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士群之死:只吃了3口牛肉饼,尸体缩水如猴子,抗战后真相大白

李士群之死:只吃了3口牛肉饼,尸体缩水如猴子,抗战后真相大白


抗战时期,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军民英勇抵抗,奋起抗战,展现出宁死不屈的高尚气节,

双方不止明面上风起云涌,背地里也暗流涌动,战场上刀兵相见,背后互相暗杀,刺探情报,手段不可谓不残忍,

大汉奸李士群,就遭到了国民党特务机关中统局和日本特务机关特高课的合力暗杀,死后全身萎缩,形如枯槁,像一只干瘦的猴子。

为何李士群会遭到双方的联手杀害?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隐情?

1937年11月,上海沦陷,日本侵略者并没有大肆破坏,而是保证了沪作为中国经济中心的地位,上海反而形成一片与其他地方格格不入的繁荣景象。

众多的外国租界,使得形势错综复杂,国民党,共产党,汉奸,日本人,这当中,尤以汉奸最可恶,国民党、共产党和日本人都不待见汉奸。

这一时期的上海,提起“76号”,知道的人无一不毛骨悚然,谈虎色变,因为每一起失踪或离奇死亡案件的背后,都是“76号”在搞鬼。

极司菲尔路76号门牌,就是李士群的特工总部,他在上海的权利虽然不大,但是却能搅起风云,操纵生死。

暗地里进行间谍活动,表面上却是日本人扶持的汪伪政权的特工组织,又和国民党中统局有背后勾结,李士群可谓是“两面通吃”。

其实李士群曾经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份子,后来加入国民党,再后来成为了被所有人唾弃的“卖国贼”、“汉奸”,从叛徒到汉奸,李士群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穷苦出生的李士群,曾经在上海求学期间,结识了一众共产党员,包括瞿秋白,邓中夏等和许多进步人士,沈雁冰,田汉等,

受到进步思想的启发和影响,李士群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等地开展革命运动,1927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

李士群便远走苏联,继续学习马克思主义思想,次年返回上海,从事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地下工作,

不久,他因散布谣言,聚众活动而被租界的巡捕房逮捕,这次被捕,加深了李士群内心的恐惧,他越来越害怕被发现,

那个时期的地下斗争,既隐蔽又伟大,一方面要想尽办法躲避敌人的搜查追捕,另一方面,还要避开党内党外无处不在的敌人耳目。

这之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周恩来总理就曾经被羁押过,幸得老同学鲍靖中的搭救才安然无恙,更多的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者们,抱着一旦被发现就从容就义的想法。

李士群不这样想,1932年,他被国民党中统局抓到了,面对等待着他的严刑拷打,李士群怕了,他选择了背叛革命,向国民党投降。

投降后的李士群,继续留在上海,只不过是以中统特务的身份,同另外两位叛徒丁默邨和唐惠民一同行事。

国民党的特务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对他这个曾经是中国共产党的身份来说,是决然不会彻底受到信任的。

中统只把他当做一个小卒子,每日净安排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得不到重视还要遭到排挤的李士群,便动起了歪脑筋。

中统既然不重视他,他可以回到共产党里,做一个“两面派”,两面讨好,哪边有好处就往哪边靠,

联系上上海的中共地下组织之后,他谎称自己的叛变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并不是真正的背叛革命,待到合适的时机会重返革命队伍。

中共地下组织对他半信半疑,在他被抓之后,党组织也曾派人前去营救,结果却发现他安然无恙地逃脱了监禁,半年不到竟然回来要重新回归组织。

为了考验李士群是否还忠于革命忠于组织,将“除掉丁默邨”这个任务交给了他,丁默邨之前曾出卖组织和同志,是必须要铲除的叛徒。

这下李士群为难了,他并不是想真的回到共产党的队伍里,而是想借机骗取信任,套得中共内部的情报,好献给国民党中统局。

共产党的地下工作开展的十分艰难,他一直觉得共产党大势已去,加入国民党才是以后升官发财的最佳途径。

对,李士群加入国民党的另一动机,就是升官发财,从小就穷惯了的他,对于钱财一直十分渴望,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做大官发大财。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李士群可以不择手段,他把这个消息直接告诉了丁默邨,两人商议过后,决定用上海区区长马绍武来代替丁默邨自己,

马绍武是丁默邨何李士群的上级,也是一个资深的特务,平日里就对他们二人瞧不上眼,用他的性命,既报了私仇,又能换取共产党的信任。

说干就干,李士群联系上了流氓季云卿,这个季云卿,是他用钱买通的,为的就是使自己在上海拥有一定的势力,后来“76号”很多人都是从季云卿这里出来的流氓组成的,

1933年秋,丁默邨约马绍武到妓院打牌喝酒,晚上,迷迷糊糊喝多了的马绍武,在返家的路上被李士群派人打死了。

事情没多久便败露了,马绍武的死讯使得中统局长徐恩曾大为震怒,李士群和丁默邨很快便因为有嫌疑被抓捕入监,

上次被抓进国民党监狱不过短短1年,李士群对于国民党的刑罚记忆犹新,再加上丁默邨很快在别人担保之下出了狱,李士群只能一个人在监狱里惶惶不可终日,

他后来能被释放出来,离不开他的老婆叶吉卿在背后为他奔跑,叶吉卿是他在上学时候就认识的,原本是复旦的学生,后来在李士群叛变后一路跟随他,

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还待在监狱里忍受酷刑,叶吉卿便找上了丁默邨,希望他可以托人将李士群放出来,可丁默邨却无动于衷,

没办法之下,叶吉卿带着大批珠宝金银,来到南京找上了徐恩曾求情,徐恩曾一开始还拒绝了叶吉卿的求情,

直到后来他发现叶吉卿竟有些姿色,便暗示叶吉卿,叶吉卿也懂了,为了救出来丈夫,便同徐恩曾共度了几日良宵。

出来后的李士群恼怒不已,可又无可奈何,从此之后,他便把权利和金钱,当成了自己一生的目标,

竭尽一切地攫取权利,1937年日本入侵中国,11月上海沦陷,国民党撤离上海,命李士群在上海待命留守。

本该是全体中华民族共同抵抗外来侵略者的时候,李士群却发现了机会,国民党节节败退,反攻希望看似渺茫,他又动起了歪脑筋,

这次,他决定搭上日本人这条船,“你说我汉奸也好,流氓也好,反正我有的是钱,有的是力量,有钱和权利,我就有一切,总好过什么都没有强”李士群一直这样为自己的汉奸行为开脱。

为了避开耳目,同日本人联系上,他独自一人以赴香港办事为由,去见了日本驻香港总领事中村丰一,中村丰一为他联系了日本驻上海大使馆,

返回上海之后,李士群就同丁默邨一道,同日本特务头目土肥原贤二见了面,从此,二人便为日本人效命,

为日本人效命和为国民党效命大为不同,李士群第一次享受到了权利,他借着日本人的名义享受着特权,内心的膨胀与日俱增。

极司菲尔路“76号”成为了人人害怕的“魔窟”,里面到处是各种刑具,主要的房间用来看守和逼供,进来的人想要出去,只有说出秘密“加入他们”或者被折磨而死。

杀害和谋害抗日爱国人士是基本,掠夺钱财是附加,他做生意利用日本人的名号,打压其他企业,强迫本地店铺高价购买他的产品,赚取巨额利润。

除了做生意,他还纠集流氓绑架勒索,上海富商方液仙就在其家门口被绑架,在“76号”里遭尽折磨,

为了逼方液仙写下信函,承认自己卖国,好以此为要挟方家,李士群对方液仙严刑拷打,却将方液仙活活打死在狱中,

仗着有日本为其撑腰,李士群到处肆意横行,终于是触怒了国民党军统局戴笠的逆鳞,李士群在日本人授意下,同汪精卫同流合污,

结果李士群和丁默邨一伙人正式成为了汪伪集团的权利机关,有着汪精卫集团的实力做支撑,李士群胆子便大了起来。

1941年,李士群派人在国民党的中央银行里放了2颗定时炸弹,引起了一阵骚乱,紧接着,一群在李士群授意下的黑衣人冲进银行,用枪将全部职工杀死。

死在李士群手里的国民党人数不胜数,在有了靠山汪精卫和日本人之后,李士群便将上海的国民党特务们一网打尽。

1943年,戴笠发出一份密令到军统在上海的秘密地址,“立即除掉李逆士群”,后面还有一句“同周佛海商议办法”。

身为国民党军统头头的戴笠,为何要与汪精卫手下的周佛海商议呢?国民党军统上海站的站长程克祥收到命令后自觉奇怪,

这其实是因为周佛海本就是国民党一员,尽管后来投入汪精卫的麾下,却始终没有忘记寻找机会返回国民党,

恰好国民党军统上海站被日本特高课一锅端了,站长程克祥被抓了进去,周佛海赶忙利用自己的权利释放了他们,

在程克祥同周佛海见面之后,周佛海当即表示,愿意协助除掉李士群,丁默邨眼见形势不对,李士群要被放弃,赶忙表态自己也愿意“忏悔”。

就这样,双方都达成了计划,准备除掉李士群,时间定在1943年9月6日,由日本特高课岗村出面,以调解矛盾为由邀请李士群到家中赴宴,

李士群的所作所为,早就引起了日本人的不爽,羽翼渐丰,而且持狂傲物,李士群并非不遵从日本人的命令,相反他十分听话,

但只是表面上的听话,李士群掌管的清乡队,暗地里进行抢劫,而且将收缴来的物资粮食虚报数额,5万吨粮食李士群吞掉了一半,将其作为自己的收入。

粮食等战略物资一向是日军极其看中的,最严重的是,李士群吞掉的粮食,转手就卖给了国民党和新四军,

这就让李士群逐渐引起日本人的不满,而对于周佛海而言,嚣张不已,处处和他作对的李士群被清除也是他想看到的,

两人一度因为“中储劵”的问题闹得很僵,李士群敲诈了周佛海200万,周佛海从此怀恨在心,俩人处处不对头,

1943年9月6日晚,岗村派人邀请李士群前往自己家中赴宴,同时调解一下他同周佛海之间的矛盾,

李士群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十分不情愿,可是岗村的邀请他不敢拒绝,最后还是带着一群保镖出发了,

多年的特务经历,养成了李士群处处防范的习惯,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被人杀害,保持谨慎,他常年身上随身带着手枪,

喝酒的时候,常会和别人对换着喝,别人送来的礼物害怕有炸弹,他总叫人将其搬至空屋子里放上24个小时,

因为经常暗杀他人,李士群如今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他常对属下说“我好像一根绷紧的弦一样,一碰就会断掉”。

这次前来赴约,李士群潜意识里感觉有危险,便在上楼之前令保镖等候在楼下,如果听到有情况立即冲上去,

其实真要有情况,李士群早死了,或许是他多心了,宴会上,美食,美酒,美女,岗村在中间喝的酩酊大醉,周佛海也装出一副友好的神情,

李士群一个晚上没有吃东西,每每用自己吃过饭了推脱过去,酒水也一口未动,只待宴会即将结束,一位日本女人端上来一盘牛肉饼,

岗村邀请李士群品尝,李士群本不想吃,但是一场宴会结束,也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他便放松了警惕,在看到岗村和周佛海一人吃了一块之后,

自己也端起盘子,夹了一块牛肉饼吃了一半,也算是他给岗村的一点面子,却不知,第三天下午,李士群便因为感染了阿米巴细菌去世了,

阿米巴细菌是日本研制的一种病毒,无色无味,原来那天端上来牛肉饼的是岗村的老婆,她并没有在牛肉饼中下毒,而是在李士群的盘子上下了毒。

等待李士群吃下,病毒便开始发作,全身水分消逝,极其痛苦,李士群千防万防,最终还是落得个中毒死的下场,死后尸体像一具“干枯掉的猴子”。


李士群为日本人卖命,背叛国家,背叛民族,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吞下自己种出的苦果。

可见叛徒和汉奸们,为了获得钱财和地位,不但要在终日担忧中度过,最后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