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郁林‖梧桐花开所城里

刘郁林‖梧桐花开所城里

梧桐花开所城里

◎刘郁林

梁衡先生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才有资格称古呢?山、河、城堡、老房子等都可以称古,但它们已没有生命。要找活着的东西唯有大树了。它用自己的年轮一圈一圈地记录着历史,与岁月俱长,与山川同在,却又常绿不衰,郁郁葱葱—每棵老树都用自己的年轮记录着历史。”

我特别相信缘份,我甚至认为一个地方和生长在这个地方的人、事、物都是有缘份的,就如同烟台所城里的古树和所城里的缘分。那一株株泼辣生长在所城里街道的梧桐树,成了所城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刘子琇的故事就是所城里街巷中具有代表性的历史记忆。

刘子琇,名麟瑞,号子琇,生于1862年,卒于1930年,是烟台一代名人刘怀奎之四子,其父刘怀奎在烟台创办“洪泰商号”,系烟台商界有名“八大家”之一。他自幼深受其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熏陶,刻苦攻读“四书”、“五经”,光绪十九年参加乡试中举,中举后任职于广东,曾任地方知州、知府和道员等职。刘子琇娶妻王氏,婚后无子,为了后继有人,他从大哥刘凤山处过继一子,名淡如,淡如婚后有一女。

古训告诉我们: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对于名门望族出身,又饱读儒家经典、商贾巨富之后的刘子琇来讲,他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为自己留下血脉,让这一支香火绵延相传下去。所以刘子琇后又娶刘氏和唐氏二妾,锲而不舍地造人。

年轻时的刘子琇虽是一介书生,但也身强力壮,精力旺盛充沛,而且在广东为官期间,清廉自持,有良好的声誉,深受当地百姓的拥戴。可是造化弄人,人生里总要留下遗憾,阔大的刘氏府邸冷冷清清,没有孩童嬉闹的身影和笑声,只有刘氏和唐氏哀怨的叹息和那日日袅袅升腾的熬制中药的青烟。也许真的是上帝给谁的都不会太多,在给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就会给你关掉一扇窗子。

一家人望眼欲穿,一家人朝思暮想,却不见子嗣临门,这是刘子琇一生最大的遗憾和不孝了,人家都携妻将雏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可是对刘子琇来讲,归家是一件痛苦的事,他感到对不起列祖列宗,无颜面对父老乡亲。

直到1909年刘子琇回乡探亲,见家眷无像样住宅,决定建造一处住宅改善家眷居住条件,通过这种方式来光宗耀祖。随后开始聘用设计人员,又在广州购买了当地没有的建筑材料(瓷地砖、彩色水泥),于宣统三年(1911年)始建,历时二年,建成一座二门三院住宅。

整个建筑结构为砖石木结构,建筑布局紧凑、合理,用料考究精良,墙体底部用条石砌筑,地面采用瓷砖和水泥,在清末民初建筑中还是不多见的,瓷砖质地细腻坚硬;室内隔断为紫檀木,质地较好。屋面做法为阴阳和瓦屋面,山面屋脊做成卷棚式,增加墙面立体效果;砖木雕刻和瓦件纹饰细腻逼真。这一切无不显示出刘家的殷实和富庶。

房屋建成后,庭院及周边的绿化也极其讲究。在屋前种植了一棵丁香花,在高大的宅院屋后种植梧桐树。庭院内,各色花草,刘子秀酷爱金银花,院墙连廊都爬满了金银花的藤蔓。金银花入冬老叶枯落,叶腋再簇生新叶,经冬不凋,故又有“忍冬”之雅号。春末夏初的花事季节,满院子的金银花绽放,花儿金灿灿、银闪闪、一簇簇、一丛丛,光彩夺目,如云似霞,花香四溢,引得蜂飞蝶绕,把刘府装点得美轮美奂。

刘子琇致仕之后,回到故乡定居。刘子琇住西院,其子淡如及孙女住东院,但淡如很快就英年早逝,这让刘子琇情何以堪?他百思不得其解。

人们常说:“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寄托着人们的美好愿望。也许刘子秀种下这棵梧桐树,就是不甘心命运的安排,他的内心还是渴望菩萨娘娘赐他一男半女。美丽聪慧的刘氏深谙丈夫的心思,日日到梧桐树下虔诚祈祷,也常常在梧桐树下洒落一些秕谷,待在梧桐枝丫间安家的喜鹊们下来觅食。

每到四月,桐花就开放了,那淡淡的紫色的桐花就像一串串风铃,在风中轻轻摇动,仿佛还听到那悦耳的叮铃铃的声音。屋顶那紫如云烟的桐花和院墙上那黄如云锦的金银花相映成趣,煞是好看。桐花飘落的季节,刘氏轻轻地捡拾起落在地上的桐花,用洁净的手帕晾晒,然后日日用桐花煮水喝,她依然不忘到树下祷告。

1925年的那个春天,刘家的屋后那棵梧桐树可热闹了,一拨一拨的喜鹊们从老远的地方飞来,一趟趟衔来细细的枝条,在梧桐树上,一枝枝地搭建着窠巢,一个窝,两个窝……高大的梧桐树越发的枝繁叶茂起来。刘子琇看到这个景象,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在树下郑重其事地摆上几案,摆上瓜果点心,带领妻妾,虔诚上香,洒酒祭奠。

当晚就梦见梧桐树上飞来一只金凤凰,栖息在梧桐树的顶端,第二天刘氏就到庙里求了一签,签上赫然写着“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高僧面带笑容,两手合十,恭祝刘氏有喜。

刘氏果真怀孕了,这下子可乐坏了刘子琇,一夜之间仿佛年轻了许多,刘家上下奔走相告,刘家胡同,不!整个所城里都沸腾了。当年,当婴儿来到世上第一声啼叫传出卧房时,64岁的刘子琇跪拜在那棵梧桐树下,他感激涕零。日后他把这份感激化作了实际行动,回馈所城里的父老乡亲。

他终于当爹了,终于有后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婴让沉寂多年的刘家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欢乐。从此那棵梧桐树就成为刘家祥瑞的象征。刘子琇给女儿取名炳丽,她是刘子琇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炳丽快乐幸福的童年就可想而知了,长大后她就读于“烟台女子八中”,毕业后赴外地,现95岁高龄,定居北京。她说故乡遥远,但梦里都是童年快乐的模样。

桐花飘香的季节我来到了所城里,来到了刘子琇故居,青砖黛瓦、胡同小院、斑驳的墙体、雕花的木棱窗都刻上了历史的沧桑,都随岁月老去了。过往的荣华与清苦,欢乐与忧伤,都渐行渐远,不见踪迹。

如今岁月的苍苔已换了颜色,所城里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高大气派的宣化城门、福禄门,稀释着岁月的仓皇。文艺清新的书店、古朴典雅的酒肆、古色古香的民居合院讲述着烟台人的记忆与乡愁。那名为“一簇海”的小院清幽宁静,“我等你,就在这里”的胡同、 “民谣广场”更添烟台的古老神秘与浪漫,“烟台焖子”“海胆馄饨”“京煊涮肉”等小吃,让静谧的所城里氤氲着浓郁的烟火气息……

但那老青砖黛瓦、斑驳的青石板路总会把人带回那个遥远的年代,所以那些经年旧事依然温暖着所城里的大街小巷。

作者简介

刘郁林,烟台二中高级教师,毕业于鲁东大学中文系,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开始散文创作,目前已在《山东文学》《当代散文》《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年选》《赣西文学》《齐鲁晚报》及人民网、中华人物网等全国、省、市媒体发表散文、随笔160多篇,作品先后入选《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年选》《胶东散文年选》(2018 2019),荣获国内报刊网站征文大赛奖10余次,2017年在华龄出版社出版散文集《丽人行》(与人合著)。相继在《联合日报》《当代散文》发表和推出《二中的冬天》《二中秋色》巜二中的春天》《二中的夏天》散文系列。多次被评为山东省散文学会优秀会员。作品《烟雨朦胧水帘峡》获2018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创作大会优秀作品。

壹点号 烟台散文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