁人并不知情。

但他曾经在接受严格训练的时候,一定羡慕过能在父亲怀里撒娇的那些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