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末代格格,改名换姓到2014年,临终前说出一件皇室丑闻

清朝末代格格,改名换姓到2014年,临终前说出一件皇室丑闻

在2014年,这是北京一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有一位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躺在病床上,脆弱地呼吸出胸腔里那仅剩的一点空气。

监护室里的医生和陪护都很紧张,只因这位老人的身份特殊——她叫金默玉,是清朝末代的一位格格,身份十分敏感。

在这个时候,金默玉突然挣扎着要坐起来,在众人将她扶起来的时候,金默玉枯瘦的手指立刻抓住了身边陪护人员的衣袖。

她吐出一口浑浊的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缓慢而又坚定地对众人说道:

“我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我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眷恋的。但是唯有一件事情压在我心头多年了,我不想让这件密闻跟着我一同入土。”

在金默玉的授意下,众人都坐了下来,听她把事情讲完。

“ 在1958年的时候,我被公安机关的人押解入狱,然而逮捕我的理由并没有对外解释什么,其实是因为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与一位日本的高级特务关系匪浅。”

金默玉长舒一口气后说道:“她就是我的亲生姐姐——川岛芳子。”

听到这,众人大惊,清朝一位养尊处优的格格怎么会和臭名昭著的日本女特务有血缘关系呢?

金默玉随后解释道:“这是一件皇室丑闻,我的父母兄弟都将她当作家族的耻辱。不过说到底还是封建社会惹出来的祸事!”

说到这,金默玉不禁掩面痛哭。

听她的语气,似乎对于自己的家族十分痛恨,这对于一个皇族遗孤来说是非常少见的。

那么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金默玉有如此大的转变呢?

而这件皇室丑闻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金默玉原名叫爱新觉罗·显琦,是清王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最小的女儿。

她的生母是善耆的侧福晋,地位十分尊贵,家里的兄弟姐妹们都宠着年幼的显琦。

那时候正是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朝气蓬勃的学子们正高举着“科学”、“民主”的旗帜。

西方的学说正不断涌入中国,废除缠足、解放妇女的口号愈来愈烈。

显琦就是在这种氛围下长大的。

她从小深受民主平等思想的影响,从来不给仆人摆架子,也从来不会端着所谓的绅士贵族的脸面,这让显琦与其他旧时代的贵族格格不入。

1923年5月27日,这一天是极为特殊的一天。

英国喜剧之王卓别林大师的作品《发薪日》要在旅顺上映了,在首映的这天,许多的达官显贵争相买票,想要抢到首场开幕式。

然而在开场的当天,本该洋溢着阵阵欢笑的剧院却是一片死寂。

面对如此鲜活动人的喜剧情节,所有人也仅仅是紧绷着一张脸,原因竟然是因为要保持住这可笑的“贵族体面”。

贵妇们也耸拉着的嘴角,甚至开始与好姐妹们窃窃私语,将时髦靓丽的衣裳嘲笑成放荡不堪的淫服。

这时候有一道声音撕碎了这些旧贵族们岌岌可危的脸面。

是显琦的欢笑声,她被卓别林精湛的表演逗得开怀大笑。

彷佛给整个剧院带来了生机与活力,不久剧场内的欢笑声越来越大了。

显琦认为这是自己带来的影响,她为此感到十分骄傲。

但是令显琦没想到的是,回到家迎接她的会是父母的一顿谩骂。

母亲说她在公共场合表现得非常粗鲁,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家闺秀,父亲罚她去书房抄写了三遍《女德》。

从此,肃亲王府又回到了曾经的死气沉沉。

显琦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相反她正是因为这件事对愚昧腐朽的封建礼教彻底失望,她要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然而在显琦刚成年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显琦不得不提前准备“逃离计划”。

1936年,显琦的母亲告诉她,她要与一位日本军官结成夫妻。

这位军官是日本上将川岛浪速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此次派显琦前去联姻,意在拉拢川岛浪速支持善耆在中国的政治地位。

显琦听了这段荒谬至极的联姻,她忍不住与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结果就是被禁足家中,直到订婚前都不许外出。

在订婚前的一夜,显琦费尽千辛万苦买通了看守大门的护卫,后来又托人连夜买了从东北到北平的火车票。

一到北平,显琦就拿着一张伪造过的出生证明,更改了名字——金默玉。

金默玉对于北平这个繁华城市很是好奇,这里不仅有风流多情的少爷、摩登时髦的女郎,还有文采斐然的书生、英姿焕发的革命家。

渐渐地金默玉带着全新的面貌融入了新的生活,她成了北平最初的一批职业女性。

她将自己又厚又长的头发烫成了时髦妩媚的美人卷,将眉毛成了当下最受欢迎的上斜眉,换上了一身风情艳丽的修身旗袍,像极了那种北平大户人家的小姐。

随后,金默玉凭借着自学的日语,在一家外贸公司里当起了翻译顾问,不用承受底层妇女端茶倒水、洗衣做饭的粗活,薪水非常优渥。

在这期间里,金默玉认真工作,她时长加班,跟着主管在各国飞来飞去,大家都很佩服这个勤劳的年轻女性。

不久,金默玉就成了这家外贸公司的高级翻译和财务主管,她身边经常有一些小翻译跟着她出入各种商品交易会所。

在一场商业性的画展上,金默玉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北平著名的花鸟画画家——马万里。

两人志趣相投,又非常有才干,频繁的约会让他们很快坠入爱河。

1954年,金默玉与马万里喜结连理,在北平领了结婚证,定居了下来。

婚后,马万里陪金默玉返回过东北旅顺看望她的亲人们。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曾经繁华一时的肃亲王府,变得无比的萧条冷寂。

父母都已经年迈,家中的姐妹都已经远嫁联姻,嫡出的几位哥哥将家业败得精光,现在仅仅靠一些地产房租来维持这残破不堪的生活。

金默玉与阔别数十年的父母相顾无言,于是在第二天启程返回了北平。

然而仅仅在回北平的第二个月,就有一些海关总署的警务人员敲开了金默玉家的大门。

面对政府官兵的突然造访,金默玉和马万里一头雾水,怎么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

看两人实在问不出什么话来,警务人员便把金默玉和马万里带回了警察局。

警察局里,金默玉被单独提审,警官将一摞照片放在了桌子上说:“照片上的这个人你认识吗?”

金默玉拿起一张照片来细细端详,摇了摇头说道:“不认识。”

“可是我们查到这是你的亲姐姐,爱新觉罗·显玗,她现在是日本军方的一名高级特务,潜藏在北平。”

“怎么会呢,我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了日本啊,她怎么会成为一个日本特务呢?”金默玉显然不相信这套说辞。

随后,警务人员向金默玉展示了很多证据来佐证自己话,从显玗跟随日本人出国,到显玗在日本成长的经历,再到如何一步一步沦落为日本特务。

听到最后,金默玉已经泪流满面,她其实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的姐姐身为一个中国人却为这些侵略者卖命,但事实在前,已经无法容许她相不相信了。

等金默玉平复完情绪,警官问了一句:“你这些年来一直在北平生活,她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我也是今天才得知这件事情的。”

警官又问:“可是你一直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而这家外贸公司却是由日本人注册的,金小姐,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对不起警官先生,对于这件事我确实没有办法解释,你们可以去调查,我绝对没有做任何损害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事情。”金默玉坚定地说道。

在这之前,警署的人不是没做过调查,结果就是没调查出个结果,所以只能将金默玉带回警局。

但是鉴于显玗身份的特殊性,他们自然是不可能放金默玉走的,于是在第二年,警署将金默玉移交给了军事法庭。

军事法庭判定金默玉要服刑十三年,对于这个结果金默玉显然没有太多意外。

毕竟显玗是自己的亲姐姐,无论如何血缘这层关系上迈不过去。

但是唯有让她担心的就是在监狱外苦苦等待的丈夫马万里,他还那么年轻,人生还有无限可能,不能让他的时间都消磨在自己身上。

于是金默玉狠下心在进入监狱的前一天与马万里办理了离婚手续。

但是金默玉却对入狱原因守口如瓶,马万里没有办法,只能将这段短短六年宣告结束。

于是,金默玉就安心地在监狱里服刑,等待着被释放出来的那天。

在1963年,金默玉刑满释放,在走出监狱的那一刻,金默玉看向碧蓝的天空,她彻底地摆脱了清朝末代皇室的阴霾。

出狱后的时间里,金默玉又认识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一位博学多才的大学教授。

两人一同变卖的所有的家产,在北方成立了一个“日语兴趣班”,接纳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

在金默玉晚年的时候,她的丈夫已经离世很久了。

但是她却成长为一名独立自强的女性,她成了这所日语学校的校长,独当一面,活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但是显玗的事情,一直是金默玉的一块心病,于是在她临终之际,金默玉打算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

这就有了文章开头的这一幕。

金默玉的姐姐爱新觉罗·显玗的日本名字叫川岛芳子,是抗战时期臭名远扬的一名日本间谍。

最开始,是金默玉的父亲善耆想要将学张勋复辟封建帝制,于是急切地需要当时日本高级将领川岛浪速的支持。

不然不会把两个女儿都送给日本人,金默玉虽然逃走了,但是显玗却被送给了川岛浪速当养女。

即便是这样,善耆的阴谋也没有实现,他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看不上他,转头去扶植了汪伪政府。

川岛浪速带回国的养女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用心地对待了,在川岛芳子小的时候,再也没有了父母,兄弟姐妹的关爱。

日复一日的军事化训练,严苛繁琐的作业,早就扭曲了川岛芳子年幼的心灵。

她被当成特务训练,早早就接受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教育方式。

十几年的光阴里,川岛芳子就是这样度过的,她变得极其地冷酷,丧失了基本地人性。

当她成为一个优秀的特工时,日本人就派她潜伏到中国。

川岛芳子利用自己末代格格的贵族身份,游走在各个达官显贵之间,窃取重要情报,来帮助日军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

1928年的时候,川岛芳子在日本人的授意下接近了张作霖身边的一名姓郑的副官。

她凭借着自己的美貌与玩弄人心的手段成功在这名副官身上套取到了张作霖返回关外的列车时刻表。

于是在6月4日,皇姑屯爆发出了大规模的袭击和轰炸事件,目标就是刺杀东三省的军阀首领张作霖。

结果也是日本人成功了,张作霖魂归西天。

随后,川岛芳子又与田中吉隆暗中策划了“日本游僧事件”,挑起了日本和尚与上海工人的激烈对峙。

随后二人更是刻意激化两方的矛盾,可以说“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的爆发,与这二人背后的推波助澜是脱不了干系的。

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川岛芳子又来了北方开了一家大酒楼,表面上是在收容因为战乱而无家可归的人,实际上是干贩卖情报、走私军火的买卖。

川岛芳子身为一名中国人,手上却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她是可悲的,也是可耻的。

最终在1948年,川岛芳子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其实不管是金默玉还是川岛芳子,都是在封建压迫下诞生的可悲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