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年苏州一医生为娶情人进门,给妻子下毒2年,看着妻子慢慢死去

01年苏州一医生为娶情人进门,给妻子下毒2年,看着妻子慢慢死去

2003年9月11日,那一天正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顾泗荣夫妇和女儿女婿们吃完团圆饭后,便按照惯例前往西山赏月。

可当天晚上10点多钟,大女婿邱小强却急急忙忙地给岳父岳母和小姨子打去了电话。

“苏苏又突发心脏病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你们快过来吧!”

闻言,顾泗荣夫妇和小女儿立刻赶往医院。但他们还是到晚了一步,大女儿顾苏经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悲痛欲绝的顾泗荣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便要求进行尸检。

可反常的是,一向对岳父尊敬有加的邱小强却朝着岳父破口大骂,坚决不允许尸检。

而到了9月23日那一天,邱小强又在家中被警方逮捕。

难道顾苏的死和他有关系吗?中秋佳节发生的噩耗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

1996年,正在就读医学大学研究生的邱小强,和导师顾泗荣的大女儿结婚了。

若论家境,那么是前者高攀了后者;可若论学历学识,却是邱小强遥遥领先。

对于这个出生贫寒却始终追求上进的学生,顾泗荣的心底里是一百个满意。

而且邱小强不光在学业上有所建树,日常生活中对待老师、师母也像半个儿子一样孝顺。

长此以往,顾泗荣夫妇的心里就打起了一个算盘。

顾泗荣不仅拥有教授职称,同时还是医学院附属医院胸外科的主任。在当地医学界,他的名号是响当当的。

于是抱着子承父业的想法,他也期盼着自己的儿子能走上学医这条路。可多年以来,他和妻子膝下只得了两个女儿。

又偏巧两个女儿都对医学不感兴趣,这可愁坏了顾泗荣。越是临近退休,他就越觉得自己的事业后继无人。

而此时,学生邱小强就引起了他的注意。除了家境穷一点,这个邱小强称得上是“十全十美”。

学习成绩好、学习态度端正、人际交往娴熟,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着一颗“悬壶济世”的医者仁心。

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若是能得这样的一个女婿,那么既传承了自己的事业,又解决了女儿的终生大事,可谓一举两得。

而顾泗荣夫妇想给邱小强牵线搭桥的人,就是自己的大女儿顾苏。他们两人年龄相仿,外貌看上去也比较登对。

并且顾苏这人性格比较内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与人交际。要是父母不替她的婚姻大事多操点心,恐怕她自己是不会主动谈恋爱的。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邱小强,率先洞悉了老师师母的心思。于是他假装不经意地亲近顾苏,两人之间的来往也越来越多。

这一幕落在顾泗荣夫妇的眼里,他们便以为邱小强对自己的女儿有意,因此更加积极地劝说顾苏和对方交往。

彼时的顾苏正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工作稳定的她也知道自己到了结婚年龄,为了不让父母多操心,她便同意和邱小强交往看看。

于是一个有意靠近、一个遵从父母之命,看似“郎有情妾有意”的二人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

但令顾家人没想到的是,在和顾苏谈恋爱的时候,邱小强刚刚甩了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

原本两个家境相当的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为了攀上有力的岳家,为自己搏一个锦绣前程,他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开了女友。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自己家人解释的,在“无缝衔接”顾苏之后,邱家人也对这门婚事很满意,嘱咐他一定要讨好导师一家人。

而恋爱没多久,邱小强就正式转正为了顾家女婿。此时,他飞黄腾达的好日子才刚刚到来。

从小就喜欢医学的他,在1969年出生于苏州一户普通家庭。由于家境的普通,所以他立志要靠读书出人头地。

而后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他如愿考上了苏州医学院。可来到学校之后他才发现,家境优渥又学习优秀的人比比皆是。

毕业之后,同学们也大多选择继续深造。但考虑到自家的经济情况,邱小强接受了工作分配。

他以一个本科生的身份来到了平江区的一家区属医院,而真正进入医院之后,工作和晋升的双重压力就越来越明显了。

像他这种学历不高、又没有什么背景后台的人,要想混出头来难如登天,还不知要熬到猴年马月。

可家人一心盼着他早点分担经济压力,肯定是不愿意让他继续升学的。于是,邱小强干脆瞒着家人偷偷准备研究生考试。

他在学习方面也的确很有天赋,两年之后顺利考上了母校研究生。此时的邱小强,还是渴望以提升自我来获得大好前程。

可自从得到导师的青睐后,他便发现了一条“捷径”。同等学历和学识的医学生,有助力和没助力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若自己能赢得顾泗荣的保驾护航,那未来的前程还用愁吗?不仅不用愁,连带着一家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邱小强抱有目的地和顾苏结了婚。而顾苏对丈夫也谈不上有多爱,她只是需要一个体面完整的家庭。

因此在这段婚姻中,一开始的两人都没想过用心经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顾苏率先付出了真心。

可能女性就是要感性一点,日久生情的几率也会更大一点。尤其在当了妻子以后,她就想拢住丈夫的心,再好好生个孩子。

不过四年之后女儿是出生了,但夫妻俩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温不火。

靠着岳父的帮扶,邱小强在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市儿童医院工作。

他自己本身医术不差,再加上岳父的影响力,日后的晋升评级是不用担心的。

也或许是日子过得太顺风顺水了,所以他逐渐飘飘然起来。虽然表面上对岳父一家人还是很尊敬,但却越来越不愿意亲近自己的妻子。

而屡屡受挫的顾苏,一气之下也不再给丈夫好脸色看。她原本就是心高气傲的大小姐,很多时候性格也是很强势的。

邱小强不过是个“凤凰男”,依仗着她们顾家才混出了个模样,没想到他竟敢对自己如此冷淡。

两个同样要强的人凑到了一起,谁都不肯先服输。而邱小强因为家境原因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所以逐渐生出了扭曲的自卑感。

不过,他掩饰自卑的方法不是拼命工作赢得别人的认同,而是婚内出轨寻找偷情的刺激。

于是人前,夫妻俩还是一副恩恩爱爱、相互扶持的样子。但人后两人各过各的,睡在同一个房间都不讲两句话。

按理说夫妻情薄到这个地步,与其如此痛苦地过着还不如干脆离婚。可邱小强和顾苏,又谁都没有胆量提离婚。

且不说女儿还小,家里财产分割也麻烦。要是真离了婚,医院的前程还要不要了?两人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顾苏是绝对不愿意丢这个脸的,她不想让大家觉得她是一个失败的妻子。

而邱小强更舍不得自己的事业,失去了岳父的助力,他在医院内部的待遇就会一落千丈了。

于是在貌合神离的掩盖下,邱小强逐渐和同医院的一个护士走到了一起。

这位姓姜的小护士长得年轻漂亮,性格也活泼有趣,和顾苏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姜护士是知道邱小强已有家室的,但她不在乎,反正她也没想过要和邱小强结婚,两个人都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

在享受过偷情的刺激后,邱小强的心便越来越野了。

2001年,医院来了一批年轻的实习医生,他又把目光放到了一个叫张凡的女孩身上。

和姜护士的玩玩不同,邱小强对这个张凡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他是真心实意喜欢上了这个实习医生。

而未涉世事的张凡一开始不知道邱小强已婚,无法自拔地陷入了这个男人给她编织的美好梦境中。

可她后来还是知道了顾苏的存在,又气又恼之下和邱小强起了矛盾。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她不但没有和邱小强一刀两断,反而要求对方马上离婚。

“你和她早就是表面夫妻了,为什么不能赶紧离婚?我总不能这么无名无分地给你当情妇吧?要她还是要我,你自己选!”

选?那邱小强肯定是选张凡,毕竟他对顾苏从头到尾都没有过感情。

可婚内出轨、抛弃结发妻子,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等待他的便是身败名裂。

邱小强赌不起也不敢赌,他唯有从长计议。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无意间得知了一种“杀人于无形”的好办法。

医院新引进了一类新型麻醉剂,是一种无色无味、只需口服的液体。一旦长时间服用过量,会造成人体心力衰竭。

而这种原本用于临床医学、救治伤患的麻醉剂,就成了邱小强“杀妻”的不二手段。

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他利用职务之便每天私带麻醉剂回家。不过这时的他胆子还不大,每次都只敢偷一点点。

一方面是害怕被同事发现,另一方面是由于顾苏身体很健康,突然暴毙的话容易引起怀疑。

于是他决定日复一日的用药,使妻子的心脏慢慢出现问题。到时候就算出事了,也能以心脏病的幌子搪塞过去。

而事情也正在朝着他所预设的方向发展,由于顾苏有饭后喝咖啡的习惯,因此邱小强就一手包揽了冲泡咖啡的工作。

但他的这番热络举动,一开始也引起了妻子的怀疑。毕竟他们都冷战好久了,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关心呢?

而在邱小强花言巧语和主动服软的哄骗下,顾苏渐渐敞开了心扉。她觉得丈夫离不了自家的助力,肯定是又想起自己的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个台阶下。毕竟,自己的本意也是想好好过日子的。

可顾苏怎么都不会想得到,邱小强笑脸盈盈的背后,藏着致她于死地的恶毒想法。

那一杯杯用心冲泡的咖啡,里面掺杂着一管又一管的麻醉剂。

一段时间以后,顾苏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时不时地就觉得头晕目眩、喘不上气来,好几次因为恶心呕吐和呼吸困难被送进了医院。

看到大女儿的身体状况一天天变差,顾泗荣夫妇都很担心。明明几十年来都是健健康康的,怎么突然就三天两头进医院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每个接诊医生都说不出所以然来,往往挂两瓶点滴、吃两次药就恢复了。

可这种恢复只是暂时的,每隔一段时间顾苏的情况就会恶化一次。

看着岳父一家人为了妻子的病情急得团团转,始作俑者邱小强不由得暗暗窃喜。

因为他每次下的剂量都不多,所以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残留的药物早就被身体吸收了。

而医生看来看去也只能得出一个心脏不好的结论,这无疑为“心脏病”的突发提供了完美的解释。

于是邱小强开始有意无意地提及,说顾苏肯定是心脏出问题了,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杀妻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邱小强的行事也越来越小心。

他俨然变成了一个二十四孝好丈夫,空闲时间都用来陪伴妻子和女儿。

而看着女婿对家庭如此上心,顾泗荣老两口也稍稍放下心来,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顾苏。

可另一边的张凡并不知道这个计划,她只觉得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邱小强反倒对妻子越来越关心了。

于是她哭闹了好几次,逼问邱小强是不是不想离婚了。

而邱小强没有说出实情,只告诉她要耐心等待,不能让岳父一家人抓住他的把柄。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等到了2003年,顾苏已经被下了两年的药。

为了营造出她心脏病极其严重的假象,邱小强有两次分别下了三管麻醉剂。

如此剂量下去,顾苏不消片刻便躺在床上痛苦不已。而邱小强每次都拖延时间,等到药剂快被吸收完了才送妻子去医院。

这两次顾苏都被送进了抢救室,得知消息的顾泗荣夫妇和小女儿也是连夜匆忙赶来。

虽然最后有惊无险,可长此以往难保不会再发生更严重的意外。

于是顾泗荣在深思熟虑后,决定带大女儿去国外看病,好歹要知道具体的病因是什么。

可邱小强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眼瞅着时机成熟了,再加上张凡又在一旁催促,邱小强便决定在2003年的中秋节那天彻底了结顾苏。

下班之前,他偷偷往自己的包里藏了五管麻醉剂。当大家吃过团圆饭各自回家之后,他把五管麻醉剂都掺进了顾苏的咖啡里。

尚不知情的顾苏,开开心心地接过了那杯咖啡,又当着丈夫的面喝了个干干净净。

可喝完没多久,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又出现了。她一直在床上痛苦挣扎,希望丈夫能快点送她去医院。

当时是晚上9点多钟,如果送医抢救及时,顾苏也许还有机会生还。

但丧心病狂的邱小强,冷眼旁观着妻子的痛苦挣扎,足足拖到10点多钟才向邻居借了三轮车。

在被抬上三轮车前往医院的途中,顾苏的气息一刻比一刻微弱,全身泛起青紫色,嘴边溢出呕吐物。

看着妻子被推进抢救室,邱小强明白,她这次肯定是救不回来了。休息片刻之后,他才打电话通知了岳父母和小姨子。

尽管语气中是一片慌张无措,可实则内心里是计划成功后的巨大喜悦。

但是,邱小强低估了岳父作为一个专业医者的敏锐感,更低估了他的一片爱女之心。

在顾母和小女儿抱头痛哭的时候,顾泗荣从大女儿的遗体中看出了不对劲。

在询问过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后,他更笃定自己的女儿绝不是死于什么“心脏病突发”。

“苏苏没得太蹊跷了,我不相信是心脏病要了她的命,我要求尸检解剖,不能让我女儿这么不明不白地走!”

听到顾泗荣这么说,哭得老泪纵横的顾母也连连点头,她一定要搞清楚女儿的死因。

可这时,邱小强却跳出来义正言辞地拒绝:“什么!解剖?我绝不同意,苏苏已经没了,你们还忍心让她受这个苦吗?”

为了不让顾苏接受尸检,邱小强不惜对着岳父破口大骂,又扑到妻子早已冰凉的遗体上去,说什么都不答应。

而他的这一行为落在别人眼里是夫妻情深,可顾家人却从中琢磨出了一丝不对劲。

于是他们坚决要求尸检,并委托朋友进行手续申请。9月12日下午4点左右,一切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但此时邱小强又跑来捣乱,足足拖延了一个小时,尸检工作才正式开始。

最终顾家人拿到了那份尸检报告,顾苏果然不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她的血液和胃部都检测出了大量的麻醉剂!

顾泗荣选择了报警,一家人对外将消息瞒得严严实实。而还不知道警方已经介入的邱小强,以为自己这天衣无缝的计划完美落幕了。

于是他一边猫哭耗子假慈悲,说要帮妻子好好操办后事;一边将张凡带回了自己家中,两人开始肆无忌惮的私会。

没了顾苏这个绊脚石,他们开始计划什么结婚的事情。可警方通过层层追查,已然将邱小强列为了重大嫌疑人。

9月23日,警方在邱小强住处附近进行了蹲点,看到他搂着张凡又回到了家中。

就在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警方直接破门而入拷走了他。突击审讯之下,心理防线崩塌的他坦白了所有犯罪事实。

2004年1月2日,邱小强被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他不服此判决并当庭提起上诉。

同年6月22日,二审法院宣布维持死刑判决。

自诩瞒天过海的邱小强,最后以生命为代价了结了这桩惨案。可他犯下的弥天大错,会永远烙印在两个家庭的身上。

顾泗荣夫妇痛失爱女,年幼的女儿痛失母亲,邱家人也因此失去了一个儿子和孙女。

但其实邱小强出轨一事并没有隐藏得很好,,顾苏在生前就得知了一些蛛丝马迹。

可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是没有提出离婚。而且在邱小强主动服软示弱后,她竟以为自己的丈夫诚心悔过了。

殊不知就是这点幻想、这点仁慈和所谓的脸面,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丢了性命。

而邱小强便属于人心不足蛇吞象,之前为了前程抛弃女友,后来又百般嫌弃妻子,最后为了娶情妇进门竟然不惜谋害人命。

他的医学水平或许无可指摘,但他的低劣人品简直令人发指。

成才先成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摈弃为人的良知和底线。为了一己私欲毁了自己和亲人,这种做法才是最愚蠢的。