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儿媳热天不沐浴,身体依然香嫩,婆婆趴窗偷看差点吓瘫

民间故事:儿媳热天不沐浴,身体依然香嫩,婆婆趴窗偷看差点吓瘫

北宋年间,南方小镇上有个年轻人名叫杜裕,他聪明伶俐,待人有礼,很受杜财主看重。然而,很多人却为他感到惋惜。

因为杜裕并非杜财主亲生,只是过继而来的养子。杜财主小妾周氏有孕在身,若是能够生下一个儿子,杜裕的地位必然不保。

而天性乐观的杜裕,面对众人叹息,他淡然笑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若是过得不快活,纵使有万贯家财又如何?”

半年后,周氏产下一个白胖小子,取名杜虎,杜家上下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中。杜财主更是欣喜若狂,对儿子疼爱有加。正如人们说的那般,无形之中,杜财主对养子杜裕疏远了。

可能是年轻时太过于劳累,杜财主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把家务事都交给了管家和小妾周氏打理。

周氏心胸狭窄,虽然她生下了儿子,在周家地位水涨船高,但仍然担心杜裕会和她儿子争夺家产,于是,经常在杜财主耳边说杜裕的坏话。

杜财主不知道是老糊涂,还是不相信周氏的话,经常笑呵呵地装作没听见。

一天夜里,杜财主把养子杜裕叫到卧房,神色凝重对他说:“裕儿啊,爹爹时日不多了,有几件事你务必要牢记于心。 ”

杜裕忙躬身说道:“爹爹尽管吩咐,孩儿定当遵守。”

“第一件事,以后你就是杜家继承人……”

“不,不……”杜财主话音刚落,杜裕连忙摆手,“还是交给弟弟吧。”

杜财主听了一脸不悦:“十年前,你父亲杜鹏救了爹一命。你精明能干,还识大体,杜家交给你最合适不过,也不枉爹十几年来对你的栽培。”

听到此,杜裕沉默了。当时父亲临走时,要他出人头地,重振他们杜家。如今,眼前就是大好机会,接手杜家,他才有资本施展才华。

杜财主见他不说话,神色缓和了些,继续说道:“第二件事,你要提防你姨娘,她性子乖戾,容不下你,所以你要事事小心。”

杜裕连忙点头,“爹,您放心吧,孩儿不会有事的。”

“另外,爹爹和刘家有些交情,他们家闺女和你年纪相当,你娶了她,对你今后发展大有好处。”

杜财主考虑周到,若是冒然将杜家交给杜裕,周氏肯定会心怀不满,争夺起来,必定会伤了一家人的和气。而杜裕一旦娶了刘家千金,就有了靠山,周氏肯定会有所忌惮,不敢胡来。

杜财主处处为杜裕着想,这让杜裕感动不已,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爹爹失望。

不久后,杜裕娶了刘家千金刘玉秀。

话说这刘玉秀,不仅长相甜美,还温柔贤惠,善良大方,她很欣赏杜裕的才华,暗恋他已久。婚后二人生活甜蜜。

然而,好景不长,三个月后杜财主就去世了,杜家上下一片哀鸣。

办完杜财主的后事,管家当众宣读了杜财主的遗书,让杜裕掌管杜家,众仆役听了一片哗然,周氏更是气得脸红脖子粗。

心性单纯的杜裕,此时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远远低估了姨娘周氏的能耐,想不到才短短几年,杜家上下就被周氏给收买了。

夜里,刘氏情意绵绵钻进杜裕怀里,低声说道:“夫君,婆婆最近有些反常,对妾身特别好,每天都是大补汤。”

杜裕听了心中一喜:“真的?莫非是姨娘心性变好了?”

刘氏一脸警觉,她摇摇头:“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咱们还是小心为好。”

杜裕听了摇摇头,加上他忙于生意上的事,并没有把妻子的话放在心上。

最近,有个俊俏后生经常往杜家跑,刘氏连忙找来管家。

管家笑呵呵说道:“夫人,那年轻后生叫周林,是老夫人的远房亲戚。”

刘氏听了不信,她总感觉二人对望时的眼神有暧昧之意,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周林不简单。

一天,刘氏喝完婆婆端来的鸡汤后,头脑莫名出现一阵眩晕,她有种昏昏欲睡的困倦。这时,门外传来一阵争吵声。

刘氏强打起精神走出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老乞丐和管家发生了争执。管家很小气,坚决不肯施舍。

“管家,去端一碗馒头来吧。”刘氏吩咐管家道,同时对乞丐行礼:“前辈莫见怪,是下人不懂事。”

乞丐冲刘氏笑了笑,“多谢夫人。”

很快,管家不情愿端来一碗馒头,乞丐拿过来后大口吃了起来。

等三个馒头下肚,乞丐一脸满意,准备离开时突然顿住,望了一眼刘氏,低声说道:“夫人,若是方便,随老夫过来,老夫有几句话要说。”

刘氏听了很纳闷,看到乞丐一脸真诚,她还是跟了过来。

走了几步远,乞丐停下,对刘氏说道:“刚刚老夫观夫人面相,眉宇间有黑气缭绕,贵府阴气很重,所以夫人得小心了。”

“前辈,可有破解之法?”刘氏大惊失色。

乞丐从怀里拿出一个玉佩,“这玉佩跟随老夫多年,能够辟邪驱鬼,现在老夫也用不上了,便赠与你,记住,你要随身携带。”

刘氏感谢不已,她犹豫一番后低声问道,“前辈,这玉佩可有一对?”

乞丐听了不解,刘氏开口道:“夫君常年在外奔波,妾身担心他的安全。”

乞丐听了后面露尴尬,解释说没有了,随后他有补充了一句,“你夫君是大富大贵之人,定能逢凶化吉的。”

刘氏听了不免有些失望,她还是言谢了一番。

此后几天,刘氏愈发感觉到困倦,夜里,玉佩竟然传来一个声音:夫人,这几天别沐浴。

刘氏大惊,忙问怎么回事,但是玉佩没有再说话。

夏日炎炎,若是不沐浴,一身汗臭如何见人?一时间,刘氏犯难了。见识到了玉佩的神奇,她还是决定听玉佩一言。

那几天,刘氏到了夜里没有沐浴就睡下,这让她婆婆周氏颇为意外,隐隐感到不安。

其实,周氏动了手脚,她暗中叫人捉了几条蛇放在浴房,儿媳喝了她熬的汤后,身体会散发一种异味,会把毒蛇吸引而来。

让周氏更为意外的是,大热天儿媳妇不洗澡,身子依然香嫩,并没有汗臭味。刘氏对此也是疑惑不已。

不沐浴睡觉,没有丝毫不适感,反而夜里睡得更香。

惴惴不安的周氏,偷偷找到了周林。周林是个贪淫之徒 ,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二人温存一番后,周氏说出了儿媳妇身上的怪事。

周林听了一脸淡定,“此事好办,明天周某去一趟道观,多准备些银子,问问我师傅普云道长就知道了。”

第二天,周林满脸兴奋归来,给了周氏一个小木人,叫她放在儿媳妇卧房床底下即可,半夜就会有效果。周氏大喜,连忙吩咐下人照做了。

深夜,周氏睡不着,悄悄来到儿媳卧房,蓦然间见看到屋内有亮光闪烁,很惊讶,偷偷趴窗头一看。

眼前一幕,差点让她吓瘫了!

只见一个小和尚紧紧护在刘氏身边,白天放在儿媳床底下的木人,此时幻化成了一个魁梧大汉,但是他根本不是小道士的对手,二人斗了几回合,就被小道士给扭断了脖子,倒在地上,看起来极为瘆人!

周氏在屋外发出一声惨叫,立马将刘氏给惊醒了。

等她醒来,一切恢复如初,小和尚变成了玉佩,大汉的身子变成了断成两截的小木人。

捡起地上的小木人,上面有她的生辰八字,刘氏顿时明白了一切。

而周氏见儿媳刘氏有高人保护,加上此事已经败露,她惊吓得不轻,躺在床上休息了好几天才缓过神。

逃过一劫的刘氏,将此事告知了官府。

心虚的周氏,哪里经得起官府审讯,将陷害儿媳刘氏一事和盘托出。很快,官府派人,将周林缉拿归案。

恰在此时,杜裕赶了回来。

原来,他住客栈时有人暗中下毒手,幸好被一个老者给救了。

杜裕不顾自己安危,首先想到的是妻子的安全,于是连夜往家里方向赶。

回到家,得知妻子平安无事,暗藏祸心的姨娘周氏被官府抓去后,他长舒一口气。

妻子告诉他,有一个年长乞丐救了自己,杜裕心存感激,连忙派人去找。可老者很神秘,派去的人都无功而返。

谁知,几天后,那年长乞丐突然出现在周家门口。

此时的乞丐,穿了一身道袍,神采奕奕。杜裕见了连忙行跪拜礼,那天救他之人,正是这位年长乞丐。

道长满脸笑意,对二人说道,“两位施主都是心善之人,如今那恶人已经得到惩治。说来也惭愧,他竟然是贫道的弟子,法号普云,为贪图钱财,利用邪术害人,如今已经被贫道给清理门户。”

杜裕夫妇听了大喜,连忙请道长进屋用茶。道长离开时,为了报恩,他拿出不少银子捐给了道观。

经历此劫后,杜裕以德报怨,答应姨娘周氏,一定会把弟弟杜虎抚养成人。

后来,杜裕的生意越做越大,他自立门户,待弟弟杜虎成年后,将杜家交给了他。

一时间,众人都对他称赞不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