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首富何巧女:赴美豪捐96亿,却在国内欠下200亿,现状如何

浙江女首富何巧女:赴美豪捐96亿,却在国内欠下200亿,现状如何

2018年年初,何巧女的东方园林企业发行10亿债权,可惜仅有5000万被认购,余下9.5亿债权无人问津。

何巧女作为浙江女首富身价已然超过300亿,然而这次的打击却让她一度陷入沼泽无法自拔,这次债权发行也被戏称为“史上最凉发债”。


眼看着公司股价暴跌,公司内部乱成一锅粥,谁也不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何巧女还背上了“作死”的骂名。

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女富豪成为了落魄女子,人人都对她嗤之以鼻,原来她早在2015年就背上了巨债,欠下了200亿却无力偿还。

但在外网上,何巧女的声望却一直不错,甚至不少美国网友对其称赞不已,这是什么情况?为何她在国内却毫无立场?

生而为人,应当心存善念,无论是身在低谷时,还是功成名就时,都应当存善意、发善心、执善念、做善事。

哪怕是给流浪的猫猫狗狗送去一份粮食,亦或者帮助贫困山区的孤寡老人及留守儿童,无论事情的大与小,都是做善事。

往往企业家们都会在发达之时,成立以个人命名的基金会,用来帮助受困群体、兴建家乡以及保护动植物。



武汉当代集团创始人艾路明曾在采访时说道:

企业家的精神归宿应该是公益,发展好自己的企业是本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是本分,而企业家精神与解决社会问题相结合不仅是一种创新,同时也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何巧女曾经被称之为“中国女首善”,而“中国男首善”的位置一直被玻璃大王曹德旺所占据,人们被二位企业家的善心深深感动。

从“花房姑娘”做起的何巧女,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登上了浙江女首富的位置,并入选《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身价高达300亿人民币。

她深知地球环境的逐渐恶劣,便一心想着能够改善生态环境,她一手打造的“东方园林的初衷便是致力于城市的生态建设。

2012年,由何巧女牵头的北京巧女基金会正式成立,捐款主要用于兴建并完善我国的环保事业,为此她还捐助6000万,用于治理土壤、河流污染。



在一次演讲时,她动情地诉说着自己的远大理想:只为那200条河流清澈而美丽。台下无一人不感动,纷纷献出了一份仁爱之心。

何巧女从2012年起,所做的善事数不胜数还曾向母校北京林业大学捐款4000万,并设立教育发展基金,主要方向为培养园林技术人才。

2014年时,她遇到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众所周知,他早已全球闻名,成为了著名企业家,更是无数人的偶像。

何巧女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偶像,比尔·盖茨的一番话让她深受感动:

世界上有些事情只有政治家能做,有些事情只有企业家能做,还有一些事情只有慈善家能做,只要这三者共同努力,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我现在从一位企业家,转变成一个慈善家,希望你也能够这样。

事实上,比尔·盖茨退休后,将自己名下的580亿美元全部捐献给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被人们称之为“裸捐”,甚至没有留1分钱给子女。



面对世界首富又是首善,何巧女内心崇拜不已,于是在之后,她更加频繁地做慈善,并向优秀企业家学习做慈善。

2015年时,她将持有的东方园林7630万股份捐赠给基金会,呼吁众人共同“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

无论是树木花朵,还是河流水源,亦或是珍稀动物,她都曾一一捐款,甚至向鸟类保护协会捐款1亿元,用于研究和繁衍。

同年,她与比尔·盖茨等人捐款成立了中国首家独立的国际性公益学院——深圳公益学院,至此,“中国女首善”的位置被她稳坐。

2016年时,何巧女的各项捐款累计高达29.23亿元,登上了胡润慈善榜第三名。并在同年,创立了“木兰公益联盟”。



然而,2017年她所做的一项决定,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起初众人对其交口称赞,可是没用多久,她却被冠上了“诈捐”和“亲美”的名号。

2017年10月,何巧女不知为何突然前往美国,并在媒体上高调宣布,自己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捐出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等于96亿。

这次捐款数额巨大,赴美仅仅1次捐款,就抵上在国内无数次的捐款。她的这次善举,在外网受到了网友们的热捧,可是在国内她却面临着质疑。

有人称她的行为是“亲美”,还专门远赴美国捐巨额善款,何巧女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内网友的关注。

有人调查发现,她在国内曾豪言捐助的总计190亿人民币,其实真正拿出来的不过4亿元,其余善款都没有兑现,她又多了一个名号“诈捐”。



随着事情的深入了解,众人渐渐发现了何巧女的真实资金情况,和公司运转情况。原来,早在多年前,她已经背上了巨额负债。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人人夸赞的浙江女首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东方园林不是应该独占鳌头吗?

1966年1月,正值寒冬时节,花花草草都已经凋谢,屋外的傲梅却开得格外茂盛,何巧女便在这凛冽寒冬中出生了。

浙江武义下埠口村是一个贫困山村,村民们靠着种菜、养猪养家糊口,何巧女一家也是如此。

一双父母加5个儿女,还有一只臭烘烘的老母猪和几只猪崽挤在一个屋檐下,房间内潮湿阴暗、空间狭小,但也无力改变现状。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也是正是父母常常对儿女所说的这句话,深深刻在何巧女心底,她立誓一定要让一家人住上大房子,让父母享享清福。

虽然家庭困难,但在教育孩子上一点也没落下,父母勒紧裤腰带,供几个孩子念完中学,何巧女凭借优异的高考成绩考进了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



这都是源于家庭对她的影响,因为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花匠,跟上了改革开放的浪潮,在家中几亩地上均种植了绿植,没想到让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

80年代大学生只要毕业就会分配到事业单位工作,1988年,22岁的何巧女因此进入了杭州市园林局,然而,单位的工作枯燥乏味,她实在不喜欢。

和家人商量过后,她决定辞职,一开始她想要去国外深造,笔试成绩虽然达标,但口语刷下来,她只好放弃出国的念头,跟随父亲学习园艺。

她深知父亲的传统售卖方式不会有大成就,最多只能做当地的出名花匠,想要将家中这几亩的绿植盆栽销量上涨,只有走向全国。

何巧女这时想到了大学同学,学习园林专业的同学,一半以上的家庭都是种植园林,或者对园林感兴趣,如果能互相成就,一定会提升知名度。



果不其然,得到四面八方的同学帮助,确实让父亲的绿植销量一度上升,不仅在当地打出了知名度,还传到了北京。

1990年时,何巧女跟随父亲受邀来到了北京盆栽展会二人这趟之旅收获颇丰,来参加展会的人士对何家培育出的特色盆栽赞不绝口,深得外国人的喜爱。

正巧,她曾经为了出国深造苦学英语,和外国人的交流十分顺畅,并留下了联系方式。此次北京展会,成为了何巧女人生中一次重大转折。

在展会上,何家带来的盆栽几乎一售而空,还签订了好多订单,但是问题摆在了眼前,盆栽生长需要一定周期,并不是今天下单,明天就能发货。

家中虽然有几亩地用于种植绿植,可是随着订单的增多,这几亩地根本不够用,何巧女灵光一闪,不如去别人家低价进一些绿植来售卖。



她将目光放在了广东一带,这里常年高温,如同温室一般,花卉绿植在这种气候下,生长速度比浙江快了一倍。

通过进货再转手售卖的方式,销量暴涨,在90年代,她就成为了当地无人不知的“万元户”,何巧女初次尝到了甜头,她的野心再次膨胀。

然而,销量虽然上涨了,但是售后问题逐渐增多,一段时间内简直堆积如山,订单来自全国各地,很多城市都不适合养温室绿植,用不了多久便会枯萎死掉。

客户将问题反映给何巧女,她起初也不知道作何是好,突然灵光一闪,想了个妙招,既然客户不会养护盆栽,不如就在北京开一家“园林艺术服务部”。

1992年,服务部正式成立,除去正常售卖花卉绿植外,还对外出售“养护秘籍”,甚至帮酒店、公司大订单做后期养护工作。



一条龙的服务为此迎来了好评,越来越多的大客户通过介绍找到了“服务部”,甚至还有房地产商特意聘请她来做别墅园林景观。

同年年底,服务部的名称更改为“北京市东方园林艺术公司”注册资本从15万增加为500万人民币,已然是一家大公司了。

为了公司更好地发展,也为了减轻自身的工作压力,她高薪聘请了一位业务经理,主要工作是专门寻找更好更大的花卉基地。

可惜事与愿违,这名业务经理从公司账上取走50万,买下了一家花卉基地,结果,这些花卉都是次等花苗,根本不能用,而且卷走了剩余钱款,一去不回。

何巧女在事业上一帆风顺,从来没经历过风浪,而且还是一场“海啸”,由于不能及时交予花卉盆栽,导致订单大量流失,还赔了不少违约金。

一筹莫展之际,她听从了朋友的劝说,将仅剩了100多万全部投入了“铁矿”,没想到这又是一次骗局,简直是雪上加霜。



何巧女出生于寒冬,她就如傲梅般坚韧,经历了层层打击,仍旧没有认输,而是一步步再次踏上了新征程。

1994年,台湾首富李嘉诚准备在北京长安街上建筑大型的东方广场,号称国内最大建筑项目,而当时的园林设计团队还没有定好。

何巧女听闻后立即行动,凭借自己多年来的优秀成果,和专业的园林知识,她成功签下了这个大单,带领专业团队开始设计打造东方广场上的园林。

1996年,东方广场园林项目顺利完成,没想到通过这次设计,奠定了她在园林设计中的“一姐”地位,无论是房地产还是公园,都来找她合作。

1997年,东方园林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1亿元,更名为北京东方园林集团,何巧女终于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园林帝国”。



在一次采访中,何巧女说道:

女性创业者占创业者的25%,所创企业市值过亿的,就剩5%,百亿级别的女企业家只剩下4%—5%,市值千亿的就剩1%,再往后就变0 了。

这组数据确实是当前女企业家在商界的真实现状,不过也从其中看出了何巧女的野心,她希望自己的园林帝国市值超过千亿。

东方园林集团建立后,何巧女的名气再度上涨,全北京几乎所有的外销楼盘都出自何巧女团队之手。

2006年,何巧女接到了国宾馆的景观工程,谁人都知道这项工程任务艰巨,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而且得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次设计团队铆足了劲,选出了最满意的一套设计方案,没想到,工程完成后,引起了业界的轩然大波。



2008年,何巧女及其设计团队,参与了奥运会运动场馆的花卉设计,并被奥组委评为“先进单位”。

2009年,东方园林集团在深交所上市,虽然当时的市值仅有116元/股,但这是我国园林行业上市的第一家公司。

何巧女的名字名闻遐迩,和格力公司董事长董明珠同起同坐,二人还一并被称之为“商界双姝”。

2017年,何巧女身价高达300亿,成为浙江省女首富,然而,在别人眼前的光鲜亮丽,实际上,公司早已不堪重负,自己也已经背上了200亿巨债。

在2014年时,公司逐渐出现资金链短缺,虽然承接了不少工程,但是回款太慢,公司无法政策运转,导致营业额成为负数。

2017年时,公司总盈利持续下降,何巧女提出并购企业,来帮助公司度过难关,这一提议遭到了股东的反对,无奈之下,她抛售了东方园林旗下申能固环保60%的股权。



2018年时,何巧女遭到了至今为止最惨的一次“滑铁卢”,东方园林发行了10亿公司债券,最终仅仅售出5000万。

事实上,公司内部一直存在财务问题,看似风光无限,实则空空如也,这些负面消息被曝光后,东方园林的市值直接蒸发了320亿。

2019年时,不堪重负的她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股权转让,并对外宣布:股权转让只是为了优化股东结构。

2021年,何巧女被列入了失信名单,名下的两套房产均已拍卖,可惜两套房产加起来不过几千万,远远不低欠下的200亿。

从一名花房少女,到昔日的浙江女首富,再到一无所有的失信人员,何巧女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

2022年,她被多家银行及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还款并赔偿,可惜她早已不如往日,身上背负的巨额欠款,不知何时才能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